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防范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27章 防范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杨子溪在帮小刘装车的时候,不经意地朝那边看了看。

    小刘好奇问道:“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啊?”

    杨子溪说:“我也不知道,看见血就回来了。”

    小刘有些诧异,说:“都见血了啊……那还是蛮严重的哦。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上报纸。”

    杨子溪正在思考陆阳文的事情,她总觉得自从重生之后,陆阳文有些太神出鬼没了。

    怎么到哪里都有他,她也没记得前世交集这么多啊。

    正烦恼着,听到小刘说上报纸的事情,她终于想起来上一世为什么会认识陆阳文了。

    似乎是陆阳文见义勇为上了个什么报纸,正好被杨永看到了。杨永觉得他人品不错,故招安之。而杨子溪去公司找爹的时候遇见过几次,一来二去慢慢有了联系,也就这样开始了追逐。

    按照记忆来说,是高二寒假开始的,也就是说,上报纸的就是这次事件了吗?

    杨子溪有种浓浓的无力感,似乎命运明目张胆地摆在棋盘上,而她掷骰子在此间行走,棋盘就这么大,不是今天遇上,就是明天遇上。

    总归躲不过。

    杨子溪看着走过来的晏海清,心想,这还真是躲不掉。

    晏海清耸了耸肩,解释前因后果:“好像是帮人抓小偷,结果不小心把小偷弄伤了。”

    虽说语气很遗憾,却没有再朝那边张望了。

    比起陆阳文此刻处境,杨子溪对晏海清的态度更感兴趣。她试探道:“你就不好奇发生了什么?不去管后续了?”

    晏海清说:“你连发生了什么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好奇后续?”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眼神瞟了瞟小刘,又把话咽回了口里。

    杨子溪耸了耸肩,心说,这是因为我清楚发生了什么。

    也是天命,这天杨子溪帮着护送小推车之后,主编对杨永的秘书提了几句,颇为夸赞。

    当天晚上,杨永就开着车来接杨子溪下班了。

    晏海清看在眼里,觉得特别羡慕。杨永身上担着一整个商业帝国,忙的不得了,对杨子溪却很上心,不管是多么细小的事情他都能注意到,多么细微的进步他都能参与。

    杨勇开着车笑眯眯的,拍了拍方向盘道:“听说你们俩今天表现不错,来,请你们吃大餐。”

    杨子溪率先钻了进去,晏海清也坐了进去。

    经过下午陆阳文那地方的时候,地上还有血迹,干涸之后已经成了黑色,看着怪吓人的。

    杨永皱了皱眉头,说:“这怎么回事。”

    杨子溪解释道:“今天这里发生流血事件了,还没来得及洗地吧。”

    杨永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问:“怎么都流血了,你们没下来看热闹吧。”

    杨子溪摇了摇头,说:“那时候我们正在楼下运书,没来得及细看,就看到一堆人。”

    杨永点了点头赞扬道:“这可以,不要凑热闹,先保护好自己。”

    晏海清想到自己下午的围观行为,觉得跟杨永的嘱咐完全背道而驰,因此闭紧了嘴,不说话了。

    车载广播里提到了今天的见义勇为事件,说是寻找被抢包的女子为大学生作证,否则这将被定性为恶性斗殴事件。

    杨永听完愣了一下,说:“书城路,不就是这里吗?原来是个见义勇为啊,是个小伙子吗?人不错啊。”

    杨子溪听到这里就觉得要糟,她一听便清楚,这个爹果然还是以前的那个爹,对于见义勇为之类的事情很有好感。

    也是因缘巧合,不管怎样,杨永都会知道陆阳文的事情,说不定还要再次提供工作。

    果不其然,杨永说,“要么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这个见义勇为的青年,顺便请别人吃顿饭?”

    杨子溪叹了口气,说:“你这到底要表扬我们呢,还是表扬陆阳文呢?晏海清还在这里呢。”

    晏海清看了杨子溪一眼,她算是真正看出来了,杨子溪真心实意地看不惯陆阳文,甚至不惜拿自己当挡箭牌。

    可是陆阳文有做过什么触雷点的事情吗?到目前为止,陆阳文做过的事情只有见义勇为和挨揍。跟杨子溪也没有更深层次的接触。

    除非……

    晏海清看了看杨子溪,杨子溪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杨永从后视镜里看了晏海清一眼,道:“对对对,今天我们先吃饭。别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过看样子,你认识那个人?连名字都知道了。”

    车内沉默不语了。半晌,杨子溪说:“认识,算个……好人吧。”

    做出这个评价挺难的。

    杨子溪又补充道:“你要是赞赏他的见义勇为精神,帮他找到那个被抢包的女性就可以了。至于请他帮你做事,还是不要了吧。”她重重地叹了口气。

    上一世可以被晏海清挖走墙角,这一世也不怎么可信。人的本性就在这里了。

    可杨永要帮他的话,杨子溪发现自己也没有立场阻止。未来的背叛是未来的事情,现在他还是一个五好青年,总不能因为见义勇为蒙受不白之冤。

    假若自己不重生回来,杨永还是会帮。杨永天生就该是陆阳文的贵人。

    杨子溪后来知道,杨永果不其然还是帮了陆阳文,甚至还对陆阳文提过自己的名字。

    因为陆阳文来道谢了,直接到了出版社等着杨子溪下班。他不知道杨子溪在哪一楼,只知道大概是在这附近。

    杨子溪和晏海清下班之后结伴出大厦,还没走两步就看见了陆阳文,杨子溪顿时没心情说笑了。

    看见杨子溪,陆阳文走了上来,有些不好意思道:“杨子溪,晏海清,你们好。”

    保安大叔站在一旁,用本地方言说:“哎呀你要找她们俩啊,早说啊,我给你带路啊。”

    杨子溪礼貌地点了点头,笑容淡漠的很,道:“你是……”

    陆阳文有点窘迫,挠了挠后脑勺说:“你不记得我啦?陆阳文,我们一块儿和成碧吃过饭的。前几天——”他转身指了指某块区域,说:“在那边抓小偷被围观的……”

    杨子溪装作刚刚想起来的样子,说:“哦哦,有什么事情吗?”

    陆阳文看了看晏海清,说:“前几天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差点要在派出所里边过年,幸亏有人帮我找到了那个女孩。帮我的人好像是你爸爸,我就以为……”

    他以为是杨子溪开口的,现在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陆阳文顿了顿,说:“这样看来,我想多了。”他指着手上的蛋糕,说:“本来打算谢谢你,现在看来还是要谢谢杨先生才行。不过蛋糕他肯定不会要,还是送给你吧。”

    杨子溪想起来上一世的陆阳文也常常用吃的喝的讨好自己,就算是多早起来要排队的东西,他也能搞过来,体贴极了。

    也许正是因为体贴,自己当初才会答应交往的吧。可是现在这份“体贴”看着实在是很恼人。

    杨子溪淡淡地说:“我不吃蛋糕,太腻了。”

    陆阳文愣了愣,说:“那怎么办?我也不吃甜的。”

    杨子溪叹了口气,也不说话。陆阳文看了看晏海清,说:“那你送给同学吃吧,反正放我这里也是浪费。”

    晏海清忙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

    杨子溪拉着晏海清走远了,陆阳文见她如此冷淡,也就没好多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目送她们离开了。

    晏海清挽着杨子溪的手臂小声说:“你还真绝情啊。”

    杨子溪看了看晏海清,说:“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就说我绝情。反正不会对你这么绝情。”

    晏海清点了点头,理所当然道:“上辈子你就是快跟他结婚了吧?”

    还没等杨子溪说话,晏海清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对八年后的我也很绝情,不是吗?”

    “……”经晏海清这么一说,杨子溪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她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因为着急,脸都涨红了。

    杨子溪怕晏海清想多,误以为自己以后也会对对方这么绝情。

    晏海清瞅了瞅杨子溪,笑说:“说一说陆阳文吧。他之前对你好吗?”

    杨子溪郁闷道:“这有什么好说的。”

    她本来以为自己面对陆阳文的时候并不会有情绪上的起伏,结果没想到随着关键事件的迫近,她越看陆阳文越不爽。

    大概是因为,一想到他可能会背叛杨永的公司,就膈应得不行吧。

    晏海清摇了摇她的手臂,说:“我想要听。你不说,这事情就永远烂在你心里了。多个人一块儿吐槽多好。”

    晏海清又说:“你不说,我只好随便乱猜了。刚好最近看了几本言情小说。”

    听到晏海清这样说,杨子溪想起晏海清在她家拿的一堆玛丽苏青春伤痛文学,觉得自己前途堪忧,终于忍不住说:“别别别,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你看什么的。我告诉你吧。”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说:“陆阳文那时候对我还挺好的,最开始的确看不出来是为了钱。要不是晏海清……要不是她利诱陆阳文,我还不知道他是这种人,明明之前十年都没有这种迹象。”

    “说不定不是为了钱呢,我觉得他看上去不是这种人。每次看到他都是在见义勇为呢,好像是个三好青年。”晏海清注意到杨子溪的表情,立刻做了一个给嘴拉上拉链的动作,说:“我跟他也不熟,我就是感觉而已……还是你的判断比较准,毕竟他真的做出了那种事情。”

    晏海清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个利诱陆阳文的人是她自己。因为这件事情里边利诱者是谁都无所谓,问题的关键是,陆阳文未来的确会干脆利落地背弃杨家。

    杨子溪又叹了一口气,说:“我爸上次就是因为见义勇为提拔他的,这次我要怎么跟我爸说呢?放他在公司里,我真的不放心。”

    一个人能够因为未来将要犯下的错而被惩罚吗?何况这个时候,也许这个人根本没想过要犯错。

    晏海清说:“要么你跟杨叔叔认真谈一谈吧,我觉得你说话杨叔叔会听的。杨叔叔这次帮他是因为他品质好,帮也帮过了,没必要继续任用。”

    杨子溪打心底里觉得这方法不可行。杨永毕竟是生意人,既然尽心尽力地帮了,自然不可能不求回报。就好比给晏海清奖学金,的确有点招揽贤才的意思。

    陆阳文现在没什么东西可以回报,自然只有来公司卖力才能报答。自己要怎么说服杨永,放弃这一块沉没成本呢?仅仅是因为自己“不喜欢”?

    不过比起这个,杨子溪倒更在意晏海清的立场。

    按道理说,晏海清跟陆阳文没有太多的接触,此刻却像个敌人一样防着陆阳文,这个态度有点意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