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真实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08章 真实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杨子溪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一条彻头彻脑的文科狗。

    班主任专门找她出去,就是为了游说她读文科。理由特别充足:仔细分析你的成绩之后,发现你在理科上存在一定的弱势,你有没有兴趣读文科?只要能保持这个势头,我们学校有几个偏文科类院校的保送名额,你可以考虑下。

    后面跟着的几所学校的名字都让杨子溪挺动心的,但是她还是犹豫着回复道:“可以让我考虑看看吗?”

    考虑着考虑着,她就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

    可没想到吃午饭的时候,钟梨问她:“你要读文科吗?”

    杨子溪一脸懵逼,说:“我为什么读文科,我读理科读得好好的。”

    石尧也在一旁说:“你看着就语文比较好,不太像读理科的料子。”

    杨子溪:“……”

    上一世的杨子溪读理科一条路读到黑,最后高考惊险地过了一本线,填志愿的时候任性了一把,志愿表上全是文史哲,然后才被哲学系录取,走上了高大上而不实用的哲学少女路。

    当年杨永很不解,说:“你既然想读文科,为什么高中不选文科呢?”

    杨子溪现在也忘了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执拗。

    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将成绩放在眼里,也许是因为理科还算读得下去,也许是因为年轻所以还没发现自己的潜能和兴趣,也许是因为朋友们都在理科班。

    高中时候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已经很难回忆起来了。

    总之,她上一世的确没有考虑过转文,然后在不上不下的理科班,不上不下地读着,最后才得到了那样一个不上不下的结果。

    她还记得当时她回答杨永:“背书太麻烦了,我哪晓得理科也要背那么多嘛,要是能重来,我肯定要选文科的。”

    可是现在真的重来一次,杨子溪才发现,她立场不坚定。

    她读过一遍理科,这一世再读就跟大号裸奔新手村一样,就算具体知识记不住了,认真复习肯定比上一次考得好。

    要是选文科的话,就是hard模式。杨子溪粗略地看过文史哲相关书籍,但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高中文科,虽说在阅历上占了点天然的优势,但是在勤奋上还是略显不足。

    加上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考量,杨子溪几乎已经做好决定了。

    就连杨永也问:“小溪,你要转文吗?”

    杨子溪几乎都没有犹豫:“不转,我现在读得好好的。”

    杨永问:“你不是想读哲学吗?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转过去。”

    杨子溪下意识反问:“文理互转是你搞出来的?”

    上一世的高中读得稀里糊涂,并不知道以后会真的去读哲学,只有这一世才斩钉截铁地对杨永说过这件事情。所以这难道是杨永搞出来的幺蛾子?

    杨永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了她的眼神,摸了摸鼻子,道:“哎呀,我就是跟班主任表达了这么一个愿望。我以为你想读文科的。”

    怪不得班主任会专门找自己说这件事情,还带上了高校诱惑,也是蛮拼的。

    杨子溪翻了一个白眼,说:“理科也可以报哲学,反正我不转,要转你转。”

    杨永在这些方面一向比较宽容,便道:“行吧,这个你自己做决定,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就可以了。”

    杨子溪并没有什么需要。

    这几日成碧一直不在,座位一直被杨子溪强占着。

    常易东西多,总是要时不时收个作业本什么的,所以两个人干脆把中间那个座位空了出来,把书全放在中间的桌子上,用书架架起来。

    于是抽屉不拥挤了,桌腿旁装书的储物盒也可以收起来了。

    杨子溪再一次地坐在了晏海清的正后方,回到了每天盯着晏海清脖子和头发的日子。

    自从开学那天在晏海清的背上写过小纸条,而晏海清看上去没有那么反感,她就开始时不时地在晏海清背上乱写乱画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总是害怕这个行为会不会逾矩。因为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像*了。

    如果她跟晏海清没有过那么一段,这种事情倒还好说。可已经分手的情侣来做这件事情,就有一点撩骚的意味在里头了。

    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就算想复合也不是这种方法吧。

    她胆战心惊地在晏海清背上吐槽老师,后来发现晏海清岿然不动之后,她也就放大了胆子。

    要是晏海清不高兴,她可以把身体往前移嘛。

    渐渐的,她在晏海清背上写八卦了。比如“成碧为什么还不来上学”“石尧拿奖了”之类没什么意义的句子。

    晏海清从来不回复,像是沉默的古堡,似乎无坚不摧。杨子溪都要以为晏海清从来没有认真翻译过这些话了。

    她在晏海清的背上写:

    【你想读哪个大学?】

    【月考你能拿第一吗?】

    这么有指向性的话语,晏海清也没有回答。

    杨子溪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这么久来她只是在给晏海清挠痒痒而已。

    这本来是应该惆怅的事情,杨子溪却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晏海清沉默得像棵树,所有的呓语都可以交给她,而事后晏海清也不会提及,像是完全没有听说过一样。

    这很安全。

    她几乎要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秘密了。

    最近她常常梦到上一世的事情,最初是从一个重现死亡错觉的噩梦开始的。那个噩梦里她不断下坠,并没有一双手扶住她,把她接到十年前。

    梦里的她有预感,要是自己再这样下坠下去,总有一刻她会失去知觉,随即真正的……死去。

    她本能般地从梦里惊醒,心脏噗通跳个不停,都要从喉咙口里蹦出来了。

    杨子溪一直不去想死亡这回事情,她试图把一年多前的坠山经验当作一次特殊的蹦极,她也的确这样做了,她把前二十五年的记忆埋得好好的,不去想死亡是怎么回事,不去想自己死后那个世界还存不存在,不去想父母朋友即将体验到的悲痛,甚至不去想……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

    谁曾想一年后,恐惧才慢慢弥漫了上来,浸透了她的每一根神经,让她心悸不已。

    她这才发现,就算不去想,她的潜意识里也一直记得她曾经死过一次的事实。

    前世的二十五年,是不能够被简单的一年多高中经历打败的,此刻的她,更多的还是那个结婚前夕被甩的二十五岁女青年。

    有一群狐朋狗友,有一双幸福又开明的家长,没有爱过任何人。说到底,人不就是靠着感情纽带确定着自己存在的吗?一切都归档回了十年前,谁能够证明上一世的自己是真实的?连上一世都不真实,这一世的自己又怎么会真实?

    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教室里,时值晚自习,她做卷子睡着了,才有了那样的一个梦。

    杨子溪浑身颤抖,还停留在死亡的余韵里。

    那时候她坦然地接受了这件事情,为什么现在又突然翻出来梦一遍?难道自己反射弧真的这么长?

    她醒的时候动作太大,把桌子都耸动了。大家都以为她只是普通地寐住了,并没有多做反应,只有晏海清回过头,认真地看着她。

    这个环境这么陌生,即使这是一群已经共同生活了一年的同班同学,她还是觉得陌生。

    没有一个人是上一世曾经认识的,杨子溪有一种严重的不着地的失控感。

    除了晏海清。

    晏海清用上一世不会出现在照片里的关切眼神看着她,眼里写满了“你怎么了”的疑惑。

    晏海清能感受到放在自己的椅子横杠上的对方的脚的抖动,能看到杨子溪身体的不自觉抖动,能看到杨子溪的渐渐变苍白的脸色和空洞的眼神。

    她以为杨子溪生病了,犹豫了好一会儿,以唇形问:怎么了?

    杨子溪同样以唇形回答:晏、海、清。

    一字一顿,念着晏海清的名字,格外清晰。

    这一刻杨子溪本该跑到十五班去找钟梨和石尧,这两个她能迅速找到的贯穿了她两世的人,给现在的她一针定心剂。

    可是她看着晏海清,却不想动。

    她努力地回想上一世见到的晏海清的照片,想从相似的五官上找出相同的表情,以证明自己的确还是自己。

    可除了五官,晏海清跟那张照片一点也不相似。

    杨子溪仍然无法从濒死体验的云端落到地面。

    晏海清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依旧不放心,犹豫了好一会儿,伸出手探了探杨子溪的额头。她以为她生病了。

    可是杨子溪一把抓住了晏海清的手,这才从熟悉的触感和温热的体温里找到了慰藉。

    这是真实的。这双手、这个体温,感性告诉她,对面的存在是真实的。

    那么自己也该是吧?

    杨子溪几乎要流出眼泪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