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番外】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31章 【番外】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唱片机流泻出动听的音乐,晏海清不知道那曲子叫什么名字,却很耳熟。

    许医生笑着坐在晏海清对面,说:“晏小姐气色好了不少。”

    “最近美容觉睡得蛮足的,也许是因为这个吧。”晏海清支着脑袋,朝唱片机那边看了一眼,道:“许医生生活很有情调,唱片机现在很难得。”

    许医生淡然笑道:“我这是给晏小姐准备的,以为你会喜欢。”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挺好听的,不过我是庸人,听不出唱片机和车载音乐的音质有什么差别。”

    “喜欢就好,载体无所谓。”许医生说:“介意跟我聊一聊你最近的梦吗?”

    许医生做出了最为和善的表情,就为了放下晏海清的心防。

    可这次晏海清根本没带着心防过来,她放松地靠在沙发上,道:“梦还在做,不过没那么叫人恼火了。”

    许医生拿出了倾听的姿态,给晏海清递了一杯水。

    晏海清将水杯靠在唇边晃悠,却并不喝下去。她眼神空灵,分明是陷入了回忆。她不说话,许医生也没有出声打断她。

    “我梦到她们在认真读书。”晏海清说。

    “大概是因为六月将近,客户家的小孩要高考,朋友圈里全在转这个,我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吧。我梦到她们上高二了,以以往从未见过的干劲在读书。”

    “我高考那段时候正好被收养,失魂落魄的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连高考复习有几轮都记不清了。不过梦里特别真实,我还跟着学了几个物理公式。”晏海清说:“你说,她们认真学习有什么用处呢,杨子溪有资本没野心,另一个有野心没能力,都不是高考和大学能够帮上忙的部分。我考了三本而已,不照样成功?”

    许医生十年寒窗出身,好不容易摸爬滚打才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跟晏海清倒是同属女强人型。她私人不太认可晏海清的观点,不过作为一位心理咨询师,她也并不会反驳客户。

    可晏海清话锋一转,道:“不过两个人都不做妖了,认真学习的样子还是蛮激励人的。”晏海清笑了笑,表情宽慰:“许医生不要笑我,我叫助理买了几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也在家里跟她们一块儿做题呢。可惜我不能参加高考,否则我还要跟她们比一比的。”

    许医生随着晏海清一块儿微笑,道:“看上去,晏小姐跟梦境相处融洽。那么还会出现幻觉吗?”

    晏海清说:“幻觉倒是不会有了。不过,之前看到的那些,还有我做梦梦到的这些,全部都是幻觉吗?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这一点了。”

    “不,不是怀疑,倒不如说,不否定这样的可能性。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就是镜花水月罢了。”

    许医生说:“我倒是觉得,您已经把那边当真了。”

    “嗯?”

    “评判梦境的人生态度,甚至与梦境较劲,这种转变说明您已经将梦里的二人当作是跟您一样级别的存在了。”许医生说。

    晏海清被这个结论震住了,她的表情空白了几秒,却又立刻恢复了正常,道:“这么说也没错。不过就算承认她们是真的,对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许医生,您不会笑我太中二吧。”

    许医生道:“您有没有发现,您承认了梦境,给您的生活带来了积极影响?气色和心情都变好了,人也变得温柔了许多。从结果上来说,我倾向于认为她们真的存在,说不定是平行世界之类。”

    晏海清一愣,随即笑:“也许是因为我最近做慈善,因此被保佑了。”

    许医生笑,并不反驳这一点。

    沉默了一会儿,晏海清说:“梦里边,她们快要高考了。”

    许医生说:“是么?”

    “她们好像约定了要考一块儿,你说她们能成功吗,我还有一点担心。”晏海清看着窗外道:“虽然才开春,但是梦里边已经是初夏了,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期盼做梦,我想知道她们俩的考试成绩。”

    晏海清笑了一笑,露出来一个还算温馨的笑容,“就算高考不能决定未来,但是她们拼搏了一年多,最后到底能不能得偿所愿呢?”

    这个笑容让许医生看愣了,她顿了顿,感叹道:“您刚刚的笑容,看上去很像一个母亲。”

    晏海清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道:“我还没有孩子。”

    许医生这一次的治疗手段似乎颇为激进,下了很多看上去毫无道理的结论。放在平常,晏海清也许都要开始怀疑许医生的专业素养了,可这一次她却反问自己:那一瞬间我真的有母性的光辉?随着年龄增长,雌性激素要发挥它强大的效果了吗?

    许医生接着抛下另外一个重弹:“您有没有想过,去看望杨子溪的父母?”

    “欸——?”

    于是晏海清心惊胆战地按响了杨永家的门铃。自从杨子溪死后,杨永似乎无心事业,杨氏集团江河日下。晏海清以高于市场价的金额接了盘,算是仁慈地给杨氏夫妇留下了养老金。杨氏夫妇随即搬到了英国,正是杨子溪大学时期留过学的城市。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自己就这么轻易地被许医生蛊惑,千里迢迢地飞到英国,就为了拜访两位老人家?

    晏海清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心惊胆战的时刻了。按响门铃之后,每过一秒,她的心就提起一分,到最后甚至想要落荒而逃。

    她害怕见到杨子溪的父母,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无异于杀人凶手吧。

    一个小姑娘跌跌撞撞地从屋子里走出来,隔着栅栏用伦敦口音问:“whoisthere?”

    晏海清打量对方,对方一副欧洲人面孔,看上去不过十四岁大小,穿着朴素,正闭着眼睛摸索门。

    盲人?

    晏海清朝院子里望了望,说:“gyang.”

    小姑娘闭着眼睛,回身朝楼上大喊:“爸爸,找你的!”

    字正腔圆,普通话。

    欸,杨永什么时候有个白人女儿了?

    程彩丹给晏海清沏了一杯红茶,道:“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喝得惯。”

    晏海清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她紧紧地并拢着双腿,双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膝盖上,一点也没有贵妇样,反倒像个做错事等待受罚的高中生。

    她本以为自己会收到一顿谩骂,没想到竟然是一杯茶。

    杨永说:“用不着紧张,虽然没有跟你见过多少次,但是我们俩应该相当熟悉了。”

    晏海清点了点头,悄悄地看向杨永一旁的小姑娘。

    杨永顺着视线看过去,然后拍了拍小姑娘的头,说:“睁开眼睛,装盲人很有意思吗?”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睁开了眼睛。

    杨永又指了指晏海清,说:“叫姐姐。”

    晏海清一愣,连忙摆了摆手,说:“不不不,我……”

    相对于“姐姐”这个称呼来说,自己也太老了吧?

    小姑娘跺了跺脚,转身跑了。

    晏海清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几乎都要呆滞了。

    杨永笑了笑,说:“搬到这边来之后,我们俩觉得有点寂寞,所以收养了一个女儿。算是重续天伦之乐吧。”

    杨永丝毫不提杨子溪的事情,倒叫晏海清十分过意不去。她立刻低下头,道:“对不起!”

    杨永摆了摆手,说:“那件事不是你的错,算是造化弄人吧。看上去你倒是还没有走出来。”

    程彩丹又端上来一盘车厘子,问道:“这些年来,你交女朋友了吗?”

    晏海清又被惊了一下:“女朋友?”

    这些年来,她清心寡欲,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没有过。除了许医生以外,可能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曾经喜欢过杨子溪,也没人知道她是个同性恋。

    程彩丹理所应当地说出这些话,真的不会觉得不合适吗?

    见到晏海清的反应,程彩丹做了一个吃惊的表情。她拿手捂住嘴,道:“啊,难道我猜错了?”

    “猜错什么?”晏海清下意识问。

    她发现自己的智商愈来愈不够用了,这些天来接连受到惊吓,不再是那个运筹帷幄,处变不惊的晏海清了。

    杨永道:“说起这个非常抱歉,也许是我们乱猜了。我和孩子妈一直以为,你是……喜欢我们家孩子。”

    “欸——?!”晏海清更吃惊了,脸颊上的温度迅速地升了起来。

    这个秘密她藏了那么多年,没想到被两个老人家一语道破。确定已久,甚至理所当然。

    晏海清有一种全然暴露的感觉,她的淡定自若和神秘莫测,全部基于底牌的多和杂。面对着她本来就心怀愧疚的两位长辈,她没办法否认,也没办法坦率地承认。

    “……我这次来,是想就那件事故道歉。真的十分抱歉,我不知道会造成那样的结果。”晏海清坐在沙发上,深深地鞠了一躬,头几乎都要碰到膝盖了。

    程彩丹将她扶起来,说:“唉,早就说过这事不算你的错,只是机缘巧合,天命难违。我们两个老不死的都走出来了,你个年轻人怎么还这么拗。放下吧,人生还很长。”

    杨永也道:“是啊,小溪在天之灵也一定不希望你这样自责。”

    他们也猜过晏海清的心理状态,之前觉得对方喜欢自家女儿,还怕是自己自作多情。现在看晏海清这个样子……只怕是没有猜错。

    晏海清看着杨永和程彩丹。客观来讲,两位老人年龄已经不轻了,但精神矍铄。他们俩真的放下了,目光慈爱和宽容,也许是在看着一个小辈,也许是在看着一个同病相怜的受难人。

    对于两位老人来说,同样爱着杨子溪的晏海清,早已经不是陌生人了吧。

    【取得原谅,如果可能的话,跟他们聊一聊梦境。】

    回想许医生交代的两个任务,晏海清咬了咬嘴唇,她并没有想过第一个会这样容易。

    她本以为……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晏海清鼓起勇气说:“我这些年来,一直在做梦……”

    晏海清的情绪并不是太稳定。明明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好好地整理过梦境里的时间线,可跟杨氏夫妇讲述的时候,还是有些词不达意,前言不搭后语。

    领养的那个喜欢装盲人的小女孩也在一旁听,对于她而言,这些仅仅是故事而已。

    她问晏海清:“为什么晏不主动一些呢?既然杨可能与你相爱的话,那她总能与你相爱。”

    晏海清笑,回答不出来这个问题。

    她又问:“晏,你真的喜欢杨吗?你并不认可她的人生。”

    “晏,杨现在很幸福吧?”

    “晏,那你幸福吗?”

    小女孩不停地问这问那,到后来晏海清已经不去搭理她了。

    在小女孩聒噪地点评之下,晏海清的思绪老是被打断,到最后已经没有那样真情深感了,好像真的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杨永和程彩丹沉默着、微笑着,时而双目含泪,感怀至深。

    最后两老热泪盈眶:“知道小溪很幸福,我们就安心了。剩下的也不是我们俩能干涉的。”

    夫妻俩对视一眼,道:“不过我们相信我们自己,能让小溪幸福。海清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小女孩懵懂无知,依旧闭着眼睛装盲女,问:“晏,你不自信吗?可是你看起来……不,闻起来很厉害呢!”

    直到现在,小女孩还没有忘记自己盲女的设定。

    杨永拍了拍小女孩的头,说:“乖一点。”

    晏海清问自己:我不自信吗,我不相信我能给杨子溪幸福吗?

    可是事实似乎就是这样。

    她没能给任何人幸福,包括她自己。

    晏海清叹了口气,起身道:“我该走了,谢谢……杨叔叔和程阿姨。”

    她本来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杨氏夫妇,可那一瞬间她想起梦里的自己就是这么叫的,于是脱口而出了。

    杨永看上去并不介意,反而有些欣慰的样子,道:“海清,可以放下了。”

    晏海清心情复杂,抿唇笑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杨永对小女孩说:“给姐姐送行。”

    小女孩嘟着嘴不愿意叫姐姐,但却扑到了晏海清身上,抱着她的腰道:“我们出去吧。”

    小女孩闭着眼睛,仍然装作盲女的样子。晏海清心里觉得好笑,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她下意识地拍了拍小女孩的头,说:“我走了,不用送了。”

    小女孩仍然把晏海清送到了门口,分别的时候她问晏海清:“杨和晏考上同一所大学了吗?在一起了吗?”

    晏海清一愣,转头笑道:“不告诉你。不过你闭着眼睛能看清路吗?”

    小女孩跺了跺脚,道:“我也不告诉你,哼!”

    她把门锁上了,隔着栅栏对晏海清做鬼脸。

    这报复来得太快太小儿科,晏海清忍不住轻轻摇头,笑了。

    她转身在积满雪的小道上走着,心想这次是真的要放下了。

    小女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姐姐,你要幸福啊!”

    晏海清诧异回头,看见小女孩出了院子,正踮着脚朝她摆手。

    她回以微笑与挥手,乌云恰巧散开,太阳久违地露面,用一缕清澈的阳光,向雾都伦敦打了个招呼。

    天乍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