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扫雪

【书名: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 第5章 扫雪 作者:江湖太妖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第二天很早,韩真就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中醒来。

    他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地方,表情有些茫然。

    过了半天醒过盹儿来,才想起自己这是在那个叫修天宇的男人家里。

    想到修天宇其实还没有自己岁数大,可是自己却要喊对方大哥,不禁有些羞惭,但是一想到自己这副新的身体也不过十七八岁而已,又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听着外面有人说话,房顶上也有人走来走去,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被窝里暖融融的,狗剩四肢大敞的在暖和的炕头呼呼大睡,完全没有打算醒来的节奏。

    韩真一鼓作气的翻身起床,把修天宇给他准备的衣服飞快的套在身上。厚厚的棉衣棉裤让他的行动有些迟缓,他好奇的摸了摸身上的衣服,料子柔软,带着暖烘烘的气息。

    叠好被子下了炕,穿上元宝一样的大棉鞋,韩真揉着眼睛撩开厚厚的门帘儿,看见堂屋有个中年妇女正在忙乎着烧水做饭。

    那女人看见韩真出来,微微一笑说道:“韩真是吧?天宇在外面扫雪呢,婶儿给你舀水洗脸啊。”

    “不不,不用了,我自己来。”看着这个女人蜡黄的脸色,韩真猜测她是修天宇的母亲,他哪里敢让生病的长辈给他舀水啊,被老天知道要降雷来劈的!

    拿了舀子舀了锅里的热水倒在盆子里,又从墙角的缸里舀了点儿冷水掺和着,韩真看着洗脸架子上面一溜的瓶瓶罐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用肥皂洗了脸。

    修婶儿找了干净的杯子和牙刷还有新的牙膏递过去,看着韩真那不同于这边的白嫩小脸,声音里带着笑意说道:“你们这些城里娃,就是养得好,你看大妞儿见天儿的买什么高级洗面奶擦脸油,那脸儿照样黑黑的,不如你一半儿的白。”

    韩真刷了满嘴泡沫,尴尬的笑了笑。

    他洗漱完,又在修婶儿的指导下擦了一脸香气喷喷的脂膏,在修婶儿的笑声中脸蛋发红。

    修婶儿又咳嗽了几声,脸色憋出不健康的红,她去端柜子上的茶缸,里面的水已经喝完了,于是转身去加水。

    韩真想到那围在溪流周围的人,喝了井里溢出的水之后就会变得健康,可是,他要如何把井里的水弄出来呢?

    这飞快的思绪刚刚转完,他就觉得掌心有些湿润清凉,抬起手一看,一小滩水缓缓地聚集在掌心之中!

    韩真一惊,又一喜,迅速的接过修婶儿的茶缸,说道:“婶儿,我帮你倒水。”

    修婶儿到也不推辞,把手中的茶缸递出去,捂着嘴咳嗽,“从,从锅里,咳咳……”

    韩真从锅里舀了半茶缸的热水,趁着加凉白开的工夫在掌心凝结了井水,偷偷的倒进茶缸。

    修婶儿喝完水,呼吸总算缓和下来。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你别怕,我这个病不传染,就是身体虚,总是补不回来……哎,现在什么活儿都干不了,烧火做饭还不能烟气太大,都是天宇帮我弄好了,让我在这里看着。这跟废人有什么区别啊,天宇的那点退伍的钱,都给我填吧了看病了……”

    说着,不禁眼眶有些发红。

    “婶儿,您别着急。”韩真这段时间快把这边人的说话方式学会了,他安慰道:“病总会好的,那个……真的会好的,相信我!”

    修婶儿被他这种拙劣的安慰话逗笑了,擦擦眼角的泪水点头说道:“是的,会好会好,我还没看见天宇跟大妞儿的婚事呢,这身子,怎么也不能垮了。”

    似乎是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修婶儿拍拍韩真的肩膀说道:“你出去看看吗?外面雪老大了,估计你之前都没见过的。”

    “婶儿你好好休息。”韩真早就想出去看看了,他上辈子差不多一直在南方,对大雪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和崇拜。

    韩真撩开门帘儿推开门,刚站出去,一大坨雪从天而降,劈头盖脸的把他给埋了。

    “哎呀呀呀埋到人啦二哥!”大妞儿修君琳咋咋呼呼的叫嚷。

    韩真把身上的雪扒拉开,露出一脸傻笑。

    这就是雪啊,满天满地的雪,好厚好白好凉!

    修天宇听见老妹儿的叫嚷,急忙直接从房顶上跳下来,看见戳在门口傻笑的韩真,哭笑不得,“你咋现在出来了呢?我以为你还睡呢。”

    修婶儿从屋里找了扫炕的笤帚出来,先是敲了下儿子的胸膛,嗔道:“毛手毛脚的你,多大了都!”然后手脚麻利的给韩真把身上的雪扫下来。

    俩人四只手,劲头都不小,把韩真拍的左摇右晃。他笑着躲闪道:“好啦好啦,我自己来啦!”

    修婶儿又敲了二儿子一下,才笑着进了屋。

    大妞扛了把木铲过来,把韩真脚底下的雪都扒拉到一旁,然后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岁数差不多大的男孩,惊了似的叫嚷,“哎呀呀你就是韩真啊?哎妈呀你皮肤真好啊,你长真俊!”

    韩真有生之年哪里见过如此开放的女子,被吓了一跳,囧的脸都红了。

    “哎妈呀害羞了!”大妞哈哈哈哈的笑。

    “去去去,边儿去铲雪!虎了吧唧的你在把人吓着!”修天宇赶紧把自己老妹儿轰走,生怕她把这孩子撩拨的犯了神经病。

    “我,我也想铲雪!”韩真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铲啥玩意儿雪啊,怪累的……行行行,铲,大妞儿,你带韩真去堆雪人吧,去门口堆,别把门儿挡了啊!”修天宇妥协道。

    “来来,韩小真,让你这个没见识过大雪的土包子感受一下咱大东北的冬天!”大妞招着手。

    韩真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不应该跟个大姑娘玩,这不合理数,可是堆雪人的魅力太大了,这让他挣扎了一会儿,仍旧咚咚咚的跑了过去。

    修家老大修天映从房檐探下头来喊道:“老二你别上来了,我把雪都铲下去,你把门口都整理一下。”

    “嗯哪!”修天宇捡起自己老妹儿扔在一边儿的木铲,开始把雪都推到墙根儿下面。

    “哥!你跟韩小真找副手套!”大妞在院门口扯着嗓子喊。

    修天宇喊回去,“别这么叫他,人比你大一岁呢,喊哥!”然后跺跺脚上的雪,进屋找手套去了。

    “艾玛,你比我还大呢?你今年多大岁数了?”大妞瞅着嫩呼呼的韩真问道。

    “十八!”韩真兴奋的团着雪球,一点儿都不觉得手冷。

    “哎妈呀你十八啦?那咋看上去这么小呢!”大妞一惊一乍的叫唤。

    “哎哟喂大老远儿的就听见你嚷了。”修家大嫂越晓慧搬着个大竹筐进院儿了,看见蹲在门口的韩真,噗嗤一笑道:“怪不得大妞说你小,这脸嫩的。”

    韩真呵呵傻笑,觉得这边儿的女人都好泼辣,自己好歹也是个成年的男人了,还是个外男,咋见了都不知道躲一下呢。就算是以前他生活很艰辛的时候,女子跟男子都不会同在一处说话的。

    “嫂子你拿的啥啊?”大妞丢下手里的雪球,掀开竹筐盖子往里瞅,“哎呀鸡苗儿,咱家今年自己养鸡啊?”

    “嗯哪,我大舅那边自己孵的,孵多了怕养不活,就让我过去那点儿来。”越晓慧说着往自己屋那边走,“我得先把炕烧上,省的这些个小玩意儿冻死。”

    大妞看看专心堆雪人的韩真,再瞅瞅她嫂子,说道:“那啥,韩小真啊,我去看鸡苗,一会儿过来陪你玩啊。”

    韩真大囧道:“不,你去看吧,不用陪我。”

    大妞一笑,追她嫂子去了。

    修天宇从屋里拿了手套出来,正好看见他妹子跑走的身影,啧了声道:“大姑娘家家的,一点儿正经样儿都没有。韩真你别空手去团雪球,这样团不结实,过来把手套戴上我教你!”

    韩真把手套挂在脖子上,摊开手看着熊掌一样的棉手套忍不住想笑。

    修天宇觉得这小傻子挺有意思的,他攥了雪球在地上滚,说道:“要这么团,你一点一点儿的捏要捏到什么时候。”雪球滚了没一会儿就变得人头一样大小,然后他又拿起木铲堆了个雪堆出来,拍结实,把雪球放上去当脑袋,然后去屯放杂物的屋里翻了点东西出来,给雪人安了煤球眼睛,胡萝卜鼻子和一顶破草帽,又找了两节树枝当手,掰了段儿弯曲的小树枝当嘴巴。

    “去,雪人儿边上站好。”修天宇指挥着,然后掏出手机对准满脸茫然傻乎乎的韩真,说道:“喊茄子。”

    韩真张大嘴喊:“茄子!”然后莫名其妙的问:“为什么?”

    修天宇捧着手机笑的打滚,然后把照片翻出来给他看。

    韩真看见照片,吃惊的张大嘴巴,半晌带着哭腔问道:“你这是要封印我的灵魂吗?”

    修天宇:……

    糟糕,这孩子怎么这时候犯病了?

    他连忙安慰道:“不,这是要留住你最珍贵的一刻,等你老了,可以拿出来看。”

    韩真脑子里乱哄哄的,貌似知道自己这句话是闹了笑话的,但是看到修天宇一本正经的安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感动。

    “谢谢你……”他低声说道,看见照片里自己傻乎乎喊茄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相邻的书: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