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背书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02章 背书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所以,怎么样才能快速而方便地赚到大量的钱?

    这个问题困扰了无数的前人,也将困扰无数的后继者,是芸芸众生都想要解决的问题,而晏海清也只是其中非常普通的一个。

    高一上学期的助学金被横刀夺走的时候,她列过一个计划表,杂七杂八可以赚个两千多块。

    但是那个计划却不再适用于当下,因为晏海清比那时候更在乎学习,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注定不能再靠时间抢钱。

    她很忧愁地去咨询成碧,成碧坐在奶茶店里游手好闲,叼着吸管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这钱还给杨子溪?不是我说,还也就算了,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还?”

    晏海清很忧愁,因为她也说不出具体的理由。也许只是不想欠杨子溪太多,想要处于相对平等的地位去交流?

    就算家里很穷,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接受别人救济的原因。

    这点自尊心微小又倔强,晏海清甚至不好对成碧解释,只好含糊道:“……反正就是,有没有快速赚钱的方法!”

    成碧咂咂嘴,把腿翘在了桌子上,说:“晏海清,你这是要走邪路子啊。说实话,你成绩这么好,等你上大学就可以大赚一笔了,何必非得要现在。到时候加点利息还过去,杨子溪还赚到了,她又不在意这点钱。”

    “你也说了她不在意这点钱,那她肯定也不在乎利息啊,”晏海清说:“把脚放下去!不然今天的桌子就你擦了!”

    成碧举起手做投降状,连声道:“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

    杨子溪和钟梨石尧就是这个时候走进奶茶店的。

    既然杨子溪做出了一副双方解冻的样子,钟梨也就不再压抑自己的本性,常常光顾奶茶店,只不过他们三人没有再聚在奶茶店的桌子上吃饭了。

    杨子溪看见成碧与晏海清谈笑风生,顿了顿,然后不动声色地站在收银台前,挡住了晏海清看向成碧的视线,道:“一杯海盐奶盖红茶。”

    晏海清低头,在点单机上按着什么,问钟梨:“你们呢?”

    杨子溪却转过身子,状若无意地跟成碧搭话,道:“你们在聊什么啊?”

    成碧做了一个在嘴唇上拉拉链的动作,贼笑着道:“什么都没有。”

    杨子溪:“……”

    可恶,进门之前明明看到你们聊得挺high的!

    那边钟梨石尧已经点好了单,晏海清转身弯腰,把单子报给了里面做饮品的瑛姐。

    这个时候晏海清和成碧达成了默契的同盟,眼观鼻鼻观心,一个字也不多说了。

    杨子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那两个人都抬头看天,她就觉得有点烦躁。

    什么嘛,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自己?

    饮品很快好了,晏海清递给了杨子溪三人,道:“好了。”

    杨子溪只好跟在钟梨和石尧出了奶茶店。

    走出十米之后再回头,看见成碧和晏海清竟然又开始聊起来了。

    ……什么鬼,怎么我一走你们又开始聊天了啊,这是故意排挤我吗?

    然而人家俩个最开始就没有把她划在内,根本谈不上什么排挤不排挤的。

    蜡烛。

    成碧瞅着杨子溪像是走远了,才说:“你看,杨子溪整个人就是六个大字,‘人傻钱多速来’,她根本不在意那些钱。”

    ——可是我在乎啊。

    晏海清不说话,抿了抿嘴唇。

    成碧见她那样,也知道她是钻进了牛角尖,只好道:“这么说吧,你现在没有办法赚大钱,你要是实在不想欠杨子溪钱,只有一个办法了。”

    晏海清望向成碧,问:“什么办法?”

    成碧说:“借咯,拆东墙补西墙,找别人借钱,先把杨子溪的还上。不过,你到底是为什么一定要还这个钱啊?我真的很搞不懂。”

    晏海清没说话,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过度了。

    可是……就是不想欠着杨子溪啊。说她别扭也好,说她犟也好,这种心理怎么说得清楚?

    “比如我,我可以先把买吉他的钱借给你,或者魏紫雨也行,她有钱。”成碧顿了顿,然后摆了摆手,说:“不行不行,魏紫雨最近穷的要死,你还是找我借吧。”

    晏海清觉得自己实在是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局面,找成碧借钱更加不行了,成碧明显是早有安排,只不过愿意为了她特意腾出来而已。

    难道,只能这样欠着了吗?

    晏海清叹了一口气,心想,也许这笔账真的只能欠到大学了。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成碧又开口了,“说不定还有一个办法。”

    晏海清看着成碧。

    成碧耸了耸肩,说:“我爸最近好像炒股赚了蛮多的,你要不要试试这个啊?”

    晏海清一听,连忙摆了摆手,说:“这怎么行,亏了怎么办。”

    “我就是说说而已,其实想想也没可能啦,你连本金都凑不齐。”成碧说完,咂了咂嘴,道:“哎呀,想要赚钱,还是玩钱最快。怪不得有钱人更有钱,这个真的是暴利。”

    成碧感慨完之后看了看手表,道:“哎呀不行,快上课了,我先回教室了。你慢慢忙吧,拜拜!”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你走吧!”

    成碧最近老实本分了不少,不光每天到校上课,竟然还买了几本练习册不紧不慢地做着。

    按照她本人的说法:“高一上学期就打个基础,题目都太简单了,不用做。不过现在有点吃力了,不做题不行。”

    她穿着那件槽点满满的荧光粉外套,做起题来的时候还蛮有学霸的样子。

    杨子溪看了特别担忧,拼成绩拼不过晏海清就算了,怎么眼看着连成碧也比不过了?!

    自己两辈子是活到猪身上了吗?

    在左右前三个方向的三个学霸的夹击之下,杨子溪奋发图强,这半年做的题比上一世高一高二加起来都多。

    晏海清打完工终于回了教室,一回来,成碧就拿着题目去问,“这道题辅助线要怎么做?”

    晏海清捏着书坐在座位上,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说:“这里和这里连起来,做一条辅助线,你看行不行”

    成碧倒着看书不方便,于是站起来走到了晏海清的背后,仔细看着题。

    杨子溪看在眼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结合刚刚奶茶店里的行为,简直令人愤怒,让她有一种被当面ntr的错觉。

    ……好吧,自己跟晏海清是已经分手了没错啦。

    可是该有的感觉还是得有!

    她愤愤不平,拿出了语文教科书,翻开某一页,递给常易,说:“常易,帮我检查一下背诵吧。”

    常易一愣,把书接了过去,说:“好。”

    杨子溪看了一眼最上一行的标题,开始叽里呱啦地背书:“蜀道难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的。

    速度一快,声音一大,就比较影响思考。晏海清看了杨子溪一眼,觉得自己的思路完全断掉了,都不知道做那一条辅助线是要干什么。

    成碧挠了挠头,说:“这样不对吧,我最开始就是这么作辅助线的,但是这样证明不了啊。”

    晏海清又看了看题,发现自己的确粗心了。“哦哦,我再看看。”

    杨子溪背书的声音更大了。

    晏海清看了好一会儿,头昏脑胀,完全写不出来。

    成碧也被吵得不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杨子溪,你怎么挑这个时候背书啊,好闹啊……”

    语气有点不耐烦。

    杨子溪说:“我背课文嘛,哎呀你一说话我又忘了,只能重新背了。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晏海清在这一串意味不明的背书声里丧失了思考能力,最后终于投降,忍不住道:“我不行了,我做不出来,你问问常易吧。”

    “可是常易在听杨子溪背书……”成碧绝望地看了杨子溪一眼,然后道:“你掉了一句。”

    杨子溪停下喋喋不休,说:“你不是在做题的吗?怎么又听我背书了……哎呀你一打断,我又要重新背了。”

    成碧连忙拦住了她,道:“你声音太大了,想不听到都难……你别背了,正好我去问问常易,你在晏海清这儿背吧。”她把练习册递给了常易,说:“常神,快帮我看看!”

    常易犹豫地把语文课本还给杨子溪,接过练习册,对杨子溪说:“我看一看。”

    杨子溪把语文课本收起来,抱在胸前,看着晏海清犹疑道:“我能在你这儿背吗?”

    刚刚的捣蛋行为太明显了,她怕晏海清对她印象不好,不愿意听她背书了。

    晏海清笑了笑,没有去接书,说:“你背吧,我不用书,我记得住。”

    杨子溪和成碧换了座位,坐在晏海清的正后方,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开口,重新小声而轻慢地背:“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这一次慢了不少,音量也没有影响到常易与成碧讨论数学题。

    杨子溪背书的时候,目光便只能落在前方的晏海清身上。

    晏海清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她,就算明知道她是故意调皮,表情也没有丝毫地不耐,反而是双目含笑,认真倾听着她背过很多遍的课文。

    在还是同桌的时候,杨子溪在晏海清手上背过很多遍。现在面对着晏海清认真的表情,就好像回到了那时候的好时光一样。

    杨子溪恍恍惚惚地背完一遍,也不知道漏字没有。晏海清刚刚想开口提点错字,就听见杨子溪问:“晏海清,你搬回来吧?”

    晏海清一愣,一瞬间忘记了杨子溪刚刚背诵的错漏之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