第23章 .所谓宴会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23章 .所谓宴会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江澄对着那被砸出来的大坑咋舌,感觉眼前一花,师傅就已经不在座位上了,再仰头一看,师傅正和大师伯打到了一处。

    朱苑师兄停下动作,一脸无奈的把食材收拾好,大师兄白翎和三师姐郑谣看的认真,却没有半点担心。

    剑修打架不用剑,就说明他没想打架,只是在撒娇而已。

    这场与其说是打架倒不如说是玩闹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没一会儿白苒冬就笑嘻嘻的拉着大师伯的袖子把他拉了下来。

    “师兄啊,我们也有些时间没聚了,对于师兄的烤肉师妹想念的紧,今日恰好有这么个机会,劳烦师兄让师妹一饱口福啦~”白苒冬道。

    大师伯哼了一声,显然气还没消,“下次再敢偷偷摸去我的园子,非揍你一顿不可。”声音冷冽带火。

    白苒冬得意斜他,“师兄也不数数这句话说了多少遍。”

    大师伯怒道:“你这厚脸皮!”

    然后一阵扯皮过后,前来问罪的大师伯气哼哼的坐下,朱苑师兄一脸早有预料的递过收拾好的食材。

    大师伯见状更加气闷,但还是伸手接过徒弟递过来的食材,白苒冬在一旁递调料,“师兄,调料省着点放啊,这是苏苏特制的调料,她闭关炼丹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出来,我就剩这么点了,用完就没了,省着点用啊!”

    大师伯啪的把烤肉一甩:“再说就你自己来。”

    白苒冬捡回烤肉塞到他手上赔笑:“不不不,还是师兄来吧嘿嘿嘿~”

    一群人就着刚才大师伯炸出来的坑生了火碳,准备了烤肉架子还有看着像火锅的汤锅,围成一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一片飘香中,翻动着架子上滋滋作响灵兽肉的江澄思考着,为什么修士会吃自助烤肉和火锅这种高深难解的问题。诶,她是不是要先好奇为什么修真界还有烤肉和火锅这种东西?

    没过一会儿,谢二师伯忽然出现了,还带着许青霜许素齐两个徒弟,以及大师伯寄养在他那的三个萝莉徒弟。

    “早送了信去,二师兄怎么才来。”白苒冬招呼道:“快些,大师兄今日亲自动手,我们有口福了。”

    谢二师伯笑的一脸春风,接过白苒冬递过去的酒盏,“师妹又是故意惹大师兄生气了,不过大师兄的烤肉还真有多年未曾尝过了。”

    三个长辈坐一起,一群小辈弟子围坐在旁边,特别是多了三个满场乱窜求喂食的小萝莉,热闹了许多。高山之巅,举手可摘明月,灯火辉煌,食物的香味混着大声谈笑声,在夜风中传出去很远。

    吃到一半,白苒冬喝的半醉,忽然兴起把几个小辈都灌得满脸通红,特别是朱苑师兄,让他喝就喝,整个人已经栽倒桌子底下去了。

    三师姐郑谣也喝了不少,外表看着还正常,但当她摸出古埙开始吹,江澄就猜她大概是喝醉了。幽幽的埙声含着悲凉萧瑟,让人听着就想流泪,江澄本来挺高兴,但是不知为何被这个声音勾起对自己那个世界和弟弟的思念,眼里隐隐有水光闪烁,又被她一口烤肉压了回去。

    忽然一个琴声加了进来,与埙音合奏,看去却是谢二师伯拿出了琴。和三师姐郑谣的萧瑟埙声比起来,谢二师伯的琴声就像他这个人,有种千帆过尽后的平静。往事已逝不可追,虽有遗憾不舍,虽有过痛苦悲伤,但如今回想,唯余释然。

    被这琴音一带,埙音也渐渐变得开阔起来,不再让人听着心酸。白苒冬支着额头,忽然拿起筷子敲击玉碗,叮叮当当咋听杂乱的声音巧妙的融入了这合奏。一轮过后,白苒冬启唇放歌,与她这个人不同,歌声里尽是潇洒豪放。

    就是歌词凶残了些,虽然文绉绉和诗经似得,但是翻译成大白话大意就是“你这负心汉,早晚有一天我要打死你,打得你看到姑娘就屁滚尿流,从前的山盟海誓都是骗人的,转头就去娶别人,祝你早日戴绿帽早日不举,我等着你哭爹喊娘的那一天,咱们走着瞧。”

    江澄看着师傅一筷子敲碎了一个玉碗,忍不住想,自家师傅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让人意外的是师傅唱完这首负心汉去死去死歌,冷淡的大师兄白翎忽然也唱了起来,歌词同样文绉绉,翻译成白话也同样令人啼笑皆非——“早要去打死那坏蛋,你又不许,你这么生气,我干脆就去打死他,可你又不让我打,生气。”

    江澄一口烤肉没咽下去,趴在案几上笑的浑身颤抖,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一抹,拍手大声叫好。

    “好个头!你也唱!”喝醉的师傅柳眉一竖点人唱歌。

    江澄从前是麦霸,丝毫不惧唱歌。只是她的歌和此处的歌画风有些不对,算了管他的呢,江澄手上的烤肉一扔,就扯着嗓子唱了一首青藏高原。用鬼哭狼嚎形容毫不夸张,但她也没想唱的多好听,只是想趁着半醉,大呼大喊将心底的压力和彷徨全部都发泄出来而已。

    意外的是,唱完一曲,紫衣白发不开心大师伯竟然开口夸赞了一句豪气,然后还给她烤了几串肉表示赞赏。江澄眨眨眼,抱着烤肉埋头吃起来,果然不愧是让师傅和谢二师伯都怀念的味道,总感觉自己以后吃烤肉都要怀念这种味道了!

    醉倒在地的朱苑师兄被白苒冬拉起来点名唱歌,茫然的坐起来,唱了一首摇篮曲,结果那边许青霜忽然呜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转头一看就见她大概也被灌醉了,正抱着师弟许素齐不撒手,一个劲的叫哥哥,像个和哥哥撒娇的三岁小女孩。许素齐挣脱不开,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脸红还是其他原因。

    三个小萝莉不太懂众位师叔师兄们在唱什么,也跟着凑热闹,摇头晃脑的摆着腿跟着一起唱,调不着调,词不成词。还有许青霜哭完就拉着许素齐蹦跶着要跳舞,转个圈圈就不稳的往旁边一倒把许素齐压了个结实,逗得江澄笑得肚子都疼了。

    江澄笑得太开心,被看不过去的师傅白苒冬逮着又灌了一壶酒,直把她喝的和朱苑师兄一样瘫到了案几底下,爬都爬不起来。

    仰头看着渐渐明亮起来的远方天幕,耳边听着逐渐轻快的埙声琴声,还有师傅师兄的奇怪合唱,江澄抱着酒坛子迷迷糊糊的想着,今天不是说是他们师徒几个办个小宴吗,怎么大家都来了。

    不过,这样也挺高兴的。

    真高兴,江澄翻个身,将脸埋进手臂里。

    ——

    “阿姐?阿姐?”

    江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晃动的瘦弱人影,慢了两拍的嗯了一声。

    那孩子蹲下来趴在床边和她对视,鼻梁上架着个黑框眼镜,文弱清秀,声音有些犹豫的问:“阿姐,你今天要回去了?不能多留几天吗?”

    他咬咬牙,瘦弱稚气的脸上露出几分克制不住的不舍和惧意,迟疑开口道:“那个女人不喜欢我,她经常在爸面前说我坏话,我偷听到了,爸现在也不怎么管我了,阿姐,我怕。”

    话一旦说出口,就容易了许多,男孩说的越来越急促,“阿姐,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了,我去跟你一起住好不好?我可以一边上学一边兼职,我可以养活自己。”

    江澄忽然笑了,抬起自己纤细的手重重揉了下他的脑袋,秀丽的脸庞上和男孩相似的眼睛弯起,“那就不住这里了,去跟阿姐住吧,阿姐在外面租的房子不大,但能塞下你这个小家伙,别怕,妈不在了,阿姐会养你的。”

    “阿姐。”瘦弱的男孩蹲在地上哭得抖个不停,用力攥着床单,哽咽哀求道:“阿姐,你不要像妈一样扔下我。”

    “不会的,阿姐不会扔下你。”江澄抱着那孩子,眼睛酸涩刺痛,只喃喃重复道:“阿姐不会扔下你的,小洵。”

    阿姐,会回去找你的。

    ——

    江澄宿醉醒来,还有些不知今夕何夕,只隐约记得自己醉后睡着,做了个梦,梦到了很久之前母亲刚死,父亲再娶时候的事。她当时十八岁,刚高考完,被继母以成年为名赶出了家门另租房子一个人过。

    弟弟十三岁,待在那个家里,不到一年就瘦了许多,还有抑郁症的倾向,偷偷跟她说不想再留在那里。江澄那时自己还在苦恼着大学学费,但是听着弟弟细细的哭声,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不过是过得难一点,不管怎么样,她不想让自己最亲的人受苦了。

    后来,他们姐弟相依为命一起住了那么多年,度过开始的艰难,一切都慢慢好起来,那孩子听话又懂事,就是太依赖她,现在,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伸手一摸,果然两只眼睛肿的厉害,颊边还有湿润的痕迹。

    酒不能随便乱喝,一喝醉就控制不住情绪,平时压在心底的事都要翻腾出来,搅得人心口难受。

    江澄没有难受多久,因为她很快发现了目前的情况。她还在顽石峰上,已经是中午了,阳光火辣辣的照在人身上,四周一片狼藉,旁边的嶙峋古松上挂着一张大字条迎风招展,上面写着“最晚起来的人要把这里收拾干净”。

    这字条是谁留的,除了师傅白苒冬不做他想。江澄僵硬的转动脖子,在一地垃圾中,抽搐了嘴角。

    聚会过后留下一地狼藉都不帮忙收拾就跑的人都是坏蛋!

    没办法,做为辈分最低入门最晚的小师妹,江澄花了一下午才把这里收拾了个干净。最后爬到树上去扯松树上挂着的那张纸的时候,江澄忽然看到背后还写了一行小字“听话的乖孩子有奖励,请翻开树后石头”。

    江澄依言在松树后找到一块石头,拨开那块石头,只见石头底下压着一张灵符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这是清尘符,撕开可清理周围百步之内的杂乱垃圾”。

    江澄捏着纸条站立良久,缓缓举起那道符,用力摔在了地上。

    这绝壁是在逗她!这么喜欢坑人取乐的师傅,青灯大师他给她选这个师傅,其实是在变着法的报复她之前口无遮拦的调戏吧!

    ——

    神情恢复平和清明的青灯从后山缝隙里走出来,随手拂去菩提手串上的灰翳,忽然脚步一顿抬头看向天空。

    “师叔也发觉了吧。”住持殊印仍然头顶黑猫坐在那,端着一杯茶眯着眼睛道,“师叔这次沉睡的时间比以往稍久一些,恐怕和此事也有关,大乱将至,看来师叔是没有多少时间好好休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