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对峙

【书名: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 第6章 对峙 作者:盛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搞跟踪是个苦差事。

    杨子溪以亲身经验证明了这一点。

    不说别的,钟梨他们九点钟见面,之后大概聊了两个小时。杨子溪发现晏海清在这里打工并跑出来躲好,十一点才过了几分钟。

    在做了跟踪的决定之后,杨子溪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一件事:晏海清什么时候下班?自己要在外面守到什么时候?

    晏海清总不可能只有上午的班,也就是说真正要跟踪,至少也得下午五六点钟了。

    于是她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之中:自己到底是放弃这个计划直接回家呢,还是干等到下午。

    她在咖啡馆附近徘徊许久,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发现咖啡馆里石尧拿出了几盘松饼和几个小蛋糕,和里面的服务员分着吃了,应该是午饭。

    杨子溪一下子觉得没趣,人家在里边好好地吃饭忠实地打工,自己在外面盘算着怀心思还饿着肚子,实在是不值得。人嘛,哪能为了行恶苦了自己呢?

    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一个行为要是不能促进这个,也就没有实行的必要。

    杨子溪摇头笑了笑,觉得自己方才也许是魔怔了才会想要跟踪晏海清。毕竟关于晏海清,她并没有什么非知道不可的信息。

    她无可奈何地理了理裙子,正要离开这一片闹市区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根本没必要躲着晏海清啊。

    如果不跟踪对方,那么被对方看到也没有关系;如果不跑出来,也就不会想到跟踪对方;既然决定不跟踪了,那么进去买个松饼蛋糕什么的,还是可以接受的。

    于是她转而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冲着收银台的石尧道:“把你吃的蛋糕来一份。”

    石尧嘴里正含着一块松饼,看到杨子溪之后很高兴,含糊不清地说:“你刚刚怎么跑啊?”

    杨子溪下意识看了看晏海清,说:“有人叫我。”然后又把目光移到石尧身上,说:“你在这兼职,不怕我举报啊?学校里不让打工的吧?”

    没有钟梨在,石尧就相当无所忌惮了。他摆了摆手说:“你肯定不会说的。”那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甚至没有看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觉得有趣,要是自己认识石尧很多年也就算了,就这么两面,石尧怎么确定自己不会告状。她刚刚想问对方这样笃定的原因,结果却被晏海清抢了先。

    晏海清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有些担忧。她问:“为什么?”

    石尧有些得瑟地说:“她有把柄在我手上啊。”他把蛋糕递给杨子溪,说:“松饼待会儿送过去,你先吃蛋糕吧。”

    杨子溪端着蛋糕要走,手刚刚触到盘子,结果被另一只手抢了先。指尖相互触碰,有些许尖锐的疼痛,大概是静电。触电之后那只苍白到没有血色的手愣了愣,没有动。

    杨子溪把手收回来了,抬头看向手的主人。

    晏海清于是抓住盘子的边缘,说:“我给您端过去吧。”

    杨子溪沉默地跟在晏海清的后头,看见她把糕点放在某一个桌子上。晏海清穿着咖啡店的制服,但是腰带没有系好,有一点歪。一边带子特别长,另一边带子又特别短,蝴蝶结也没有打好,看得杨子溪很难受,特别想伸手系好,到底还是忍住了。

    晏海清微微弯腰,道:“您请坐。”

    杨子溪莫名觉得这是在讨好自己……她入座之后,晏海清就走了。

    一边吃蛋糕,杨子溪一边发现了某个问题。

    假设自己重生回的是十年前,而不是平行世界穿越,那么石尧高一和晏海清在同一咖啡馆打工是确定的事情。也就是说,石尧认识晏海清,极有可能关系还不错。

    那么十年后为什么石尧从未提过这件事情?刚刚被劈腿的时候,杨子溪完全不知道晏海清是谁,还是钟梨打听出来对方跟自己一个高中的。他不说认识晏海清,也没有带着自己去找晏海清说理——她有自信石尧肯定会跟自己一个立场。钟梨总说要去打晏海清一顿,可惜他们三个人找不着晏海清的人影儿。石尧竟然没有满足钟梨的“愿望”。

    一起咒骂渣男和小三的日子仿佛近在眼前,那个时候的石尧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骂以前的朋友呢?

    要么,这其实不是“自己”的十年前,而是平行世界的十年前?

    杨子溪觉得要找个时间探探石尧对晏海清的态度了。正沉思着呢,面前有人放了一小碟松饼。

    杨子溪抬头便道:“哎石尧,我问你个事儿。”结果晏海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上一世拿到的照片也是面无表情,跟现在如出一辙。杨子溪顿时不想说话了,立马低头吃蛋糕。

    妈啊这果然是同一个世界。

    晏海清没有走开,还愣在原地。杨子溪抬头看她,问:“有什么事吗?”

    晏海清皱着眉头抿了抿嘴唇,却道:“没。”然后走了。

    简直莫名其妙,阴晴不定。

    吃完蛋糕和松饼,杨子溪决定去享受人生。就从做头发开始,因为正好这附近有家理发店,而且她还有会员卡,而且她还带了。

    在理发店排了一会儿队,烫完头发做完护理之后已经四点多了。

    杨子溪想着是时候回家了,一出理发店,却看到晏海清也出了咖啡馆。晏海清穿着常服,对咖啡馆里面的人挥手,显然是刚刚下班,同样打算回家。

    这时候的晏海清又扎起了高高的马尾,挥手的姿势格外青春活力,看着就特别高中生。

    杨子溪发愣,心想:怎么面对我的时候就那么沉重呢?

    这个反差不知道哪里戳痛了杨子溪,她看着晏海清那个小小的、不知世(chang)事(jiang)险恶的身影,“跟踪”的念头又蠢蠢欲动。

    不会被发现的吧……肯定不会被发现。只要不被发现,跟不跟踪都没有关系的。

    晏海清带着条小尾巴出了商业区,换上自行车的时候,身后的小尾巴目瞪口呆。

    啊,敌人竟然有代步工具!可恨!

    不过杨子溪没有犹豫很久,她很快招了一辆的士,道:“跟着前面那个骑自行车的。”

    晏海清骑着自行车,一路畅通无阻,心情飞扬。她骑过了两条街,又拐了几个弯,最后把车停在了某医院门口,进去了。

    杨子溪看着面前的“南门综合医院”,愣了愣。这是市里著名的精神病院。

    司机看了看前面,说:“你下车?”

    杨子溪说:“等她出来,这段路加小费。”于是司机没有再说话了。

    过了十分钟,晏海清提着一个小小的白色塑料袋出来了。她把塑料袋挂在车把上,再次开启了自行车环游之旅。

    出租车也缓缓启动了。

    这次晏海清骑得很慢,像是没有什么目的地。出租车也被迫开得很慢。杨子溪一直在琢磨,是不是因为去过医院了,所以晏海清心情不好。诊断结果不好?

    当第三次经过附小的时候,杨子溪觉得有些不对了,她问师傅:“我们是不是来过?”

    司机一边打方向盘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是啊,小姑娘带着我们绕圈呢。”

    “……”杨子溪说:“你怎么不早说。”

    司机回:“我要赚钱啊。”

    ……也是很有道理。

    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杨子溪索性付清车钱从车上下来了。晏海清也把自行车停下了,掉转车头,推着走向杨子溪。

    杨子溪站定在晏海清的车轮前,问:“你发现了啊?”

    晏海清皱着眉头,抿了抿嘴唇说:“从医院出来发现的。你跟了我一路?”

    杨子溪吊儿郎当地把重心只放在一条腿上,说:“对啊,不好意思啊。”被抓个正着的话,还是道歉好了。不然晏海清的车轮碾过来了怎么办?

    大概会对自己发火吧。这种事情被发现了也是挺不道德的。杨子溪想。

    “杨子溪你……”晏海清欲言又止,“你是不是讨厌我?”

    说这话的时候,晏海清脸上没有那种苦大仇深的怒气,而是全然的疑惑不解。

    ——站在晏海清的角度看,自己的高中新同桌毫无理由地对自己冷暴力,偶尔的交流都是看自己很不顺眼的样子。实在是一件令人困扰的事情。

    她们还要同桌半学期呢。

    这个疑问句没有任何负面的私人情绪,似乎只是单单一个问句而已。确认着“你讨厌我”这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杨子溪从对方轻柔的语气和歪头的动作里看到了一丝脆弱,叫人的心都颤抖了一下。

    她反问自己,讨厌晏海清么?

    讨厌这个未来要抢自己未婚夫的人么?并且以自己最不齿的方式实施的人?

    仔细地思考和内视之后,杨子溪果断地摇了摇头。她不喜欢陆阳文,无爱不生恨,那么自然也是不讨厌晏海清的。

    然后她接着说:“我这人说话比较直——”这个短句就代表着杨子溪要任性地用语言伤害别人了,“我不喜欢你。”

    晏海清愣了愣,然后慢吞吞地“哦”了一声。刚刚那个小猫似的脆弱表情已经收起来了,她用一种十分奇妙而生硬的表情和语气说:“那我请你吃饭吧。”

    杨子溪:???

    这是什么展开?

    杨子溪在心里震惊了一秒,然后果断拒绝了对方:“不用了。”

    晏海清又慢吞吞地“哦”了一声,然后跨上自行车。

    杨子溪吓了一跳,以为对方这是邀饭不成而杀人灭口,可自己身体素质不太好,能躲开吗?

    晏海清说:“那我走了。”然后掉转了车头,骑着自行车扬长而去。

    杨子溪望着她的背影,心情有一点复杂。

    晏海清这反常的表现,不会真的有什么心理疾病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相邻的书: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总裁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