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柔柔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90章 柔柔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晏海清不是故意掐断电话的。

    当时晏柔柔正在收拾厨房的垃圾,无意间探头出来的时候便看到晏海清在打电话,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晏柔柔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没话找话,所以说了这么一句而已。晏海清只有杨子溪这么一个比较好的朋友朋友,可以想象到,打电话的对象大多是对方。

    可是晏海清心里有鬼,晏柔柔猜的这样准,她手一抖,就不自觉地摁了挂断键,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后悔莫及。

    “啊……是杨子溪,”晏海清解释道:“不过信号不好,已经断掉了。”

    她心情忐忑,不知道晏柔柔做出这个推测是因为什么。

    她昨晚刚刚与晏柔柔吵了一架,隔阂还确实地存在着。好在母女俩都在努力地粉饰太平,因此看上去倒也是和谐而温馨的。

    一想到晏柔柔昨天生气的时候说出口的话,她也不知道那是出自真心还是出自怒火。

    晏柔柔……真的觉得同性恋很奇怪,是病吗?

    她要是知道自己跟杨子溪在谈恋爱,会怎么想杨子溪?又会怎么对待自己?

    从昨天晚上开始,这些忧虑就在她脑海里不断翻滚。

    她想不出答案,潜意识里也不想去思考,因此只得把忧虑压下,自欺欺人地假装什么都没有。

    可是晏柔柔一问是不是杨子溪,晏海清就做贼心虚了,自觉主动地挂断了电话。

    晏柔柔把垃圾袋整理在了一块儿,打算待会一块儿扔出去,不过现在还是先看春晚吧。

    她洗了手,坐在晏海清旁边,说:“放了几个节目了?”

    晏海清又惊又惧地出神,自然没有注意节目的进程,因此支支吾吾:“啊,我也不知道……刚刚好像有个相声来着。”

    晏柔柔“嗯”了一声,随口道:“海清啊,你跟子溪关系很好吧,大过年的还打电话过来,她还给别人打了吗?”

    晏海清动也不敢动,说:“她……她给我拜年呢,她怕明天没信号。”

    晏柔柔“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这个话题,而是专心致志地看起了春晚来。

    晏海清坐在一旁,提心吊胆地看着一旁的晏柔柔。她害怕杨子溪突然打电话过来,不知道该挂断还是接起来;她又想给杨子溪发短信说明情况,可又怕晏柔柔起疑。

    最后只好僵硬地坐在远处,动都不敢动。既希望电话不要响起来,又在疑惑为什么杨子溪还不来“兴师问罪”。

    这样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晏海清身子都麻了,也不知道电视里放了些什么。

    主持人跟现场观众互动的时候,晏柔柔突然平静地开口,道:“海清,高中读了半年,感觉怎么样?”

    晏海清一愣,回答:“很好啊。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都还蛮习惯的……”

    晏柔柔笑了笑,说:“看到你拿年级第一,我特别高兴,真的。你性格也开朗多了,当妈的看着都高兴。你不要怪我八卦,妈悄悄问你一个问题:你有男朋友了吗?”

    晏海清以为晏柔柔在担心自己早恋,忙道:“妈妈,我没有喜欢的男孩子。除了石尧,你见过我跟别的男孩子交朋友吗?你不要担心这个……”

    晏柔柔说:“我跟刘叔叔本来商量好了,在你高中毕业之前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主要是顾及着你的成绩,高中挺重要的,我不想你分心,来与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继父磨合。你刚刚说让刘叔叔搬进来的话,我考虑过了,很心动,不过还是决定以后再说。”

    晏柔柔看着晏海清,眼神里是一片天下父母心:“这两年我不会结婚,你也不要谈恋爱……你要……好好学习……”

    晏海清看着晏柔柔饱含着期待的眼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会好好学习的。”晏海清犹豫了半天,憋出来这样一句话。

    晏柔柔却道:“不要谈恋爱,至少大学之前不要谈恋爱,好吗?”

    晏海清已经在谈恋爱了,又没办法说出假话,因此只好不说话。

    晏柔柔看着她的眼神,又说了一句:“好吗?答应妈妈。”

    目光已经接近哀求了。

    晏海清觉得自己不表态的话,晏柔柔也许会这样一直问下去了。她只好胡乱地动了动脑袋,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点头。

    晏柔柔却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道:“那就好,那就好。我相信你,海清,我知道你很听话的……”

    正好主持人跟观众互动完毕,开始播节目了。

    于是晏柔柔把目光移向了电视,继续看春晚。

    晏海清却心情复杂。

    她看着手机,那个小小的机器盒子稳重得很,直到十二点的《难忘今宵》响起,也一直保持着沉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