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因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8章 因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周五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杨子溪问钟梨:“明天去我家玩么?”

    她怀着几乎百分百的信心去问,结果钟梨犹豫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啊,我周末有点事情,不能去。”她用很抱歉的表情看着杨子溪,杨子溪也只好颇为遗憾地“嗯”了一声。

    回到教室,常易和晏海清都不在。晏海清应该是在奶茶店里值班,得等到下午上课才能回来。常易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往常这个时候她都趴在桌子上写作业。

    一见到杨子溪出现,杜宇就转过头来,也不说话就光盯着她。

    杨子溪莫名其妙,问:“怎么了?什么事?”

    杜宇说:“下面,桌子下面!”

    杨子溪低头看了一眼,原来杜宇正从桌子下递过来什么东西,卷成一团。杨子溪接过来,摊开一看,是之前借给他的泳装杂志。

    杨子溪淡定地把它放进抽屉,说:“你这么不坦荡,我还以为你对着这杂志怎么样了呢……”

    杜宇红着脸说:“你还有吗?”

    杨子溪于是从抽屉里翻出来一本,递过去,义正言辞说:“少年,要节制!”

    杜宇:“……”

    他一边接过去一边结结巴巴地说:“节、节制什么!我、我就看看!”

    杨子溪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纯洁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杜宇虽然被杨子溪打趣了,但没忍住,就摊在腿上看。翻了几页,恰巧有个同班男孩子经过,趴在杜宇肩上蹭着看,一边笑一边说:“杜宇你小子行啊!哪里买的?”

    杜宇说:“借、借的。”

    那个男孩子又问:“找谁借的?看我借我看看呗?”

    杜宇没说话,杨子溪在后面慢悠悠地说:“好啊。”

    那个男孩子回过头,有点诧异地问:“你买的啊?”

    正在这时候,常易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看那边那个男孩子凑在一起,也探头去看:“你们在看什么啊?”

    杜宇吓了一跳,马上把杂志塞进抽屉里,脸也涨红了。

    可他动作不够快,还是被常易看到了。常易眼里带着明显的厌恶,说:“你怎么看这个啊!没脸没皮!”说得杜宇和那个男孩子一愣一愣的。

    那个男孩子愣完之后说:“看这怎么了?看美女嘛。”

    常易说完他们,想到这书大概来自杨子溪,于是转头对杨子溪说:“你又买这个啦?”不过语气不像那样愤慨,也柔声细语的。

    杨子溪笑了笑,说:“模特长得好看啊,花我的钱也不犯法。”

    常易看了看杨子溪,眼睛尤其在她的卷发上面停留了一阵,说:“你的衣服都照着杂志买的么?”

    “太贵买不起,随便买的。”杨子溪说,然后随口问了句:“你卷子都写完了啊,中午不写卷子不像你啊。”

    常易瞬间换了一种特定的表情,这种表情常年出现在将要讲八卦的人身上,伴随而来的也许会是压低了声音的窃语。她的眼神充满了奇异的光芒,道:“我听八卦去了!”她侧着身子坐下来,趴在杨子溪的桌子上,道:“你初中是一附中的吧,那肯定不知道二中的事情。我刚刚就是去听二中的八卦了!”

    杨子溪其实并不太感兴趣。高中生之间流传的关于初中的八卦,无非是谁谁男友是谁谁前任,谁谁跟谁谁打过架,谁谁家长给老师塞过钱。考虑到常易的学霸属性,可能还会有谁谁以前成绩比谁谁好但是分班不如对方。

    她连眼皮都懒得掀,不咸不淡地搭了一句:“听说过一点。下午老师要讲的作业我还没写完。”

    她的潜台词是“你快走吧我要写作业了我不想听八卦”,即使她根本没打算写,只想着老师讲答案的时候把abcd勾上就可以了。可常易兴致勃勃,锲而不舍,道:“有可能你知道,因为真的太劲爆了!”

    杨子溪“嗯”了一声。不骗钱没外遇没*的话,就算是打胎也不够味儿。

    这时铃声响起来了,杜宇危襟正坐等着老师来。杨子溪随意往旁边看了一眼,晏海清的位置还是空着的。然而下一秒晏海清就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坐下了。

    常易转了过去。

    晏海清一边喘气一边问:“你周末要抄作业么?”

    杨子溪侧头看她。

    晏海清的气喘顺了一点,说:“要抄的话,去老地方吧。”

    杨子溪没说话了。

    从常易那里传过来一张纸条:【你知不知道有同性恋?】

    .

    对于晏海清的邀请,杨子溪犹豫过。

    说实话,都一周了她还没摸索明白对方的路数,在自诩“成熟与睿智”的杨子溪看来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小丫头竟然比自己道行还深?

    所以她决定去赴这场鸿门宴,看在没人陪她过周末的份上。而所谓的老地方,应该就是晏海清打工的咖啡馆了。

    杨子溪带着作业出现的时候,石尧特别吃惊,嘻嘻哈哈过来点单,在杨子溪看菜单的时候问:“你又来跟踪钟梨啊?”

    杨子溪横了他一眼,说:“我有这么无聊?我来做作业的。松饼和茉香奶茶来一份。”

    “有钱啊朋友,啧啧啧,奢侈!”石尧调侃了两句就去柜台下单了。

    晏海清不一会儿带着一叠卷子出现了,她坐在杨子溪的对面,把卷子朝向杨子溪,然后双手推过去:“喏。”

    杨子溪拿起那叠卷子,翻了翻,马上就惊叹了:“你昨天晚上做的啊?太快了吧?”

    尖子班老师没命似地布置作业,一科两张。六科加起来十二张,晏海清竟然全写完了,战斗力不容小觑。

    晏海清黑眼圈很深,点了点头,说:“那我走了。”

    杨子溪叫住她:“诶。”

    晏海清起身的动作做到一半,顿在空中,问:“什么事?”

    杨子溪眯起眼,打量着她,半天蹦出来一句:“你腰带没系好。”

    晏海清一愣,索性站起来。反手摸了摸自己后背,发现真的散开了,于是一边系蝴蝶结一边慢吞吞地道:“谢谢。”

    杨子溪又说:“你是同性恋吗?”

    晏海清愣了愣,眼里全是惊讶,没有说话。

    杨子溪再次追问:“你为什么把作业借我抄?”

    这两个问题相继而出,似乎在暗示其中有什么因果关系。

    晏海清听完转身就走。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有些愤怒的背影,乐不可支。

    “同性恋”这个因素,她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不过常易的八卦帮她打开了思路。即使存在于小纸条上的简短对话最终不欢而散。

    【你知不知道有同性恋?】

    【知道啊,同性恋挺普遍的吧,就是不太容易?】

    【你不觉得恶心吗?我一想就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敢想象有同性恋在我周围,好恶心啊,被喜欢上了怎么办?】

    【放心,同性恋不会喜欢你的。自己高兴就好。】

    杨子溪不知道常易说的是谁,不过看话语间的暗示,应该是个女同。杨子溪在课上就在琢磨,晏海清该不是喜欢自己吧?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从咖啡馆之后晏海清对自己大献殷勤,如果是喜欢的话,还真说得通。不过自己哪里招她喜欢了?

    很快又被自己否定。晏海清确切无误是直的,否则无法解释抢陆阳文的行为。

    “为什么抢陆阳文”和“为什么对自己献殷勤”像是两个互斥的命题,解决一个就不能解决另一个。她算是因前一个问题而死,因此下意识抵制“晏海清喜欢自己”的答案,后一个便成了无头悬案。

    她觉得小女孩才十五岁,玩不出什么花样。既然人家要玩鸿门宴,那就来吧。也正好探探路,也许能搞清楚晏海清到底是怎么了。

    所以她开玩笑似地用那个问题挑衅晏海清。

    然后晏海清被气走了,杨子溪就开心地笑了。你看,对方肯定不喜欢自己。

    过了一会儿,石尧端着杨子溪点的东西上了。他坐在杨子溪的对面,说:“你哪里是写作业的,明明是来抄作业的好不好,鄙视。”

    杨子溪看向石尧,喝了一口奶茶道:“你们店的服务员都可以随便坐在客人位啊?”

    石尧没理这话茬,随便从那叠卷子里抽出一张,说:“晏海清字挺好看吧,抄的时候特别爽,感觉自己字都变好看了。”

    杨子溪一边抄一边说:“是啊,就是英语好像不太好,有错的。不过她为什么要把作业给我抄?”

    闻言石尧瞪大了眼睛,用一种“你这都不知道”的眼神看着杨子溪,说:“她没跟你说?”

    杨子溪一愣,“没。”

    石尧说:“封口费啊。上次你来了之后不是说要告诉老师么?后来她一直缠着我问什么把柄,怕你真的告诉老师她兼职的事情。我跟她说好几遍你不会,她都不信,我就只好说你想抄她作业咯。结果都借你抄了她还什么都没说啊?”

    啊,结果是这样!

    石尧的这番话补全了晏海清的行为动机,原来把英语报纸送到眼前是这么一出呢?就是封口费?我对你好了所以你不能告密?可晏海清不说,杨子溪也不可能想得通,根本不可能知道她的想法嘛。小女孩真是迂回又不坦率,一点也不可爱的性格呢。

    杨子溪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我都抄了一个星期了。”

    原来上周抢着带路送餐、欲言又止统统是为了这个,还有那句莫名其妙的“你讨厌我吗”,估计也是在探自己的口风,讨厌的话更有可能告密吧。

    这么说来,请吃饭也是为了封口?可惜自己拒绝了,才不得不扛着自己的冷脸把英语报纸递过来给自己抄。

    这么一想,晏海清也挺能忍的。杨子溪福至心灵地读懂了晏海清的行为模式,觉得对方要是真的做到这样也是够难的,毕竟自己态度真的是差到爆啊,刚刚还说了那种话。

    杨子溪说:“那你跟她说,我知道了,我不会告密的。”

    果然不可能是因为喜欢自己。杨子溪解开了困扰她许久的疑惑,此刻心情好得不得了。

    石尧好奇:“你怎么不自己跟她说,你们俩一个班的嘛。”

    杨子溪笑了笑,说:“她现在肯定很讨厌我。”毕竟被诬陷是同性恋了嘛。

    石尧虽然摸不着头脑,还是站了起来打算继续工作。

    就在这时,杨子溪却眼尖瞥见门口有人进来了。

    她拉了石尧一下,问:“门口是不是钟梨和渣男?”

    石尧顺势看向门口,笃定道:“是钟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