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观众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96章 观众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杨子溪仔细地思考了一下晏海清的态度,发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完全被忽视的状态。

    晏海清不愿意跟自己一块儿坐、不愿意看到自己、不愿意跟自己说话,大概是因为被自己气得狠了。

    杨子溪打算等晏海清冷静下来之后,两个人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结果还没等晏海清彻底冷静下来,她便从晏海清的眼神中读出了这样一个信息:

    这段才开始了一个多月的早恋,迟早会结束吧。

    既然这样,沉默就沉默吧,大家一块沉默,这段感情就会无疾而终了。

    你看,没有经历过深思熟虑而草率决定的爱情,结果就是这么一目了然。

    她想通之后,便强迫自己不要再盯着晏海清的脖颈看。

    如果两个人在谈恋爱,这种行为还可以算作是情趣;可要是两个人分手了,那只能算作变态。

    杨子溪陷入了全面的悲观情绪中,自己判了自己死刑,似乎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杨子溪放弃了找机会搭话的打算,辞去了咖啡店的兼职,不再去舒梦雪家。

    如果说原本只是单方面的冷战,那么现在由于杨子溪思想的转变,所剩的另一方也加入了战局。

    在这一段本该煎熬的日子里,杨子溪麻木地过着每一天,等着最终审判的到来。

    有时候她又会想:这种情况下自己竟然都不感到痛苦,也许的确是没有爱情的吧?

    可是麻木也应该算是痛苦的一种吧?

    两个人的关系胶着又脆弱,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绷不住呢?

    晏海清跟常易换座位的借口是“还没配眼镜,看不见黑板”,虽然她说了“等配完眼镜就换回来”,但是杨子溪知道,也许永远没有这么一天了。

    晏海清的眼睛根本不近视,也根本不会去配眼镜。

    于是座位就这样定型,到后来大家甚至都默认这是本来的样子,没有一个人提起换座位的事情。

    随着座位的固定,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作为潜规则固定了下来。

    每周数学晚自习的考试。

    上学期期末的统计中,全班数学成绩最差,就算有好几个一百五在,均分也才一百二十分左右。于是数学老师发了狠,每次数学晚自习都发一张试卷,难度不一,完了还要收上去统一批改,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一边念分数一边发卷子,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这一天的数学考试结束之后,数学老师照例敲了敲讲台,道:“收卷子了,没写完的别写了,明天讲题的时候认真听。”

    全班顿时怨声载道。

    这张数学卷子特别难,杨子溪基本上放弃了最后一道大题,因为她完全没有头绪。

    既然不在乎分数,也就无所谓了。

    然而晏海清还在奋笔疾书。学渣们完全放弃的题目,学霸们踮踮脚就能够到,于是只能争分夺秒。

    后面的人把卷子依次传了过来,杨子溪接在手里,看见常易同样也在写题,只能叹了口气,说:“常易,先交了吧。”

    常易语气急促道:“你先往前传我待会单独交给老师!”

    杨子溪只能理了理这一沓卷子,然后戳了戳晏海清的脊背。

    晏海清刚刚写完最后一笔,如释重负。猝不及防被戳了脊背,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眼神有些奇妙。

    像是混杂着惊讶、喜悦与期待。

    不过等晏海清看清楚杨子溪手上试卷的时候,这个眼神就消失了。她又恢复了那副冷漠的样子,干巴巴地说:“怎么了?”

    杨子溪把卷子递给她,说:“交卷子。”

    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晏海清顿了顿,接过卷子,然后继续往前传。

    杨子溪亲眼看着晏海清眼里的光消失,忍不住心想:难道晏海清竟然是等着自己主动找她说话的么?

    还没等她想明白,晏海清又转过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杨子溪。

    杨子溪张了张嘴,觉得无话可说。她跟晏海清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下去了,开口问:“怎……”

    然后晏海清就转过了头。

    杨子溪心都凉了半截。

    她总有一种预感,晚自习之后,晏海清会叫住她。

    也许这就是最终审判了。

    常易终于写完了最后一题,脸上红扑扑的。她双目迷离地捧着试卷,急匆匆地向前跑,连笔都忘了放下。

    晏海清就是在这个时候回过头的,她说:“放学了等我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预感成了真。

    杨子溪沉默地点了点头,连收拾东西都没有心情,胡乱地把笔袋装进书包里之后就算完事。

    不知道为什么,晏海清这次收拾东西特别慢。等到班上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才把书包的拉链拉上,然后对杨子溪说:“走吧。”

    杨子溪点了点头,背起书包走在晏海清的身后。

    走廊上人很少,大家早就奔回了家。晏海清站在栏杆前停住了脚步,道:“钟梨和石尧还在楼下等你,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杨子溪心里又是一凉,晏海清明显不打算与她同行,也许真的只是有话要说而已,并不是打算和解。

    有什么话?

    杨子溪明明一直等待着来一次平等而平静的交流,这下子却有些害怕。她总觉得,她知道晏海清想说什么。

    “嗯。”杨子溪用鼻音应了一声,声音轻到听不见。

    她盯着地面,晏海清和自己的脚朝向的不是同一个方向,两个人都侧着身子,似乎都不愿意正面对方。

    晏海清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罐子,里面装了一只千纸鹤。她递给杨子溪,说:“我们确定关系有一百天了吧,这个是纪念礼物。”

    杨子溪没想到是这么个开头,心里很是茫然,她机械地接过来,然后打量着这只千纸鹤。

    她这段时间麻麻木木,过得乱七八糟,完全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原来已经……一百天了吗?

    她盯着透明罐子里的千纸鹤,这种千纸鹤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与晏海清之前折给她的一模一样。

    细看之下,还没有之前折的好看,因为翅膀耸拉着,特别没有精神。

    杨子溪笑了笑,说:“纪念礼物就这个呀,你也太不上心了吧。”

    话一出口,杨子溪自己都很诧异,她竟然还能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出这样的玩笑话。

    晏海清顺势反问道:“可是你连纪念礼物都没有准备,是不是更不上心?”

    杨子溪一愣。

    晏海清接着道:“我们很久没有说话了,我想了很久,感觉我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东西。”她指着那个透明的小罐子,说:“虽然我的喜欢就像这只千纸鹤一样,粗糙的很,但是你的喜欢就像你的百日纪念礼物一样,根本没有。”

    杨子溪下意识反驳,说:“我没……”

    晏海清打断了她,说:“嗯,你对我太好了,好到我都误以为你喜欢我了,所以那么长时间我才一直没有想清楚这个事情。不过这段时间你不理我了,我就渐渐能看清了。其实你根本不喜欢我吧?那天我还非得要问你这个问题,后来想了想,好像的确有点难为你了。”

    晏海清哽咽了一下,也许是联想到了那天的尴尬与丢脸。

    杨子溪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难道对一个人好,不是因为喜欢她吗?”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可是……常易对你也很好啊,你对钟梨也很好,这些能是喜欢吗?”

    晏海清说:“我今天一直在等你,我都不确定你记不记得这个纪念日,可是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能看见我的抽屉,所以我都没敢从书包里把礼物拿出来,就怕一不小心提醒你了。结果你还是没记住。”

    晏海清擦了一下眼睛,接着说:“不过我好像自作多情了,说不定你看见了都不会联想到这上面来。”

    杨子溪:“……”

    她的确联想不到。说实话,她现在甚至都回想不起来,她到底是哪一天对晏海清告白的。

    晏海清说:“好吧,我终于等到结果了。这只千纸鹤送给你,我这段时间想不出什么花哨的礼物了,你先凑活着拿着吧。”

    杨子溪愣了愣,想不出要说什么,只好道:“……谢谢你。”

    晏海清的语气从故作平静到哽咽,中途擦过一次眼睛,显然情绪有些激动。杨子溪听得心里难受,她知道自己的语气有多生硬,也就知道自己的反应有多伤人。

    晏海清停顿了好一会儿,只有呼吸在夜色里蔓延。呼吸声慢慢变成了抽泣,哭了十几秒之后,又渐渐收住了。

    晏海清吸了一口气,说:“虽然我自己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还想再问你一遍,你喜欢过我吗?”晏海清突然抬起头,看着杨子溪。

    杨子溪面对这个问句,竟然完全没办法做出回答,

    月光下,晏海清眼里亮晶晶的,盈满了泪水。她明明擦过,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到最后只好弃之不顾。

    这段日子的麻木与空虚给了杨子溪底气,她本以为这时候她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喜欢”两个字。

    就算善意不等同于爱情,可是痛苦必然是由爱情引起的。

    可是在晏海清剖白完之后,她又动摇了。

    自己喜欢晏海清吗?喜欢的话……为什么忘记了纪念日?为什么刚刚收试卷的时候,会忽视晏海清眼里的欣喜?

    哪怕在这个时候,她都没有完全投入到谈话之中,还有一部分的自己在分析心理状态。

    这一刻的痛苦,到底是来源于愧疚,还是来源于喜欢?

    自己对晏海清的好,到底是来源于怜惜,还是来源于喜欢?

    交卷的前一刻,杨子溪突然犹豫了。她低下了头,盯着地面。

    晏海清的脚尖已经完完全全朝向自己了,可是自己还是朝向着另一个方向,像是逃兵。

    如果自己都不能确认爱情的存在,对方就更加不能确定了。没有安全感的恋爱,只会给两个人都带来伤害。

    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要是一个行为不能带来幸福……

    杨子溪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晏海清,我不喜欢你,我们……”

    分手吧。

    这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因为晏海清伸手捂住了杨子溪的嘴。

    这只手依然细腻,但是它离开杨子溪的手心太久了,杨子溪已经有些陌生了。

    晏海清说:“杨子溪,你别说话。”

    杨子溪一愣。

    晏海清说:“你是不是就是不愿意处于被动?对我好是你选择的,表白是你选择的,现在就连分手也要由你来说。”

    晏海清维持着捂住杨子溪嘴的动作,接着道:“每次都是你左右我的情感,我不高兴,你三言两语就可以哄住。这次我不干了,求求你,让我游刃有余一次吧。”说完这句话之后,晏海清放下了手,眼里的泪水也终于掉了下来。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的眼泪滑落,像是一个聪慧的观众,从这个细节里窥见了天机。

    她看着晏海清,晏海清的话语跟她心里想的分毫不差:“杨子溪,我们分手吧。”

    时间仿佛被定格了,说完这一句话之后,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在双方的默契里,杨子溪轻轻地说:“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