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难懂的大师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02章 .难懂的大师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天影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镜子里映出一张唇红齿白的漂亮脸蛋,披散着头发看上去有些雌雄莫辩。当镜中的人扎起利落的发式,露出坚毅认真的神色,看上去就更加像个俊秀的奶油小生了。

    江澄摸摸自己的新脸蛋,啧了一声,如果在现代有这么一张小鲜肉的脸,她都能直接出道当明星去了,这么帅气的妹子拿出去不管是汉子还是妹子都能迷倒一大片呢!

    江澄在现代的时候是个的妹子,在身边普遍身高一米六或者以下的南方妹子之间,属于鹤立鸡群的那一种。再加上因为家庭原因从小就比较自立,性格也外向,像个假小子似得。长相则是在不好看但也绝对称不上难看的范畴里,比较普通。

    但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竟然身高比她在现代的时候还要高10cm,足有,再加上这略英气的眉眼,扁平的胸,扮男装完全没压力,或者说光看外表更适合当个汉子。

    江澄猜这个身体的原主肯定不喜欢这幅长相,不然也不会这么糟蹋自己。天知道当她被大师从那个古庙里面带出来,来到一处山间小寺庙暂时落脚,洗澡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被吓得。

    那时候这张好看的脸上涂满了厚厚一层□□,厚的看不清原本的脸长啥样,还有乱七八糟的化妆,以及花的晕眼的裙子,简直不忍直视。

    江澄看得出来,原主似乎是想把自己打扮的更加像是女孩子一点,但是很可惜,她方法没找对,效果很失败。

    说起来对着这样一张鬼一样的脸,大师还能在被强x,并失去保存了两百多年的童子身后还辣么淡定,江澄越来越觉得大师好厉害了,不愧是活了两百多年的男人!

    将自己先前穿的那身花蝴蝶似得漂亮五彩裙扔到一边,掏出那放在胸前的填充物,江澄洗干净脸还有那涂了许多头油的长发,换上大师准备的一件简单衣衫,系好腰带,蹬上舒适的鞋子,走出了房门,感觉自己重新活了一回。

    大师坐在门前的树下做功课,听到声音也没睁眼,直到淡定的做完了自己的功课才睁开了眼睛。

    江澄就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瞪大眼睛看着他,她想看看能不能吓他一跳,结局可想而知,大师完全没有被吓到往后倒,连对她形象大变都没有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特别让人没有成就感。

    所以说啊,年纪大的男人就是无趣,不止心如止水还淡定的可怕。

    “大师,你知道我这个身体是个什么身份吗?”

    “并不知。”青灯微微起身,将自己身下的蒲团递给了江澄。

    “谢谢。”江澄接过蒲团,盘腿坐在青灯面前,托着腮和他闲聊,“大师,你之前有没有被这张被涂得乱七八糟的脸吓到?”

    “外貌不过皮囊,对我并无影响。”

    “哦哦!不愧是大师!那大师你觉得我现在像个男子吗?”

    “像。”

    “那你亲我的时候有没有心理压力?难道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像是在亲一个男子?”江澄发誓,她绝对不是恶趣味想要调戏大师,她只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而已。

    端坐树下的白衣和尚并没有被她的问题为难到,正直道:“正如医者救治患者不分男女。”

    江澄突然很好奇,这大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下脸,于是她有些挪揄的说:“但是大师确实和我有肌肤之亲了,如果我回不去,大师能不能娶我?”

    江澄以为大师会说些其他什么带过去,但没想到人家干脆的说了句:“可以。”

    “啊?”江澄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不太确定的再追问:“可是大师你怎么负责?你不能结婚的吧?”

    青灯平和的再次加了一句:“若是你能让贫僧动心,贫僧自然能娶你。”

    江澄:呵呵。

    让大师动心?虽然只是相处短短一天时间,但她已经深刻认识到了大师就是佛像转生的本质,让一座佛像动心哪位勇士能做到?这简直比去西天取经还要艰难坎坷一百倍。

    不过她也只是随口开了个玩笑而已,因此笑笑就带过了这个话题,接着道:“大师放心,我要回家找我弟弟的,不会让大师负责,而且我感觉自己的责任比较大,大师不怪我我就很感谢了。不过大师,我们要多久才能到你说的上云寺啊?”

    “路途不远,半月即可。”

    江澄摸摸下巴,“大师,你不是说自己是修士吗?为什么没有类似缩地成寸的法术?”

    “因为我乃是慈悲道苦修,修行期间若非必要,不会动用法术。另外,你身上之邪煞一月后才会再次发作。”大师说道。

    江澄不是很明白大师为什么有捷径不走,但是这大概就是所谓佛修的执着,嗯。江澄觉得自己应该多一点理解,千万不能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而且她现在吃穿住完全依靠大师,还真没有什么底气。

    多走一些地方,看看异世界的风景也好,就当是休假旅行了,累死累活干了大半年一次假都没有,整天就是加班加班。

    江澄盯着大师噌亮的光头发呆,突然看见他头顶上那棵树落下一片叶子,晃晃悠悠的往下落下来。

    江澄手一抬,伸手接到了那片差一点就落到光头上的黄叶。转着黄叶,又随手扔到一边,江澄掩唇打了个呵欠,“大师,我们接下来往哪走?”

    青灯捻起她扔下的黄叶,托在手中,垂眸低声念了两个字,然后那片黄叶像被风卷起来,晃晃悠悠打了个卷儿,重新落在他手中。

    “往这边走。”青灯指着那片叶子叶尖对着的方向道。

    江澄:这么随便,真是一个任性的大师呢,好难懂。

    所谓苦修僧,就是不吃东西,不用法术赶路也不用普通凡人的办法坐牛车马车,而是单单用两条腿走路,餐风饮露临风沐雨,一路看世间百态,修身修心,境界高的简直变态。

    青灯,这位据说活了两百多岁,还是嫩的像二十几岁,没看见带什么行李,但是想要什么一般都能拿得出来,穿一件半旧白色僧衣也没见他换,却能一直保持干净白色……的神奇大师,充分让江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无趣的巅峰。

    如果江澄不和他说话,大师不会主动开口,存在感弱的,江澄偶尔都会遗忘他的存在。没见他休息也没见他累,随时随地一脸即将去普度众生的平和脸。

    总算他还算是个体贴的男人,会照顾下江澄的感受,譬如说下雨会找个寺庙让她躲雨,而不是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戴个斗笠就能在大雨之中行走。

    譬如说到该吃饭的时候会突然消失一会儿然后带回来吃的给江澄,而且还不是硬邦邦能砸死人的出行干粮,而是各种好歹能下口的东西。有一次他们在山间,大师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就消失了,江澄数了数大概五分钟左右,就见大师竟然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面出现了,天知道这荒山野岭的他在哪弄来的面。

    而且奇异的是那面味道还非常不错,江澄觉得那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面,等她吃完,大师拿着空碗又消失了,江澄好奇询问了一下,得到了他去还碗的答案。

    面对大师和善的脸,江澄无言以对,她猜大师肯定用了法术去很远的地方,但是既然能用法术做去买面这么无聊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用在赶路上偏要用双脚走呢?大师的执着之处真是让人难懂。

    等他们终于发现了人烟,进了城,江澄发现大师更加难懂了。可以说,他完全颠覆了江澄心目中对于他的印象。

    一般来说,好人似乎容易和“烂好人”成为对等的关系,这种人总是过得最忙碌而苦逼的。从自己强了他,现在还能得到良好照顾的事实来看,江澄觉得,大师肯定是一个绝世圣父。

    “好心人,给点吃的吧~我快要饿死了~”小巷左边一个嘴唇发干蓬头垢面的乞丐,有气无力的喊道。

    大师脚步一停,走到街边买了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接着他走向那个乞丐。江澄眼睁睁看着他无动于衷的走过了那个乞丐,来到另一边木架趴着的一只猫身边,将包子喂给了猫。

    喂完猫他起身走回来,从头到尾没有看那个乞丐一眼。

    江澄看看那只舔爪子的猫,又看看大师的背影,耸耸肩跟了上去。两人慢悠悠的路过一个开着杏花的巷子,巷子里传来孩童的嬉笑声。大师本来都已经走了过去,突然又停下脚步往回走,径直拐进了小巷。

    江澄好奇的站在巷子口往里看,见大师一手拎着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将他们放到了墙头坐着,那两个小屁孩扒着墙被吓得吱哇乱叫,而善良的大师就是罪魁祸首。他牵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这孩子刚才被那两个熊孩子围着打也没吱声,这会儿正在大颗大颗的掉眼泪。大师给他拍拍身上的土,将刚才剩下的一个包子递给他。

    “回去吧。”他拍拍那孩子的肩。

    那孩子将包子捂在怀里跑远了,大师继续往前走。

    接着他们来到一个路口,路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围了不少的人。江澄踮起脚看了看,发现人群里面正在上演经典一幕,恶少强抢卖身葬父少女。

    江澄再一转眼,发现大师已经走远了,连忙加快脚步追过去。

    “大师,你不管管那个?人家小姑娘多可怜,哭成那样了都。”

    青灯摇摇头,没说话。

    江澄搞不懂大师的标准是什么,遇见三个小屁孩打架他要去管一管,但遇上更严重的强抢民女反而不管了,就像之前她以为他买包子是为了那个乞丐,谁知道人家一转身就去喂猫了。

    “啪!”

    江澄一个走神,就发现走在前面的大师摊上事了。一个看上去醉醺醺的大汉,拦在大师面前,两人中间一坛子打碎的酒。那大汉满脸胡茬凶神恶煞,再加上虎背熊腰,大师虽然也很高,但见到那醉汉伸手就要去攥大师衣领,江澄还是惊了一下,忙上前就要去帮忙。

    但那醉汉手伸到一半,不知为何又悻悻的收了回去,只色厉内荏的道:“打碎了老子的酒,就得买十坛赔给老子!”

    “好,稍等。”大师来到一旁酒肆,依言买了十坛酒。

    江澄顿住脚步,表示看不懂这发展。

    然后,情况直转而下。大师按着那醉汉,将十坛酒全部给他灌下去了。是的,善良的好人大师他,一手提着酒坛,一手按着大汉,将酒全部给他灌下去了。

    眼看着大汉的肚子越涨越大,江澄的眼睛也越瞪越大。

    等等,大师你不是好人吗?为什么一脸平和自然的把人灌到直翻白眼,要弄出人命了喂!

    那么个粗壮大汉被大师一只手按着不能动弹,连挥舞的手都无力的垂了下去。就在江澄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前稍微劝劝大师的时候,就见到那被灌了十坛酒的大汉突然变成了一只灰老鼠。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突然大变活人,而周围人来人往却好像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一幕,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没有一个人往这边多看一眼。

    大师将那只晕过去的肥老鼠放进空酒坛,然后拎着酒坛招呼江澄,“走吧。”

    江澄干笑着跟上去。她刚才看到路边有卖绿豆糕,本来想让大师买点尝尝,现在看到这只碰瓷的老鼠,因为要大师买了十坛酒就被灌得变回原形,江澄一个字都不敢提了,只遗憾的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绿豆糕摊子。

    “大师,那只老鼠是怎么回事?”

    “鼠妖。”

    “原来真的有妖怪啊?能不能让我看看?”江澄试探的问。

    大师看了她一眼,将坛子递给她。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个酒坛子,江澄有点小兴奋,从路边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去逗里面那只肚皮圆滚滚躺着的醉老鼠。

    两人出了这个小城,大师看看天色,道:“休息一下吧。”

    江澄往他身边一坐,把玩了一路的坛子老鼠放到一边,弯着腰捶自己的腿,长吁了一口气。这个身体还是挺娇弱的,走几步路就要歇歇,可见原身很有可能是个大小姐。

    一只戴着菩提子手串的手突然伸到面前,上面放着一个油纸包。江澄闻到了一股绿豆糕的味道,接过来拆开一看,还真的是几块整整齐齐的绿豆糕。

    所以说,大师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视线,到底是什么时候去买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