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自卑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15章 自卑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确认了床单没有被弄脏,程彩丹匆匆出了病房,想要去喊护工清理。

    甫一出门,便看到有一个人影靠在门口,把她吓了一跳。

    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晏海清,程彩丹捂着胸口道:“哎哟吓死我了……海清你怎么不进……”

    话说到一半,她就反应过来了,悄悄地回头看了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没反应,大概没有听到刚刚不小心漏出来的名字。

    晏海清站了起来,低着头抱着自己的背包,道:“阿姨我走了,阿姨再见。”

    两句话一气呵成连贯的很,连口气也没有喘。

    晏海清说完便走,程彩丹对方晏海清的背影,突然觉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她拉住了晏海清的手,道:“哎,海清别走啊。”

    晏海清侧着身子,小声道:“阿姨,我作业还没写完,我要回家写作业。”

    她背对着程彩丹,抱着个书包,看上去格外无助。

    怯弱到无力的声音让程彩丹心里更加愧疚。她不知道自家孩子到底怎么了,但若不是杨子溪表现出那么强烈的反感,晏海清也不至于都来病房门口了,却踌躇着不敢进门。

    程彩丹叹了口气,说:“阿姨请你吃顿饭吧?”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今天周五,我妈妈做了菜在等我。”

    摇头的幅度很小,可就是这样微小的摇头,也震落了一行热泪。

    晏海清觉得丢人极了,只能又侧了侧身子,用头发挡住脸,坚决不让程彩丹看到泪痕。

    可这又怎么瞒得过程彩丹?程彩丹叹了口气道:“那海清介意阿姨去你家里蹭顿饭吗?”

    程彩丹人长得娇小可爱,加上保养的好,看上去远远没有实际年龄那样成熟,说出这样的话,像是撒娇,像是无理的要求,却也没有很违和。

    看来这顿饭是避免不了了。

    晏海清掂量了一下“不回家吃饭”和“让晏柔柔知道杨子溪的情况”的两个结果,最后只能妥协。

    毕竟晏柔柔现在……受不得刺激。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抬眼看程彩丹。在杨子溪病房外流泪了这件事情让她觉得很没面子。

    程彩丹捏了捏她的肩膀,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护士收拾一下就好。”

    程彩丹朝着值班台去了,晏海清这才有机会擦一擦脸颊和眼角。她要在程彩丹回来之前,伪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来。

    晏海清靠着墙,眼泪却越擦越多。她一侧头便看到那扇半掩的房门,想到里头躺着的杨子溪,眼眶又有一些湿润了。

    太不争气了,晏海清。

    人家已经这样排斥你了,你还在门外听墙角,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可是……明明才刚刚决定要迎难而上,与杨子溪并肩而立啊……

    晏海清吸了吸鼻子,心中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到这里来了。

    杨子溪这样子讨厌她,她再死缠烂打也没意思了。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房内突然传出了声响,似乎是杨子溪下床了。

    晏海清抱着书包,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心血来潮出房门,第一反应便是拔腿跑。

    随即她愣了一下,想:凭什么我要跑?凭什么我要怕她吐?

    这一愣神的空当,杨子溪已经拖着沙沙的脚步声走了一小段路,几乎到了门口了。

    晏海清的心噗通地跳,既希望对方发现自己,又怕对方再次吐了出来。

    可杨子溪只是停在了门口,抚摸着门框,一言不发。

    一墙之隔,一个人抱着书包流眼泪,另一个人摸着门框不知道想些什么。

    分明只是咫尺之隔而已。

    晏海清也不知道杨子溪要干什么。她抱着书包,思绪却神游天外。

    杨子溪为什么会这么讨厌自己?因为自己任性地非要还钱吗?

    最近比较值得在意的大事只有文转理和月考了,杨子溪是在月考考场上晕倒的,是因为读理科读厌倦了吗?

    自己是不是不该穷追不舍?是不是……该放弃了?

    杨子溪到底……喜不喜欢自己?晏海清本来颇有自信,以为至少有一点点,现在却完全不能够确定了。

    “喜欢。”

    晏海清恍惚听到了这样的答案,那声音正是来自杨子溪。

    隔着一堵墙,杨子溪说:“我喜欢你,喜欢这样的你。但是我这边出了一些状况,我正在努力克服。”

    这一番话落入耳里如此清晰,晏海清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晏海清一愣,道:“那你为什么……?”

    声音哽咽又沙哑,还带着不自觉的撒娇,声线黏腻,晏海清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样的声音却让杨子溪很受用,一方面跟晏海清本来的声音不像,不会激起生理上的反胃感,另一方面她却很清楚,这是晏海清的意志。

    杨子溪说:“完全是我的问题,解决之后我会……全部都对你说明的。你可以……再等等吗,不要那么早放弃。”

    晏海清摸不准杨子溪的想法,因此沉默着。

    这是真心话吗?

    杨子溪却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喜欢这样的自己吗?”

    这个问题倒是很好回答,晏海清几乎要下意识脱口而出三个字:不喜欢。

    她想变强大,想有钱,想果决而勇敢。

    她讨厌为了每一毛钱算计的自己,讨厌自己怎么攒也攒不出两千块,讨厌不能跟杨子溪站在同一高处的自己。

    她想做人上人,也知道自己能够吃苦,却不知道哪里有路走。

    年轻人总是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可看着杨子溪,晏海清几乎生出一种绝望感,似乎自己怎么也追赶不上。

    她喜欢杨子溪,却不喜欢自己。也许这才是最令人悲伤的事情。

    晏海清张口正要回答,程彩丹便走过来了。她踩着高跟鞋,姿态端庄优雅,与以往展现出来的天真烂漫不太一样,却又完美地融进了“程彩丹”这个个体之中。

    晏海清想到了晏柔柔,晏柔柔温柔贤淑,开明大方,一直是一位让她骄傲的母亲。可若将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区别就出来了。

    晏海清并不是瞧不起自己的妈妈,但差别就是这样明显。

    自己跟杨子溪,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自己是不是癞□□想吃天鹅肉?

    程彩丹婀娜多姿地走近,道:“我们走吧。”

    再走两步,却看到了拄在门口的杨子溪。

    程彩丹愣了愣,看了看杨子溪,又看了看晏海清。

    看上去两个孩子已经接触过了,但是杨子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排斥反应。

    程彩丹喜上眉梢,问杨子溪道:“一块儿吃饭去吗?”

    杨子溪却摇了摇头,朝病房里退了几步,道:“你们去吧。”

    程彩丹劝道:“一块儿去吧,你都好久没出房门了。”

    杨子溪却已经爬上床,死死地裹住了被子。

    程彩丹有些失望,只好对晏海清道:“抱歉啊,这孩子不太懂事……”

    晏海清摇了摇头,她还在思考杨子溪刚刚的问题。她的答案还没给,可是这答案是对的吗?

    她跟上程彩丹的步伐,道:“阿姨,走吧。”

    杨子溪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记得我刚刚的话,不要放弃你自己!清清!”

    晏海清的脚步不由自主顿了顿。

    清清……

    清清啊。

    不管是跟自己交流,还是叫自己昵称,杨子溪都没有心理障碍的样子,可是听到、看到“晏海清”三个字却会反射性呕吐,难道只对晏海清过敏?

    可是自己不就是晏海清么?

    程彩丹让晏海清自己选吃饭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晏海清下意识选了她们曾经吃过饭的那个小菜馆。

    仍旧烟火气十足,老板跟一年前没有什么差别。

    晏海清选这家菜馆的时候,还有点担心程彩丹会不会不乐意。晏海清对程彩丹的印象一直是“杨子溪同龄人母亲”,可刚刚这个成熟的中年女人以步态展现了她的优雅和风韵,晏海清便有些不自在。

    不经意间的对比最是折磨人,晏海清觉得,自己也许要重新评估一下杨子溪家的家产,以及钱财带给人的底气与优势。

    现在她甚至觉得程彩丹就该被放在养尊处优的地方养着,不沾阳春水,不惹红尘气。像是程彩丹一直以来展现出来的那样。

    然而程彩丹丝毫不介意,坐下的时候甚至没有注意到椅子上未拭去的污渍,还是晏海清520小说拦住了,用卫生纸抢救了一下。

    这个冒失的举动把程彩丹的形象从云端拉到了人间,晏海清这才打消了自己刚刚的念头。

    穷人与富人之间的自有差距什么的,自己要不要这么无聊。

    晏海清扯了扯嘴角,嘲笑自己刚刚的魔怔。

    在晏海清魔怔的时候,程彩丹已经对着菜单噼里啪啦点了一堆。晏海清反应过来的时候吓了一跳,道:“用不着这么多吧?”

    程彩丹问:“很多吗?”

    老板点了点菜单,说:“十个菜了。”

    程彩丹这才道:“好像是多了几个,没事就这样吧。阿姨一个成年人,就请你吃这个,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没有,反正这附近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她瞥见菜单上的菜名,笑道:“阿姨跟杨子溪一样,也喜欢吃青椒煎鸡蛋。”

    程彩丹说:“可不是嘛,小溪就学了这一个菜。”

    晏海清道:“她不是还会炒土豆吗?她说她可以拿土豆做出一桌满汉全席。”

    这是上次杨子溪生日的时候,在晏海清家里自爆的。那时候四个高中生吹水,一个一个都夸自己“贤惠”。杨子溪这样说了之后大家都不信,她还信誓旦旦地指着老天发誓来着。

    程彩丹笑了笑说:“是吗,我都不知道呢。看来她跟你的关系比跟我好。”笑完之后程彩丹又道:“海清,你别怪阿姨太直,阿姨就直接问了。”

    晏海清一顿,心想:来了。当下收起笑容,严肃道:“嗯,阿姨你问。”

    程彩丹道:“你是不是……跟小溪闹矛盾了?”

    晏海清也不知道是不是闹矛盾了,站在她的角度她并没有发现问题。也许是杨子溪单方面对自己恶心,她之前是这样以为的。

    可刚刚杨子溪的表现又说明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杨子溪似乎也无法控制呕吐,并且有克服的意向。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整理完思绪正想回答的时候,她的电话欢快地响了起来。

    她抱歉地看了看程彩丹,并不想在程彩丹面前拿出那个掉漆掉成了中国地图的手机。

    可程彩丹对她笑了笑,示意她先接电话。

    晏海清拿出来一看,发现来自晏柔柔,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跟晏柔柔报信。

    晏柔柔的声音在电话里很温柔:“海清,怎么还没回来呢?”

    这是没有晚自习的周五,以往这时候晏海清早就在家里了。

    晏海清看了看程彩丹一眼,小声说:“今天在外面吃。”

    晏柔柔又问:“跟谁一块儿?瑛姐吗?”

    晏海清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描述程彩丹,最后只得道:“反正就是有点事,今天不回去吃饭了。回去了再跟你细说。”

    电话很快挂断,菜也上来了。程彩丹给晏海清夹了一筷子菜,没有再提之前两个小姑娘的友谊问题,而是另外道:“海清家里管得很严吧?”

    晏海清连杨子溪生病了都不敢跟家里说,这个问题想必不好回答。

    晏海清摇了摇头,否认道:“没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