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突变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38章 突变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晏海清拒绝晏明之后,晏明就没有再来过了。虽然还有住院费压着心头上,但是杨子溪的表哥预付了那一千块钱,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班主任找她谈话,主题是晏海清日渐下滑的成绩。

    晏海清分班进来的时候,排名数一数二。她人乖巧,家庭条件不好也不从来动歪心思,班主任很是喜欢她。可最近成绩几乎直线下滑,上课都能看出心不在焉,班主任心里急得很,正好趁着期中考完了来敲打一番。

    他细数了开学至今所有任课老师对晏海清的印象,随后话音一转,说大家都有点失望。

    晏海清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班主任把她叫出去的时候她就知道是要说什么,可听到这里心里还是升起了密密麻麻的愧疚。

    眼看着晏海清头越来越低,班主任叹了口气,道:“下半学期好好学习,你底子很好,下定决心追赶的话,很快就能起来了。”

    晏海清点了点头。

    班主任又道:“我前几天听校长说,有企业要在我们学校设立奖学金,金额挺高的,单位是万,只奖励最优秀的学生。”他看了看晏海清,提议道:“我就偷偷跟你提一下。不如以这个为目标,努力一下?”

    晏海清点了点头,心里却已经被炸开了花。

    班主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进去自习吧。”

    晏海清走了进去,脚步几乎是漂浮的。她内心欢呼雀跃,面上却不动声色,在杜宇转头问班主任说了什么的时候,还能沉静如水道:“他说我期中考试退步了。”

    杜宇也退步了一些,因此感同身受。节哀的表情露出了苗条,立刻就被班主任点名:“杜宇,不要讲小话。你过来一下。”

    杜宇:“……”

    杨子溪在一旁旁观,此刻忍不住笑了出来。

    晏海清给了杨子溪一张小纸条。

    【班主任刚刚跟我说,我们学校要增设奖学金了。他让我朝着这个努力。】

    【多少钱?加油!】

    【听说有一万呢,等我拿到这个,我就还你钱。】

    杨子溪这边不知道班主任是怎么传达的,心里吃了一惊:只有一万,爸爸怎么这么小气……

    笔下却回答道:【没事,我不急。】

    过了一会儿,晏海清又传了一张纸条,上面写:【呃……不要告诉别人……】

    班主任嘱咐过这是偷偷透底,意思就是让晏海清不要说出去。可是她手一快就告诉杨子溪了,等到现在回味过来,只能亡羊补牢。

    杨子溪笑,回:【我能告诉谁啊,钟梨和石尧都对这个没兴趣。】

    晏海清笑了笑,拿出了物理练习册,埋头做题。

    而杨子溪则皱着眉头,认真回想当年政府的人事变动。

    周副市长上位之后,还干了些什么来着?他是因为什么契机上位的?

    既然重生回来,就拥有了一个没人知道的外挂。若杨子溪是圣人,还能念在“道法自然”的份上,忍住不去改变世界。可她并不是,只想把晏明拉下位——这人当父亲都当得那么龌蹉,别的事情上估计也差不多。

    她把能回想起来的变动全部写在了纸上,虽然不多,但是应该足够了。

    杨子溪上回对那块地随便发表的见解虽然毫无道理,但借着这个契机杨永重新评估了一番那地的潜力,打算和晏明争得你死我活。

    杨子溪说的关于政府换届的事情似乎有很大作用。现任市长调走以后,候选人只有两个副市长了。周副市长是那块地的主要负责人,对互联网和高新技术充满了期待。黄副市长主张传统贸易,因此在火车站项目下了大功夫。商业和政界息息相关,杨永虽然没把小孩的话放在眼里,面对周副市长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慎重一些。

    可以说,上一世杨永就是败在了这一个决策上。这一世却说不准。

    晏海清不知道这些,只知道晏柔柔的病情在逐渐好转中,这几次去探望的时候,晏柔柔都没有发病,始终微笑着跟她说话,以往那个温柔的母亲似乎又回来了。

    晏海清觉得未来这个东西特别飘渺,前一阵子好像天塌下来了一样,现在一切又在慢慢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前进。

    只能说,人世无常。

    晏海清望着那个“奖学金”的大饼不懈努力,即使还摸不着,心情却好了很多。可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遭遇了变故。

    她在晏柔柔的病房里看到了自己外公外婆。

    外公外婆佝偻着腰,从偏远的山村一路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一路上怎么来的。

    他们站在墙边,正在对晏柔柔说什么,晏柔柔紧紧抿着嘴唇,看不出什么情绪。

    晏海清推门进去的时候,老人家朝这边看了一眼,随后惊喜道:“这是小海清吧?都长这么大了?”

    晏海清小时候在山里住过一阵子,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就搬出来了,因此对外公外婆的印象不是很深,只知道他们重男轻女,把自己母女俩赶出来了。

    她皱了皱眉头,连“外公外婆”都不愿意叫。

    晏柔柔轻轻地叫了一声:“海清。”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今天周五,学校放假了,我就过来陪你一会儿。”

    晏柔柔道:“你去把张医生叫来,我有点事情要问他。”

    外公外婆试图往这边走,道:“海清,还记得我们吗?我是你外婆啊,小时候还抱过你的。”

    可惜晏海清离开太久,连外婆的乡音都听不全,也懒得去辨认,直接出了病房。

    她没有听话去找张医生,因为她觉得晏柔柔并不是真的要跟张医生交流,大概只是想把自己支开,好继续跟外公外婆谈话。

    她仿佛短时间内长大了,一下子领悟了晏柔柔的深意。可正因为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她觉得她要撑起这个家,应该照顾晏柔柔,于是躲在门外偷听。

    晏柔柔要站起来,外公便上去扶她,晏柔柔摆了摆手,表示不需要帮忙。

    晏柔柔道:“你们来干什么的,我知道。”

    外婆嗫嚅了两声,道:“柔柔,你这样想我们,太伤心了。我们只是听说你生病了,来看看你的……”

    她给晏柔柔递上一杯水,道:“喝口水吧,啊?”

    晏柔柔看着外婆,老人被生活压弯了腰,眼神浑浊,无法从中看出什么来,她无法确认是什么支撑着他们离开大山的——上一次是为了在福利院绑一个男孩子回家,这次呢,又是为了什么?

    她把水接过来,本来不想喝。但看见外婆脸上的笑,还是忍不住心中一软,抿了一小口之后放在床头柜上,道:“谁告诉你们,我在这里住院的?”

    外公外婆一辈子没有怎么出过山村,能准确找到医院,一定花了很大一番功夫。

    谁告诉他们的?谁带他们来的?

    外公外婆没有说这些,拿出了一袋子鸡蛋,道:“家里老母鸡死了,死前下了几个蛋,我们就给你带过来了。”

    小时候晏柔柔最期盼过年,因为可以分半个鸡蛋。后来晏明去了之后,经常把自己的鸡蛋分给这个最小的姐姐。

    看到鸡蛋,晏柔柔也难免想到了以前的时光,对比起那时候的吝啬,外公外婆现在的大方又算什么?

    她冷漠道:“你们把鸡蛋拿回去,我不会收的。”

    “你终归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哪能真的对你见死不救?把鸡蛋拿着吧,啊?我们的一片心意。”

    晏柔柔生病之后多疑得很,一点也不相信这迟来的“心意”。她被冷眼对待了十几年,因此对于反常的温情,反而是害怕比较多。

    外公外婆叹了口气,说:“既然你不要,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那我们走了,柔柔你好好照顾自己。”

    晏柔柔转头看向放在床头柜上的半杯水,不发一言。

    晏海清见着晏柔柔把老人家们都赶走,一时间很感慨。她正要溜走的时候,门已经看了。

    外公外婆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他们把门带上,对晏海清道:“海清,这里住院要很多钱吧?”

    晏海清没说话。

    外公外婆接着道:“那,我们借你们的钱,你们什么时候还?我也知道你们苦,可是外公外婆真的没钱了。”

    晏海清一愣,没想到他们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讨债?

    她还没震惊完,就听见了更加不要脸的话:“这钱我们不要也可以,当作补贴你们娘俩的。不过,你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我们在山里给你说了一门亲事,人家条件可好,跟我们回去看看吧?”

    晏海清被迎头砸来的“睁眼说瞎话”震了个从头到脚,哪里还能说出话来。十五岁,嫁人?还山里?

    敢情这俩老不死的,不是叙旧情的,也不是来讨债的,而是来拐卖人口的。

    就带了那么几个鸡蛋?

    晏海清气极,张口要骂“不要脸”,却被两双形容枯槁的手捂住了嘴。

    他们干了一辈子农活,即使行将就木,力气比晏海清还是大很多。

    晏海清觉得自己鼻子以下疼得厉害——他们力气太大了,似乎都快把把皮肤抓破了。

    她“呜呜”叫,同时拼命挣扎,试图从钳制中脱身。可这毫无用处,她看着自己被抬了起来,他们在把自己往外运。

    耳边传来外婆小声的“安抚”:“乖孩子,不要怕,我们回去结婚,幸幸福福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