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书名: 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 第24章 作者:异雀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地窖里面黑黝黝的,带着一种迟钝的安静。

    在这种安静里面,地窖被从外面锁上的声音更为显眼,然后又是一种不知道什么声音,整个木门都被压得吱嘎吱嘎的。

    福斯特女士吓得脸都白了,她带着哭腔急道:“莱拉她怎么不跳下来?啊,她怎么不跳啊!她在外面等着……”

    她本来想说等着被当成劈柴烧吗,却硬生生地刹住了。

    兰斯特和弗兰克先生都一声不发,米恩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只是从心底燃烧起一阵愤怒——

    这些人类究竟是怎么了?!就为了一些网上的煽动,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植人又怎么了?植人难道看起来不是活生生的人吗?

    能够和人类通婚、能够和人类一同产下后代,能够几乎是完美地融入人类社会中生活——为什么要在乎那么一点点区别?!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悲伤和愤怒,米恩怀里的艾伦宝宝缩了缩,一股浓郁的桂花香味在空气中散播开来。

    米恩把宝宝托了起来,轻轻用脸颊去蹭了蹭他,可是心脏却仍然跳动得几乎像是要从口中跳出来。

    “莱拉会没事的。”

    是弗兰克先生的声音。

    弗兰克先生的声音其实并不是十分斩截的类型,可是因为身体上的缘故,说话的时候甚至会带上一丝鼻音。可是,或许是因为他本人的气势,他的声音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严肃坚定的、甚至是冷硬的。

    但是在现在,那一丝鼻音却给他的声音中加上了一丝脆弱和不确定。

    “我们可是杀手树啊……”

    那是宇宙之中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植物,也是进化史上被无数人赞叹了亿万次的奇迹,能够在各种各样极端环境下生活,能够捕杀巨大的食肉蒙受的杀手树。

    有着杀手树基因的植人,甚至杂糅了人类和植物之间的优点,成为了在各个领域都能站在顶端的杀手树植人。

    能够在幼生期轻而易举地拟态成任何东西,成年后随便拟态成各种植物的杀手树植人。

    仍然在不断进化着的杀手树植人。

    从来……没有伤害过人类的杀手树植人。

    米恩抬起头来,盯着地窖的顶部,似乎要穿过黑黝黝的泥土看见莱拉姑妈一样。

    为了方便贮存蔬果,地窖被挖得很深。地窖的顶端更是和地面隔着几米的泥土。

    而就算是隔着这几米的泥土,地窖之中的几人仍然明显地感觉到了震动,地窖顶端的泥土也被震下许多,簌簌地落在米恩的脸上。

    他只觉得浑身一下子冰冷,像是血液突然就不流动了。

    ——这是爆炸。

    兰斯特一直在盯着手上的通讯器,这时候突然轻声说了一句:“飞船要到了。”

    米恩感觉到福斯特女士走了过来,轻轻地揽住了他的肩膀。母亲的怀抱温暖而且柔软,可是他却只是站直了,定定地盯住了那一块地方。

    外面为什么突然有爆炸?难道是炸药?

    从地窖的门被从外面插上,又到听见地窖的门咯吱咯吱地想,米恩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莱拉姑妈大概是变成了杀手树本体,把地窖压住了吧。虽然人类是年纪越大越衰弱,可是植物却不同,越是年龄大的树木就越是盘根错节、越是枝繁叶茂。

    想必一定是因为莱拉姑妈的植物本体太大了,他们才动用了炸药吧?

    虽然植人的恢复能力远远超过人类,可是这样的爆炸下来,也不知道莱拉姑妈会受伤到什么程度?还能不能恢复?

    而他……就这样手足无措地站在这里,享受着一位中年女士的庇护……

    “米恩……宝宝不哭……”

    尽管福斯特女士是在开口劝说米恩,可是就连她自己的声音也带着哭腔和颤抖。

    她把头埋在了米恩的肩头,听见米恩轻轻地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地窖之中仍然沉默着,地窖上面时不时掉下些泥土。但是米恩却觉得这样的沉默反而让他觉得好受些,如果弗兰克或者兰斯特其中的任何一个,强颜欢笑地说一句没关系,他才真是要难过了。

    空气中,诡异的沉默甚至让人有种心跳声也会被别人听到的错觉。在这样的安静之中,兰斯特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已经到达预定地点,用□□驱逐完毕人群,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干草垛下面的地窖里!”兰斯特的嗓子突然哑了那么一瞬间,然后才继续说,“……地窖的开口,在一棵杀手树下面。”

    “没有杀手树……看见了稻草垛。”

    因为地窖的泥土太厚,通讯器对面的声音一直都是有些断断续续的,兰斯特努力地和对方沟通着,可是却始终有几句话听不到。

    “……挖掘,你们注意躲避。”

    “靠墙!”

    听见通讯器里断断续续传过来的语句,米恩猜测,上面是没找到入口、或者莱拉姑妈的状况不好移动,准备直接开始挖掘了。

    挖掘的效率很快,感觉着震动越来越近,米恩赶紧拉着福斯特女士去另外一边靠墙躲好。他们才刚刚站定,就看见一道亮光,地窖被直接挖开了。

    上面传来一阵欢呼声,两根绳子被丢了下来。兰斯特扶着福斯特女士先被拉上去,然而是弗兰克先生。

    “你先上去吧。”

    米恩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愧疚,他几乎不敢抬头看兰斯特:“快去看看莱拉姑妈。”

    不等兰斯特回答,上面突然传来一声几乎不像是人类声音的嚎哭!

    是弗兰克先生的声音!

    那嚎哭嘶哑而绝望,突然中断了,可是却还能听见嘶嘶的气音。再然后,就是几乎让人不敢听的绝望的哭声。

    兰斯特顾不上再和米恩客套,他一把抱起米恩套在绳子上,自己也抓住绳子,一起被上面的人拉了上去。

    最早被拉上来的福斯特女士已经完全呆在了那里,她张着嘴,无声无息地,可是眼中的泪水却像是停也停不住一般地汩汩流出。

    米恩迅速地把艾伦宝宝塞进了外套里,这才转身去看向地窖的方向。刚刚看过去,他立刻愣在了那里。

    ——那是一块巨大的石头。

    这块石头的表面上到处都是裂痕和黑色的火烧痕迹,可是形状却光滑得像是一块鹅卵石,直径几乎有五米那么长,厚度也有两米多高。

    整块石头,几乎是完美地把整个地窖都覆盖在了下面,紧紧贴合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像是一个拥抱的姿势。

    弗兰克先生嚎啕大哭地伏在那块石头上,他的手甚至够不到石头的顶部。

    “莱——莱拉——”

    幼生期的杀手树植人有能够拟态成各种各样物品的能力,虽然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惟妙惟肖,可是却也基本能*不离十。

    可是,当全身上下的结构和细胞都固定了之后,成年的杀手树植人就只能在固定的人型和植物拟态之间切换了。

    兰斯特可以使头发变长,已经是这一代杀手树植人之中走在进化最前端的小树了。

    ——可是,这种变化也不是绝对的。

    当一名杀手树植人抱着必死的心态调动全身上下所有的潜力的时候,是能突破成年植人不能拟态为其他东西的限制、甚至能突破杀手树不能变为无机质的限制的。

    但是,这样的变化是不可逆的。

    也就是说,用了必死的决心把自己变成石头堵住地窖门口的莱拉姑妈,再也不能变成那个喜欢穿黑色及地长裙的冷冰冰的形象了。

    “姑妈……”

    和弗兰克先生已经嘶哑得不像是植人的声音不同,兰斯特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他站在原地,甚至不敢走上两步去摸一摸已经变成了石头的莱拉姑妈。

    突然,他重新跳下了那座地窖。

    米恩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才想到,里面有莱拉姑妈拼命抢回来的画。

    虽然莱拉姑妈是为了带上这些画,这才耽误了进地窖的时机。可是米恩看着满地的火把,不远处已经开始燃烧的树丛,还有刚刚的爆炸,眼泪又开始从眼睛中涌出。

    看这些人类带来的装备,就算是莱拉姑妈没去拿画,只怕他们也躲不过去这一劫。

    本来是怕吓到艾伦宝宝,可是米恩现在却把艾伦宝宝从衣服里抱了出来,他慢慢地朝着石头走过去,把宝宝轻轻地放在石头上。

    或许是因为不久前的爆炸,石头上的温度仍然炙热,可是艾伦宝宝仿佛也知道什么似的。他并没有把身体移开,而是变成了杀手树的本体,贴在了石头上。

    “弗兰克先生……”

    飞船船长同样是一名杀手树植人,米恩刚刚甚至看见他的脸上同样全是泪水。不过,他还是出声打断了弗兰克先生几乎已经是无声的嚎哭。

    “我们该走了。”

    弗兰克先生慢慢地站起来,他转身看着飞船船长:“我想把她带走。”

    “可以。”

    船长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头,然后催促道:“但是现在必须尽快出发了,这次的大迁移十分危险,政府已经全面戒严,如今飞船只能靠武力强行硬闯出去。时间上不能有一丝耽误。”

    弗兰克先生点了点头,又恢复成了平日里的那个弗兰克先生,只是眼神更加平静镇定,脸部甚至也更加严肃。

    “父亲。”

    兰斯特抱着莱拉姑妈的几幅画,站在了弗兰克先生的旁边,轻轻地叫了他一声。

    对于弗兰克先生来说,兰斯特是他生命的延续,是他和伴侣渴盼了几十年却终于没能得到的孩子。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把兰斯特放在第一位。

    可是现在,就连兰斯特的呼唤,也不能让他的脸柔软上半分。

    看着这样的弗兰克先生,米恩也十分担心,可是他站在那里,却有些畏缩不敢上前。

    尽管这件事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但是那些凶手,却和他是一模一样的人类。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搬东西,船长甚至亲自掌控着飞船,小心翼翼地把莱拉姑妈变成的石头吸进货仓。没有一个人看着米恩,但是他却觉得四面八方的目光都在看着他。

    那种窒息的感觉,甚至让他开始考虑,是不是真的要一起离开了。

    可是也只是想想而已,这样的世界,这些被克斯蓝党派煽动的仿若妖魔一样的人类,他怎么放心在这里抚养艾伦宝宝?

    他低下头看着如今变成了一棵小草的艾伦宝宝,却感觉突然被人揽住了。

    “母……”

    不,这不是母亲。这个胸膛比起母亲的要更有力、更宽阔。

    “米恩,我们上飞船吧。船长已经安排好了舱室,我带你去看看。”

    兰斯特顿了一下:“不过有件事……”

    米恩的心沉了一下,却听见兰斯特往下说的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福斯特女士是人类……但是这次事件之后,恐怕把她单独留在这不太好。这件事我不方便说,你要不要去问一下?”

    和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米恩慌忙抬起头。

    一名植人也站在旁边,好奇地看着米恩手里抱着的那棵草:“这是你的孩子?你是人类吗?”

    看见米恩点了点头,他皱了皱眉,可是口中说出的话却没有任何嫌弃的成分:“飞船上好像只准备了营养液……为了节约空间……”

    说到这,这名植人飞快地丢下一句话就跑了:“我去通知船长准备食物!”

    “你放松些……”兰斯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米恩柔软光亮的黑发,摘掉上面的一片碎叶子,“虽然植人不是人,但是只有和人类结合才能顺利地诞生下一代。我们对人类的感情之中天然地就有依恋,对于我们来说,人类就像是父亲或者母亲其中的一方一样。”

    “虽然总有些残酷的事情,但是我们分得清人类的个体。你放心,不会有任何人因为你人类的身份歧视你的。”

    作为一名人类,刚刚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米恩看起来甚至比这些植人还惊恐。现在虽然好了一点,可是他看起来仍然是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样子。

    弗兰克先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走了过来,用力拍了拍米恩的肩膀:“米恩,你是个好孩子,好好照顾艾伦宝宝。我要先离开这里了。”

    先离开?

    米恩立刻被弗兰克先生说的事情夺去了注意力,而听见这句话的兰斯特,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慢慢低落了下去。

    他干巴巴地出声解释道:“因为这次必须强行突破星球的武力封锁,所以长老会决定,所有一百一十岁以上的男性植人都去驾驶小型战斗飞船,保护客运船冲出封锁。”

    弗兰克先生,现在一百一十六岁了……

    派年老的植人,而不是派战斗能力强的植人,长老们的目的昭然若揭。

    他们是要牺牲掉这些植人,来换取年轻人们和女人孩子逃出去。

    弗兰克先生勉强放柔了声音,他揉了揉米恩的黑发:“世界树是长老会唯一的大长老,甚至还是目前唯一一名世界树植人,可是他会驾驶着飞船冲在最前面吸引火力。”

    他笑了笑,刚刚因为嚎哭而嘶哑的嗓子笑起来就像是夜枭一样难听,可是却也和阳光一样温暖:“兰斯特!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你忘记了吗,从小到大的战斗游戏里面,哪次我不是几秒钟就把你干掉?只不过是去驾驶战机……”

    弗兰克先生沉默了一会,这才继续往下说:“你们才是植人的未来,我们会好好保护你们的。莱拉平时那么任性的孩子,都懂得这样的道理,你们也要懂得。”

    他低下头看了看米恩怀里的艾伦宝宝,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他。

    不知道是不是平时经常见到弗兰克爷爷,艾伦宝宝这次竟然罕见地没有分泌酸液。被弗兰克爷爷揉了揉,他甚至还“嘤嘤”了两声。

    弗兰克先生笑了笑,眼睛里有点什么东西在闪着光,不过一转眼就看不到了。

    他把文明棍拎起来,整理了头发和衣服,整个人又挺直成了米恩第一次见到时候的那个时髦又优雅的小老头,微微仰起头,朝着一边那艘星云u571走了过去。

    米恩觉得喉咙有些紧,兰斯特轻轻地揽住他的肩膀的时候,他也一点抗拒都没有。两人朝着福斯特女士那边走过去。

    福斯特女士的两只眼睛已经红肿得像是两只桃子了,看见米恩走过来,她“哇”地一声,用力地搂住米恩,大哭起来。

    “她怎么就那么傻呢……早上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很精明么?怎么就过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傻成这样……”

    平心而论,福斯特女士是个美人,还是个知道如何利用自己女性魅力的美人。甚至就是在哭的时候,她也能保持着自己的形象完好无缺。

    可是现在搂着米恩大哭的福斯特女士,甚至连鼻涕都冒了出来,不停地抽噎着。

    兰斯特把艾伦宝宝从米恩的手里接过来,又抽出了手帕递给米恩,虽然从他的角度递给福斯特女士可能更方便。

    米恩接过手帕,努力伸手递给母亲,另外一只手有节奏地拍着她的背。

    这样的大哭,他只在继父去世的那一年看过。当时的妈妈也是这样搂紧了他。

    “妈妈,不要哭,我在呢。”

    .

    .

    二十分钟后,飞船出发了。

    在那一瞬间,透过舷窗,米恩能看见远处还有几十架客运飞船同时起飞。在它们的身边,是密密麻麻的战斗小飞船。

    每一艘小飞船上,都是一位年龄超过一百一十岁的老人,一位愿意用自己的危险举动换取其他人的安全的英雄。

    只不过,舷窗实在是太过窄小了,米恩怎么也看不到环绕在这架客运飞船周围的战斗飞船。

    看米恩实在是太过紧张,兰斯特想了想,索性直接给他讲述这次之人联盟的计划。

    “因为植人在成年期之前都不能进行跃迁,所以这次的目的地就是艾琳星系外的几颗智慧星球。”

    兰斯特调出一幅全息星图,在空中指给米恩看:“这三颗星球,就是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因为不能跃迁,所以也只有这几颗举例比较近的星球能够作为落脚点了。”

    米恩犹豫了一下,索性直接问出口:“他们会接纳我们吗?”

    克斯蓝党派既然已经成功地在艾琳星系中煽动出了一股反植人的浪潮,又怎么会不抓住这个机会、继续扩大战果?

    “不清楚。”

    兰斯特摇摇头。

    如今的d-612星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温和的宜居星球了,这颗过去曾经平和过美丽过的星球,如今已经充满了在政府刻意煽动下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人类。

    米恩叹了口气。

    “我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纪录片的名字叫做。内容是记录上一次星际大战中,原本一直温和友好的哈尔克星人,在元首的煽动之下突然就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军队。”

    “如今d-612星球也快变成这样了,甚至连小孩子……”

    他转脸看向窗外的景色,大地已经变得看不见了,甚至连那座整个锡金市都为之骄傲的通天塔也看不见了。

    整架飞船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舷窗外面。

    马上……就要接触到天网了。

    天网,是几乎所有宜居星球都会安装的一种被动型防御设施,会自动拦截防御范围内一切被认定为敌方的物体。不管是从外面飞进来的,还是从里面飞出去的。

    米恩几乎是扒在舷窗上,看着远方的那些小黑点。

    护持在巨大的客运飞船周围的小飞船们,几乎在那一瞬间快得几乎在视网膜上留下了虚影。像是追逐火焰的飞蛾一样,它们义无反顾地朝着天网上撞了上去。

    它们在吸引火力。

    米恩突然觉得眼前一暗,一艘极其熟悉的飞船迅速地从舷窗前掠过,朝着他乘坐的这架飞船上空飙升而去。

    是u571!

    是弗兰克先生驾驶的u571啊!

    因为视线所限,米恩看不到自己这架飞船周围的景象,他只能极目远眺,看着远方天网上炸开的一朵朵烟花。

    虽然是吸引火力,可是因为天网有屏蔽无人机信号的功能,所以只能用人来驾驶飞船撞上去。再加上植人们人数有限,饶是杀手树们捐出了所有的产业,从三年前就开始秘密购买飞船,这种限制身份购买的战斗型号飞船仍然数量不足。

    所以,每个坐进战斗飞船的老爷爷们不光是要把自己整座飞船撞上去吸引火力,更是要拼尽一切拖延时间!

    他们甚至连用消耗战的本钱都没有。不光是要狠狠地朝着那张巨网撞上去吸引火力,更是要争取再击中每一发朝着自己轰击过来的炮弹,尽力地活下去、活得更长一点!

    不是为了自己活下去,而是为了活下去……给飞船上的孩子们争取更多的时间,挡住更多的子弹。

    “差不多了……”

    兰斯特的声音在米恩身后低低地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其他事情,顾不上去想两人之间的身份,只要是伸过来的手,他就会用力地抓紧。

    在这场用勇气和无私点燃的烟火盛会里,几十架客运飞船也调整了姿态,笔直地朝着天网撞了上去!

    而刚刚还分散开尽了最大努力去吸引去试探天网的战斗飞船们,也都用最快地速度,紧紧地围绕在了客运飞船上。

    那情景……看起来甚至是有些不和谐的,小小的战斗飞船和巨大的客运飞船比起来,就像是一丛小草护佑在一棵大树面前。然而,只要有炮弹飞过去,小飞船就会尽量飞近用炮弹击落那些迎面飞过来的炮弹。

    它们飞得离炮弹那么近,不光是为了让射击更加准确,更是为了一旦射不中的时候,用整艘飞船上去挡住!

    要保护住客运飞船,要尽它们最大的能力保护住!

    没有人知道这些从d-612星逃出去的植人会不会得到救援,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宇宙中跋涉多久才能够找到栖身之地,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中途有没有机会补充能量……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逃出去!

    踩着长辈们的肩膀,从这颗不再欢迎他们的星球逃出去!

    一开始,天网上肆意绽放的烟花大部分还都是炮弹之间对轰产生的爆炸,那些爆炸离着各架客运飞船还很远。

    但是随着大飞船穿过天网的笼罩范围,那些本来不过是星星点点的焰火开始了盛大的绽放。

    每一次绽放……都是一位植人老爷爷的去世。

    兰斯特曾经和米恩讲过,植人的葬礼一定是要回归大地的。那里是他们的生命之源,是他们诞生的地方。有土壤有水源的地方,才是每一名植人应该长眠的地方。

    而不是……而不是这几万公尺高的天空!而不是在那样残忍的爆炸和火焰里!

    被埋在大地母亲的怀里,慢慢腐朽,最终和大地母亲化为一体,死去的身体滋养出新生的嫩芽,这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大朵大朵的焰火在持续地盛放着,那些几乎小得看不清身影的小飞船们越来越少了。

    船舱里面,已经有人开始低低地唱起了葬歌。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我的兄弟啊,请把我葬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

    越来越多的声音从各处响了起来,低低的、悲伤的、抽泣的。

    “如果你找不到我的尸骨,

    就把我的叶片带去。

    赐我生命的大地母亲啊,一切荣光都属于你。”

    赐我生命的大地母亲啊……

    一切荣光都属于你。

    米恩从来没听过这首葬歌。这歌词简单得甚至有些拙劣,调子也几乎平和得没有什么波动。可是在这样低低的调子里,他突然觉得心中的那些愧疚和感伤,似乎被抚平了一样。

    小飞船们几乎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不过幸好,巨型客运飞船们也几乎都脱离了天网的范围。他们打开了身上的舱门,让所剩无几的小飞船们回到船舱里。

    兰斯特十分焦虑地站起来:“我去后面等父亲!”

    因为视野所限,他们这里看不见在这架大飞船周围护卫的小飞船们,只能远远地看着其他……

    那是什么?!

    那是……埃贝尔炮!

    政府疯了吗?!这炮一旦开启,会造成方圆几千平方公里的环境都被放射性物质污染!

    不过……不过就是几万名植人……

    船舱中的葬歌一下子停了下来,米恩觉得一股巨大的绝望攫上他的心头,他的手颤抖地抚上舷窗,看着下面渐渐张开的炮台。那黑色的炮管已经露出了一丝……

    埃贝尔炮的火力范围,绝对是无法逃脱的。这可是甚至能毁灭一颗小行星的死神武器。

    “必须阻止它!必须阻止!”

    他大叫着跳了起来,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单薄而且绝望。

    怎么阻止?

    就在米恩几乎要绝望地跪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兰斯特的手颤抖着扶住了他,那手冰冷又僵硬。

    米恩抬起头从舷窗往外看过去,看见所剩无几的小飞船们,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尽数笔直地朝着埃贝尔炮扎了过去!

    没有一丝犹豫,所有的小飞船都沿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同归于尽吧!

    而那其中,最为快速的一艘小飞船,正是银色的u571。

    .

    埃贝尔炮还没开始蓄能,这是所有人最后的机会。

    对于这种武器,植人们有着一种天生的厌恶。它会污染几千平方公里的土地!

    人类听不到,可是他们却能听见土壤的挣扎与嚎叫……

    昔日里甜美的果实,会在这可怕的辐射下腐烂掉;可爱的动物,会在这可怕的辐射下慢慢长斑,骨肉一块块腐烂掉。

    看着上百艘小飞船直直地飞进了炮口,米恩甚至不敢去看那最后爆炸的景象。

    他大哭着把脸埋进手里,几乎要蹲跪在地上。

    ——可是,有一双有力又温暖的大手把他拎了起来。

    “看吧,为什么不看?这样壮丽的景象,恐怕一辈子也就能看见一次了。”

    弗兰克先生?!

    米恩惊喜地回头,看见兰斯特也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弗兰克先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我说,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让飞船最快速度撞向目标这样的举动,还需要驾驶员留在飞船上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相邻的书: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