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可劲哭

【书名: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 第12章 可劲哭 作者:江湖太妖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喜欢男人,你觉得他们还能把你留在这里?”韩征冷笑。

    韩真震惊脸看他,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他的毛病?就算是这个身体原主儿好南风,问题这算什么毛病啊?当时他们村就有不少穷汉子娶不上媳妇儿的,就作为契兄弟住在一起过日子,谁都没觉得这是个毛病啊?就算不是穷人家,他家当年还没出事儿的时候,大伯家的堂兄就喜欢男人,大伯也没说啥么。

    “好南风不是病吧?很多人都这样呢。”韩真反驳。

    韩征怒了,“好多人吃屎你怎么不去吃?”

    韩真也怒:“你吃过?”

    韩征:……

    操,这个栗子举得不太对,结果挖坑给自己跳了。

    “问题是你觉得像这种人家能接受你这个毛病?”韩征努力把话题拽回来。

    “这不是毛病!”韩真搞不懂这算什么毛病。

    “这不是毛病什么算毛病?嗯?”韩征觉得跟自己这个弟弟说几句话就能气死,白瞎了他在商业上那么多手段,放这里根毛没用!人家不吃这一套,你断了他的钱吧,他宁愿要饭也不回去,真这么抓回去这一路自己盯着,估计能把自己累死,而且他敢保证就这么拽回去,一个错眼儿人就能再给跑了。

    韩真瞅着他这个便宜哥哥,突然想到前几天看电视学会的一句话,“因为你没有爱过,所以才感觉不到。”

    韩征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弟弟变聪明了的感觉,若是之前,这个孩子早就跳脚冷嘲热讽了,如今还淡定的坐在炕上,撸着猫,轻描淡写一句话把他给噎死了。

    他上上下下的把韩真看了个遍儿说道:“如果不是确定你的确是我弟,我都以为你换了个人呢,怎么着?你流浪还浪出个精神分裂来?”

    “随你怎么说,反正这不是病,我不回家,我要种地!”韩真用力把暴跳的心咽回肚子,强装镇定的强调。

    他的手心都冒出汗来,脊背上一阵阵发凉。

    “我管不了你了,你自己跟老爸说,他同意就成。”韩征掏出自己的手机往韩真面前一扔,用下巴点了点,“打电话问。”

    韩真把手机撇在一旁,这个电话他才不敢打,又不是疯了。

    “今天你回去也得回去,不回去也得回去,我就不信还整不了你了啊?你现在才十八就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等你二十八你还不得上天了啊?”韩征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在家里那些亲戚那堆事儿整的他焦头烂额,然后自己弟弟又不省心,幸亏跟自己不是一个妈,否则他非得往死里抽!

    韩真急的不行,最后灵机一动,用力掐了把大腿哇的哭了出来,把屋里的一人一猫都给震了!

    “我就是不回去,反正你们也都不喜欢我,觉得我多余,还让我回去做什么呢?我学习也没有你好,做事也不如你,我还笨,你还这样逼迫于我!能于你有甚好处呢?”这哭一开头,就再也收不住了。

    当年全家被灭,他忍住了没哭;被发配了做苦力,忍住了没哭;流落在贫穷的村子里艰难度日,忍住了没哭;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差点冻死饿死,也忍住了没哭。

    但是现在全部的悲伤和委屈一股脑的涌了出来,泪水开了闸门,便再也收不住了,就连说话都变了味道。

    韩征整个人都被炸了,他第一次看见哭成这样的韩真,以至于压根没有理会其中口音和说法方式是否有些不太对劲儿。

    韩真从小就死拧,倔的跟驴一样,什么事儿都跟人对着干,哪怕被揍了也不过翻着白眼说你等着。

    这,这怎么就哭了呢?

    韩征想要安慰他,伸出手却被打了回来。还不如已经爬到韩真肩膀上的狗剩,能用软乎乎的小爪摸摸主人的脸,细声细气的叫。

    “哎,怎么哭了啊,我说……别打孩子啊。”这边可能是哭声太大了,被主屋的人听到,修婶一下子就急了,用力推了推修叔让他过来看看。

    修天宇敲了敲门直接推门进来,韩真总算见到了亲人,跳下炕就扑进他的怀里,哇哇大哭,“我不想回家,我不要回去,不要让我回去,哇啊啊啊。”

    韩征尴尬极了,他举起来得手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这么被看了个正着。迎着修天宇和修叔不赞同的目光,也只能佯装淡定的说:“我没打他。”

    “那咋哭成这样?”修叔明显的不高兴了,先不说韩真真的是给他们留了个不错的印象,再加上刚知道这孩子脑子可能有点儿不好使,家里人有钱又看不起他,好不容易哥哥来接,结果把孩子吓成这样。

    你瞅这哭的,气儿都快透不过来了。

    修叔让老二把孩子带过去主屋,自己留下跟韩征讲道理,“我知道你家有钱,这孩子……是有点儿小毛病,但是不妨吃不妨喝的是吧?你们也不能这么逼孩子啊,这才十八就逼得不敢回家了,那以后还能好?毕竟是亲生的吧?也不能逼成仇家不是?”

    韩征一愣,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都知道他那什么,嗯,有点问题了?”

    修叔手一挥道:“我当多大点事儿呢,也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觉得是毛病,这个不容那个不忍的,就算没毛病也都被你们吓出毛病来了!既然想让孩子跟你回去,那就得好好说好好劝,你看你,咋整成这样了嘛!”

    韩征从未想过这地方居然如此开放,居然不把这个当一回事儿。他现在被训得只能点头嗯嗯的答应,觉得自己也是屈得慌,他一没动手二没骂人,这韩真说哭就哭了,变成了他的不是。

    问题是他招谁惹谁了?一个小心脏现在还被吓的扑通扑通跳呢。

    “反正我觉得,能在大雪夜里,捡到只小猫相依为命,要来吃的跟小猫一起吃的孩子,就不可能有坏心。”修叔最后总结。

    “是是是,我也没说他什么,他就哭了呢。”韩征也快哭了,他大老远的冻的要死要活的开车开了大半天跑来是为什么啊?还不是为了这个小祖宗?结果跟三孙子似的被人一顿训,还不能反驳,人家也不是坏人,说的也在理……

    总之,今年可能他比较倒霉。

    韩真哭累了,缩在修天宇怀里一个劲儿抽抽,俩眼肿的跟桃儿似的,看见韩征就往后缩。

    这给韩征气的,心想你之前那股子横劲儿呢?被人揍了还翻白眼儿的牛逼劲头上哪里去了?

    又瞅了瞅护着韩真的修天宇,心里纳过闷来了,这特么的是找到大树好乘凉了啊?眼光不错,找了个壮实的哈?怪不得这一家子觉得这不是个毛病呢,合着家里还有这么一个呢。

    这阴差阳错的,也到归回到一根线儿上了。

    韩征没法儿,只能给家里等消息的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自己闷车里打的,一是觉得家丑不能外扬,二是生怕那句话没说对让这一家子听见,他可看见这家有俩壮汉儿子了,那块头比他魁一圈儿,回头给自己扒光了扔山里面去。这穷乡僻壤的,也难为韩真能在这里给自己找个傍家了。

    他一边儿脑补着东北黑社会,一边儿听自己老爸在手机另一头狂吼:“不回来是吧?那就别回来了,当我没这个儿子!老子把他找回来也是吃饱了撑的,让他在外面跟男人鬼混吧!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人家能要他一年两年还能要他一辈子!回头玩腻了给丫扔出来才知道家里好!”

    韩征一个头俩大,老爷子嘴硬心软,现在就是气急了,等消了气儿就又该想这个老儿子了。就算老儿子跟他不是一个妈,那也是他老韩家的根苗啊。

    当初韩真刚被送来的时候就瘦嶙嶙又阴沉沉的不讨喜,老爷子还跟他们开会说呢,说当初是他的不对,如今孩子已经这么大了,没过过什么好日子,让他们多担待,如今担待成这样,肚子里能没火气么?

    如果是别人家,估计早就团吧团吧扔国外让其自生自灭了。

    韩征又劝了半天,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随便他吧,跟他说玩累了给老子滚回来,去国外,眼不见心不烦。种地?种他奶奶个腿儿的地,天朝黄土背朝天的,去种去种,如果他能种出来大米,老子花十倍价格买回来,也算是能吃上儿子的孝敬!”

    挂了电话,韩征用力搓了搓脸,抖着这一会儿就冻透了的胳膊腿,哆哆嗦嗦的回到屋里对韩真说:“咱爸说了,让你玩累了就回去。”

    韩真不说话,却在心里欢呼了一声,总算不用往山上跑了。

    韩征琢磨了一下,总让自己弟弟住别人家也不是个事儿,就问道:“修先生……”

    修天宇抬头,没好气的说:“你叫哪个修先生呢?”

    得,一屋三个修先生,韩征抽了抽嘴角,也是醉了。

    “我就是想问问这边有谁的房子要卖,租也成,总不能让小真一直住你们家,挺不方便的。”

    “有啥不方便?我家有的是空房,等天暖和了随便打扫一间出来就行了,费那个钱做什么?”修叔不同意,“再说,咋能让孩子自己住一个院儿?这边冬天要下来野兽怎么办?你咋想的嘛!”

    好吧,又说错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相邻的书: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