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细节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01章 细节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当人习惯了某些事情之后,通常是很难改变的。

    近在眼前的例子,便是从恋人的角色里抽离出来,重新定位为朋友的这件事情。

    “做朋友”这句话说起来轻飘飘的,做起来却不太容易。杨子溪花了很大的功夫去界定,从前她和晏海清的互动里,哪些出于朋友立场,哪些又是出于恋人立场。

    比如……

    杨子溪和钟梨石尧一块儿出现在奶茶店里点单,晏海清低着头专注地看着点单机,但是时不时就抬头,偷偷瞥杨子溪一眼。

    因为她们俩分手了,钟梨和石尧都很体贴地没有提要去买奶茶喝。

    可是已经固定的习惯怎么改得过来?钟梨几天没喝奶茶了,有点馋得不行,今天吃完了午饭之后,随口说了一句:“今天吃的好油啊,好想喝点什么。”

    她自己绝对没有暗示什么的意味,杨子溪听了之后却沉吟了一会儿,道:“去喝奶茶吗?”

    钟梨和石尧都是一愣,钟梨张口想要说什么,被石尧拉住了。

    石尧处变不惊,道:“好啊。”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况。

    杨子溪觉得有些不自在,她也不知道她的提议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以后可以不用顾虑晏海清了,想喝就喝吧。】

    【我跟晏海清没有继续冷战了,我们还是朋友。】

    或者是……

    【晏海清,我真的很自然地做朋友噢。】

    既然剔除掉了亲密,那么同时也要剔除掉生分。

    虽然真正行动的时候还是不够自然,但是看到晏海清的小动作,杨子溪也就没那么尴尬了。

    她逮住了一个晏海清抬头的时机,对着晏海清笑了笑。

    一笑泯恩仇,晏海清也干脆对着杨子溪大大方方地笑了一下。

    钟梨和石尧看着她们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表情都很冷漠。

    不管怎么看之前都只是在闹别扭而已嘛好吧好吧你们说分手那就是分手了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比如说,最近流感比较严重,班上很多同学都或多或少地有点小毛病。

    杨子溪一贯要风度不要温度,只穿衬衫和薄外套,是第一批染上感冒的那群人。她鼻子不通气,连呼吸都特别难受。

    她买了几卷卫生纸塞在抽屉里,方便随时擦鼻涕。

    高中生嘛,天下为公。这几卷卫生纸不仅方便了她自己,还方便了其他人。这两排的人要擦个桌子椅子的时候,全部都问杨子溪要。

    于是杨子溪干脆就放在了自己课桌上,任君采撷。

    两排六个人,有五个人把这卷纸当作了自己的,需要就去扯,除了一个人——晏海清。

    晏海清坐在杨子溪左上角,鉴于两个人正在如履薄冰地重建朋友关系,所以有一些拘谨,一般不会太主动地找杨子溪拿什么。她都自己从家里带卫生纸,并不贪这个方便。

    杨子溪当然理解对方的心境,因此在这种小事上也不琢磨了。

    时间会治好一切尴尬症。

    后来某一天,晏海清也隐隐有了感冒的征兆。她把卷筒纸拿出来一看,傻眼了。

    只剩了个卷筒,没纸了。

    她鼻子里堵得难受,推了推一旁的杜宇,道:“杜宇,你有纸吗?”

    杜宇正在写数学,头也没抬,道:“我没有,找杨子溪借呗,都她那儿拿的。”

    晏海清回头看了一眼杨子溪,明显有些犹豫。

    可这两排都被杨子溪养懒了,没一个人自备纸巾的。

    最终她屈服在了感冒的淫威之下,半侧着身子,看向杨子溪,问:“那个……杨子溪,可以借我卫生纸吗?”

    杨子溪看着对方那一副谨慎的模样,尽量忍住笑容,平淡道:“可以啊,随便拿。”

    晏海清小心翼翼地扯了三节,末了还要道:“谢谢。”

    “不用谢。”

    晏海清刚刚转过身,成碧就扯了十几节,一边扯一边道:“没事,杨子溪习惯了,反正她纸多。对吧,杨子溪?”

    杨子溪看着成碧用这十几节纸巾擦桌子,想说“你也太浪费了吧!”,想了想晏海清,到底没有说出来,只好道:“对啊,我纸多,你可以叫我纸老板。”

    晏海清噗地笑了出来,原本紧绷着的肩膀也放松了下来。

    ……

    总之日常生活免不了接触,两个人在不断地相互试探与故作平静里,慢慢磨合着,维持着生疏与过界之间的微妙平衡。

    杨子溪不再刻意早到,也不再给晏海清带米线,每天不慌不忙地吃完泡椒米粉再进校门,然后老老实实地受罚擦黑板。她重新夺回了“迟到大王”的名号,在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训诫里吊儿郎当。

    民以食为天嘛。

    她也正式辞去了咖啡店的兼职,毕竟她的确不缺钱,也不缺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实习经历。她也不再周日八点按时在舒梦雪家报道,因为晏海清已经不需要她陪伴了。

    周末完全空了下来,她安安稳稳地睡懒觉,到了十点钟再起床,在书房里自习。

    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有在家自习的一天,因为自己不愁吃喝,也胸无大志,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混吃等死。放在一个月前,她怎么也想不到还会有东西能激励她好好学习。

    她也说不上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明明已经经历过一次高考,了解了这场考试的本质。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更……努力一点。

    至少要得到比上一世好的结果,才不枉老天给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吧?

    杨永目睹着这种改变,心里很是欣慰。他旁敲侧击地问:“最近学习很认真啊,需要六个核桃补脑吗?”

    杨子溪翻了个白眼,说:“不如换成木瓜牛奶。”

    她太坦诚了,杨永只好回以一串省略号。

    杨永回书房翻了翻杨子溪前段时间拿出来的提案,觉得自己这个女儿聪慧有余,就是过于惫懒了些。现在上进一点也挺好,等高考完分给她一点股份玩玩,权当练练手了。

    .

    晏海清把心思转移回学习上是有原因的。

    晏柔柔病情有所恶化,最近又开始加大剂量了。

    她带着晏柔柔去了南门综合医院,医生说晏柔柔最近有些焦虑,心情上不太平静,比较影响状态。

    医生问晏柔柔,“最近在担心些什么?”

    可晏柔柔又摇了摇头,什么都不说话。

    患者不配合,医生也无计可施,只好嘱咐晏海清:“少刺激你妈妈,多陪她散步或者聊天,排解忧愁。这个病说麻烦也麻烦,说简单也简单,主要是患者不能大喜大悲,不然很容易复发。”

    晏海清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怎么跟医生说。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她知道晏柔柔的担忧。

    晏柔柔走出医院的时候,握着晏海清的手,语重心长道:“海清啊,你要好好学习啊。”

    这社会到底以钱为尊,她们母女俩在金钱上吃了多少亏,晏柔柔就有多么希望晏海清出人头地。

    好在晏海清还算争气。

    晏海清点了点头,应道:“会的,妈妈。”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觉得肩上担子很重。她们家三个人,也就自己还有点盼头。

    晏柔柔又问:“这学期又快期中了吧,还会有奖学金吗?”

    晏海清笑道:“哪能年年都有,再说去年那一万,是期末才拿到的啊。”

    不得不说,那一万块奖学金的确雪中送炭,解了她们家的燃眉之急。

    可是一想到这个,晏海清便有些低沉。

    这一万块,毫无疑问是杨子溪争取来的。

    虽说杨子溪也没有指定这笔钱给自己,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劳动所得,但是没有杨子溪,她连这个机会都不会有。

    那时候杨子溪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才去找杨伯伯拉这个赞助的呢?

    也算是……恋人关系的产物吗?

    她蹙着眉,出于自尊总想把这些东西全部都还回去,包括那顶着“购买千纸鹤”名义的扶贫款。

    感情没办法收回来,也没法还回去,这种可以算清楚的金钱往来,还是老老实实还回去吧。

    毕竟只是朋友而已。

    可是……她家存折上真的没有钱啊。

    她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也就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才可以。

    晏柔柔又问:“上次说要换座位来着,你换了吗?”

    “没有呢,”晏海清说:“我跟杜宇交换了。这地方坐久了都习惯了,换位置挺麻烦的。”

    晏柔柔“哦”了一声,然后说:“你还跟成碧一块儿坐?她还在纠缠你吗?”

    晏海清欲哭无泪,心想:“纠缠”是个什么鬼词啊。她解释道:“我没跟成碧坐,我坐在成碧和杨子溪她们前面,旁边是杜宇和汪洋。成碧现在忙着学习呢,哪有时间惹我?”

    “认真学习就好,”这么说着,晏柔柔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赞同,不过没有那样强烈地反对了,“那你跟杨子溪还在闹矛盾吗?”

    晏海清回想了一下最近两个人的关系,中肯地回答:“没,从来就没闹矛盾,不过也没有以前关系好了。”

    晏柔柔“哦”了一声,没有去问为什么,而是转头挑起了别的话题。

    晏海清思绪却慢慢游远了。

    对于现阶段而言,自己跟杨子溪这种不咸不淡的状态也许是最完美的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