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噩梦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09章 噩梦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存在就是被感知。】

    杨子溪一直用这句话来说服自己,不去想上一世的事情。

    可她开始频繁地梦到上一世。

    她梦到父母哭得泣不成声,眼泪把手帕浸得湿润了;

    她梦到钟梨整理自己的遗物,把所有东西都收进了小阁楼。

    她梦到很多很多的事情,那些事情全部连点成片,在梦里把她走后的世界描绘了个完全。她哀伤又无助,明明哭泣和眼泪都因她而起,她却无法帮他们抹去眼泪。

    杨子溪已经逐渐分不清楚,那些到底是梦,还是真正的自己死后的世界了。

    存在即是被感知,那么梦是感知方式的一种吗?自己无数次梦到的,是存在的一种形式吗?

    那么自己现在身处的高中,又会不会只是一个镜花水月,或者只是一场缸中之脑的实验?

    杨子溪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无数次地梦到了晏海清。

    晏海清把晏明送进了监狱;

    晏海清办了梵高画展;

    晏海清拒绝了合作伙伴的求婚;

    晏海清买了杨永夫妇卖掉的宅子;

    晏海清在宅子的阁楼上一坐一晚上;

    或者是……

    晏海清跪在床上,声音颤抖着说:“你走吧。”

    杨子溪站在床头,道:“你要我走到哪里去?”

    晏海清说:“哪里都好,就是不要再来我的梦里。求求你,我知道你是假的,你说的爱我都是假的……”

    晏海清看上去三十多岁,住在装修精美而空旷寂寥的房子里。

    杨子溪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她已经连续一周梦到晏海清了——抢了陆阳文的晏海清。

    她很好奇,问:“你梦到我什么?我在你梦里做了什么?”

    “就算我编造一个梦境把你放进去,让你拯救我,让你爱我,让你吻我,可我也不能让你活过来。”晏海清说:“所以你走吧,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宁愿你永远不爱我,我也不要在梦里自欺欺人。”

    说完这些话,晏海清抬起头用无限眷恋的眼神最后看了杨子溪一眼,随后道:“再见,杨子溪。”

    她的手穿过杨子溪虚无的身体,在腹部搅了搅,杨子溪感受到肚子一阵绞痛,随后醒了过来。

    她一睁眼看到天花板,是自己柔软而熟悉的家。她掀开被子看了看床单,果不其然,来月经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熟练地换床单和衣物。一边换一边想:为什么我会梦到晏海清?

    这段时间以来,晏海清仿佛定居在她的梦里。她看着自己死后,晏海清一步一步吞并了晏明的产业,随后对杨家多有照顾,生意上放了很多水。

    她看着晏海清一点一点变得成熟、成功、冷漠、病态,身边却始终没有一个伴。

    她看着晏海清表现出对自己的无限怀念,每周都去看心理医生,却怎么也无法下定决心忘了自己。

    杨子溪觉得自己梦里的逻辑很奇怪,这些梦明显是接续自己死后的时间线来的,可是在那条时间线里,晏海清不该对自己这么眷恋。

    难道是自己对这一世的晏海清图谋不轨,所以梦里让上一世的晏海清对自己情根深种?

    杨子溪摇了摇头,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甩出脑海。

    .

    晏海清穿着精致得体的套装,翘着二郎腿,放松地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对面前的心理医生说:“我最近感觉不太好。”

    心理医生的笑容带着让人放松的力量,说:“晏小姐又做恶梦了么?”

    晏海清支着脑袋摇了摇头,说:“准确来说,一切跟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我偶尔梦到她,她在我梦里是个小姑娘,在校园里过得很好,就像永远不会长大一样。”这样说着的时候,晏海清脸上带着一些如饮罂粟一般的满足感。

    心理医生与她合作很久了,点了点头,问:“那么那些幻觉呢?”

    “还在,”晏海清努了努嘴,随意指了一个方向,道:“比如她现在就站在那里。”

    杨子溪一愣,因为晏海清直直地看着自己。

    她做了那么多次梦,所有人都看不见她,永远是第一人称上帝视角。可是晏海清竟然是能够看到自己的么?

    晏海清失笑道:“她长着一张十五岁的脸,现在正惊诧地看着我。不得不说,这个幻觉太真实了。我一般都不去看她,现在仔细看一下,简直跟记忆里一模一样。”

    晏海清甚至抬起手对着她摆了摆,说:“虽然你在我身边很久了,但是这是第一次认识,你好呀,杨子溪的幻觉。”

    杨子溪下意识反对道:“我不是幻觉。”

    晏海清勾起嘴角,讥讽地笑了笑。

    心理医生回头看了看晏海清指的那片区域,随后转头对晏海清抱歉道:“对不起,说实话我没有看到。”

    晏海清摆了摆手,说:“都说了是我的幻觉,你怎么可能看到?”

    心理医生又问:“根据您之前的描述,幻觉和梦境都出现十几年了,一直没有影响过生活。”

    晏海清点了点头,一直盯着杨子溪说:“就算知道那是假的,只要能看到她,我就不愿意去解决。”

    “事实上这是很正常的心理。”心理医生道。

    “对,但是现在我想解决。”

    “能冒昧问一下,是什么促使您做出这样的决定吗?从以前的几次聊天来看,您主观上其实并不愿意改变。现在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人总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原地踏步,我只是想改变。”

    她贪婪地看着杨子溪,道:“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抛弃这个幻觉了,让我再看看她吧,我的小女孩。”

    legirl

    心理医生看着晏海清,微笑着,道:“愿意做出改变是最艰难的一步,我不能帮您做决定,但是既然您已经决定了,我会帮助您走出来。”

    “她是我的小姑娘,我年轻的时候比较拗戾,不小心……害死了她,这些我都说过了。也许是为了补偿,我常常梦到她。”晏海清还是看着杨子溪,但是目光已经有些放空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晏海清做心理咨询的时候一向不太爱倾诉,但倾诉是心理咨询中最重要的一环。心理医生一直觉得晏海清很棘手,因为一个不愿意敞开心扉的病人是没法处理的。但是现在晏海清愿意开口,她也就温柔地听着。

    “我在梦里编了一个乌托邦,把她放了进去。我梦到她并没有死,而是回到了我们共同的高中时代,虽然我们并不同班。这一次很不一样,她和我读了一个班,我们成了很好的……算朋友吧。

    “像是电视剧,像是连环画,总之有段时间我就是靠这些梦撑过来的。她很温柔,是个好人,不止支撑了现在的我,还改变了我的过去。因为她的存在,我曾遭遇的所有糟糕事情都被改变了。虽然知道那是梦,但是我总是忍不住想,要是时光能倒流的话,我和她兴许就是那个样子的?

    “像是……铜雀楼一样。我看见梦里的我们变得越来越亲密,就越来越欣慰,越来越不愿意放弃这个梦——就算梦里的我很软弱。我性格上很多缺陷,都是童年经历造成的,我懒得改也不想改,不是这些心理缺陷,我不会变得强大起来,这就是我本身。但是梦里的我没有这些伤,她柔软极了,也懦弱极了,她不是我。有时候看着她,我很恨铁不成钢的,许老师,这个是不是有些变态了?”晏海清把目光移向了心理医生,提出了一个问题,打断了倾诉。

    许医生笑了笑,说:“也许您对现在的自己不太满意,因此想要改变童年,那段时期往往是性格塑成的关键,您的梦境体现了潜意识里的自卑和渴望。加上您对于杨小姐的偏执,杨小姐就成了这种*的最佳代言人。”

    晏海清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不不不许老师,你没有体会到我的意思。我对现在的自己非常满意,我知道我是一柄刀,尖锐又变态,办公室里的小姑娘都这样说我,不愿意跟我亲近,但是我不介意。我也不想得到下属的亲近,距离感使人强大。她们太弱小了,要是愿意,我随时可以开了她们。这种人的亲近,要来有什么用?

    “我会有这样的渴望?简直是笑话。可问题是,梦里的我也变成了这样。她太弱小了,渴望很多很多的情感,又不懂得争取,注定难成大事。我绝对不会想成为那样子,她被保护得太好了,扛不起什么。”

    杨子溪听见晏海清这样评判“梦里的晏海清”,心中生出一种荒谬的错觉:难道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年多,全部都是这个晏海清的一个梦?

    自己断断续续地,把上一世的晏海清的生活梦成了连续剧,还以为自己是神经衰弱。

    没想到梦里的晏海清梦到自己的这一世,也同样连贯而真实。

    到底哪边是梦?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梦里的她其实也很软弱,我看她们俩谈恋爱,像是在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晏海清扯了扯嘴角,轻蔑地笑了笑,说:“可是我一边瞧不上她们的幼稚,一边又偷窥她们,从中汲取一点活下去的能量。你看,你是那么温柔啊。”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眼神迷恋又缱绻,像是看着一个梦,一个得不到的玩具,一个伤痕,一场浮生若梦。

    “就算是软弱,你也软弱得那样温柔;就算是幼稚,你也幼稚得那样温柔。我要把你永远放在那里,不让你经历一点点的风浪。我要把梦里的我杀死,她什么都不懂,虽然你一手造就了那个我,但是我不喜欢她。”

    晏海清死死地盯着杨子溪,表情有些狰狞,似乎真的想冲进梦里,掐死那个幼稚一些的自己。

    杨子溪被这样病态的眼神吓到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梦里的晏海清会这样凶狠。

    杨子溪已经分不清,到底自己是梦,还是这个晏海清是梦?

    也许两边都是真的,互为镜像;也许两边都是假的,人类的自有意识本来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谎言。

    她的脑子里无数思绪夹杂在一块儿,一会儿想到缸中之脑,一会儿想到物自体,一会儿想到“我思故我在”。

    最后这些虚无缥缈的哲学流派全都渐渐沉寂下去,只有一个念头愈发清晰了起来:

    这个晏海清对自己都这样凶狠,那为什么又能容忍我的“幼稚和软弱”?

    心理医生伸手在晏海清的眼前晃了晃,道:“晏小姐。”

    晏海清这才从疯魔的偏执中醒过来,笑着道:“对不起,刚刚发病了。”

    心理医生摇了摇头,说:“晏小姐,你要知道那都是假的,最好不要寄托太多个人感情。”

    杨子溪脱口而出,“我不是假的!”

    晏海清摇了摇头,残忍又决绝:“不,你就是假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