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业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7章 作业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这个周末之后,杨子溪似乎觉得周围有了一点点改变。

    比如常易一见到她就惊呼:“你烫头发了啊!真好看!”并用伸手去摸杨子溪的头发卷。

    高中规定了不能烫发染发,不过杨子溪自诩自己(心理上)已经是个大人了,所以并没有令行禁止。

    只烫发尾都是对校规的尊重了。

    杨子溪捏着头发把发尾扯过来,笑着说:“随便烫的,过两天就没了。”

    常易坐在座位上,用一种很羡慕的眼光回头看杨子溪,问:“这头发多少钱啊?”

    杨子溪说:“你猜?”

    “唔……五十?”常易说。

    杨子溪神色复杂地看着常易的麻花辫,心想怪不得你只能梳这种发型。不过她没有说出真实的价格,而是微笑着敷衍道:“差不多吧。”

    这时候杜宇转过头说:“我看肯定不止五十,我妈妈做个头发要六七百呢,不过她那是大波浪。这种小的打个折,三四百吧。”他求证似地看向杨子溪,问:“对不对?”

    虽然槽点也很多,但是杜宇明显对美容美发行业的认识要深刻得多。杨子溪没打算引战,笑了笑,说:“我还是个孩子,放过我的银.行.卡吧!”

    谁知就这样,常易还是生气了,瞬间脸色一变,说:“收英语报纸了,收英语报纸了!我上课前给老师交过去。”

    常易成绩很不错,班干部自荐的时候她却只选个组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听到常易说要收作业,杨子溪一愣,她都忘记这个作业了,压根就没带回家去。她问:“可以下节课再交么?我好像没写……上课赶一下。”

    常易刚刚还在夸杨子溪,现在却阴阳怪气说:“你英语成绩好也不能这样啊。你随便填几个交上去呗,反正不是考试。”

    杨子溪本来已经急匆匆把手伸到桌肚里去掏报纸了,听到常易这么说,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说:“没事,你就跟老师说我没交吧,反正我没写。”

    矫情得!老师明明说中午之前交就好了,一句话不合就提前收作业,还摆脸色呢。杨子溪虽然不愿意与人交恶,但是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一成年人,还就要跟小孩子计较了。

    常易也没想到杨子溪竟然敢这么说,她磕巴了一下,说:“你、你不怕老师骂你么?”

    杨子溪随口回答:“乱写交上去也会被骂啊。要么你借我抄?”

    常易嗫嚅了几下,并没有说话。

    杨子溪也料到了这个反应,没有说话。

    突然一张报纸伸到她面前,说:“我借你抄吧。”

    杨子溪侧头,饶有兴趣地打量晏海清。

    小姑娘这是什么意思?上次请吃饭,这次给作业,怎么看怎么是讨好,可对方脸上又面无表情,连个微笑都欠奉。

    晏海清被盯得别扭了,微微移开了目光说:“你随便改几个选项就可以了……”

    杨子溪还是不接,晏海清又说:“你不抄我就交了?”

    .

    后来这事情一直持续了好几天。甭管什么课,只要要交作业了,晏海清都会先问杨子溪一句:“你做完作业了么?”

    杨子溪起初莫名其妙,后来看对方实在是太孜孜不倦,她竟然也开始不写作业,每天就等着晏海清的作业抄。

    即使在这件事情之外,两个人仍然不怎么讲话,杨子溪甚至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谢谢。晏海清也不计较,依旧冷着个脸把作业给她。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杨子溪完全想不通晏海清这么做的原因。

    莫非是因为自己说了不喜欢对方且态度冷艳,而晏海清恰好是个抖m,上赶着被自己虐?虽然这估计不太可能,因为陆阳文显然会上赶着巴结晏海清,不是一个s满足不了这方面的需求。

    那是因为晏海清看常易不爽故意气常易?想一想自己每次抄作业的时候,常易的表情都特别奇怪,像不齿像嫉妒又像愤怒。

    杨子溪怎么也想不通,终于有一天在食堂里把这件事情对钟梨复述,省去了开头结尾,总结陈词只抓重点:“我的学霸同桌非得把作业给我抄。”

    钟梨问:“学霸是什么?”

    杨子溪一愣,在她的概念里这是基础词汇,根本不需要解释,她甚至忘记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了。可是钟梨却没有听过,不止这个,她也没有听过“我伙惊”和“喜闻乐见”之类。

    这些随着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一并雄起的流行语早已经过时,对于杨子溪所处的这个世界来说并不适用。也许未来会出现,可对于此刻而言,新潮和过气并没有什么区别。

    过期的流行语,过期的人。

    杨子溪觉得自己可能只是时代巨轮下的一粒尘土,不知道为什么被抛到了不合适的位置,是一枚幽灵。

    杨子溪笑了笑,说:“哦,学习上的霸主,学霸啊。”

    钟梨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说:“长江你说的好有道理啊!”说着推了杨子溪一把。

    杨子溪揉着肩,心想原来这时候钟梨就是怪力女了啊……

    钟梨很快回归主题,说:“你那同桌学霸为什么一定要把作业给你抄啊?听说你们班都挺小气的,不喜欢借人抄作业。”

    杨子溪笑了笑,说:“哪有,关系好还是会借的,我们班还有人把作业借你们班人抄呢。”

    说这话的时候她想起了石尧和晏海清,正是是个十分恰当且近在咫尺的例子。

    钟梨感叹道:“啊?谁啊?”

    “我跟你啊。”杨子溪说。她暂时还不太想把晏海清和石尧的关系告诉钟梨,石尧要说的话就自己说吧。

    钟梨扒了一口饭,说:“为什么你和你同桌的关系不好啊?听起来是个好人,反正比你常易好多了。”杨子溪偶尔也会跟钟梨说说自己的事情,久而久之钟梨把杨子溪周围的人都摸清楚底细了。至于钟梨前后左右的人?有比杨子溪更了解的吗?

    杨子溪喝了一口牛奶,说:“你跟你同桌关系好么?”

    钟梨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突兀地坐下一个人。

    石尧先把盘子放好,然后跨坐进来,说:“肯定好啊,我经常借作业给钟梨抄。”

    钟梨白了他一眼,说:“我还怕你的都是错的,你的成绩我还不知道?”

    “那你也抄了。”

    杨子溪没忍住笑,这两个人斗嘴起来互不相让,真是青春无限。

    “别怕,他的肯定都是对的。”杨子溪帮腔。如果石尧的作业的确都来自晏海清,那么正确率是一定可以保证的了。

    石尧点了点头,表情特别得瑟:“特殊渠道!”

    钟梨皱了皱眉头,颇为嫌弃道:“切~我吃完了,长江你要走吗?”

    杨子溪擦了擦嘴,道:“嗯,好了。”

    两个人收拾了餐盘,放到了餐具处理处。

    一出食堂门,杨子溪有点想喝东西,于是对钟梨道:“我们去买奶茶吧。”

    钟梨挽着杨子溪的手,有些犹豫,道:“今天就别了吧。”

    杨子溪奇怪,钟梨作为学校奶茶店的忠实粉丝,几乎每天吃完饭都要去来一杯,今天怎么突然就转型了?“为什么啊?”

    “我……我没带钱。”

    “没事儿,我借你呗,回教室再还。我好久没喝奶茶了,一起去嘛。”

    “不是……”钟梨踌躇了一下,说:“我没钱了。”

    杨子溪问:“你上周不是还有一百多块生活费剩下吗?买什么东西了?”

    “周末去咖啡馆了嘛,那咖啡挺贵的,就没钱了。这个月我一杯奶茶都买不起啦,下个月再喝。”

    就在同一瞬间,杨子溪在心里反驳:胡说。

    那家咖啡店算是平价了,就算是连着喝两天,也不会穷得连杯两块钱的奶茶都喝不起。杨子溪立刻判断出经济状况出了问题。钟梨周末就遇见了那兼职教练,问题出在哪里不言而喻。

    加之上一世的经验,钟梨即将面对相对于这时候而言的巨大经济困境。杨子溪马上将矛头指向了兼职教练。

    “是他找你借钱了吗?”杨子溪几乎不能压制住心里的怒火。

    钟梨一愣,问:“谁?”

    杨子溪说:“上周末你约会的那个兼职教练。”

    钟梨立刻尴尬地笑了笑,说:“怎么会?不过他帮了我很多,我就请他看了一场电影,吃了爆米花。”钟梨叹了一口气,说:“电影好贵啊,我以后要开个电影院。”

    杨子溪审视:“真的吗?你出钱?为什么不是他出?”

    “他忘了带钱嘛,下次就是他了。”钟梨笑了笑。

    还有下次?!

    也许是偏见,第一次跟女孩约会就让女孩付电影票钱,这样的事情杨子溪非常看不顺眼。

    现在是让女孩儿出钱,下一步就是骗女孩儿的钱了。

    杨子溪几乎脱口而出“不要再跟他交往了”,可最终还是咽下了。钟梨脸上娇羞的表情告诉她,这个时候不能说这个。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没脑子的,尤其现在的钟梨还涉世未深。

    杨子溪抓了抓钟梨的胳膊,说:“一定不要借钱给他,知道了么?”

    钟梨不明白杨子溪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