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结果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70章 结果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晏海清回到操场旁边的时候,发现本该她和杨子溪负责的区域已经被打扫干净了。

    那几个打篮球的男孩子蹲在篮球场边上,一边放着扫帚一边放着篮球。见到晏海清回来了,忙问道:“那位同学怎么样了,还好吗?”

    附近垃圾和树叶都没有了,明显被打扫过了。

    他们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抱歉啊,弄伤了那位同学……这周你们值日是吗?这几天的卫生我们帮你们做吧。”

    晏海清胡乱地点了点头,道了谢,然后拿着扫帚和垃圾桶去找常易报告。

    常易见到晏海清之后很诧异,第一句话就是问:“杨子溪呢?”

    晏海清这才如梦初醒,想起来那个人还被晾着一条腿扔在医务室里。

    她嗫嚅几声,来不及回答常易就自顾自得出了结论:“她上厕所去了是吧,那你们扫完了就先会教室吧,我再检查一遍。”

    晏海清浑浑噩噩,胸腔似乎都空了出来。

    杨子溪一个人被扔在那里,要怎么回来?

    她一下子想到杨子溪白皙的小腿,又联想到医务室里难言的沉默。意识沉沉浮浮,坐在教室里写英语阅读理解的时候,在题号前abcd顺次划下来,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写到k了,显然完全没过脑子。

    杨子溪她……还是知道了吧,会怎么拒绝自己呢?

    最终,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干脆把练习册收起来,趴在桌子上假寐。

    直到晚自习正式开始,杨子溪都没有回到教室里来。

    反倒是班主任看着这一排空着的两个座位,叹了口气向全班告诫道:“打扫卫生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运动场附近的区域。比如杨子溪同学就被球砸了,现在请假回家养伤去了,多么影响学习。每位同学都要注意。”

    晏海清本来是拿后脑勺背对杨子溪那边趴着,闻言把脸埋进了胳膊圈里,心想:哦,是在躲我么?

    鼻息在桌面上氤氲出一层雾气,像是不自觉流出的泪水。

    .

    杨子溪倒不是真的在躲晏海清,她只是想借着受伤来逃避上课和打扫卫生。

    ——好吧她承认,也许是因为晏海清,partly。

    在她“活着”的二十多年里,有许多人对她表露过好感,杨子溪都能够有所感觉,也大概能理解自己对于对方的吸引力。

    外貌、气质、思想,甚至是金钱。

    说到底,名为“喜欢”的情感不都源生于这些么?

    就算是在被白人les室友表白的时候,她也能判断出来其中混杂着什么:对于自己外表的惊艳、对于亚洲人种性表现的好奇、对于前女友反复无常的态度的报复。

    所以她拒绝了les室友。

    那么晏海清呢?

    晏海清暴露得太快了,杨子溪还没来得及探究这种感情的成因,但是她已经有了预感,这感情会比她接触过的都要纯粹。

    晏海清也许天生就有些半弯不直,成碧突如其来的表白没有吓到她,就证明了她天生不不排斥这个。

    初中被排挤的那段时间,晏海清几乎只有成碧一个朋友。饶是如此她也没有把这种依靠认作是爱情,这说明晏海清对自己的感情看得很清楚很透彻。

    这样早熟的晏海清,有没有可能错认了对自己的感情?

    杨子溪最开始以为,是自己对晏海清的帮助给出了错误的讯号,让晏海清潜意识里误认为自己是喜欢对方的——人类天生地偏爱善待自己的人,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杨子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晏海清那么好,也许是性格里潜在的母性被激发,也许是近距离旁观到的遭遇让她不自觉地怜惜,但是不管怎么说,事实上她的确主动站在了保护者的位置上。

    也许正是这种逆境里的保护与陪伴,让晏海清产生了喜欢自己的错觉?

    杨子溪最开始是这样推断的,可是一想到成碧,杨子溪就又否认了这个猜想。

    晏海清初中还没这么坚强独立,成碧的打抱不平一定更加令她感激,晏海清甚至没有认错那个,自己凭什么断言晏海清认错了对自己的情感?

    这是对两个人的同时侮辱。

    晏海清毫无疑问,是出于恋爱的角度在喜欢着自己,对肢体接触的渴望就是明证。

    青春期的女孩子啊……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搞不清楚对方到底喜欢自己哪一点,也搞不清自己对对方的感觉。

    要说起来,自己的确怜惜晏海清,恨不能为她保驾护航,把成长过程上的障碍一并扫除,还不计回报——想方设法瞒着对方对她好,可不就是不计回报吗?

    她甚至还想把关晏海清未来的对象,这到底是出于护犊的母性,还是出于爱慕的嫉妒?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仰头倒在松软的大床上,觉得一头乱麻。

    下次见到晏海清的时候,到底怎么回应?

    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好,还是疏远好,还是干脆……

    顺水推舟、半推半就、你情我愿、狼狈为奸?

    她一转头,看见了床头柜上那一只被装在精致玻璃瓶里的千纸鹤。

    她与那只没有眼睛的千纸鹤两相对望,竟然觉得那没有主心骨的小玩意在嘲笑自己。

    一股无名火起,她翻身坐起来去够那个玻璃瓶,想把千纸鹤拿出来。

    正在这时,程彩丹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溪啊,海清来给你送笔记了。”

    这声音近在咫尺,几乎就在房间外面了。

    杨子溪心里一抖,下意识就把那个小瓶子塞到了枕头下面。

    她转头看向门口,程彩丹已经带着晏海清出现了。程彩丹道:“你脚还没好啊,你看朋友都来催你去上学了。”

    晏海清低着头反驳道:“不是不是……我就是来……送笔记的……”

    末了还要补上一句:“是班主任叫我来的。”

    程彩丹笑了笑,说:“我去给你们拿水果,你们好好玩。”说完便轻快地走开了,留下晏海清跟杨子溪沉默以对。

    这次的对峙倒没有医务室里的那样难堪,虽然仍然有点尴尬,但是到底不令人焦躁。

    杨子溪坐在床上,道:“进来坐吧。”

    晏海清这才踏足对方闺房。

    和上一次借宿时的布置没有丝毫不同,晏海清竟然渐渐找出了一点如鱼得水的感觉来。

    她走到杨子溪的面前,从书包里掏出几个笔记本,解释道:“真的是班主任叫我带给你的……”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局促不安的动作,大概理解这一趟探访当中,班主任的命令和晏海清的主观意志各占多少比例。她笑了笑,把笔记本接过来随便翻了翻,说:“谢谢,你的字真好看。”

    晏海清顿了顿,又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mp4,说:“你在家里要用吧,我也给你带过来了……”

    她惴惴不安地递给杨子溪,又犹豫地补了一句话:“你不会……不去上学了吧?”

    杨子溪忍俊不禁地抿唇笑了一下。

    所谓言多必失,晏海清这个顾虑完全是无稽之谈,说难听点就是自作多情。

    这一笑弄得晏海清更加不安,她似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一个多么妄想的猜想,头垂得更低了,然后手的方向掉了个个儿,把电子产品放在了书桌上。

    奇怪的是,杨子溪从晏海清不自在的表现里找到了某种安慰,应对竟然自如起来。

    她笑着看晏海清,说:“为什么这次只是把笔记送过来,为什么不帮我抄?”

    晏海清有点迷茫地抬头:“嗯?”

    杨子溪又重复一遍:“你之前不是帮我誊过一本笔记么?”

    晏海清想起来她说的是什么,也清楚那揭示了自己多少的真心。被杨子溪用这样游刃有余的语气提起来,她觉得很是难堪,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她的眼神变得飘忽,在屋子里乱转。

    “我……那个……”

    她满脸通红地寻找其他的话题,如同一个溺水的人在寻找救命稻草。

    她不经意间瞥到桌子上的透明罐子,里面的千纸鹤胡乱摆着。

    不止一个罐子,至少有六个。

    一个罐子可以装两百来只千纸鹤,六个就是一千二。

    “你表哥的千纸鹤——”她转头去看杨子溪,然后电光火石间明白了什么,表情凝固在诧异上。

    根本没有什么表哥,从头到尾都是杨子溪一个人买下了那么多千纸鹤。

    那么,心上人呢?

    晏海清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来不及细细梳理。

    杨子溪倒是镇定,脸上含笑道:“坐下吧,你不想继续和我讨论医务室的话题吗?”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的表情,心里七上八下。对方笑得自然,像是马上要对自己进行末日审判的仁慈又无情的上帝。

    晏海清心里竟然没有那么紧张了。她依言坐下,之后才知道自己下意识选择了离杨子溪最近的地方——对方的床上。

    明明还有凳子的。

    杨子溪也不追究这个,慢慢开口:“你是不是……”

    噗通——噗通——

    “喜欢……”

    噗通、噗通、噗通——

    “我?”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砰!

    晏海清迷茫地看着对方,不管是耳畔而是心脏,都炸开了一朵巨大的烟花。

    什么也听不清,什么也接受不了、反应不能。

    对方说了什么?

    杨子溪的表情还是那样平静,似乎一切发展尽在掌握中。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杨子溪说。

    “之前没有猜出来,是我不好。不过这个不怪我,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成碧。”杨子溪说。

    “这两天我仔细地思考了这个问题,想了很多。当然,不去上学不是因为我在躲你,是因为我在‘养伤’。”杨子溪说。

    晏海清看着对方的嘴巴在动,每个字都溜进了自己的左耳,却又调皮地从右耳溜达出去。

    她的感官抽离身外,仿佛正在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而她的整个灵魂都在叫嚣着一件事情——

    晏海清的身子下意识往前倾,眼看着就要亲到杨子溪的嘴唇了。

    就是这样子的一件事情。

    杨子溪微微侧了侧身子,于是这个吻偏离了目标,从脸颊旁擦过。

    晏海清这才回魂,在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之后,脸涨得通红,拼命摆手道:“我不是……”

    故意的。

    如果说晏海清之前还从杨子溪平静的态度里琢磨出了希望,现在便又是羞愧又是绝望。

    自己没有听完杨子溪在说什么就意图不轨,而杨子溪明确地拒绝了自己。

    这次是真的自判死刑了。晏海清绝望地想。

    于是连辩解都停了下来,对于死刑犯而言,辩解有什么用呢?

    谁知杨子溪下一秒抓住了她摆动的手,一本正经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晏海清一愣。

    杨子溪说:“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在对你表白。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她用右手扣住晏海清的两个手腕,空闲出来的左手抚了抚晏海清的脸颊,拉进了两个人的距离。

    晏海清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开,便顺势倒在了床上。

    她看着杨子溪慢慢压向自己,胳膊肘撑在自己身体两侧。对方俯瞰着自己说:“不过我有条件,不可以做出超越亲吻的事情。”

    晏海清睁大眼睛,觉得这仿佛是一个梦。

    “你不讲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杨子溪慢慢地压低身子,呼吸也愈发清晰可闻。

    鼻息交错,晏海清甚至感受到对方的柔软与自己的柔软相互挤压,耳鬓厮磨。

    杨子溪的嘴唇停在了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就在晏海清以为对方要吻上自己嘴唇的时候,杨子溪微微侧了侧头,吻在了她的下巴上。

    “不可以,超过这个界限了。”

    这个吻很轻很柔,像是空气掠过皮肤一样细不可感。可晏海清仍旧心如擂鼓,似乎下一秒就要因为心律失常而死在床上。

    晏海清从来不知道下颌骨上也长了神经——这细细麻麻的痒意分明是从骨头缝里钻出来的,根本无处排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