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穿越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01章 .穿越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仙武神皇死人经天影大主宰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江澄是在一阵刺耳的笑声里醒过来的,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房梁上结着的蜘蛛网,和朱红墙壁上斑驳绘着的佛像。

    然后她将目光移向噪音来源——站在两扇摇摇欲坠木门前面的,一位白发苍苍面皮耷拉,看着不像是好人的老人家。

    画风不太对的老人穿着一身黄黑相间的古怪袍子,袍子上画满了诡异的人脸,枯瘦的手捏成爪状,咧开嘴露出一口稀疏零落的黄牙,狂笑道:“上云寺老祖,修界闻名的佛僧又如何,还不是毁在了我黄天道人手里!”

    没搞清状况的不明真相围观群众江澄,顺着那位自称黄天道人的老爷爷目光,仰头看向了自己脑袋一侧站着的另一个人。

    那是一个,在昏暗的室内也能自带发光效果的男人。当然并不是因为他的光头会反光,也不是因为他穿着一身白色僧衣,而是因为,这位身上的气质太干净,好像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佛光。

    ——简直比他身后那尊满是灰尘的佛像还要多三分慈悲圣洁,特别是那微微垂头的弧度和那平和清俊的眉眼,好看的让人想犯罪。

    乍眼看去,眉眼间似乎带着微微的笑意,但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就像大殿之上端坐着俯视芸芸众生的佛。穿着半旧的白色僧衣,磨损的旧布鞋,通身气质洁净出尘。

    这位自带圣光的大师也在看她,垂头对上她的目光后,开口道:“你可还好?”

    “大概,还好?”江澄下意识的回答完,然后茫然的表情突然裂开了。因为对着大师那张禁欲脸看了一会儿,江澄回想起了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昨晚,她改完了老板要求的设计稿,澡都没洗就累倒在床上睡了过去。然后她就被热醒了,身体里有一股奇怪的蠢蠢欲动的那啥感。二十五岁的单身妹子,需求多少有那么点,所以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但是,她很快发现自己的状态根本就是磕了传说中的chun药,操蛋的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家里的床上,来到了这么一个从没来过的破旧古庙里。四面漏风头顶破洞连床都没有一个,只有不远处佛像脚下靠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白衣和尚。

    然后……回想到这里的江澄忍不住捂住了脸。她在药力的驱使下,脑袋不清楚的很,简直把自己叫什么都给忘了,所以她做了一件十分禽兽的事情,对着那明显状态不对,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和尚出手了,不顾他那虚弱的抵抗就把人给……总之,她玷污了一个圣洁的大师。

    强x男性犯不犯法来着?虽然她自己也算受害者,但毕竟是她动的手,所以总有点心虚感。

    江澄一脸僵硬的看着大师,头一次失去了和客户交流时的伶牙俐齿。但作为受害人的大师没有什么愤怒的意思,心平气和的再次询问道:“你可还能起身?”说着还伸出手要来扶。

    自觉做了不太好事情的江澄哪敢劳烦他扶,立刻就噌的坐了起来。不过,先不谈下半.身微妙的感觉,她脑袋上的长发是什么鬼?她一头爽利的短发去哪了?!

    江澄捞过背后那把鸦黑柔顺的头发,又发现这双手比自己之前的肤色要白上不少,她身上穿的还是一件古意长裙,仔细一感觉真是哪里都不太对。这似乎,不是自己的身体,江澄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这个事实。

    江澄在三秒之内得出了一个结论:她穿越了,穿到了别人的身体里,她用别人的身体,强x了一个大师。

    卧槽都不知道该先重点关注哪一件事了!

    “嘎嘎,破了清规的青灯大师看样子是变成了个有情人了,今日我黄天道人就送大师与你这一夜露水情缘的小姑娘一同下地狱!”

    门口被忽视了有一会儿的黄天道人吼了一声,怒刷存在感。

    于是随着他双手一抬,平地起了一阵妖风,将本来就破旧的古庙吹得东摇西晃,地上散落的稻草木板都吹了起来,佛像旁边有两口古钟都被吹得当当作响,震得人心头发闷。

    竟然还玄幻了!这样的话世界铁定不是同一个了摔!江澄眼睁睁看着对面那老爷子手中凭空出现一面招展的黄旗,忍不住目瞪口呆。

    她平时也不看小说,如果不是因为弟弟,估计这些都不会知道,可怎么这种糟糕的事情就摊到了她头上呢,她业务不熟练啊!

    被妖风吹得身子一歪的江澄攥住旁边一个桌脚,下一刻突然就感觉不到风了,抬头一看,正看见大师挡在面前那高高瘦瘦的背影。

    稳重如山,风姿如松,让人不由自主就平静下来了。大师正面对着那股妖风却巍然不动,连衣角都没有被吹动分毫。

    “你不该因为我的事将其他无辜之人牵扯进来。”大师即使在这种干架的时候,语气依旧很平和,“你作恶多端,害了无数条人命,该为此赎罪。”

    “哈哈哈~你现在不过就是个法力全失的秃驴,纵有金佛护身,也抵不过道人我的生死旗!”黄天道人一脸得意,“你昨夜旧伤复发,邪煞之气无法压制,又失了元阳,修为倒退,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如何让我赎罪!”

    他说着,手中黄旗上冒出一股黑烟,形成一个怪物的大嘴,朝着大师当头罩下。

    但是下一刻,满脸得意之色的黄天道人就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惊恐道:“你、你怎么没有影响!这不可能!”

    大师将手抬起,虚虚按在前方,柔和的光芒在他指尖出现,被这白光照射到的黑烟,全都像是消融的冰雪一般化去了。

    黄天道人往后退了两步,咬牙再次挥动黄旗,更加浓厚的黑烟铺天盖地潮水一般涌过来,黑烟里还涌动着无数恐怖的人脸,齐齐发出凄厉的尖叫。

    江澄蹲在那忍不住捂住了耳朵,随即她就见大师取下手腕上戴着的一串菩提子手链,往头顶一抛,瞬间白光大作,照的整个古庙里都亮如白昼。

    那股声势浩大朝她们扑来的黑烟只落得个和之前一样的下场,纷纷不甘散去。那黄天道人身上穿的古怪衣服都在白光之下,像个活物那样扭动起来,他慌忙打出十几道黄符,不甘的看了一眼大师,转身就要夺门而逃。

    但大师并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往前踏去一步,伸手拂去那些燃烧的黄符,就在江澄瞪大的眼睛里,一下子来到门口。江澄只看见他走了两步,再定睛一看他就已经在古庙之外了。

    他将手按在那黄天道人额上,只一个呼吸间,那黄天道人就委顿下去,看样子比之前还要老的厉害一些。

    他穿的那件袍子化作一个个焦黑人脸钻进了佝偻的身体里面,树皮一样的皮肤上出现不少焦黑的烙印,让他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嘶喊。

    等大师终于收回手,那黄天道人已经老的像个妖怪了,躺在地上不停颤抖惨叫着,口中还断断续续的喊着:“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怎么会没有影响……明明是邪煞发作……”

    大师没再和他多说,从衣襟中拿出一个小袋子,在他身上一抖,就将黄天道人整个收了进去。

    全程围观的江澄放下吊着的心,但在大师办完了自己的事情朝她走来之后,江澄又觉得有些紧张了。特别是大师他走到面前,开口就问的一句:“你可是夺舍之人?”

    “之前,黄天道人从他处带来一名女子想让我破戒以此刺激羞辱我,可那名女子承受不了黄天道人的药力,还未有动作就死去了,随后你醒来,我便猜想你乃是夺舍之人。”

    好不容易从记忆里翻出弟弟科普的知识,知道了夺舍是个什么玩意的江澄心里咯噔一声。

    这大师该不会觉得她是孤魂野鬼所以要超度她吧?!

    想到这里,她连忙说:“那个,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那啥,大师你不要动手,一切都是误会,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真的是无辜的!”

    江澄说完,见大师还是那副不悲不喜的平和脸,不由老脸一红,挠挠脸讷讷的把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耐心听完江澄乱七八糟的叙述,大师点点头,“你之事多少与我有关系,我定会找到办法送你回家。”

    江澄十分感动,大师真是好人啊!被她强x了也不计较,还要帮她。嗯,人民群众就是需要这种散发着人性光辉的善良……咦,她怎么突然觉得脑袋有点晕,身体有点热?

    摇了摇头,感觉越来越晕的江澄还有种打从心底生出的暴躁感,特别手痒想破坏点什么。

    突然额头一凉,江澄清醒了一些,回想起刚才那种没有来由的暴躁,她不解的看向用手指点在自己额间的大师。

    “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听大师突然道:“抱歉,失礼了。”接着,江澄感觉唇上一热,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萦绕在身边。

    卧槽?卧槽卧槽!发生了什么?!大师好好的怎么耍起流氓了!看不出他是这样的大师啊!

    “我体内的邪煞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发作,昨夜便是又一次发作。但是与你*之后,那股邪煞尽数渡到了你的身上。它会影响你的神智,所以要劳烦你与我一同回去上云寺,寺中有一无垢泉,能去除邪煞之气,要请你在寺中住上三月方可完全消除。我现在如此施为,只能暂保你神志清醒而已。”大师不疾不徐,丝毫看不出尴尬的缓缓解释道。

    被他的态度影响,江澄也抛开了那一点纠结,了解的点头。难怪刚才那老爷子一直喊着不可能,原来这个锅她给背了。

    “可以啊,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麻烦大师了。”江澄当然没关系,和命比起来,亲一亲也没什么,而且怎么看更为难的都不是她而是这大师,出家人嘛,肯定更看重这个。按照黄天道人的说法,大师他昨晚之前还是个雏,大家都是,就当扯平好了。

    江澄看得很开,反正她没男朋友。

    “我名青灯,乃是上云寺一名僧人。”

    “你好,我叫江澄,江月的江,澄澈的澄。对了,我二十五了,大师你多大?”江澄看着这位青灯大师,估摸着他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千万别比她小就行了,她略有点不能接受强了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

    “贫僧已度过两百来个寒暑。”青灯还是一脸平静的说。

    江澄:Σ(°△°|||)︴啥?两百多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