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截胡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19章 截胡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晏海清一见到杨子溪就跑,虽然原因不明,但是杨子溪还是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当天晚上她甚至梦到了晏海清。

    梦里的杨子溪是旁观视角,看见晏海清穿着一袭黑裙,长长的黑色头发搭在耳边,遮住了一大半的表情。她拿着一支白玫瑰,神情冷淡地在墓碑林立的墓园里穿行。走了一会儿,她站定在某块墓碑前,仔细地擦拭了一番。

    晏海清把白玫瑰轻轻地放在了墓碑前,随后席地而坐,丝毫不在意自己价值不菲的裙子。坐下之后她不发一言地盯着照片看,然后缓缓地流下了泪水。

    杨子溪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还是吓了一跳,对方面无表情流泪的行为看上去实在是很诡异,尤其是还在墓园里。

    这个梦安静而哀伤地持续了很久,久到杨子溪都要以为永远不会醒过来的时候,场景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陆阳文跌跌撞撞地跑到晏海清面前,衣衫不整,看上去特别落魄。他红着眼睛问晏海清:“原来你打着这个主意?人死了我很遗憾……”

    杨子溪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问自己:谁死了?她在梦里盯着晏海清的脸看了这么久,却丝毫没有想过凑近去看看那到底是谁的墓。是没想过,还是不愿意去想?

    晏海清突然站起来,扬手给了陆阳文一个巴掌。“滚。”晏海清冷着脸说。

    酷!杨子溪在梦里赞了一句,然后看见晏海清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杨子溪“飘”过去,贴在晏海清的脑袋后面,想看看这到底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闻到了晏海清头发的香味,也闻到了泪水的味道。

    --原来泪水是有味道的么?

    她轻轻地嗅了嗅,面前的晏海清突然打了个寒颤,然后迅速回过头,目光在空气里扫了一圈,停在了某个地方。杨子溪心知自己只是旁观者姿态,却没想到晏海清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没有任何的迟疑。这目光不像刚才那样冷漠麻木,包含着深沉而浓烈的情感,叫杨子溪心悸得很。

    晏海清的嘴张了张,似乎正要说什么。下一瞬杨子溪就醒了过来。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猛地坐了起来。胸腔里的心脏咚咚直跳,闷闷的很难受,她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紧接着,她给钟梨打了个电话:“钟无艳,我们去咖啡馆写作业吧。”

    既然梦见了晏海清,那么去见见本尊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顺便还能解决掉作业的问题。

    杨子溪专门带了作业咖啡馆,出乎意料没有见到晏海清。

    石尧听说她是去找晏海清的,一脸迷茫,迷茫中却又隐隐地透着点不自然:“没啊,她就干了一号到三号三天,之后好像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没跟她约好就过来了吗?”

    杨子溪一愣,她带着道具(作业本)来堵人,没想到扑了个空。她思考了一下,做出了下一个决定:“那就算了,我们走吧?”她征询地看向钟梨。

    钟梨可有可无地耸了耸肩,她本来就只是陪杨子溪来抄作业而已,既然学霸不在,那么回去也可以。“那去我家打游戏吧。”

    杨子溪背着包跟石尧说:“再见。”

    石尧挥了挥手:“拜拜。脚扭了还要出来抄作业,你也真是爱学习……”

    杨子溪刚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她猛地回过头,对钟梨道:“我们喝点东西再回去吧,顺便还能在这里写作业。”

    钟梨诧异:“啊?为什么?”

    杨子溪轻轻地笑了一笑,说:“我待会跟你说。”

    石尧见着两人折返,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里都可以塞下鸡蛋了。“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回去打游戏么?”

    杨子溪拿着单子装模作样地看了半天,道:“怎么,咖啡店还能赶人啊?”

    “不是不是……”石尧说:“就是奇怪嘛。”

    杨子溪拍了拍自己对面的座位,说:“石尧,坐。”

    石尧道:“我还要上班呢……”

    “你偷懒摸鱼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要怕这十几分钟,我就是有个事要问你,你坐啊。”杨子溪支起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钟梨直接绕到桌边,把石尧推坐下了,道:“你坐坐坐啊。”

    这幅架势像极了审问。石尧心惊胆战地坐下,问:“问什么啊?”

    杨子溪笑了笑,说:“你知不知道晏海清去哪里了?”

    “你对晏海清怎么这么执着……我都说了我不知道啊,十一她只上三天班,休息去了吧。”

    杨子溪道:“我昨天傍晚才扭脚,今天晏海清要是没跟你联系过,你怎么知道的?”她突然靠近石尧,小声说:“晏海清在躲我?”

    既然晏海清昨天去当家教了,那今天不在这里去当家教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可石尧知道杨子溪的脚扭了,这就很不一样了。

    要么是晏海清专门打电话给石尧通知这个事情,要么是昨晚到现在他们见过面。最有可能的,就是晏海清今天其实来上班了,可是石尧帮着瞒自己。

    所以杨子溪折回来,就是为了看石尧的反应和店里的值班表。今天和晏海清交错的那个格子里划着勾,真当自己没看见?

    找不到晏海清也就算了,可是晏海清躲得这么明显,到了要拼命跑、要联合石尧撒谎的地步,又是为了什么?石尧又为什么要配合?

    这一点反常实在挠得杨子溪心痒痒的,她本来以为昨天是因为晏海清自尊心受不了才跑的,可自己见过对方在那么多地方打工,也没见对方表现失常。要说是家教的工作比较特殊,不至于连咖啡馆里也要躲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杨子溪怀着解谜的心情,打算从石尧这里找突破口。晏海清之前连“求不告密”都说不出口,现在更怕挖不出什么了。这个人就是什么都不愿意说的类型,好在还有石尧这个猪队友。

    石尧眼神躲闪了一会儿,道:“这……不是……她……她没有在躲你……”

    杨子溪明显不信:“你把我当傻子耍啊。快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绝对不会告诉晏海清你出卖她的!”

    石尧一惊,在座位上扭动起来,试图钻出去。“坦白从宽牢底坐穿!你这么说我更不会说了!”他身姿矫健,一个弯腰就挣脱了钟梨的辖制,从桌子下边钻了出去。他冲杨子溪比了一个v字得瑟,转头就要跑。

    杨子溪慢悠悠拿着菜单在桌子上敲,道:“那我只好去后台找晏海清问了。”

    石尧哭丧着脸又坐了回来,说:“你……”

    杨子溪摊了摊菜单,说:“跟我斗,你还早了十年。”可事实是,十年后的石尧都斗不过杨子溪。

    石尧叹了口气,说:“你们十一不是去旅游了嘛,被晏海清知道了。”他看了钟梨一眼。

    杨子溪疑惑问:“这跟她躲我有什么关系?”她想起来,昨天晏海清也提了一句这个,难道这次旅游有什么玄机?

    石尧嚷嚷道:“怎么没关系,钟梨不是拿助学金去旅游的么,晏海清也申请了啊,可是她没拿到。”说完他又看了钟梨一眼。

    钟梨一愣,石尧话里的意思太明显,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了。想到晏海清的情况,她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她虽然不明白晏海清家境到底多穷,但是人家打那么多工,明显比自己更需要这钱。

    杨子溪也一梗,联想到十一放假之前晏海清趴在桌子上哭,难道是因为这个?

    也许是因为大学的时候已经习惯了这些,钟梨对她说有助学金的时候,她没有想很多。她从小大手大脚惯了,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从没觉得两千块钱很多,也没想过周围会有人如此缺这些钱。加上上一世晏海清的土豪印象太深刻,她一直没有把晏海清跟穷划过等号。

    不发生在自己周围的“贫穷”,就永远只是一个形容词。直到它衣衫褴褛地走到自己面前,人才会惊觉,生活原来这么不容易。

    杨子溪想到那天晏海清趴在桌子上耸动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心竟然揪了起来,生出了一些心疼与怜惜。

    石尧看见两人脸色,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晏海清本来不让我说的……你们不要告诉她啊。”他看了看钟梨,本来不打算说话,忍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道:“你很缺钱吗?”

    钟梨咬了咬下唇,看向杨子溪,道:“长江,你能不能借我两千块钱?我慢慢还……”

    钟梨这是借钱来了。上一世钟梨被渣男骗了五千块之后,也找杨子溪借了钱。杨子溪不在乎这钱,上一世钟梨把五千还得干干净净,一块钱都没差,这一世两千块钱当然不在话下。

    可问题是,晏海清会接受这钱吗?这笔钱被钟梨截胡了,晏海清心里肯定不高兴。可她宁愿躲着两个人,也不愿意说清楚这件事情,肯定更不愿意接受补偿性质的两千块钱了。

    从这一个月的接触来看,晏海清虽然挺好相处,但是性格上其实很迂回,换句话说,闷骚。

    杨子溪也是这时候才想明白,晏海清根本不是在躲自己,而是在躲钟梨。自己只是附带着被疏远而已,之前斩钉截铁地断言对方躲自己,倒是太自以为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杨子溪心里竟然有一丝遗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