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上云寺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06章 .上云寺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大夫,你连脉都不把,看我一眼就断定我没怀孕,是不是太武断了?”江澄扒着桌子不放,对于桌后白眼翻到天上去的老大夫说。

    老大夫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的一拍桌子,将花白的胡子吹的老高,“你一个男子,怀什么孕!快快快到一边去,别在这妨碍我!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的顽劣至极!跑到这里来开玩笑,这是你能开玩笑的地方吗!啊!”

    江澄:“……大夫,虽然我看上去像男子,但我确实是女子没错。”江澄考虑着是不是要露一下自己的胸证明一下,虽然小但还是有那么一点柔软弧度的。就是怕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会把这个老大夫给惊出个好歹来。

    最后,江澄还是没有挑战异世界古人的下限,在她的死缠烂打之下,老大夫还是黑着脸给她敷衍的诊了个脉。然后老大夫那原本敷衍的神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略惊奇的说:“还真是女子的脉象……”

    最后他眯起来的眼睛蓦然睁大了,“你这……你这是……!”

    ——

    大师在药生堂门口等到了走出来的江澄。

    两人顺着大街走,大师没说话,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还是江澄自己没忍住,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没怀孕,放心吧。”

    “那大夫说我就是有点着凉,煮点姜水喝就好了。”

    大师点点头。

    江澄:“大师,你活了这么多岁,怎么连怀孕是一男一女这样那样睡过之后,有一定几率出现的附赠产品,这种常识都不知道啊?我们那边连小学生都知道……不过,想想我们那边网络发达也是一个原因,这里又没有那么发达的信息网。可是大师,就算你是修佛的,一般来说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也该知道基本的生理常识啊。”

    “以防意外对吧?你看,我不就是意外。”

    “大师,要不要我给你科普一下?”江澄十分好为人师。她想,下次绝不能再发生这种事了。咦等等,她为什么要觉得还会发生这种事?!!

    大师似乎在考虑江澄的话,走出十几步后,他说:“也好。”

    江澄没想到她只是随口一说大师还真的答应了。不过,诶嘿嘿,正合她意!这一路太无聊,找点有趣的事情比如说让大师露出点其他的表情,或者方寸大乱一下,想想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咳咳,那我就开始了。”江澄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道:“大师,我们要先说好,我们这个是教学,所以你不要害羞。”

    江澄摩拳擦掌,对着大师那张禁欲脸说:“一般男孩子到十几岁发育成熟,都会有那种冲动,像是梦遗啊,就是早上起来发现做了好羞耻的梦,然后需要换裤子洗被子,还有有时候早上起来特别容易激动啊,发现自己某个地方有了奇怪的变化,这都是正常的。”

    “所以,大师你也有过这种时光的吧?”江澄努力想把八卦的心隐藏在教学之中。

    可惜注定要让她失望了,大师听着这些话,脸不动心不跳,连规规矩矩的步子都没乱一点点。而且他面对江澄的问题还特别性冷淡的说:“从未有过。”

    江澄差点把‘大师你还行吗’这句话脱口而出,但她又想起自己已经亲身体验过大师到底行不行,所以又给咽了回去。

    她只能说,憋了两百多年都没憋坏,大师不愧是练过的男人。

    江澄不太死心,又说:“那大师难道从来就没有过这方面的需求和冲动吗?”

    “何种冲动?”

    要不是差不多了解了大师是个诚实的人,江澄都要怀疑他在装嫩了,毕竟两百多岁了,怎么也不该这么白纸一张啊!江澄扭头捶了一下胸,痛心疾首,“大师,你们的教育做的不行啊,这样很容易出问题的。”

    大师却说:“我遇见过这种事,很多次。”

    江澄:“诶?”

    大师:“与吃饭喝水又有何种区别,有些人需要,有些人则不需要而已。”

    江澄:仔细想想竟然无言以对。

    也许大师不是一张白纸,而是清澈的活水,不管什么污迹都会被流水带走,重新变得清澈。江城突然就兴趣缺缺了。

    大半个月过去,江澄和青灯大师一起来到了一个极热闹的小镇。在进入小镇之前,江澄发现大师带着她经过了一个好像是结界一样的东西。

    因为和他们一起走在那条乡间小路上的原本还有个架着牛车的大哥,但是她和大师一起顺着那条路走下去,进入了一片雾气里,而那位驾着牛车的普通人大哥就好像没看到雾气。她们走出去十步左右就听不见那位大哥的吆喝声了,好像双方突然被隔开了一样。

    大雾只有大约二十步的路程,这雾来的突然也散的突然,面前忽的就出现了一个看上去极普通的小镇,青砖黛瓦白墙,一片江南水乡风味。不过——江澄看着人家墙头那枝嫣红的桃花挑了挑眉,外面可是秋天呢,这里倒像是春日?

    江澄跟着大师进了镇子里,要说这个小镇和之前那些经过的城池乡镇有什么不同,除了和外面不同的气候,还有就是这个镇子里的人,有不少看上去就不像一般人。

    一般人是不会披头散发然后穿着一身画了红色鬼画符的床单,神神叨叨坐在屋顶上念咒的,也不会踩在巴掌宽的剑上在大街上空咻咻穿梭,更不会走在路上好好的就突然打个喷嚏,身后突然噗嗤一声钻出一条尾巴了。

    “大师,这里是不是和外面那些普通人住的地方不一样?住在这里的,都是你之前说过的修士吗?”即使江城胆子不小,这个时候也会谨慎的跟在青灯三步之内,轻声说话就能让对方听得清清楚楚。

    “妖修。”青灯大师指指路边一个正在对着小首饰挑挑拣拣的妖娆女子,然后又指向屋顶上神神叨叨的床单男人说:“道修。”

    天上咻来咻去的是灵修,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统称的修真者,最后大师指向前方一条小巷旁几乎瘫在地上酣然大睡的光头胖和尚,“佛修,与我一般。”

    “此处是上云坊,近百年中才出现修士居住,上云寺就在此处。”

    江澄:“啊?这就到了?”江澄回过神来,想起之前大师确实说过,上云寺所在的山脚下,有一个修士居住的市坊。

    可是,上云寺不是在山中吗?山在哪?完全看不见啊。

    这时候,小巷旁呼呼大睡的光头和尚睡眼松惺的打了个呵欠,挠着光头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余光掠过青灯时,他那双小眼睛霍然睁开,然后他以一种和庞大身躯完全不符合的矫健一跃而起,贴着墙规矩的站好,双手搓了搓,笑着道:“师叔您回来啦~”

    江澄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讨好,和这句话结尾处那荡漾的波浪号,顿时浑身一阵恶寒。不是她以貌取人,而是这和尚和青灯比起来太寒碜,青灯虽然看上去简朴……好吧是寒酸,但是至少人家干干净净,而这位,不仅吨位是大师的三倍,那身灰衫上也沾满了灰和像是油渍一样的东西,从头到尾的邋遢不讲究。

    不过,他叫青灯大师师叔,那辈分应该也是挺高的吧?之前那鼠妖说上云寺现在的住持也叫青灯大师师叔呢。所以说,大概是真人不露相?

    笑的弥勒佛一样的胖和尚紧紧贴着墙,好像要把自己缩成一团,但是他不管怎么努力深呼吸,身前的肚子还有一堆肉在颤抖。

    青灯朝他走过去,胖和尚的笑越来越僵,肚皮也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最后青灯离他三步的时候,他抱着自己的肚子迅速后退,陪着笑说:“住持师兄已经罚我看守大门了,师叔就别罚我了吧。”

    青灯充耳不闻,走上前去,胖和尚还想再动,青灯静静看过去一眼,他顿时就僵住了,一副很想退但是被什么无形之物拦住了的苦逼状,眼睁睁看着青灯上前在他那个大肚子上凌空画了两笔。

    “师叔饶命啊!殊止再也不敢贪一时口腹之欲了!”名叫殊止的和尚抱着肚子大喊,但没有能阻止青灯,他凌空画完了最后一笔。很快江澄就听到了好大一声咕噜噜的声音从殊止和尚的大肚子里发出来,然后这和尚扭曲着脸,抱着肚子表情痛苦的像一阵龙转风般消失不见了。

    估计,是去找厕所了?

    “……他怎么了?”江澄有猜到一些,还是忍不住询问大师。

    果然,大师说:“罚他腹泻一月。”

    江澄感觉自己菊部一紧,大师他,好严厉。那个和尚做什么了?看大师动作好像很熟练的样子,这种事应该不止发生过一次,所以,那胖和尚好惨,肯定长痔疮了。

    巷子口,殊止和尚刚才靠着的旁边有一根石柱,雕着莲花。青灯将手在莲花上一抹,顿时石莲绽放。青灯带头往前走,还在看着石莲开花的江澄忙跟着走过去。两边的巷子飞快的远去,取而代之的变成了一条长长长长的阶梯山道,道旁是葱茏参天的古木,只留下头顶一道小小的缝隙。

    一座大山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往后看去,那繁华的市坊消失不见,来路一片青山。

    一声清越的鹤鸣,江澄抬头看见一片白影轻盈掠过头顶的青翠,落下一片阴影。这时,有悠远厚重的钟声忽的响起,重重叠叠回荡在山间。

    那钟声好像敲到了人的脑子里,一瞬间敲散了那些郁结于心口的繁杂思绪,归还于心灵一片宁静。

    江澄深深吐出一口气,就见大师已经走到了十几个台阶之上,忙喊道:“大师等等我!”然后快步跑上去。

    开始江澄还有余力一边看看周围景色,感叹一下不愧是传说中的上云寺,等走了大概几百个阶梯之后她有点扛不住了,气喘吁吁的拽住大师的僧袍,“还、还有多少啊?为什么好像看不到底、这、这座山、看上去、没有那么高吧!”

    大师汗都没流一滴,几百个阶梯走的跟玩似得,与累成死狗的江澄形成鲜明对比。

    “共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大师这么说。

    江澄往地上一倒,“好累!我会累死的!”

    江澄也不想这么丢人的赖在地上撒泼打滚,但是这么多阶,她是真的会走死的啊!而青灯大师垂眼看着她拽着自己的衣角,不疾不徐席地而坐,看样子似乎要在这里入定成一座石像。

    等到江澄发现大师并不吃这一套后,讪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往上爬。休息够了就再战石阶,爬不动了就拉着大师往地上一坐。就这么走走停停,走到一半的时候,江澄和青灯大师遇上了个年轻和尚,拿着扫把在清扫阶梯上的落叶。

    见到青灯和江澄二人,这和尚面无表情不言不语,没有打招呼的意思,手中的扫把一丝不苟的清扫阶梯,发出轻微的沙沙响。

    走出去很远,江澄往后只看到了一个小白点,忍不住问青灯大师,“大师,那个是谁啊?”一般来说,扫地僧都绝壁是很厉害的人物。

    “他曾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魔头。”

    江澄眼睛一亮,有故事!一个有故事的扫地僧!可是,坑爹的是青灯大师只说了一句就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江澄缠问了几句一个字都没能从他嘴里撬出来,再加上爬阶梯实在太累,她也没力气八卦了。

    到最后,江澄是真的只剩下喘气的力气。在这期间,不管她是耍赖还是哀求示弱,大师都没有直接带她咻一下直接略过这些阶梯的意思,只让她老老实实一步一步的走着。江澄又发现了,大师是个十分固执的大师,他决定的事,没办法让他动摇改变。

    一直走到夜色深沉,江澄才拖着沉重的步子爬完了最后一级阶梯。之前在阶梯中间看到的那位扫地僧此刻正在门前扫地,依然是那副不理会任何人的模样。

    朱红的寺门前燃着一根巨大的黄香,成人大腿粗的黄香插.在巨大的铜炉中,青烟直直的升上深沉的黑夜中。

    寺门前,安安静静站着个长相可爱漂亮的白衣小和尚。

    他听到声响,抬头用一双没有焦点的无神眼睛看过来,“师父,您归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