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番外】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44章 【番外】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番外】

    在钟梨质问“你做这些事情就不羞愧吗?!”的时候,晏海清久违地回顾了一下过去,试图梳理出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经常陷入莫名的暴怒或茫然里,说句话都要思考半天。

    也许是要犯精神病了吧,晏海清想,听说这种病是会遗传的。

    还好所有的仇都已经报了。

    在陆阳文的陪伴下,晏海清去南门综合医院拿药。她曾经发誓再也不回这个地方,没想到才短短十年就食言了。

    食言而肥食言而肥,自己会不会长胖呢?她看着体重计上的指针摇摇摆摆地停留在了35附近,摇了摇头。

    越来越瘦了。

    正是在南门医院里,她遇到了钟梨。钟梨像一头愤怒的失去幼崽的狮子,瞪红了眼睛冲上来,似乎要把晏海清撕成碎片。还好陆阳文挡在了前面,否则晏海清觉得自己可能会就此死掉。

    虽然死掉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人间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钟梨迅速被医院工作人员隔离开来,晏海清看着钟梨的愤怒的双眼,心想:我怎么觉得钟梨才是喜欢杨子溪的那一个?

    噢对了,杨子溪。借着这个带着些微醋意的念头,晏海清终于回想起来了,自己喜欢杨子溪。

    可是杨子溪死掉了,因为自己抢了她的未婚夫。

    晏海清在原地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扬起手上的包包,一股脑地砸在了陆阳文身上。

    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掉了出来,眉笔、口红、镜子、钱包……还有一个天堂伞的商标。

    陆阳文没有想到晏海清突然发难,站在原地看着小物件慢慢散落在地上,随后走过来试图抱住晏海清,嘴里道:“海清……”

    晏海清瞪着他,道:“为什么你不去死呢?”

    这句话曾经在青春期的晏海清身上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她至今还记得那天下午晏柔柔的样子。

    晏海清把语气和表情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全数砸给了陆阳文,她知道这有多伤人,可她没必要忍。

    陆阳文依旧是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点了点头道:“可以,我去死。”他温润如玉,表情一点也没动摇。

    晏海清忘了,伤害生效的前提是,有爱存在。

    她顿了一会儿,问陆阳文:“你爱杨子溪么?”

    这下子陆阳文才变了变脸色,过了一会儿,他说:“你呢?”

    晏海清心中一紧,去捡地上已经被砸碎的化妆镜。她攥着尖锐的那瓣碎片,有血从掌心汩汩而下,滴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这镜子被晏海清用出了匕首的效果,她带着恨意朝陆阳文刺过去,然后脖子上一阵刺痛,失去了意识。

    .

    晏海清记忆不好,也许是因为她不常回忆过去。

    要是背负着过去才能活下去的话,那人生未免也太艰难了。

    她只会盯着目标,然后踽踽独行。

    在那一针镇定剂的作用下,晏海清陷入了黑甜的梦境,久违地梦到了高中时期。

    那时候她被晏柔柔的病弄得焦头烂额,时常会想到死亡,又顾虑着晏柔柔的病情,只得强撑着活下去。

    那是晏海清生命中的第一个目标:钱。

    晏明选了最合适的时机出现,告诉她:孩子,我们是一家人,我有钱。

    她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被神经衰弱弄得失去了判断能力,便求助于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父亲,以为晏柔柔终于得救了。

    后来晏柔柔跳楼自杀,以行动告诉晏海清自己的态度。晏海清觉得天都塌了,这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

    她看着楼下氤氲开的血色的花,头晕目眩。

    如果一个人只专注着一件事情,那么一旦这件事情崩坏了,这个人会变成什么样?

    晏海清失去了目标,脊椎仿佛被抽出去了。她失魂落魄,自杀的念头从未这样鲜明。

    刀锋亲吻上手腕的动脉,那朵妖冶的血色的花,会再度出现吧?

    然后晏明出现,绑住了她的手脚说:既然想死,不如先救活你弟弟。

    晏柔柔这才知道,原来有时候,人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她恨透了晏家人,恨不得放光自己的血,把“晏”这个姓从自己身上剥离,即使遍体凌伤,即使独赴黄泉。她一点也不想去救这个“弟弟”。

    晏明强迫她签下了那份骨髓捐助的知情同意书的时候,晏柔柔无能为力,愤怒再巨大,大到淹没了心海,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在医院采完血之后晏海清在休息室静养,趁着保镖不察,她翻窗而出,从三楼摔了下去。

    玻璃哗啦啦掉在她身上,她意识模糊,突然觉得有些后悔:罪人都还没有得到惩罚,她怎么就步入了晏柔柔的后尘?

    她的求生本能拧在了一块儿,全部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一句话:复仇、复仇!

    那是她人生中的第二个目标,杀光晏家所有的人。

    她耳朵里全部都是轰鸣声,仿佛看见晏柔柔在一片柔光里微笑着对她招手。

    她第一次拒绝了妈妈的手,因为她要复仇。

    她对母亲说再见,然后看见晏柔柔的脸渐渐扭曲,变成了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凝望自己,想要把自己扶起来,却又生怕伤到了脊椎什么的,并不敢动。

    晏海清看着对方焦急的表情,心想,这是一个好人。

    她长久地盯着虚无,目光却又神奇地聚焦于这个女孩子身上。

    这是晏海清第一次见到杨子溪,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对方是个生活优渥而且心地善良的少女,浑身披着圣光,跟自己完全不一样。

    背景全部被黑暗吞噬,雨,身上的玻璃渣,刺骨的疼痛。清晰的只有杨子溪皱着眉头的脸。

    最后杨子溪的脸也变得虚无,变成一个耀眼的白色斑点,渐渐远去了。

    晏海清拖着几乎被摔碎的身体,伸手去追随对方。

    那是踽踽独行的黑夜里唯一的光。

    等那光点越来越小,小到近乎没有的时候,晏海清醒了过来。

    治疗过晏柔柔的张医生还是戴着那副眼镜,气质却成熟不少。看见她醒了之后回头问她:“海清,好一点了么?”

    晏海清张口想说话,却发现喉咙紧涩,什么都说不出来。

    张医生道:“你生病了,跟你妈妈一样。你要注意静养,情绪不要起伏太大。”

    晏海清笑了笑,她的生命她并不在乎,因为晏家已经被她蚕食殆尽,她的躯体被罪恶与死亡缠绕,所有的光都已经消亡。

    她看了看床头柜上染血的太阳伞标签,艰难却坚定地吐出几个字:“我要去墓地。”

    .

    去扫墓的那天是一个温柔的雨天,温柔得让晏海清想起来了十年前。

    那时晏海清刚刚找到人生的新目标,满心满眼都是“复仇”两个字。得知两人骨髓不相符的时候,她特别高兴,觉得连上天都在帮自己。她不顾天上的大雨,在街上横行。由于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没有注意到红绿灯,差点被撞了。

    那时候是杨子溪拉住了她。她一头撞进杨子溪的怀里,闻到了少女身上独有的清香。杨子溪道:“小心呀。”

    句尾的“呀”字软软糯糯,带着轻微的责怪意味,却又好像是小刷子,在晏海清的心里挠了一下。

    晏海清看着她,道:“谢谢。”随后往旁边挪了挪,把自己挪出了伞的范围。

    杨子溪也挪了挪,再次把晏海清罩住了。杨子溪问:“你要去哪里?要是同路的话我们一起?”

    晏海清这时候才认出来,这是那天跳楼的时候遇到的女孩子。

    她想说“不”字,却在开口的瞬间再次闻到了女孩子身上的香味,话到了喉头,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好”。

    杨子溪等了好一会儿,没有等到后文,于是笑了笑,说:“那,随便走一走?”

    晏海清到现在都记得,杨子溪的伞打得四平八稳,把雨幕完全隔开了来。那把伞从外面看是黑色的,站在伞下朝上望,却能看到一片星空。

    杨子溪解释道:“梵高的,挺美的吧?”

    晏海清问:“为什么外面是黑的,里面是彩色的?”

    杨子溪那时候也许刚刚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心灵鸡汤,张口便道:“人生就像钟摆,在痛苦和无聊间摇摆。我感觉黑色比较痛苦,而看天空会在不痛苦的情况下不那么无聊。”她看了看晏海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心灵鸡汤哲学家叔本华说的,很没趣吧?”

    晏海清并不觉得无趣,她只是觉得,人生明明只有痛苦而已。

    杨子溪又说:“下次痛苦的时候看看天空,梵高输给了自杀,你可不要。”

    晏海清这才反应过来,杨子溪可能误解自己刚刚意图自杀,因此才陪着自己走了这么久,安慰了自己这么久。果然跟第一印象一样,是个很好的人。

    杨子溪的笑容很好看,比星空还要好看。晏海清这时候感受到了一点点痛苦之外的东西。

    晏海清笑了笑,点了点头。

    如果说晏海清至今为止遇到的人都是黑色的,那么杨子溪应该是拥有着唯一鲜艳的灵魂的那个人。她拯救了自己。

    晏海清抬头看了一眼伞顶,把这幅画面珍藏在了心底,正如把杨子溪藏在了心底。

    她不敢跟杨子溪说话,却一直默默关注着杨子溪的动态,她知道这个人交了男朋友,考上了大学,进入了学生会外联部,拉外联的时候常常偷懒找杨永。

    晏海清也许比杨子溪更清楚对方的人生轨迹,一如她比当事人更清楚陆阳文是个怎样的人。陆阳文最开始跟杨子溪在一起或许是出于爱,只是后来渐渐变质,他更爱钱而已。

    钱怎么比得过杨子溪?为了杨子溪,晏海清甚至愿意抛弃晏家的万贯家财。

    如果杨子溪一定要结婚,也不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因此晏海清抢了陆阳文,用的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钱。

    最后她才发现,就算自己清楚杨子溪的人生轨迹,也不懂对方的心。她从来没有想过,杨子溪竟然愿意为了这个人去死。

    在她偷偷关注杨子溪的同时,她杀伐果决,抢了晏明的商业帝国,拆散了晏明夫妇,又设计让晏明锒铛入狱。

    人生的目标又消失了一个,只剩下了杨子溪。

    晏海清一边回忆着过去,一边在墓地里穿行。

    距离杨子溪的葬礼已经过了很久,晏海清很庆幸这里没有别的人,可以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跟杨子溪说话。

    她默默地仰望了杨子溪快十年,直到对方死去,都没有敢凑上去说过一句话,只敢对着墓碑倾诉衷肠。

    她坐在杨子溪的墓前,看着那张笑容灿烂的遗照,小声道:“你好啊,杨子溪。你还记得我吗?不记得我也没关系,我可以重新认识你吗?”

    “我叫晏海清,是我搅黄了你的订婚,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有那么……喜欢他。如果知道的话,我就不会这样做了,看着你结婚生子,其实也挺好的。”

    晏海清看着照片,接着道:“你借过我一把伞,不对,是我偷过你一把伞,你大概现在也不知道谁是小偷吧?你那天好像是淋雨回家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会下雨。”

    她摸着墓碑上的照片,觉得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目标其实已经失去很久了。

    她吊着最后一口气,只是为了对着墓碑告解罪孽。当把所有的罪都陈列完,她大概也可以离开这个没有眷恋的尘世了。

    晏海清笑了一下,突然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了。她自己就可以判自己死刑。

    晏海清感觉到一束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她惊惶不定,莫名觉得那是杨子溪的魂魄在看着自己。

    她为了找到目光的来源四处环顾,最后凭着直觉盯着一个虚无的点,喃喃道:“杨子溪,是你吗?”

    她当然得不到回答。

    晏海清沉默地盯了一会儿,被注视的感觉渐渐弱了下去。

    晏海清自嘲道:“她怎么会在呢……”

    希望之后的巨大失望仿佛榨干了晏海清所有的生命力,她一下子瘫软了身子,坐在墓碑前。她靠着墓碑无声哭泣,似乎要把身体内所有的水分都蒸腾干净。

    哭到最后她睡着了,做了一个美妙的梦。

    在梦里她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她的生活与杨子溪有了交集,甚至晏明也早早得得到了报应。

    她的青春岁月被重新洗牌,亲情没被摔碎,友情无中生有,甚至连爱情都悄然萌芽。

    她梦见她与杨子溪相互爱慕,在少女时代相依相伴了三年之后,终于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她们拥抱、亲吻、爱抚,甚至一同领养了一个小孩。

    梦境停在了她们相互亲吻,世间所有的幸福都在那一个吻里了。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梦境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