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天意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46章 天意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晏海清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给徐夫人打了电话。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号码已经拨出去了,只好与徐夫人沟通。

    晏海清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把持有的晏氏集团的股票全部卖掉,拿到的钱一分不要留,全部捐出去。现在拥有的不动产和其余财产也全部卖掉捐出去。最重要的一点,徐夫人要跟晏明离婚,孩子归徐夫人,孩子的姓氏也要改掉。

    就算要求这么严苛,徐夫人还是在电话里喜极而泣,全都一一答应。

    也许对这时候的徐夫人而言,所有的身外之物加起来都抵不上不一个晏展辉。

    约定抽血的那个周末,是晏海清第二次跟徐夫人见面。这个时候的徐夫人穿着朴素,没有化妆。不仅衣服廉价,连耳环手镯之类的首饰也没有了。

    她在医院大厅里坐着,样子相当局促,看见晏海清来了,连忙站起来,表情很是小心翼翼,道:“海清……你吃早饭了么?”

    晏海清是跟杨子溪一块儿来的,来之前刚刚吃过了那家据说“美味上天”的米粉。晏海清点了点头,说:“吃了,去抽血吧。”

    徐夫人看着晏海清,觉得彼此无话可说,因此只能带着晏海清上楼去。

    抽血的过程很快,晏海清看着自己的血液一点一点进入到针管里,心里竟然生出一种解脱的感觉。

    她恨晏明,连带着也恨自己体内的血。可交出这一管血之后,她就好像与晏明再没有关系,与这个姓有关的所有传承,她都亲手主动舍弃了。

    从此以后,她再也与晏家没有瓜葛,不管是晏明的晏,还是晏家二老的晏。

    她和妈妈是独立的家庭,新的族谱从这里开始。

    徐夫人看着那血液被护士好好地收起来,表情很复杂。她看了看晏海清,犹豫问道:“海清你……要去看看展辉吗?”

    晏海清一愣。

    徐夫人也许只是临时起意,见到晏海清不说话,连忙局促地摆了摆手,说:“我随口说的,你不要当真……看到我们母子,你只会觉得恶心吧……”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说:“去看看吧。”

    就看这一次,之后就真的不再回头。

    晏展辉——现在叫徐展辉——住在相当普通的病房里,这与晏海清想象的不太符合。

    看到有客人跟着徐夫人进来,小男孩叫了一声“妈妈”,然后怯怯地看着晏海清和杨子溪。

    徐夫人介绍:“展辉,这是……给你捐赠骨髓的好心人。”

    徐展辉精神不太好,脸上都没有什么血色。他对着晏海清笑了一下,然后道:“谢谢你。”

    晏海清僵硬地点了点头。

    徐展辉身体瘦弱,手臂上还挂着吊针。他没有承袭晏明身上令人讨厌的气质,看上去乖乖巧巧的,眼神很空澄,像是清泉。

    晏海清心情很复杂,她不认识徐展辉,几乎是带着对徐展辉的恨而来,想看看他有多么苦。看到病怏怏的本人之后又好像没有那么恨了,只剩下一个感慨:造化弄人。

    也许真的是因果有报,老天爷算的清清楚楚,不会亏待谁,也不会纵容谁。

    晏海清跟徐展辉相顾无言,没五分钟就对杨子溪道:“我们走吧。”

    杨子溪点了点头,率先出了门,于是晏海清也转过身。

    徐展辉却突然道:“小姐姐,谢谢你,你是好人。”

    他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自己同父异母的、被父亲算计过的便宜姐姐。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也谢谢你。”

    她跟杨子溪一起走出了医院,杨子溪问她:“你后悔了么?”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不后悔。”

    她在抽血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后悔,现在却已经清楚了。

    生命那么脆弱,要是把徐展辉当成是一个陌生的小孩子,这个选择题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徐展辉不姓晏,她也与晏家没有丝毫关系,只是一个普通的好心人罢了。

    晏海清吐出一口浊气,觉得爱恨与纠结都随着这一口呼吸散在空气里。过去已经过去了,她只用一往无前地朝着未来狂奔就好了。

    她对杨子溪笑了一下,问:“下午我要去教舒梦雪写作业,你一起去么?”

    杨子溪点了点头,笑道:“好啊。”

    晏海清愿意翻过这一篇章,杨子溪也愿意陪她朝前走。

    .

    晏海清抽完血之后,就把骨髓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又开始了打工、学习的繁忙生活。

    她动作极快,很快就折好了杨子溪的那一千只千纸鹤,开始奋斗“表哥”的一千只。

    杨子溪给一千块钱的时候,晏海清没要,道:“我不是还欠你两千六百么?这个就先抵了吧。”

    杨子溪这才想起来,上次垫交的住院费晏海清还记着呢。

    她顿了一会儿,很不好意思地说:“有件事情我一直忘了跟你讲,钟梨把那两千块钱还给我了。你就不用还了。”

    这两千块钱的归属权不太明朗,钟梨和晏海清都认为自己不该得,都认为自己找杨子溪借了两千,都还没有还钱。

    直到这一刻晏海清提起来,杨子溪才想起这笔烂账。她私底下觉得这钱是晏海清的,至于钟梨旅游花掉的两千她也没打算追回来,就当自己请钟梨旅游一次。

    因此她对晏海清撒了一个小小的谎,随口就把账务抹掉了。

    晏海清一愣,过了一会儿道:“这不太好吧?”

    杨子溪说:“钟梨的两千块我都已经收下了,我再退回去更不好。你不要的话钟梨会更自责的,你就不用还了。”

    她想了想,觉得晏海清这较真的性格肯定还会在意的,便道:“那这样吧,一千只千纸鹤算你还给我的六百块钱,我自作主张打了个六折,算起来我还占了你便宜,你看怎么样?”

    现在晏海清跟钟梨的关系也紧密了起来,听杨子溪一说,也觉得把钱退给钟梨会很尴尬,因此咬了咬下唇,只得同意了,不过却道:“说实话一千只六百块也挺坑人的。你表哥人傻钱多,我宰了他没关系,宰你我怎么有点不安……”

    杨子溪笑了笑,捏了捏晏海清的脸蛋,道:“作为姐姐,关照关照妹妹是应该的,你说是不是,海清小妹妹。”

    晏海清立刻皱起了眉头,道:“口头上过瘾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还动手动脚了。”她伸手在杨子溪脸上也摸了一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可惜杨子溪脸皮比较厚,被吃豆腐了也毫不在意,反而挺起了胸膛,道:“有本事你照这儿来,来啊,我等你。”

    晏海清瞬间红了脸,过了一会儿道:“不要脸!”

    杨子溪吊儿郎当:“我的脸都被你摸走了,没办法。”

    晏海清更加无力招架,不知道这人怎么能真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

    距离抽血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后,晏海清接到了徐夫人的电话。

    徐夫人语气很坦然,道:“虽然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这个答案,但是我还是冒昧打扰了。结果下来了,不匹配。”

    晏海清一愣。

    徐夫人接着道:“谢谢你。你愿意去做检测,我和展辉就很感激了。展辉也已经知道结果,他说让我代为对你道谢,谢谢你的善良。”

    晏海清其实并没有思考过这个可能性,她一直都是在救与不救之间徘徊,这时候才晓得,原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个掌握着他人命运的人。

    因果循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短暂地失神之后,晏海清下意识道:“对不起……”

    徐夫人轻声笑了笑,说:“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已经很仁慈了。是我和展辉积的福报不够,这辈子只能一起走这么一段路。谢谢你,你是一个好孩子,以后会有好报的。”

    晏海清听见徐夫人平静的声音,追问道:“那你们以后怎么办?”

    徐夫人道:“我们刚刚办了出院手续,接下来打算去我老家住一段时间,直到这孩子去了。”

    晏海清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嗯”了一声。

    “家产我已经全部卖掉了,房子和车也已经出手了。已经拿到手的钱我都捐了,以后拿到钱,我也会捐掉的,我不会食言,就当作是给展辉下辈子积福吧,希望下辈子他不会再遇到我们这样缺德的父母,也能活的长久些。”

    徐夫人没有去提晏海清受的苦,挂电话之前只是不住地在说对不起。晏海清很想问问她,你知道晏明之前是怎么对我们母女的么?你知道他之前想用什么方法拿到我的骨髓么?

    犹豫了一下没来得及问出口,徐夫人已经挂了电话。

    晏海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个问题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一切随风去吧。

    很久以后她再次偶遇徐夫人的时候,是在一个尼姑庵里。

    徐夫人已经剃度出家,终日与青灯古佛相伴。想到多年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晏海清才知道,原来对方那时候已经有了出家的念头。

    晏海清往功德箱里丢了几张钞票,徐夫人对着她鞠了一躬,神情波澜不惊,似乎已经忘了多年前的那些事。

    杨子溪叫她:“走吧。”

    晏海清笑了笑,跟在杨子溪的后头,出了尼姑庵。

    这都是随风而去的后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