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医闹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39章 医闹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三十多年前掳走晏明的时候,是在小小的福利院外,并没有人看管。

    那一次进行得太过顺利,晏家二老便认为这次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拐走大活人。

    可现在毕竟是三十年后,也不是破旧的福利院墙外,他俩刚刚把晏海清抬起来,便被医生注意到了。

    那位一表人才的医生喝止道:“你们在干什么!”

    他们架着晏海清,慌不择路地从楼梯走。医生三两步追上来,在后紧追不舍。

    晏海清见到有救星,眼睛都是晶亮的,急切地盯着那位医生,同时手脚不断挣扎,扰乱他们的步伐。

    他们俩见那人竟然跟在身后,急得加快步伐,却毫无章法。他们无暇留心脚下,一个不小心就从楼梯上摔倒了,顺着台阶一路滚了下去,直到撞到了墙壁上。

    晏海清没有支撑,随着他们摔了个头晕眼花。停下来的时候,正趴在两位老人身上,姿势很是尴尬,头也疼得不行。

    医生几步跨下台阶,先检查了一番。好在三个人均只受了一些皮外伤,没有伤及生命。他把晏海清拉了起来,问那两人:“你们干什么的?”

    外公外婆颤颤巍巍站起来,道:“这……她有精神病,我们带她去看医生。”

    这谎言太拙劣,晏海清都快气笑了。

    那医生狐疑地看着他们,顺势把晏海清护在背后,道:“我就是医生,你们刚才跑什么?”

    他们看了看医生,辩解道:“我怕她跑了……”

    医生对晏海清道:“海清,把保安找来,然后回你妈妈的病房呆着。”

    原来这医生便是晏柔柔的主治医生,已经跟晏海清很熟悉了。

    晏海清点了点头,最后看了晏家二老一眼,眼里是全然的冷漠与厌恶。

    穷乡僻壤出刁民,他们没有拿人当人看,晏海清也不会再拿他们当亲人看。

    她转过身打算去找保安,却没想到身后传来重物撞击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张医生的痛呼。

    晏海清下意识回头,看见外婆用晏柔柔没有收下的鸡蛋砸了张医生,张医生歪在扶手上,手捂着眼睛,头顶上有破碎的蛋壳,蛋黄和蛋清从额角流了下来。

    晏海清知道他们愚昧,却没想到会愚昧到对医生下手。好在来自鸡蛋的撞击虽然看着吓人,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她心里一慌,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自己,于是转头就跑。

    外公外婆跟在后面追,但是到底比不过年轻人,没一会儿就落在了后边。

    晏海清一边跑一边喊:“杀人了!抢劫了!”

    认识她的医生和护士们都围了过来,不一会儿把身后面目狰狞的两个老人围了起来。

    在人群里,他们狂热地盯着晏海清,眼里写满了贪婪,嘴里却依旧叫道:“那是我外孙女!是我们家的人!”

    被鸡蛋砸了满头的张医生狼狈地走过来,捂着眼睛对众人解释了一番,众人心中都很义愤填膺——医院工作人员都恨医闹,更何况他们还试图光天化日拐卖人口。

    保安不一会儿来了,架着两个人,把他们“请”到了外面。

    外公外婆骂骂咧咧,主题围绕在“医院不是东西”的诬陷上,把整个医院闹得鸡犬不宁。他们一边骂,一边回头看着晏海清,似乎要用眼神把晏海清杀死。

    晏海清心里发寒,护士姐姐搭着晏海清的肩膀,轻声道:“不要怕,现在是法治社会了。”

    晏海清点了点头,僵着身体回了晏柔柔的房间。

    晏柔柔正站在窗子旁,看着楼下。见到晏海清回来了,还转过身笑着道:“张医生呢?”

    那见义勇为的倒霉医生正在医务室里清理额头和眼睛,防止有蛋壳卡进去了。

    护士姐姐护送着脸色惨白的晏海清回到病房,忍不住问道:“刚刚那俩人,真的是亲外公外婆么?”

    晏柔柔一愣,笑容僵在原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两人被保安押到医院外面之后,胆子就大起来了,在医院大门口耍赖,大叫:“医院打人啦!”

    这两老像是从来不知道“脸皮”两个字怎样写似的,被赶出医院还嫌不过瘾,竟然脚下一软,直接坐在医院门口,打滚撒泼起来。

    护士姐姐最怕这种情况,脸色一变。

    楼下看热闹的人很多,立刻嘈杂起来。晏柔柔下意识往下一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脚下一软。

    晏海清连忙扶住了她。

    .

    晏家两老这次过来,把“寡廉鲜耻”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在南门综合医院门口不断大叫,持续了好几天。声音如同乌鸦一样刺耳,却仿佛不知疲倦,从早闹到晚。进出的医生们都一脸晦气,最后不得不从偏门进出。

    保安们不敢拿他们怎么样,一来人家“机灵”地站在大门外嘶吼,严格来算是街上,不太方便动手;二来两人看上去年岁颇高,万一一个不小心把人怎么样了,那可就有口难辩,赔上身家也赔不起。

    这起“医患纠纷”很快把记者吸引过来,他们采访晏家二老,晏家二老适时催生出许多眼泪。记者们捕捉到了具有爆点的社会新闻,都拿着一面之词回去交差,见微知著地以这个事件为切入点,点评道:现在的医院仗势欺人,老百姓看病真难。

    南门综合医院有口难辩,平白被泼了很多脏水,可舆论就是站在孤寡老人那边,他们也没有办法。

    晏家二老在医院门口闹了好几天,晏柔柔本来已经好转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精神上极不稳定,封闭了自己,神智与三岁孩童无差,除了吃饭睡觉,再也听不进别人言语。

    晏海清给学校里请了几天假,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晏柔柔,生怕晏柔柔连饭也不会吃了。

    一般这种病人都是护士喂饭,但是这次南门综合医院的晦气事因她们母女而起,纵使医生护士们嘴上不说,表现也不如以前热络。晏海清知道这点,愈加不敢麻烦人家,凡事都亲力亲为,包括给晏柔柔喂饭、擦身子、换衣服。

    晏海清请假的消息很快被杨子溪知道了。她和钟梨第一时间赶来探病,看到楼下那两个不要脸的,都特别愤慨。

    钟梨愤愤不平:“不能想办法管一下么!他们这样不讲道理,可以报警么!”

    杨子溪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管不了,因为没有犯罪。何况血缘关系还在,顶多只能协调解决问题——可是没用,协调完了照样该干嘛干嘛。”

    钟梨叹了一口气。

    晏海清一边给晏柔柔喂饭,一边语气平静道:“这肯定是晏明主使的。这么多天了,他也该来找我了。”

    晏海清的反应平静得可怕,既不气愤也不悲伤,说话的语气像是完全置身事外一样。杨子溪心中觉得有些诡异,问道:“你不觉得生气么?”

    关于那两个老东西做的事情,她们都听石尧说过了——石尧爸爸是院长,最近很是为这件事情烦恼。

    晏海清平静道:“晏明想要我的骨髓,并不是想要我回山里。所以他肯定会过来跟我谈判。我要是生气了,不是正中他的下怀么?”她看着晏柔柔,笑着道:“只要妈妈跟我好好的,我什么都不怕。”

    杨子溪看着这一幕,心里慎得慌。晏海清这样子就像是……把感情全部封闭起来了,只留下理智在外,与敌人周旋。

    隐藏了脆弱才能无往不胜,可晏海清似乎把正常的七情六欲也隐藏起来了。

    都是自我封闭,这跟晏柔柔的病症并无差别,只是晏海清更加高明一些。

    晏海清对着晏柔柔笑完,便转头看向杨子溪,道:“天色不早了,你们快回去吧,小心家里人担心。”这话说得毫无诚意,很明显只是在下逐客令而已。

    杨子溪心惊不已,出了病房便去向医生咨询,想确定自己的直觉准不准。

    张医生对这对母女非常同情,怜悯道:“精神疾病可以遗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叹息一般地感慨道:“真是不容易,要是能有依靠的话,海清也不会强行振作,自己一个人解决一切了吧。”

    杨子溪心里一动,问:“这意思是说,要是有人可以依靠的话,晏海清还是可以恢复正常的么?”

    张医生看了看杨子溪,道:“是的,封闭自是为了自我保护,要是不再需要自卫,十有八.九可以敞开心扉。”

    杨子溪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回家之后便以杨永的名义联系了电视台,说要对这个事件做一个详细的专访,剖析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也就是俗称的“洗白”。

    那电视台副台长听到声音是一个小女孩,表面上答应了,转头却找杨永打听消息,想知道这是不是出自杨永的授意。

    杨永没有立刻回复副台长,而是先回家问了杨子溪的意见。

    杨子溪就等着这个呢,拿出自己熬夜写出的策划案,条分缕析地写清了每一个细节和可执行性。

    ——她上了几年大学,虽然不学无术了些,但是写个策划案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当年在学生会做外联的时候,那些高大上又唬人的方案她写过不少。

    她甚至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写了一篇稿子来分析这件事情里的利益关系,以及各方实际的强弱势地位。笔法凝练,态度中立客观。虽然原稿不太适合拿去引导舆论,但只要润色一下,便能够声泪俱下了。

    杨永看着女儿抛过来的文件夹,心里很欣慰。

    不管是策划案还是文章,水平都远远超过了高中生。

    杨子溪道:“还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再改。”

    杨永看着女儿这样认真,自然不会拖后腿,笑了笑,道:“就这样干吧。”

    解决完舆论问题,杨子溪同样请了几天假陪在晏海清旁边。

    晏海清对待母亲很细心,自己却时常忘了吃饭,似乎生命里只剩下晏柔柔一样。

    杨子溪看着这样的晏海清很是心疼。晏海清喂晏柔柔吃饭的同时常常忘了自己,她便提醒晏海清。

    她终于知道,上一世那样阴沉的晏海清是哪里来的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