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空间里的雾

【书名: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 第4章 空间里的雾 作者:江湖太妖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韩真满心焦虑的跟着修老板回了家,满脑子都是如果自己变成黑龙怎么办这件事。这个身体残留的各种武器记忆还在,什么飞机大炮狂轰滥炸的景象把他愣是吓出一头冷汗,然后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几乎不能自拔。

    修天宇想不明白一个杜撰出来的神话故事怎么就把人吓成这样,看样子这孩子的病不轻啊……

    当初真应该听韩大傻的话,把他送去派出所呆几天,这小孩儿万一犯病了,大冬天的假装自己是条龙,可怎么办哟!

    可是当看见小孩儿那张不知道是冷还是怎么着变得青白的小脸儿,俩大眼珠子直勾勾瞪着的时候又有点儿于心不忍。

    他衡量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武力值,觉得就算这小孩儿犯病,他也能一根手指头给摁趴下喽。

    不怕!

    修天宇直接打开院门,把车开了进去,开始卸货。两条大狗从窝里跑出来,围着他圈圈的打转,嗅到韩真身上陌生的气味疑惑的歪歪头,却不叫,只是上去蹭。

    修天宇笑着说:“这是大黄和大黄媳妇儿,它们这还挺喜欢你的嘛。”

    韩真摸了摸大黄狗头,大黄伸出舌头,兴奋的呜呜叫。

    很多东北农村的房子院子都盖的很大,房子坐北朝南连一片,院子能跑马,一辆金杯开进去也就占个角落。

    院墙边上放了几口大缸,上面盖着草席子,被雪盖住了,只露出被雪埋了半截的黑乎乎的缸体。

    其中一间屋子灯开了,修大叔披着衣服出来:“二子,回来啦”

    “嗯呐!”修天宇往屋里抗啤酒箱子,顺道拽上韩真,“爸,我朋友家小孩儿,跟家赌气呢,让他在咱家住几天儿呗?”

    “大过年的咋还跟家里赌气呢?住吧,就住你那屋,我给你把炕烧上了,还烧了一大锅水,一会儿好好洗洗,去去一年的晦气。”修大叔把肩上披的衣服往上拽了拽,“我这是出来抽根烟呢,哎,屋里也不让抽烟。”

    屋里穿出个温柔女人的声音,“还抽烟呢,咳咳,回头跟我似的,总咳嗽,咳咳,咳咳……”

    “行了,你少说两句,多喝点水!”修大叔扭头冲屋里喊了嗓子,又叹了口气。

    修天宇让韩真坐炉子边儿上,出来笑着说:“抽两口就赶紧进去吧,别冻着,要不来我这屋抽。”

    “就两口,还上你屋去,回头让你妈数落我。”修大叔嘿嘿笑。

    “我哥我嫂子呐?大妞呐?”修天宇继续搬东西。

    “上你二叔那边儿了,今儿你哥去市里转了圈,买了一车东西,给他们送点儿新鲜的。”修大叔抽了几口烟解了馋,带着厚茧的手指头直接把烟头暗灭了,剩下的半根儿又塞回到烟盒里。

    “东西多不?我帮你搬?”

    “不多,爸你回屋去,别冻着。天儿晚了,你跟妈先睡,我给等门儿。”修天宇折腾出一身汗,甩掉身上的大棉袄,把车里剩下的蔬菜都搬到侧屋用草帘子盖上,肉跟鱼就直接挂侧屋门沿儿上,一宿就能冻的邦邦硬。

    修大叔回屋了,一会儿,那屋灯就灭了。

    修天宇搬完东西回到屋里,就看见韩真缩成个球蹲在灶台边上,一副受气包的样儿。那只叫狗剩的猫仔儿倒是挺兴奋的,上下窜了半天,然后找了个暖和的地方舒服的趴着,打着小呼噜。

    真是个糟心的孩子。

    修老板翻出个大澡盆,兑了半盆热水。这个澡盆子还是他小侄子夏天玩水洗澡用的呢。

    “脱衣服洗澡,幸亏是冬天,要是夏天你这一身儿非得招蛆。”修天宇说着撩了棉帘子进了里屋,“我给你找几件换洗的衣服,你那个能不要就别要了,都特么埋汰成皮夹克了。”

    韩真没听太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能听出来其中的调侃,脸又红了。

    他外面穿的这间破棉外套是捡的,里面的衣服到是自己的,本来想用井水洗洗衣服,但是又怕干不了。再加上总觉得那井是神仙的井,自己平时只敢喝不敢乱用,于是现在究竟脏成什么样子他都不太敢看。

    都多少年没脏成这样了?自从天下大赦离开了那个要命的地方,就再也没有这么窘迫过了。

    脱掉衣服发现自己身上也脏乎乎的似乎结了一层泥壳子,脸更加红了起来,他伸手试了试水温,小心翼翼的抬脚跨进水盆子,蹲了下来,顿时舒服的只想叹气。

    修老板翻了几件自己的衣服,比量了几下,无奈的摇摇头。他家这几口子人,要说谁的衣服能给那个小孩儿穿,只能找他娘的,就算是他嫂子都比那小孩大一圈。

    琢磨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穿自己的,回头再问别人要。总不能还让人家穿那一身儿擀毡儿了的“皮夹克”吧?

    拿着衣服出来的时候,被泡在水里的小孩儿吓了一跳。

    “我说,你之前是挖煤的吧?”把衣服放在一边儿的凳子上,修天宇顺手在韩真肩膀子上搓了一把,搓出一把“含笑半步癫”,整个人都惊了。

    这孩子是在外面流浪了多久才攒了这么一身泥儿啊?

    韩真低头不说话,专心搓泥儿。

    修天宇又往炉灶里塞了把柴火,加满水,火苗欢快的舔着锅底,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洗完了喊我,咱多洗几遍儿,这水存着兴许能起栋房子。”修老板打趣道。

    韩真臊的抬不起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脏,按说他这才流浪多久啊,比之前干一个月活儿身上的泥儿都多。

    不过搓完泥儿的肌肤却变得十分柔软细嫩,被水蒸的泛着粉红色颜色,看上去漂亮极了。

    换了三遍水之后才总算洗干净,修天宇看着裹着棉衣缩在炕头擦头发的小孩儿感慨,不亏是有钱人家养出来的孩子,你瞅瞅这小脸儿,这皮肤,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对了,吹弹可破,跟小姑娘似的,小姑娘儿都没这么白细的一身皮肉。

    “我说……你吃什么长大的?”修老板一边儿铺床一边问道,“天天吃鸡蛋?喝那个什么玻尿酸?”

    韩真被打趣了一晚上了,泥人儿还有三份土性子呢,于是气愤的反驳,“你才喝尿呢!”

    修天宇哈哈大笑,“好好好,不喝就不喝吧,哎你往这边来,炕头太热不能睡人,否则你一准被烤的流鼻血,让狗剩在那边儿呆着。你这小孩儿也逗,给个猫起名字叫狗剩,那回头养狗起名叫什么?”

    韩真手脚并用的爬到一旁,认真的说,“叫金元宝。”

    修老板笑疯了。

    韩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在他家出事之前,门房养了条狗看门,就叫金元宝,长得肥头大耳的,跟谁都亲。后来出了事儿,就养不起狗了,吃的自己家里人吃还不够呢,哪里能留下来给狗吃?

    再说了,叫金元宝怎么了?多招财啊。

    修天宇铺好床,脱了鞋袜洗了脚,倒水的时候看了看外面的天,回来叹气,“这雪下太大了。”

    雪下的大不好吗?

    炕边儿就是窗户,韩真撩开窗帘往外看,雪在阳台上积了一个巴掌厚了,白白的,看上去就开心。

    “睡吧。”修老板熄了大灯,只开了床头灯,然后靠在被跺上借着昏黄的灯光在看一本做饭的书,然后给他哥嫂等门。

    韩真扫了眼那本书的封面,觉得这个身体的眼睛真亮啊,隔着这么远他都能看清楚那本书皮儿上最下面的小字儿。

    这就是传说中的火炕啊……裹着厚厚的被子,韩真叹息着在被窝里打了个滚,浑身汗毛孔无一处不妥帖。

    从身体下方不停的散发着暖意,这比他以前小时候过的日子都舒服。他小时候在江南长大,一到冬天就阴冷阴冷的,没有火盆儿就能把人冻死!出门都是带着手炉,用大大的披风裹着,才能暖和一些。

    韩真舒服的伸展开四肢,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在床上睡觉,真舒服啊……

    半夜修天宇醒来,看着身边踹了被子睡的呼噜冒泡的小孩儿,觉得有意思又好笑。

    他伸手抻了被子给盖好,心里琢磨着,如果那个有钱人家真不打算养这个小蛇精病了,那么让他养着也挺好。就算放在这里看着,都挺舒心的。

    狗剩听到动静,抬起头看了几眼,然后抻了个懒腰,翻身拱到褥子上,肚皮朝上打起了小呼噜。

    修老板捏了捏狗剩的小爪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上一种有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满足感。

    如果以后每天醒来都能这样,就太好了。

    韩真做了个梦,梦里的他在天上飞着,身边是大朵大朵的云朵。往下看去,有一条蜿蜒如同黑龙一样的山脉横穿整个大地,山脉的一头连着海,另一头是郁郁葱葱的田园。

    山脉最高的那座山上刻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十方世界!

    韩真飘着飘着就落到那座高山上,山上有个小亭子,亭子里有一眼井。

    他看了一惊,这就是自己进去的那个神仙地方的亭子和井啊,可是,可是周围并没有山……

    不,是因为周围雾蒙蒙的,他根本无法看到是否有山。

    难道说,那个自己可以进去的神仙地方就是这里?可是这个十方世界,跟天哥说的黑龙山脉有没有关系?

    还是说,如果当自己进入那个神仙地界的迷雾散了,就能到达这个地方了?

    可是,那迷雾要如何才能散去?

    韩真绕着这个山头转了一圈儿,看到井旁边好像蜿蜒出一条小溪,溪水清清亮亮的溜到半山腰,浅浅的蓄了一池,一群穿着怪异的人们聚集在池边。

    那些人看上去貌似身体都不是很好,一个个面黄肌瘦,甚至腿脚都不方便,可是他们喝了池水之后,脸色就开始慢慢变得红润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相邻的书: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全世界都在逼女主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