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朝阳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32章 朝阳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晏海清拉着晏柔柔的手,一路将晏柔柔带回了家。

    杨子溪他们跟在晏海清后面,母女俩之间的气氛有点怪异,虽然看上去很平静,但是完全不如想象中那样兴高采烈。因此其余三人只好把酝酿了快一周的欢喜心情生生压下,难受得很。石尧和钟梨只好闭嘴,通过眼神交流。可惜默契不太够,仍然是两眼一抹黑。

    晏海清也不跟晏柔柔讲话,只是温柔地牵着晏柔柔的手。

    杨子溪一路尾随晏海清,觉得天台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有母女俩知道的事情。

    言语比刀枪棍棒更可怕,它伤害人心,伤痕却无法痊愈。

    回家之后,晏海清打开了她家的卷帘门,等卷帘缓缓上升到顶部的时候,把天花板上的气球戳破了,飘飘扬扬掉下来一些亮晶晶的彩纸片,被晏海清瘦弱的身板接了个正着,头发和肩膀上全部都是,看上去滑稽极了。

    四个人排练了很久的“suprise!”没有派上用场,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晏海清摸摸回头,看向晏柔柔的方向,微不可闻地叫道:“妈……”

    晏柔柔道:“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这样折腾吗?”说完她就从晏海清旁边进去了屋子。

    彩带在她头顶悬着,晏柔柔一把扯掉,随意丢弃在了地上。

    晏海清的脸色都是苍白的,看着晏柔柔走进去,觉得自己的真心就像这些彩带一样,可晏柔柔弃之如敝屣。

    杨子溪看到了晏海清表情变化的全过程,心疼极了。晏海清的肩膀那么瘦弱,让她生出满满的怜惜,尤其想拥抱这个令人心疼的姑娘。碍于钟梨和石尧在场,她只好稍稍上前一步,拉着晏海清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

    这时她才发现,晏海清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其用力之大恨不得把手掌挖出血来。她揽住了晏海清的肩膀。

    石尧突兀地问:“你妈妈是不是没有吃药?”

    晏海清看向石尧,石尧解释说:“阿姨平常不会这样的吧?这说明病情一直以来被控制得很好。突然性情大变,闹跳楼、情绪恶劣,都是病情恶化的表现。要么没有按时吃药,要么是受到了什么别的刺激。”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在家我每天都看着她吃药,在医院的时候护士姐姐也说了会帮我监督的。”

    石尧点了点头,说:“那就是刺激了。是之前我们遇到的那一群人吗?”石尧家里开精神病院的,遇到这种情况可能是四个人里最冷静的了,说话也很有条理。他也不笨,很快就联想到那些人身上了。

    那些人前脚刚出医院,后脚晏柔柔就闹着跳楼,说没关系都没人信。

    晏海清摇了摇头,神情疲惫道:“我不知道。今天抱歉了,party可能开不了了,下次有机会补上。现在你们回家吧,耽误你们打工了,不好意思啊。”她勉强笑了一下,眉宇间的忧愁仍然盘踞着。

    晏海清动了一下,把自己从杨子溪的半个拥抱里解脱出去,随后快步朝着晏柔柔消失的方向走过去。

    晏柔柔正坐在床上发呆,双目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晏海清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药和水递过去,道:“妈妈,该吃药了。”

    晏柔柔如梦初醒,恍回神,对晏海清道:“海清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饭。”

    晏海清说:“您先把药吃了吧,饭我来做。”

    不说别的,她尤其害怕晏柔柔做饭的时候突然发病,灶火与油星都很危险。

    晏柔柔“哦”了一声,此刻又恢复了柔弱且温柔的母亲模样。她乖乖地喝完药,伸手在晏海清的脸颊上摸了摸,双眼都要流出泪来。“对不起……”

    晏海清摇了摇,话还没有说出口,晏柔柔又切换了人格,瞪着仇人一样地瞪着晏海清,手上用力扯着晏海清的脸蛋,扯得生疼。

    杨子溪连忙上前分开了两人。她心里觉得不妥,因此跟了进来,没想到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她扒着晏海清的脸看,被拧的那一块区域已经红了。

    “疼吗……”

    晏海清没有回答。

    晏柔柔被石尧和钟梨压制住了,此刻不疯了,只捂着脸在哭。

    晏海清看了看晏柔柔,半晌蹦出来一句:“我去做饭吧。”说着转身去了厨房。

    晏柔柔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仍然在哭。杨子溪看了看守在晏柔柔旁边的钟梨和石尧,想了想,跟着晏海清进了厨房。

    晏海清沉默不语,开始淘米洗菜,动作行云流水,不知道做过多少遍了。晏海清淘米的时候,杨子溪就把水盆端到了地上,蹲着在一旁洗菜。她在英国独自生活过一年,纵然没有晏海清这么熟练,但是应付一下也是没有问题的。

    杨子溪问:“想过送你妈妈去医院住吗?就石尧家都可以。”

    之前她以为晏柔柔的病情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可就眼下看来,不送去医院晏海清只怕会被虐待。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以前不会这样的,这是意外情况。”

    杨子溪接着道:“就像石尧说的,这是病情恶化了吧。以前还好,不代表以后也会安全。”她站了起来,先把手在衣服上擦干,随后伸出手,慢慢地触上了晏海清的脸颊,晏海清微弱地躲了躲。

    红印子还没有消,温度也比正常体温要高一些。杨子溪的手刚刚在水里泡过,就算擦干了也还是冰冰凉凉的。

    杨子溪说:“住院对阿姨也有好处,总不能一直这样精神分裂下去吧?如果是因为费用的问题,我这边可以借给你。”

    杨子溪的目光混杂了急切、怜惜和同情等等,像是来自一个长辈一般慈祥。晏海清不知被其中哪一个成分所刺痛,心里一顿,忍不住道:“你怎么什么都想到钱?”

    杨子溪愕然,晏海清继续口不择言:“你家有钱我家没钱,所以我妈妈生病了没钱去医院只能问你借?!之前信誓旦旦说讨厌我,现在又非得借我钱,你就是想彰显你那多到没地方发泄的同情心?!知道我打工之后态度就改变了,是因为我穷?!你这么有善心怎么不去支援非洲?!光盯着一个我有意思吗??!”

    晏海清咄咄逼人,之前晏柔柔给她的伤害她囫囵吞枣地吸收,来不及感受言语的力量便全数反弹给杨子溪,也不知道会对对方造成多大伤害。

    杨子溪没有说话,只是惊愕地看着她,显然是没想到会被这样攻击。

    晏海清一口气说完之后,喘着粗气看着杨子溪。在尴尬的沉默之中,晏海清逐渐想明白自己说了什么,伤害一点点地反噬回来,承受的与施加的同时发力,晏海清的心揪了起来,似乎都要呼吸不过来了。

    反应过来之后晏海清立刻反射似地道歉:“对不起……”

    杨子溪没有说话,站在那里神色未定,似乎石化了。晏海清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不知道对方到底会怎么样做。

    会打自己一巴掌吗?还是转身就走?或者是再也不会理自己了?

    杨子溪明明是为自己好,自己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要这样出口伤人,实在不是人。

    就在晏海清要忍受不了这凝滞,想要拔腿离开时,她被杨子溪抱住了。

    杨子溪明明比她高不了多少,拥抱却带着令人心安的力量,安定得可怕。晏海清觉得自己闻到了杨子溪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这沐浴露也曾经在她自己身上流连。

    杨子溪笑了笑说:“你这一棒子一颗糖的策略玩得挺溜啊。”

    晏海清愣了。

    “你一哭我就没办法了,就算你说了那些话,我也只好当作没听到啦。”杨子溪拍了拍晏海清的背,说:“不住院就不住院吧,就让我们相信母爱可以改变一切。”

    憋着一口气发疯的时候,是没有精力哭泣的。晏海清刚刚想反驳“我明明没哭”,一张嘴却有咸咸的液体流进嘴里。

    杨子溪继续道:“人老了耳背,你说的那些话我都没有听到。你自己也不要再想了,你妈妈说的话也不要想。”虽然不知道天台上晏柔柔说了什么,但是看样子也不会是什么温馨的话。

    晏海清流着泪不敢说话,任凭眼泪在自己脸上肆掠,有的甚至还掉在了杨子溪的头发和肩膀上。

    杨子溪摁了摁晏海清的背,道:“不要再想了,嗯?”

    晏海清点了点头,杨子溪便放开了晏海清,随后看到了晏海清脸上的泪水。杨子溪伸手,抹去了那些烫人的水珠,道:“看来今天做菜不用放盐了。”

    晏海清破涕为笑,自己伸手抹去了眼泪,道:“做饭吧。”

    杨子溪看晏海清似乎是恢复了一些,于是顺从道:“你洗米,我洗菜。”

    她们俩继续之前的动作,晏海清在洗手池那里洗米,杨子溪就蹲在她脚边摘菜。阳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正好分给两人一人一缕。

    静谧了好一会儿,晏海清轻声道:“对不起。”

    杨子溪一顿,说:“我不是都说我没听到了么?”

    晏海清却没理会她,自顾自说道:“我从来不相信‘玩笑话’这种东西,就算是开玩笑,怎么会说出平常想都没有想过的东西呢?小时候大人们说我外公外婆要把我们赶出去,外公外婆说是开玩笑,后来他们就真的把我和妈妈赶出来了。没有想过是没办法‘开玩笑’的。”

    “我妈妈有时候会摔东西,但是从来没有骂过我,也没有打过我。她一直爱我,我都知道。她刚刚说了一些……很激烈的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当真。甚至我对你说那些,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我明明从来没有……”晏海清说到这里哽住了,并不能够继续下去。

    杨子溪一边择菜一边装作漫不经心道:“人很容易被影响,你的想法也不一定全是你自己的。故事看多了听多了,总会学一两句刺人的话。我说写作业累死了,难不成真的要去死?你受到伤害,就会想用同样的方法发泄出来,人是有样学样的。你看到有跟我一样的人比较阴暗,吵架的时候就把那个人的阴暗放到我身上来。我才不傻,你又没有骂我,你喜欢我我还不知道?嗯?”

    这个“嗯”字带着七弯八绕的尾音,听起来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无限宠溺。说完之后,杨子溪还抬起头对着晏海清笑了笑。

    冰释前嫌的意思全部都在这个笑容里了,杨子溪看上去风轻云淡,似乎丝毫没有被那些话影响。

    晏海清看着这个笑容愣了愣,心里想到:真好啊这个人。

    晏海清以为最好的处理方法是大家把这一段遮掩着捂着,久了就自然都忘了。可杨子溪这番话像是一把手术刀,把烂肉都一次性挖掉了,又把笑容当作药膏贴了上来。晏海清觉得这药膏药效惊人,自己就这样看着,似乎就快要痊愈了。

    她想到晏柔柔之前说的那些话,此刻鼓起勇气再度翻阅,才意识所有的过错都不在自己,晏柔柔也许并不是恨自己,只是恨自己那个虚无缥缈的爹。

    可对方太过山高路远,也许死在了某个山旮旯里,也许死在了晏柔柔的记忆里。一个死了的人总归没有血肉,承载不了恨。晏柔柔神志不清,便把连绵了十六年的恨意全部嫁接在了自己身上。

    要是自己当真,自己才是——按照杨子溪所言——傻的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