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正直的大师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1章 .正直的大师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大主宰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一定要这样吗?”

    “……”

    “可不可以换一个学?这个姿势好难,我腰痛屁股也痛啊。”

    “……”

    “大师你说句话好不好!”

    “以你现在的情况,只能学这个。”大师头也没抬。

    江澄闻言,一阵龇牙咧嘴,感觉到大腿根部的酸痛感,一个没忍住,哎哟一声咕咚栽倒在地上。还好那些银杏叶很厚,摔在上面也不怎么痛,她呸了一声吐出嘴里的银杏叶,爬起来拍拍身上沾上的灰。

    看了看那边拿着竹扫帚慢慢扫银杏叶的青灯大师,江澄叹气,又慢吞吞的做了个和刚才一样,十分扭曲的动作。仰着脑袋,僵硬的看着脑袋上的巨大古杏树企图转移注意力。

    青灯大师说她身体内的邪煞之气消去了一些,但是那些邪煞之气留在身体内势必会对这具身体造成一些损害,因此她需要锻炼强化一下身体,清洗一下侵入血脉中的那些邪煞之气。

    于是大师就给了她一本小册子,上面画了九个姿势扭曲的小人,让她照着上面的人动作去做,一天做一个,一个动作保持一整天,一共要做九个循环。

    江澄拜读那本小册子的时候表情是懵逼的。

    这难道不是可以修真的世界吗?!这个很有传说中武林秘籍小人书的东西是什么,难道没有什么丹药吃吃就回血了什么的?就算没有丹药之类,为什么会给她这么朴素而且随便的修炼方法,除了几个动作图,连个解释备注都没有。这个不科学的修真世界!

    亏她还期待了一下这个世界的修真,对于神秘的修真秘籍做了很多猜测,所以就是这么个东西?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要不是大师表情太认真,江澄都要觉得大师是在逗她玩了。江澄拿着那册子研究了好久,甚至试着找了夹层,洒了些水上去想看看会不会显示出什么,结果当然一无所获,这就是一本普通的册子,并且册子里的人还画的异常丑。

    行吧,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大师说练她就练呗,反正她也没什么事干。

    然后问题就来了,这册子里面的动作实在奇葩,那些动作简直都是在练瑜伽,不,后面几个动作比练瑜伽还要恐怖,人类的身体怎么可能做到那个样子。不说后面那几个一看就有病的动作,前面几个也没好到哪里去。

    昨天江澄做的动作是那套动作里面最简单的,整个人弯成一个半圆仰撑在地,脚尖还要踮起。每次只能坚持一两分钟,她无数次坚持不住,整个人瘫成一团躺在银杏叶堆里不想起来。

    但每当她瘫在地上超过一分钟,就会被松塔砸起来。如果她不动,就会被用松塔砸到起来为止,这种坑爹的事并不是大师干的,而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黑猫。

    那只黑猫就蹲在银杏树枝桠上,两只爪子窝在身子下,尾巴垂下来,耳朵竖起,一动不动的用那双金黄的猫瞳看着她,像个最称职的监工。一旦她有偷懒或者不想干了的意思,迎接她的就是下雨一样的松塔攻击,天知道那只猫是怎么用四只爪子扔松塔的,而且他把那么多松塔放哪里了?

    江澄一开始被一只奇怪的黑猫砸还机智的躲开了,可随即她就发现那只黑猫开了挂,不管她怎么躲,都能被砸到。

    江澄眯了眯眼睛,悄悄兜起那些松塔,想要趁那只黑猫不注意给他砸回去。谁知道那黑猫那么聪明,除了第一次江澄出其不意的擦了一次他的毛,后面一次都没能挨到他,反而拉开了一场松塔大战的帷幕。

    江澄vs黑猫,江澄惨败,她的眼神没有人家黑猫好,速度没有人家黑猫快,目标还比黑猫大,会输的满头包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

    在她和黑猫一个树上一个树下嘿咻嘿咻的互扔松塔,上演你追我逃人猫之战的时候,青灯大师就这么淡定的在一旁扫落叶,浑然不见他们两个闹得天翻地覆,叶子都弄掉了不少,给他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

    江澄当时见势不妙,还想找场外救援,躲到大师旁边企图躲避那只狡猾黑猫的攻击。可是大师这个正直的男人竟然卖队友!江澄才刚躲到他身后,再一抬头,刚才还在她身前的大师已经到了十几米开外的另一个地方在扫落叶,并且一脸并没有发生什么的表情,无情的将她暴露在黑猫的攻击之下。

    为了暴露江澄毫不犹豫使出瞬移技能的大师……江澄不死心的又试了一次,再次被大师干脆的暴露了。然后就变成了江澄追着大师,黑猫追着江澄,最后的结果是江澄捂着脑袋乖乖回去扳姿势了。

    就这么扭曲的摆了一天姿势,江澄晚上睡觉是腰酸背痛,做了一晚上背着大石头在跑步机上跑步的怪梦。可是第二天还得来,她倒是不想来,奈何殊妄小和尚睁着那双透亮的天真眼睛看着她呢,她怎么能给孩子做不好的榜样。再者江澄也不是什么年轻任性的小女生了,工作了几年的妹子总是知道有些事不能任性的。

    所以她还是来找虐了。不过可喜可贺的是那只黑猫今天不在!她不用再接受松塔攻击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还是没有偷懒成功。

    不知道怎么的,江澄觉得自己一有想要偷懒多休息一下的想法,一旁扫地的青灯大师就能未卜先知的猜透她内心的想法,淡淡的瞥来,一个平静的眼神,立马就能让江澄乖乖的爬起来继续做动作。

    大师真是个可怕的男人,能用眼神摄人于无形!

    江澄今天的动作是脚尖点地微微半蹲着,另一只脚抬起绷紧,双手合十脑袋后仰。

    照例没有坚持多久就一脸狰狞的倒下了。江澄都没力气去数这是第几次倒下了,连和大师说话都没法转移注意力了,脚尖也疼手臂也疼脖子也疼,总之浑身上下都疼。

    江澄躺在地上没起来,大师这回没有看她,埋头扫落叶。

    过了一会儿,江澄还是没动,大师扫地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他抬头了。在他的目光下,江澄咕噜咕噜的从她的位置滚向大师的位置,最后滚到了他的扫帚边上,整个人大字型躺在那不动了。像个皮球。

    大师转个身,去其他地方扫,江澄就鼓着脸颊咕噜咕噜滚过去,活像个惹人烦的尾巴,扎的马尾都给滚散了,头发上插了好几片叶子。

    如此再三,大师站在那俯视她,一手抬起竖在胸前念了句佛号,然后以一种十分慈悲平和博爱众生的语气说:“邪煞之气滞留血脉之中,若不用这种方法完全祛除,过不了多久,你身体内的血液就会凝结成块,到时,你的血会想利刃划开皮肉,将这具身体切成肉块。”

    在这种棒读的语气中,画面感油然而生,躺尸状的江澄麻溜的爬起来继续去做动作了。摆好姿势她还严肃的扭头问大师:“大师,看我这个姿势标准吗?”

    大师很满意她的态度,如实摇头道:“不标准。”

    江澄:“……”

    江澄:“大师,我现在其实有点方,你说我会不会死啊?”

    大师:“自然不会。”

    江澄:“呼,吓死我!大师你讲的和恐怖片似得,难道是在吓我?出家人,故意吓人不好吧。”

    大师:“我说过了,只是血液会化成利刃割破血肉变成几块而已,不会死。”

    江澄:“那有差吗!”

    江澄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往地上一坐,十分兴奋的说:“大师,那什么邪煞之气是咱们那个啥的时候弄到我身上的,不然咱们再来一次?你把那啥吸回去?我完全不介意的!”江澄一副只要大师点头立马就能脱裤子的表情。

    大师念了一声佛号,拖着扫帚走过来,朴实的扫帚此刻在江澄眼里就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刀。

    江澄暗道玩笑开过头,大师不喜欢有颜色的玩笑,这回药丸!脸上干笑着道:“我开玩笑的啊哈哈~大师你别激动~”

    ——

    殊妄小和尚晚上依旧来接江澄,没听见声响,不由问道:“江澄姐姐?”

    “我在这。”江澄有气无力的说。

    “我被你师傅埋在落叶堆里出不来了,快来帮忙把我拉出来。”江澄也不想每次都丢人的对殊妄小和尚说自己又被怎么样了,但是没办法,大师真是个正直的boy。

    不能撩啊!

    不能撩你还那么萌!可恶!

    殊妄小和尚噗嗤一声笑了,捂着嘴将脑袋扭到一边,过了一会儿才转回来若无其事的说:“稍等片刻,我这就帮江澄姐姐出来。”

    第三天,江澄一步三摇,一副用腰过度的肾亏样,来到古杏树下。她发现那只黑猫今天又来了,还带来了另一个和尚。

    江澄知道了那只会用松塔砸人的黑猫叫白雪,雌雄不明。新来的和尚是白雪的主人,上云寺住持殊印,就是那个喜欢收徒弟收了几百个,全派出去历练至今都没几个能回来的。

    这位上云寺主持,同样看不出年龄,眯着眼睛笑的极为和善。江澄鉴定,铁定切开是黑的。

    关于这位笑眯眯眼住持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他用行动表示了自己来这里就是来喝茶赏杏树的,并没有其他的事。

    江澄在左边苦逼的艰难的保持奇怪的姿势,时不时来个自由落体,青灯大师在右边扫落叶,不闻外物,笑眯眯眼住持在中间,端着一壶茶喝茶。

    中间青灯大师有事离开,这里就只剩下殊印和江澄以及一只黑猫。

    殊印转向江澄,突然开口问道:“江姑娘对青灯师叔,可报有男女之情?”

    江澄啪嗒一声摔到地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