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开山门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2章 .开山门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要问江澄对青灯大师有没有非分之想,那答案是,完全没有。

    就和青灯大师虽然对江澄很好,但对她绝对没有那方面意思一样,江澄对青灯大师说几句混账话,那也纯粹只是闲的无聊想作死,也不代表着对他有意思。主要是江澄是个明白人,她很清楚青灯大师这种男人没法谈恋爱,所以从根本上就杜绝了这个可能。

    “没有。”江澄仰躺在落叶堆里,仰头去看那边端坐品茶的笑眯眯狐狸眼住持。

    殊印住持抿了一口茶,忽然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巨大古杏,幽幽开口道:“古木有灵,江姑娘可知,此方古杏已生在此处万年之久。遇九之数,此古杏得化形之劫,于是数千年前,古杏之灵渡化九劫化作人形。”

    “妖修所行乃是小道,特别是草木玉石之流,若想修行更是千难万难。但此古杏天性聪慧,又受万年古寺佛香梵音熏陶,格外有灵性,修行极快。可惜此子赤子之心,天真无垢不解红尘,终是勘不破情之一劫,最终前功尽弃,一切都化作云烟消散。”

    江澄惊讶的瞪着头顶上的大树,长了万年?长了万年还没老死?这也太厉害了,都这么老了难怪能长这么大呢。不过……“住持大师,这和你之前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江姑娘觉得呢。”殊印一笑,说了这句话后就不再出声,低头喝茶,看着十分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尽在不言中。

    江澄已经把脑洞开到青灯大师就是这个古杏转世的时候,只听到殊印住持身边那只黑猫嗤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戳破了住持的装逼,“殊印不过就是在转移话题而已,他经常做这种事,唬人都不知道唬了多少。”

    江澄瞪大眼睛看着黑猫,“你会说话!”

    “我当然会说话,我从出生就会说话了!”

    “……妖修?”

    “哼喵~”

    “那你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妖修,还欺负人?”

    “要不是看你的毛发还算不错,我才懒得理你~”

    “……毛发?”江澄看向自己的一头长发。

    等青灯大师回来的时候,看到江澄龇牙咧嘴的做着扭曲的动作,脑袋上还蹲着一只黑猫。那黑猫看上去耀武扬威的很,时不时伸着爪子,用肉垫子踩踩江澄的额头,嘴里还说着:“抖得这么厉害,明重小胖子都比你稳。”

    江澄一双眼睛看成斗鸡眼,盯着那张挂满了嘲讽的黑猫脸和几根翘到天上去的胡须,满头大汗的和黑猫斗嘴。

    “我之所以这么抖,完全是因为小黑子你太重,吃了什么东西长得这么胖。”

    “胡说!我的体型是附近方圆百里最优美的~”

    “哈、哈、哈!方圆百里也就你一只猫吧。”江澄努力吸气保持稳定,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就算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该嘲讽的还是要嘲讽,这是做人的原则。

    然后黑猫就怒了,弓起脊背,猫脸上扯出一个恶意的诡笑。他轻巧的跳起来,然后重重的往江澄翘起的脚上一踩。江澄被这一下压得没绷住,再次没稳住摔倒了。不过她摔倒了也没忘记罪魁祸首黑猫,眼疾手快就去拉黑猫那几根碍眼的胡子。

    于是一人一喵的惨叫就在这方院子里不断回响着。在场两个光头,一个喝茶一个扫地,对旁边的修罗场视若无睹。

    江澄在那棵据说很有一段故事的古杏树下和黑猫斗智斗勇大半个月,竟然奇迹般的将那一套动作给练出来了!

    江澄完全不想承认她之所以这么认认真真咬着牙做了这些动作,是因为黑猫把住持殊印的三个小弟子,也就是明华明重明非三人叫来当了她的老师。江澄全程目瞪口呆的看着最胖乎乎的明重身手矫健的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脸不红气不喘的坚持了大半个时辰,整个人都险些跪了。

    真人不露相啊!这三个连女孩子和男孩子都分不清的小家伙为何这么*!江澄作为大姐姐,一点都不想在三个小娃娃面前丢面子,咬牙硬撑后愣是给忍下来了。

    中间因为骨头太硬做不了某些动作结果被青灯大师按着背咔嚓一折给痛的鬼哭狼嚎响彻天地,这种事就不必再提了。

    江澄每天都累得和死狗一样被殊妄小和尚扛回去,是的,被每天做完晚课,来接江澄小朋友下幼儿园的殊妄小和尚,抗麻袋一样扛回去。

    直到现在,江澄才发现一个忧伤的事实,就算殊妄小和尚看不见,她也打不赢人家,明华明重明非三个,别看人家傻乎乎的,她也打不过,也许整个上云寺,她也就能和才三岁的明秽小团子比划两招了,说不定还打不过。

    这日子过得热热闹闹,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多月,距离三月之期也没有多久了。这一日,江澄早起刚打开门,就看到殊妄小和尚穿着一身从没穿过的褐色僧衣,拖着一根竹子走进院子。他还扎紧了袖口和裤脚,看着比平日里更加利落整洁。

    “哟~殊妄!今天穿的超帅气!怎么,看你这个样子,有什么事吗?”

    殊妄停下脚步,用无神的目光朝江澄这边看来,微笑道:“今日是上云寺开山门收徒的日子,我要和众位上云弟子一同去守山门。”

    江澄一听来了兴趣,忙问:“上云寺收徒?我可以去看嘛?!”

    殊妄小和尚闻言想了想说:“应当可以的,江澄姐姐去和师父说一声就是了。哦对了,今日芳洵也要去守山门,江澄姐姐还未吃早食,快些去膳堂吧,不然待会儿没有得吃了。”

    芳洵就是膳堂那位做斋菜超棒的大师,江澄投喂三岁小团子明秽的点心都是从芳洵大师那里坑来的。民以食为天,江澄一听立刻就一阵风般卷出了院子,只留下一句话还在院子里回荡。

    “等我等我我马上回来!”

    江澄先是飞奔到膳堂,看到芳洵大师在端馒头。这上云寺特产馒头看着朴素,做的又大又松软,口感上佳还顶饱。江澄从来了这里,胃口直线上升,从开始只能吃一个,到现在吃四个也不在话下。

    一见江澄飞奔过来,芳洵大师头也不抬抄起旁边一个纸包,嗖嗖嗖嗖夹起四个刚蒸出来的馒头,眨眼间就包好了,一甩手直接扔到了江澄怀里。这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看就知道是做惯了的。江澄抱着馒头笑嘻嘻的敲台子旁边的大锅,“芳洵大师,给我两杯豆浆呗~”

    “没了。”长了张□□脸的芳洵哼道。

    “嘿嘿嘿~”江澄一矮身钻进台子里,从底下一个隔间里找到了十几个小竹筒,不客气的捞了两个,“芳洵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啊!”

    芳洵大师拿着笤帚作势要打,江澄翻过台子就往外跑。芳洵也没有追着打的意思,站回去继续装馒头。这上云寺需要吃东西的和尚也不多,膳堂镇日冷冷清清的,突然来了个能吃的吃货,对于一个喜爱下厨的人来说,还是挺好的。

    江澄抱着四个大馒头,拎着两竹筒豆浆,一路经过那群光着膀子练武的武僧所在的广场,看见他们今天也穿着统一的褐色僧衣,一个个杀气腾腾,活像马上就要去打群架。金光灿灿的刑戒大师也在,依然和之前一样瞪了她好几眼。

    江澄就当没看见,一路跑到平时锻炼的蝉思院。到了这里,周围就安静了下来。江澄慢下脚步缓缓呼吸了几口气,才踏进院门。

    青灯大师果然和之前一样在那里扫地,落叶和扫帚发出沙沙的声响。

    江澄走过去,把一竹筒豆浆挂在大师的扫把上,说:“大师,我今天休息一天好不好?你们寺里不是今天开山门收徒么,我也想去看看。”

    青灯大师提起那一竹筒豆浆放在一边,嘴里说:“去吧。”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答应了,江澄眨眨眼这才笑开了,空出一只手伸长拍了一下青灯大师的肩,“大师你真是个好人,那我这就去了!”

    说是走了,江澄还要手贱,从怀里的纸包掏出一个馒头,突然塞到了大师的嘴里,然后就逃走了。

    突然被塞了一嘴馒头的大师淡定的拿出馒头,看了一眼江澄逃命的背影,坐在一边就着竹筒豆浆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青灯大师之所以不吃东西,不是因为苦修不能吃东西,而是因为他不用吃,所以懒得吃。江澄不知道。

    咬着松软香甜的馒头,江澄跟着殊妄小和尚一起往寺门前走去,一路上看到不少同样打扮的和尚们,大家都是往寺门前走的。

    江澄有点不太明白,难道不是开门收徒吗?怎么大伙都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等到了,江澄才发现,所谓的开山门收徒,确实就是打架。从高高的寺门到山脚下,共有九十九个阶梯,上面站满了大大小小的褐衣和尚,俱都严阵以待,严肃的看着前方。

    “我明明记得我来这里的时候,整整爬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阶。”江澄一脸控诉的指着那肉眼可见通往山脚下的山门石阶,“为什么现在只剩下这么点?”

    殊妄小和尚站在她身边,道:“上云寺开山门的这一日,会变做九十九阶。而且,也不是任何人来上云寺,都能走那九千九百九十九阶的,师父还真是看重江澄姐姐。”

    江澄若有所思道:“我似乎又明白了什么。”

    “当!”一声响彻上云山的钟声回荡,山脚下的一片青翠忽然变作了一扇大门,此刻那扇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甫一开门,就有无数黑压压的人群涌了进来,像是一片湍急的河流,冲向石阶,又被石阶上站着的褐衣和尚们无情的打退。

    再湍急的海浪也冲不破坚定的顽石,江澄站在寺门前,从高处俯视,只看见无数打扮奇异的人各显神通的想要冲过重重和尚们的封锁,冲上来。但是最多只能冲到十几阶,又被和尚们给压回去,双方你来我往的不停较劲。

    江澄惊呆了,好像看到了上班时间的地铁。她指指下面那些激动往前挤的人们,声音有些发飘,“那些都是要来当和尚的?”

    “是的。”殊妄小和尚和他师傅一般淡定的回答。

    江澄合上嘴摸着下巴不解道:“你们不是收徒吗?怎么像是拦着不让人上来呢?难道是考验?”

    殊妄小和尚微微一笑:“上云寺从古至今,收徒都是由可以收徒的上云弟子自己下山去寻找弟子,可是这引来了许多修士的不满,于是从前的上云老祖们便决定,每三年有一日大开山门,只要有能冲过这九十九阶的人,不论何种出身资质,都可收为上云弟子,受上云寺庇护。”

    江澄明白了,上云寺的和尚们不想要这些送上门来的弟子们,更喜欢自己去找,于是就弄了这么一出婉转的拒绝人家。她啧啧嘴,觉得定下这个规矩的和尚真是个老狐狸。“那么最后这么多人里能有几个冲上来的?”

    “几千年来,一个都没有。”殊妄小和尚答道。

    江澄:“……”

    能找到上云寺山脚来的,几乎全都是已经入了门的修士,也不乏一些厉害的人物,江澄看到好几个从人群中一跃而起,站在飞剑上就要朝山上飞来的。但是他们刚升起来就被石阶两上叠着站起的和尚们,用手中的长竹竿给打了下去,活像赶鸭子,画面很是喜感。

    还有更加厉害的,这种只有三两个,已经冲上了大半石阶。石阶后面这一截站着的是江澄很眼熟,每天路过广场都能看到的那群武僧。江澄以为他们只会光着膀子练摔跤和打拳,今天才知道原来人家真的是修真的。

    瞧那隔空一拳就将飞腾在半空之中的人打了下来,还有一群和尚齐齐脚尖一点飞起,似要来一发泰山压顶x108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江澄看着那个好不容易冲到大半石阶的汉子,犹豫了一下就在众凶神恶煞和尚们的视线里,转身直接走了。

    少年,知难而退,好机智!

    不过,江澄不是很懂他们,为什么都这么上赶着要来做和尚?这年头和尚这么吃香了吗?江澄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再去探探大师口风,看能不能留在这里做个和尚算了,反正这个奶油小生的样子,她不说人家也不知道她是妹子啊。

    对,机智如她,就这么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