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节目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50章 节目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成碧没来上课的第一天。

    班主任讲课讲到兴起,走下了讲台,一边讲课一边在教室游走,挥斥方遒。他往后退的时候没注意,不小心被成碧的椅子绊了一下。他回头,看着那个没人坐的座位顿了一下,把椅子往里边挪了挪。

    成碧没来上课的第二天。

    班主任对着那张桌子,看到空空如也的摆设,感到很糟心,于是亲自动手把椅子倒过来,扣在了课桌上。

    成碧没来上课的第三天。

    有同学说椅子腿挡到了黑板,班主任看着那个鹤立鸡群的座位,思考了一下,吩咐人把桌椅都放在教室最后面去了。

    再后来,大家恢复到最开始的状态,像是完全忘记了曾经有一个插班生存在过。

    杨子溪看着班主任的一系列变化,觉得很值得琢磨。

    关于成碧的缺席,班主任显然知情,但是不想管,或者说——不能管。所以成碧请过假了?理由特别正当,还是请假的人比较特殊?

    她的思维随意发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深究。

    杜宇倒是问过几次,“成碧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来上课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常易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晏海清道:“她以前就这样,旷课特别多。后来我们都习惯了……反正不用管了,问她她也不会说的。”

    常易转头,道:“晏海清你以前跟她一个学校的?那你知不知道她曾经给女生告白过?好像是在厕所里,全厕所的女生都知道了。最后被告白的那个躲在隔间里不出来,还是班主任去了才把她弄出来的。”常易讲这个八卦讲的格外有兴致,目光如炬,活像就在那个厕所里看到了一切。

    晏海清想了想,说:“我也不清楚,都只是听说。我知道的还没你多呢。”

    常易失望地“哦”了一声,为不能听到完整的八卦而遗憾。

    杨子溪侧头看了看晏海清,却觉得晏海清可能隐瞒了什么。晏海清说过成碧想组摇滚乐队,刚刚还说“问她她也不会说”——明显是问过。结合两件事情来看,怎么也不像跟成碧陌生到八卦都要听说的程度。

    不过这些证据太细枝末节了,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是捕风捉影,杨子溪也就没有放在心里。

    那封情书的出处至今都没有找出来,不过没有再收到过类似的东西了。杜宇于是愈加笃定:“这肯定是成碧啦,你看她一不来学校,你就没有收到了。”

    杨子溪“嗯嗯”地敷衍过去。

    比起成碧的缺席,众人更在意的是即将来临的元旦晚会。

    市一中以教学成绩称霸全市,居高不下的一本录取率使得家长们大多愿意塞钱把孩子们弄进去。

    即使传说中正在推行素质教育,但是市一中基本上还是以学业为最优先。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尴尬的局面:文艺晚会上常常没有什么节目,即使有,观赏性也很低,很多学生们看到一半就溜出了大礼堂。

    不知道这一届的校长吃错了什么药,他看完去年的录像,然后痛心疾首地在国旗下发表讲话:“同学们,仅仅关注成绩是不够的,我们力求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得到全面发展。我们支持每一位同学绽放自己的风采,因此经过校领导的统一讨论,我们决定这一届的元旦晚会的节目安排采取选拔制。有才艺的同学可以向学生会报名,我们统一时间安排选拔会,力求选出最受学生喜爱的节目。”

    在国旗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以为终于可以看到民族舞和红.歌之外的东西了。

    可一到教室里,班主任重申了一遍要求之后,十八班顿时哀鸿遍野。

    “校长要求每个班必须至少报一个节目上去,这代表了我们班级的形象。有谁想要毛遂自荐的吗?”班主任在讲台上义正言辞,把讲台敲得砰砰响。

    十八班的学生争分夺秒,时间都花在了做题上面。看看元旦晚会都嫌浪费时间,更别提还要花自己的时间去排练了。

    因此全班寂静下来,连呼吸声都快消失了,生怕自己呼吸重了就会被注意到。

    班主任看着全班都低着头,有些生气:“怎么一个都没有?我看你们下课的时候挺活泼的嘛,才艺肯定都是有一些的。有能力的同学不要藏拙,要为集体做贡献,这次的节目是算操行分的,你们还想不想要优秀班级啦?”

    班上依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班主任敲了敲桌子,道:“这种时候这么安静,平时上课的时候怎么闹哄哄的?再没有人站出来,我就要指定了。”

    这下子大家更怕缩了缩脖子,生怕自己被钦定。

    班主任环视一番,班上四十八个人头,竟然一个愿意出力的都没有。他想点个人名,却又不知道到底谁可以表演,顿时怒了,道:“一个两个都没有集体荣誉感吗?这样,每个组里出一个节目,你们自己商量一下,商量好了之后报到班长那里,我再选一个。下课!”

    班主任一出门,教室里就响起了唉声叹气。

    常易皱着眉头道:“这怎么办啊,我们组有会才艺的吗?”

    杜宇还惦记着成碧,道:“成碧是玩摇滚的,肯定能拿出节目来。她算我们组的吧,我们把她报上去算了。”

    常易指了指已经被搬到教室最后一排的桌椅,道:“就这样,谁知道她还回不回来上课,报上去没用。老班肯定会生气的。”她看了看前排和后排,大将六个竟无一人可用,不由得悲叹道:“这是天要亡我们组啊!”

    杨子溪用胳膊碰了碰晏海清,道:“不如把晏海清报上去。”

    晏海清一脸茫然,“啊?”

    杨子溪说:“晏海清纸鹤折得那么好看,就让她当众折个纸鹤,简单,还不用花时间排练,不是刚刚好。”

    常易用一种“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看着她,晏海清也锤了锤她的肩膀,恼羞成怒道:“杨子溪,你是不是有病啊。”

    杨子溪嘻嘻地笑了,说:“这是为班级做贡献嘛。”

    晏海清立刻反驳道:“你去做贡献吧,我看你卧室里有小提琴,你是不是学过?可以上去拉一首啊,简单,还不用花时间排练,不是刚刚好?”晏海清把这话原封不动地砸还给杨子溪,总算扳回一城。

    杜宇道:“那就你吧,你怎么不早说,一点集体意识都没有。”

    常易的关注点却不太一样:“晏海清你去过杨子溪家啊?什么时候?”

    杨子溪本来就是做这个打算,万一组里实在报不上节目,她就报小提琴救个急。正好晏海清提出来了,于是便顺水推舟道:“好啊,曲子就订吧,简单。”

    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花时间做这个的,万一杨子溪根本不想表演呢?晏海清为了斗嘴把小提琴的事情说出去之后,内心还有些内疚,结果看到杨子溪答应地这么爽快,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自己该不是被耍了吧?

    .

    常易这组的所有人都以为,节目单报给班长之后事情就算了结了。

    没想到班长综合了所有的节目单之后,又对班主任提议道:“交来的八个节目,形式都很老套,没有趣味性。就算参加选拔八成也会被刷下来,我们班还是不会有操行分。不如我们来一个集体节目?”

    于是当天晚上,班主任在班上提了一下这个事情,同时宣布了班长想出来的集体节目——大合唱。

    四十七个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本来就是为了节省时间才没人报节目,结果最后搞到了每个人都要彩排的地步?

    况且,大合唱又哪里新颖了啊……

    他们对讲台上的班长怒目而视,可惜班长站在讲台上意气风发,对自己的提议非常自信:“合唱最能体现我们班团结一心的斗志,我认为是最合适的。我看了一下大家报上来的节目单,觉得我们可以玩得花哨一点,比如加领唱、指挥和钢琴伴奏。指挥我可以担当,领唱的话,我看苏伊伊同学报的是独唱,应该没有问题吧?”

    在班主任“慈祥”的眼神下,苏伊伊只好站了起来,愁苦地表示:“我可以。”

    “钢琴伴奏的话,杨子溪同学行不行?”

    杨子溪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她站起来,道:“我报上去的是小提琴啊。”

    “我知道,”班长说,“乐器的话,你会钢琴吗?”

    都被这么问了,杨子溪不想撒谎,就算不乐意也只能道:“可以。”

    “好的,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今天晚上我回去分好声部,明天就可以开始排练了。”

    班长雷厉风行地吩咐完,在班主任的默许下,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杨子溪还云里雾里的:“我怎么就从拉小提琴变成弹钢琴了,班长想象力真是好啊。”

    晏海清同情地看了她一眼,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杨子溪叹了口气,手指在桌面上随意地轻快敲打,说:“我都好久没碰钢琴了,回去得练练。”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的手指翻飞,指节纤细修长,的确是一双弹钢琴的手。

    这双漂亮的手在桌子上来来回回,似乎触碰的不是桌面,而是灵敏的琴键。指甲在木头上敲打,发出来的声音脆脆的,节奏感十足,调子却乱七八糟。

    晏海清看着这双手,莫名奇妙觉得声音有些刺耳,似乎鼓膜把震动传达进了心里,弄得她心有些不定。

    晏海清突然伸手抓住杨子溪的手,道:“别敲了。”

    杨子溪一愣,问:“为什么?”

    她迎着光,眼神清澈。脸上细小的绒毛在灯光下一清二楚,晏海清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摸一下。

    这么白,到底是喝了多少牛奶?

    这个念头刚刚划过脑海,晏海清就觉得不对劲。她连忙松开了杨子溪的手,道:“吵得我难受。”

    杨子溪“哦”了一声,尤为乖巧,下一秒却又坏心肠地在晏海清的大腿上敲打了起来。

    同样的节奏,同样的力度。

    晏海清这才发现,如果说杨子溪敲桌子的声音让她心烦气躁,那么敲大腿的行为便是从脚板心带出一种痒来,传导到全身。

    杨子溪对晏海清所受的煎熬毫不自知,笑道:“敲这儿就不吵啦。”

    晏海清再次抓住杨子溪的手,捏着对方的四个指头摊开来,露出了柔软的手心。

    她另一只手在杨子溪的手心上挠了挠,说:“不吵,但是痒啊。”

    杨子溪的手瑟缩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笼罩了整个手臂。这种感觉她很熟悉,是她在异国他乡对着小视频安慰自己的时候曾经出现的,却怎么也不该出现在这里。

    况且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手心也是敏感点?!

    她尴尬地收回了手,说:“小的知错,大人放过我!”

    晏海清嘟嘴道:“迟了!”随后改挠为拍,轻轻地拍了拍杨子溪的手心。

    那一瞬间,杨子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心上也轻柔地拍了一下。

    杨子溪心想:完了,科学家诚不我欺,女人果然都是双性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