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日子的悲与喜

【书名: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 第86章 日子的悲与喜 作者:江湖太妖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越嫂子收拾了一堆东西,新衣服,吃的喝的,还有一千块钱,让修三婶儿去镇上的时候顺便给她妈妈带过去。

    镇上那个店面儿已经有两个大了,后来让赵婶子她表妹带着孩子也过去帮忙,平日里就住在镇上,倒是方便。

    越嫂子他母亲越老太身体原本十分健康,但是听说在家里吵了几场,有一次她大儿子带着儿媳妇儿过来闹分家,当时就把越老太气的厥了过去,等再醒来的时候,手脚都不太听使唤了。

    越老太中风了。

    但是越老太就算是中风了也不消停,稍微清醒了就骂东骂西。越嫂子曾经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想去照顾一下,结果刚进屋就被一顿臭骂。

    越老太似乎觉得自己病了就天大地大起来,哆哆嗦嗦含糊不清的吗越嫂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她方家,若不是当初她非要嫁给修家,而是嫁到镇上,老大也不会闹着跟这边分家。

    这把越嫂子气的双眼发黑,转身就走了。

    越老太每天骂街,越文强原本还是受宠的,但是他亲娘变成这样,反而更加满心都是老大家了,今天骂越晓慧白眼狼,明天骂越文强不是个东西,愣是把老小也骂跑了。

    越文强厚着脸皮找上自己姐,“姐,那个家我真没法呆了,你随便给我找个活儿吧,包吃住就成,我可不跟家里呆着了。我觉得,咱妈疯了。”

    越嫂子没办法,只能求了韩真。

    韩真思来想去,把他放到酱菜厂了。

    因为某些缘故,唐队长被调去龙岭山庄做保安主管,成了娘娘家的专用保镖,如今保安少了个人,还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再加上酱菜厂有杨烨看着,估计越文强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越老太每天睁眼就开骂,把来看望她的亲戚朋友都骂跑了,还作,嗷嗷闹着要去大儿子那边。越老汉没办法,只能找了个三轮儿带着自己老婆,开了三个多小时到镇上,却被儿媳妇拒之门外。

    “都说了要分家,不分家不行!”大儿媳妇儿凶的很,站在自家门口跟她婆婆一顿吵,把越老太又吵的晕了过去,直接拉进医院了。

    她住院这段时间谁都没去看望过,越嫂子硬着头皮去了一次,被杯子砸了出来,之后就再也不去讨嫌,只是隔三差五让人稍了东西和钱送过去。

    这一下,越老汉算是辛苦了。

    他家原本二十亩地,就留下两亩种了菜,其他的都租了出去。没办法,因为越老太时刻不能离开人,他走了一会儿,这老太太就把护士骂哭了,还把来寻房的医生给挠破了手,嗷嗷叫着非说医生非礼她。整的谁都不乐意搭理她了。

    就算放在家里,越老太仍旧不消停,泛着花样的作,故意在床上大小便,折腾自己老头。

    “这是你的报应!”她恶狠狠的说道:“有本事打死我啊!”

    越老汉十分愁苦,快六十岁的人了,不到半年就被折磨的须发皆白。

    相比他这边的愁云惨淡,修家却热闹的不行。

    一是快过年了,二是韩真就要满二十岁了!

    看着画满了叉叉的挂历,修天宇简直哭笑不得。

    修婶买了几十斤新棉花,又买了不少蚕丝被套和纯棉被里,跟越嫂子加班加点的做了二十套被褥。他家后院扩了半圈儿,把猪圈扩大了,今年也养了不少猪。

    修叔跟韩老爷子站在猪圈前面板着手指头算,年后给韩真和他家老二整顿酒席,不能比俩娃满月的时候差了,得需要多少猪肉,需要多少只整鸡和大鹅,需要买多少条鱼,磨多少面粉。

    “就按三天的,俩崽儿都摆了三天,没道理结婚不摆三天。当年老大没条件,现在又不是没条件。”修叔说着:“不整流水席了,流水吃的都一般,咱婚宴么,就每天中午,吃到晚上。到时候开春儿了也暖和了,不怕冷。”

    韩真的结婚酒席选在二月二这天,正月不兴说媒结婚,否则他恨不得大年三十儿就把自己处理了。而且韩老爷子跟修叔早早就拿着两个人的八字去算,最后选定了最近的这天。

    二月二,春暖花开,好日子。

    “那你们这里婚宴都是什么规矩?”韩老爷子听着都怪新鲜的,要是让他弄,直接包个庄园,带着人过去住几天,自助炒菜一起上,热闹又上档次。或者带着一群亲戚朋友去国外也挺好,情景,还能旅游。

    “也没啥规矩,其实都差不大离儿的。四干四鲜得有,八大碗得有,一桌至少一只整鸡一条鱼,再来一盘子大虾,一个大肘子,俩猪蹄子,凑八荤八素。”修叔念叨着。

    其实八荤八素里面的八素并不是纯素,只是肉少而已。八荤就是纯荤菜,炖鹅炖肉炖鱼炖鸡什么的。

    “咱村里人都得喊着,还有你们那边的亲戚朋友,看能来多少,这边的朋友,镇上的领导也得捎个话,来不来的是个意思。”修叔越念叨头越大,最后忍不住拿了烟抽,“嗨,我哪里整过这个,以前就光给别人帮忙了。对了,回头还得请大师傅来,看看有多少桌,起几个灶,炸的东西头两天都得准备好了,对了,还得买点儿香肠……哎哟,你说这个酒喝什么的啊?啤的白的都得有,饮料也得准备着。白酒的话,老哥你觉得老村长怎么样?”

    韩老爷子听的一头雾水,“村长?村长挺好啊。”

    修叔笑的直咳嗽,“不是村长,是老村长,是咱家这边的酒叫老村长。”

    韩老爷子反应过来,哈哈直笑,笑完了说:“白的我让老大带来吧,好的整不起,整一车金六福,喜庆。”

    “那也成。”

    俩人嘀咕嘀咕,冷的受不了了才回屋。那十几头猪在猪圈里哼哼唧唧,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都要到头了。

    龙岭山庄正式开业了,第一天就来了不少小车,停在新弄出来的停车场上。

    山脚下已经有不少披着红绸的驴车等着了,几万响的鞭炮炸开,漫天飞舞喜庆的红纸和硝烟。

    电视台来了不少人,镇上的,市里的,话筒和摄像机都对准了韩征跟叶三,毕竟这是叶韩两家第一次双合作的项目,不少地方都在关注。

    叶三说了几句场面话,剪了彩,鞭炮又是一阵狂响。

    驴车上套着铃铛,叮叮当当带着游客蜿蜒的往山上走,青石阶那边也有不少人,说说笑笑,对山间的温泉有着极大的期待。

    一周之后,韩真和修天宇的婚礼开始举办了。

    毕竟是两个男人,过程也没有那么复杂,没新娘可以闹。村长兼职司仪,说了一通喜庆的话,边说边心酸。他早就来了,结果看见自家儿子跟徐厂长蹲在厨房里偷吃炸丸子的样子,特别想用鞋底子把俩人爆抽一顿。

    能不能长点脸了?

    这边的红灯笼和铺天盖地的喜字吸引了来游玩的旅客,他们从山上下来围观,带着好奇和兴奋。

    甚至还有人想要沾沾喜气,也去随了份子,硬是让修叔又开了一桌。这下,不少人都开始效仿,原本计划的菜品完全不够了,急的修叔又找了人,加班加点的赶制出来。

    村里的晒场上摆了百十多桌,热闹的人声鼎沸。修三婶他们家还自己掏了钱,请了舞龙队来耍了三天!第三天来吃饭的人几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借来的桌子差点摆到晒场外面去。

    韩真着实的被吓着了。

    一开始他还跟着修天宇挨桌敬酒,虽然酒都换成了饮料和茶水,但是愣是灌了个肚圆儿,恨不得一张嘴就能喷出来。

    第二天他就只给到来的长辈们敬酒了。

    第三天他已经快要趴窝了,看着这漫漫的人海,简直哭笑不得。

    所有人见了两位新郎官都大声道喜,甚至还有不少小姑娘求合影,把韩真整的一愣一愣的,最后还是他哥发现不对劲儿,排开人群把俩傻逼兮兮的新郎拽回了屋子。

    “还好这种事儿只有一次。”韩真欲哭无泪,“吓死我了。”

    韩征又好气又好笑,把俩人按在主桌:“行了,别出去了,陪爸妈吃饭,外面我都找了人照顾着,不会有问题。”

    在外面照顾着的杨烨跟徐涛,还有不得不下来帮忙的娘娘和唐猛也浑身不自在。

    他们只要单独凑在一起说个话儿,抽个烟,哪怕喝个水,都会有一群大姑娘们叽叽喳喳的哄笑,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照相声。

    特么的,几个老爷们说话有什么好拍的?

    “你们放心啦,照片我们不会往外传的。”一群从山上下来凑热闹的大姑娘瞅着他们直笑,甚至还抓了喜糖借花献佛,“没想到你们这里风气这么好,多吃糖,祝你们也甜甜蜜蜜啊。”

    简直目光如炬,这群女人可以去fbi任职了!

    三天婚宴总算结束,一群人累的人仰马翻,村里不少人吃饱喝足也没有回去,都留下来帮忙收桌子刷碗扫地,很快就把一片热闹后的狼藉收拾干净了。

    叶三看着新鲜,偷摸的问韩征,“以后咱俩也这么办?”

    韩征冷笑着把人推开,“谁跟你咱俩?”

    叶三有些委屈,他俩好歹都那啥过了,怎么还不给个名分呢。

    韩征不理他,自顾自的忙去了……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儿,越老汉终于忍不住他媳妇儿作天作地了,在越老太再一次叫嚣你打死我的时候,用棉被把老太太闷死了。

    他去自首之后叫了闺女跟小儿子过去,写了遗嘱,说明家里的东西都留给小儿子。

    “你妈那边我去赔罪,就不让她折腾你们了。这几年给老大的东西太多了,家里也没剩下啥,就都给文强吧。闺女,其实咱家里,就是你过的最好,你弟弟也不是啥坏人,只不过被你妈惯坏了,以后他要是做点儿啥不好的事儿,你该打打,该骂骂,你大哥那边,算是指望不上了。”

    越晓慧哭的几乎站立不住,要不是她弟弟扶着她,怕是早就摊到地上了。

    “其实我早就想闷死她了,但是一想,不成啊,闺女家这几个月都是好日子,我这辈子没咋帮上忙,也不能给闺女添堵。就忍啊忍,忍到了现在,忍不住了。你看,我都老了,没几年好活的,也不想拖累你们。”

    “爸!爸——”越晓慧抓着越老汉的手,泣不成声。

    “文强,咱家就剩你一个单着的,以后找对象啊得先让你姐姐帮你看着,找个会过日子的。你也不能这么懒了,以后有了娃,甭管男娃女娃都一样的。”越老汉突然自嘲的笑了声,“也崩要男娃,咱家这香火断了就断了,反正也没啥好的。”

    “爸,您别说了。”越文强也是哭,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他大哥听到信儿赶了过来,脸色阴沉,只是站在外面抽烟,一句话不说。但是当看见那份遗嘱就炸了毛了。

    “凭什么啊?就算是分成三份,也得有我的一份!”他不依不饶的冲自己老爹叫嚣。

    越老汉看着他,目光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就好似看着陌生人。

    过了好半天,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铺在桌子上,颤声道:“文斌啊,我知道你是嫌弃咱家穷,但是咱家再穷也没有委屈了你。来,你看……这几年家里给你花了多少钱。你上学的钱咱就不算了,谁让家里就你一个大学生呢?你找工作,家里差点把你妹妹卖了,后来硬是凑了十多万送礼,让你去当了公务员。这几年你往家拿过一分钱没有?你买房子,结婚。家里砸锅卖铁,原本咱家四十亩地,为了你就卖了二十亩这个你可别说不知道。还有你妹妹那里,当爹的我当年偷摸的去找你妹,硬是借了三万块,那年你妹摔到流产了,咱家连一只鸡都没给送,这你能不知道?你结婚,家里卖了粮食卖了猪,凑了十五万,把爸妈棺材本和给你弟弟留着的结婚钱都给你了,你说个谢谢没有?”

    “文斌呐,人心都是肉长得啊!你妈妈怎么中风的你应该知道,心里就不亏的慌吗?家里那点儿破玩意儿,收拾出来都没有个几万块,我是想留个房子和地给文强娶媳妇儿的,这个你都要抢?”

    越文斌的脸色互青互白,说不出话来。

    越老汉继续说道:“你想要分家,也行,别说爸不讲道理。把你买工作结婚买房子的钱拿出三分之二分给你弟你妹妹,我就把这个分给你一份儿。”

    越文斌嘴角抽搐,挤出个非哭非笑的表情,恶狠狠的道:“谁稀罕这点儿破烂!你知道你干这事儿,让我在单位都抬不起头来吗?”

    “那你不孝敬父母,咋就能在单位抬得起头来呢?”越老汉声音很低,似乎在自言自语,“我这一辈子啊,也没干啥坏事儿,咋就摊上这种人了呢?我这是咋了啊……”

    越老汉被警察带走了,他拖着脚镣,偻勾着身影,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的深处。

    越晓慧再也没有撑住,直接晕到越文强的身上。

    越老太葬礼的时候,越文斌没有出现。后来听说是被调走了,调到一个偏僻的山村当什么干部,但是那边十分穷苦,怕是被下放了。

    八月份的时候,韩征突然从外面抱了两个满月的婴儿回来。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躺在沙发上握着小拳头沉睡着。

    韩老爷子跟韩夫人吓了一跳,瞅着这俩孩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

    “男孩我的,闺女是叶三的。”韩征说完,噗通就给老两口跪了,咣咣磕了几个头,“爸妈,我,我对不起你们。”

    韩夫人没有忍住,端着果盘就砸在韩征头上,哭喊着:“你发什么疯!”

    两个娃娃被吓醒了,哇哇大哭。

    韩征仍旧跪着,看着地板上四散的苹果橘子,只是低着头。

    韩夫人瞪着那俩娃娃,忍了半天没忍住,喊了保姆把人抱在怀里哄,四下了找能给孩子吃的东西。

    “都在包里。”韩征说。

    韩夫人路过他身边,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然后拎了包进屋,跟保姆照顾孩子去了。

    韩老爷子受了个大刺激,茫然的问:“是我基因出问题了?为啥俩孩子,俩,俩……俩都这样啊!”

    韩征心说我也不知道啊,特么的一定是中邪了。

    韩老爷子气的抓狂,给叶老爷子打了电话,嗷嗷嗷的嚷了一通。没一会儿,叶家呼啦啦来了一群的人,叶三的表情几乎是惊慌失措的,他扑倒跪着的韩征跟前,也跟着跪下了。

    “那个……我,这孩子……”一直精明的叶三终于有了结结巴巴的一天,“我也去做了两个代孕,还有俩月,就生出来了……”

    叶家二老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才好,叶夫人尴尬的看看自己儿子,再看看气红脸的韩老爷子,轻声问道:“那俩孩子呢?”

    韩征给他指了门,叶夫人喜滋滋的奔了过去,就不出来了。

    叶老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虚,他劝道:“哎,那啥,韩老弟,你上次还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呢。”

    韩老爷子瞪他。

    叶老爷子看看跟着一起来凑热闹的子侄,老脸特别的烧。他腾地站起来,丢下一句:“我去看孩子。”就把这一屋子人都晾了。

    “作孽啊!”韩老爷子想打儿子,可是转念一想儿子已经被自己媳妇儿打过了,于是举起手边的紫砂茶壶冲着叶三就扔了过去。

    茶壶落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韩老爷子看着这个茶壶,捂着胸口,心里滴血。他怎么就忘了,这个茶壶是他最喜欢一个啊,最喜欢的啊!!

    他扶着膝盖也站了起来,蹭到有娃娃的那间屋,进去,关门,也不出来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相邻的书: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