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谈话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34章 谈话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晏海清摇了摇头,笃定道:“不会的。”

    晏明的出现让晏海清心中警铃大作。她对晏明没有好感,心中又时常回想起那个号码。为了不被对方诱惑,只能让自己不缺钱。无欲则不败。况且晏柔柔也是真的要住院了。

    她接了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兼职:晚上在家里绣十字绣,白天在学校里帮人代写作业。陆陆续续进账倒也不少,可自己的作业就没时间写了。

    于是杨子溪旁观晏海清从“提前完成作业”到“按时完成作业”到“推迟完成作业”,中间将将不过半个月。

    人堕落起来真的太容易了。

    杨子溪一颗老妈子心蠢蠢欲动,每天上课都看到晏海清沉溺于不成气候的“兼职”,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这样没有远见,日后考大学怎么办?你以为成绩是平白无故得到的吗?”每次杨子溪都想这样说,可是看着晏海清那个沉默的样子,又说不出口了。

    晏海清很缺钱,特别缺,杨子溪是知道的。晏柔柔住院要钱,晏海清读书要钱。要是不专注于赚钱,晏柔柔的病情只会愈发严重,到时候晏海清还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存在都是问题。

    这一经济需求不可能仅仅靠自己的接济解决,救急不救穷,晏海清只能自谋生路。

    杨子溪清楚地知道这个道理,因此只能一面忧愁地看着晏海清“堕落”,一面默默期待对方其实是学神,就算不努力学习也能保持名列前茅。

    可是天道酬勤,晏海清纵然脑子活泛聪敏机智,成绩也是每况愈下。

    这些小小的懈怠在平常日积月累,看不出来。杨子溪只是能够感觉到晏海清越来越跟不上课后作业,有时候甚至要问自己抄。

    而在高中第一场正式考试——期中考到面前,一切都无处可逃。

    成绩下来的时候,就连常易都震惊了,她拿着卷子看了好一会儿名字及分数,确认自己的确没有眼花之后问晏海清:“晏海清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晏海清把试卷收进了桌子里,道:“没什么。”

    她一脸疲惫,黑眼圈很严重,似乎就没有睡好觉过。

    常易张了张嘴,道:“我以为你跟杨子溪换了试卷,可是字又是你的……”

    这一点常易比杨子溪要好多了,至少她能认出周围所有人的字。

    杨子溪开玩笑道:“胡说什么呢,我能考那么高?”

    她还没看分数,下意识以为晏海清比她好。

    常易却摇了摇头,说:“你考得比晏海清要高啊。”她不懂遮掩,有一说一,在晏海清面前就这样比较了起来。

    杨子溪一愣,随后看到晏海清趴在桌子上,似乎是要补觉了。

    高中生本来就需要休息,经常睡眠不足趁着课间小憩。可是晏海清选择这样的时机……杨子溪担忧地看了看她,随后写纸条问常易:“她多少分?”

    也许是因为自己成绩不错,常易并不觉得分数是*,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她毫不犹豫地写下一个数字,递给了杨子溪。

    杨子溪看到那个数字,心里更加忧愁,觉得自己是时候找晏海清谈一谈了。

    95分,在150分制下刚过及格线。

    杨子溪忍不住想起了日后晏海清的归处——擦线的三本大学。

    难道晏海清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堕落的吗?这一世……到底有没有方式扭转呢?

    晏海清不是在教室里做些零散的“兼职”,就是在奶茶店里打工。杨子溪一直找不到什么能够单独相处的时机——她要跟晏海清谈论的话题,还是在相对安静且私密的环境下比较好。

    她想了好久,直到某一个晚自习期间晏海清去上厕所,她才想起来了厕所这样一个地方。

    晏海清前脚刚出教室,后脚杨子溪就站起身,装模作样地拿了卫生纸便跟上去了。

    自习期间的厕所果然是聊天圣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门都随心所欲地半开着,只有一扇门死死地关上。杨子溪便十分确认,这里边是晏海清。

    她暂时没有三急,也不是想强闯厕所。因此便站在厕所的晏海清那扇门前安然地等着,打算把晏海清堵个正着。

    晏海清开门之后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能看到同桌那张熟悉的脸。她看了看周围,所有的坑位都是空的。她犹疑地问:“你要……上厕所吗?”

    说着试图从往外走,给杨子溪让出位置。

    谁知杨子溪伸手撑住墙壁,把去路一拦。若是几年后晏海清便可以辨认出来,这是一个标准的壁咚。

    不过现在她还没有那么前卫,犹豫了一会儿之后问:“你不嫌脏么?”

    虽说厕所的主要功能与墙壁毫无关系,但嫌屋及乌,晏海清真的觉得墙壁挺恶心的。

    杨子溪连忙把手收了回来,然后一脸严肃道:“我要跟你谈谈。”

    晏海清愣了愣,脸色不如刚才那么好了。她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因此也大概猜到了杨子溪要说什么。她问:“谈什么?”

    在厕所里能谈什么,恋爱吗?

    杨子溪换上苦口婆心样,道:“你成绩退步了,知道么。”

    晏海清没有说话。

    杨子溪上一世被十五班班主任逮着训叨的时候,自己很是不堪其扰。角色掉了个个儿却又不觉得自己可恶了,俨然已经忘记了被唠叨支配的恐惧。

    晏海清脸色已经冷下来了——这反应是个人都会有。何况杨子溪教训的立场还名不正言不顺。“知道。”

    杨子溪道:“你再这样下去……可能只能上三本了。你也不在意吗?”她一想到晏海清的未来就觉得惋惜得不行,因此想要尽力挽救一下。

    上一世晏海清没有朋友,但是这次不一样。自己就是晏海清的朋友。

    晏海清觉得杨子溪是危言耸听——三本?她闭着眼就能考上。只是一次期中考失利而已,对方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只能上三本,这跟杨子溪也没有关系吧。

    从她开始在课堂上做兼职以来,杨子溪就若有似无地提了好多回这个事情了。纵然知道对方是好意,可是过于频繁的唠叨也只会让人心生反感而已——晏海清还只是一个刚刚十五岁的少女而已,青春期不对着晏柔柔发作,却不代表她没有反抗的意识。

    晏海清还记得厨房里的拥抱,对对方心怀感激,因此尚能好言好语:“我知道,我会注意的。”

    话已至此,杨子溪也知道不能再继续说了。难道要把好不容易挣来的一点好感度一次性败光吗?

    杨子溪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话可以说了,只得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你心里有数就行。那我们进去吧。”

    她走向洗手池。方才太过急切,并没有觉得壁咚有什么不对,现在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手掌上全是不知名的什么东西,恨不得把手上搓掉一层皮。动作粗暴没条理,只求力度越重越好。

    好歹学校洗手池里放了一小瓶洗手液,能稍稍抚平杨子溪受到伤害的心。

    晏海清见到杨子溪那个表情,忍不住一笑,站在杨子溪旁边也挤了一点洗手液,拉过对方的手就开始搓洗起来。

    “当时不觉得脏,现在接受不了了吧。反射弧怎么这么长。”不说到成绩和金钱,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晏海清做惯了家务,对于“清洗”这个动作有着非比一般的心得。纵然手里捏着的是软乎乎的手,也下得狠心重重地搓。每根指头上每个关节都仔仔细细地揉过,甚至连指缝也不放过,一一以手拭过。

    杨子溪最开始觉得痛,但是之后却又仿佛习惯了似的,觉得这力度刚刚好。晏海清的手细腻柔软,在自己手掌的每处依次划过,说实话,酥酥麻麻的挺舒服的。

    “你……”

    杨子溪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变态,被一个小姑娘的手弄得很舒服什么的……

    晏海清道:“怎么了?弄疼你了吗?”

    杨子溪:“……”

    一旦开始污了之后,就停不下来了怎么办?

    她摇了摇头,好歹找回来一点点正经,把脑子里不合时宜的联想全部压下去,迟疑说:“没事。我自己洗吧……”

    晏海清把她的手放在水下冲洗,道:“洗完了。像你刚刚那样怎么可能洗的干净,跟自己手有仇似的。”

    晏海清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一人分了一张,“擦吧。”

    杨子溪神色复杂地接了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并且似乎还有点遗憾?!

    杨子溪觉得有点读不懂自己了,只得沉默地跟在晏海清身后回了教室。

    上厕所之前,晏海清还在帮其他班上的同学写物理练习册。也不知道是不是厕所里那番话好歹起了一点作用,她把别人的收起来了,转而拿出来自己的数学习题,认真演算了起来。

    杨子溪看着心生宽慰,打开了mp4,递给了晏海清一个耳机。

    晏海清接了过来——她向来一心二用得厉害,一边做题一边听英语根本不算什么。

    耳机里的英文歌轻缓地播放着,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让两个人成功沉溺在练习题里。

    杨子溪打开文具盒去拿橡皮擦,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放在了那颗纸星星上。

    纸星星饱满精致,看上去尤为赏心悦目。

    她微笑起来,随即心生一计,写了一张小纸条,递给晏海清。

    【我表哥想要追一个女生,想在圣诞节之前找人折一百只千纸鹤送给她。一只一块钱,你干吗?】

    晏海清很快把小纸条推了过来:【这么贵啊……不太好吧?】

    【没事,他人傻钱多,你不干就别人赚了。你要是干我就跟他说,也省得到处找人了。】

    【呃……那好吧,什么时候要?】

    杨子溪觉得自己机智极了,折千纸鹤这种事情,上课听讲的时候也可以兼顾,还不用晏海清苦哼哼地写那么多字那么辛苦,简直一举两得。

    只是苦了杨子溪那个表哥了,人家每天跟wow为伍正开心得不得了,一点也不想要女朋友。这也就算了,还被莫名其妙贴了一个“人傻钱多”的标签,也是蛮心塞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