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书名: 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 第23章 作者:异雀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不会做饭就不要主动做。做得这么难吃,客人出于礼貌还要微笑感谢,这样还不如让客人饿肚子。”

    莱拉姑妈皱着眉头把盘子推开,从桌子正中央的果盘拿起一串浆果,放在面前的水杯里面泡了泡,这才拈起一粒放进口中。

    福斯特女士明显一副想发脾气的表情,甚至连手都伸了出来似乎是想要拍桌子,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弗兰克先生皱起眉头,把手里的刀叉放下:“莱拉,和福斯特女士道歉。”

    “这么难吃……”

    弗兰克先生的脸上冷冰冰地,用了刚刚莱拉自己说的话反过去堵她:“主人为了你辛辛苦苦做的早餐,觉得不合胃口就回房间吧。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在莱拉姑妈说话的时候,米恩本来准备站起来替母亲说几句话的。但是既然听见弗兰克先生这么说了,自然是比他出面效果要好些。

    他坐了回去,正要扶椅子,却正看见福斯特女士趁着对面的那对兄妹面对面说话的瞬间,飞快地朝着福斯特女士泡着浆果的水杯里倒了几乎半瓶食盐进去。

    =口=

    两人都没看见福斯特女士的这个动作,可是兰斯特却看得一清二楚。看见岳母脸上得意的笑,他果断地把本来放在自己这边的胡椒粉朝着福斯特女士面前推了推。

    米恩黑线。

    这时候,莱拉姑妈已经站了起来准备道歉了。

    她虽然脾气古怪,又对除了画画之外的事情缺乏关注,但是对弗兰克这个哥哥却十分敬畏。

    毕竟……弗兰克先生对妹妹和对儿子的教育方法是一模一样的。兰斯特小时候没少见过莱拉姑妈因为说错话被弗兰克先生惩罚。只不过,和兰斯特挨打不一样,莱拉姑妈被惩罚的方式通常是停一个月的甜点。

    “对不起,我不该说您做的菜难吃的。”

    福斯特女士并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冷冰冰的莱拉女士居然会道歉,她有点错愕,有些手脚无措地站了起来。

    “没……没事,您快坐下。以后您的饭菜还是让米恩准备就是了。”

    兰斯特一家已经在农场住了三天了,之前莱拉姑妈一直躲在自己选定的房间里,给一幅画做后期的处理工作。连她的一日三餐都是米恩亲自送上去的。

    今天飞船就要来接人了,植人要开始分批撤离d-612星,她这才终于把几幅画都打包好了,下来和大家一起吃饭。

    因为这个,福斯特女士对莱拉姑妈的观感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是现在看见对方居然这么郑重地道歉,她也不好端着架子:“我原谅您。”

    莱拉姑妈点点头,这才坐了下去,重新吃起浆果来。

    ——等等,那浆果刚刚被福斯特女士倒了半瓶盐进去!

    米恩赶紧站起来:“莱拉姑妈,我帮您重新……”

    他的话还没说完,莱拉姑妈就剧烈地咳嗽着把口中的浆果吐了出去。她甚至顾不上一直以来几乎是完美无缺的礼仪,伸手拿起弗兰克先生面前的水杯,大口喝了一口。

    植人虽然也能吃人类的食物,不过一般却不喜欢稍重的口味,他们的口味多半是少油少盐这样的清淡口味。

    刚刚福斯特女士那一下,米恩目测,至少倒了50g食盐进去……

    喝下去一大口水,莱拉姑妈这才感觉好了一些。她立刻站了起来:“是不是你?!”

    福斯特女士有点愧疚,毕竟刚刚人家已经道过谦了,她也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对不起……”

    “对不起?你也懂对不起和原谅是什么意思吗?”

    莱拉姑妈生气得语调都拔高了:“刚刚我和你道歉,你说原谅了,结果居然往我的被子里撒盐?”

    她一气之下,从桌子上拿起只剩下半瓶食盐的盐瓶,朝着福斯特女士身上洒过去。

    米恩本来抱着艾伦宝宝坐在母亲身边,他正要站起来劝架,可是谁料到莱拉姑妈居然突然动了手!那盐瓶被她剧烈地晃动了两下,雪白的食盐顿时洒得到处都是,甚至还洒了许多在艾伦宝宝身上。

    “嘤嘤嘤!”

    艾伦宝宝最近刚刚学会了在身体表面分泌出黏液,这种拟态需要让体外的一部分表皮变成黏膜。而黏膜和普通表皮的保护能力自然是不能同日而语,尤其是沾上了食盐这种东西!

    宝宝好痛!

    艾伦宝宝用力地朝着莱拉姑妈喷溅了许多酸液!

    这下子,整张饭桌上乱成了一团。

    弗兰克先生刚刚看见艾伦宝宝突然十分微小地收缩了一下,就知道他要喷溅酸液(可想而知,兰斯特小时候到底给弗兰克做了多少次酸液袭击的演习……)。他赶紧一把推开莱拉姑妈,那些酸液大部分都落空了,小部分溅落在弗兰克先生的西装和饭桌上。弗兰克先生眼疾手快地把西装脱了下去,而饭桌上则立刻被酸液腐蚀了两个大洞。

    不过,大家都没有关注饭桌究竟如何。

    食盐沾染在植物的黏膜上,是非常难受的事情。因为食盐溶解在黏液里之后,会造成黏液的密度大幅度高于体内液体,会导致体内液体慢慢往外渗透。

    尤其是娇弱的杀手树宝宝们,他们的整个身体还处于植物向人类变型的阶段,因此身体结构十分脆弱。

    艾伦宝宝又极速地震动起来,发出了类似于小孩子的大哭声。

    “爸爸!”

    他迅速地变成了一块木头一样的东西,可是身上却仍然残留着一些黏液。

    米恩已经抱着艾伦宝宝跑进了厨房,把他放在水龙头下面冲刷。顾不上宝宝身上还有酸液,他用力地擦洗着艾伦宝宝身上残留的黏液。

    除了莱拉姑妈之外,所有人都围在厨房里,焦急地看着水龙头下面的艾伦宝宝。

    莱拉姑妈呆呆地站在原地,弗兰克先生回头看见她的样子,生气地皱起眉头:“回到你的房间去!到飞船到来之前,都不许下来!”

    她愣了一下,抿起嘴唇、抬起下巴,蹬蹬蹬地上楼去了。

    这边,米恩已经把艾伦宝宝完全冲洗干净了。福斯特女士拿来毛巾,把变成了木块的艾伦宝宝擦洗干净,上上下下地检查着。

    她十分生气:“怎么不看着点?她自己也是植人,难道不知道盐洒在身上不舒服吗?”

    弗兰克先生有些尴尬。

    其实刚刚的事情,本来无所谓谁对谁错,但是莱拉姑妈一把食盐洒到了宝宝的身上之后,整件事的性质就变了。

    米恩查看过宝宝没事情之后,准备让艾伦宝宝变成植物休息一下。现在的杀手树宝宝不能变成人型,自然暂时也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变成植物扎根在土壤里接受光照,才是最理想的恢复方式。

    “弗兰克先生,您刚刚没被酸液喷溅到吧?”

    弗兰克先生夸张地在原地转了个圈:“没有,而且宝宝痛了嘛,他喷溅酸液是应该的!”

    他几乎要把脸贴在艾伦宝宝身上亲近一下了:“我见过许多杀手树宝宝,这么小就能喷得这么远的只有我们的小艾伦了!”

    感觉弗兰克也是个很有潜质的熊孩子家长啊……

    米恩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下,抱着艾伦宝宝出门。兰斯特本来也要跟出来,却被米恩打发了去看莱拉姑妈。

    从房间里一出来,感受到外面和煦的阳光,米恩立刻能感觉到手里的艾伦宝宝似乎高幸了起来。

    虽然他不是植人,不会植人之间的那种利用生物电交流的本领,但是在艾伦宝宝身上,米恩却似乎能微妙地感受到儿子的心情。

    现在这种懒洋洋又开心的情绪,应该代表着刚刚艾伦宝宝也没什么事情吧?

    想到这,米恩抬起头来,看着二楼莱拉姑妈房间的那扇窗,却看见本来敞开的窗子迅速地关上了。

    他摇了摇头,朝着一处青草肥美茂盛的地方走了过去。

    这一片土壤和别的地方不同,似乎特别地肥沃。兰斯特和弗兰克先生,晚上甚至还会偷偷地跑出来在这里变成树型享受一会。

    艾伦宝宝也一定会喜欢这里的吧?

    米恩蹲在地上,伸出手把艾伦宝宝放在地上,看着一块木块慢慢地变成一棵稚嫩的、白色半透明的小树,慢慢扎根进土壤里。

    这真是大自然的奇迹。

    他正想感叹一声,却突然被一声尖叫打断了!

    米恩整个人都瞬间僵硬了一下,然后一瞬间反应了过来,跨出一步挡在了艾伦宝宝面前!

    有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从旁边的草地里站起来,她手中还捏着一只兔子,看着米恩挡在艾伦宝宝面前,她扔掉兔子转身就跑。

    一边跑,小女孩一边拼命地尖叫着打开手上的通讯器:“有植人!农场有植人来了!”

    看着小女孩打开了通讯器,米恩立刻停下追上去的脚步,转身迅速地拉了拉艾伦宝宝的树枝。

    虽然目前还几乎听不懂别人说什么,也只会用震动“说”几个词语,可是艾伦宝宝却能十分敏感地感觉到两个爸爸的情绪。

    他顺从地从杀手树的原型变成了一只三明治,乖巧地停在米恩的手上。

    自从那次差点被劫走之后,艾伦宝宝就把变成三明治和发出花香味当成了获取安全感的一种方式。米恩看着手上逼真的火腿三明治,心疼地知道,刚刚艾伦宝宝一定是被吓到了。

    按照之前的心理学家说的,米恩把艾伦宝宝紧紧地搂在左胸前,让他感觉着自己的心跳,一边飞快地朝着房子里面跑过去。

    网上的气氛已经吓到了他,可是米恩却没想到,现实的情况居然也真的这么严峻了!

    刚刚那个小姑娘,看起来应该是附近其他农场的人,可是为什么会如此迅速地那么大叫起来?难道现在整个星球对植人的态度已经变了吗?

    房间里,刚刚几人也都听见了那声尖叫,又看见脸色大变冲了进来的米恩,立刻猜到了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人看见了?”

    “对。”米恩大口喘着气,赶紧点头,“一个小女孩,已经通过通讯器把消息传了出去。”

    “进地窖!”

    这几日住在农场之中,弗兰克先生已经把整个农场的地形看得差不多了。这座农场四周都是开阔的平原,十分不利于逃跑。

    “飞船马上就来了,先进地窖里面撑一下。”弗兰克先生迅速地做了决定,“等到飞船来了就好了,虽然不能直接与人类发生冲突,但是至少用高频音波把他们驱赶走还是可以的。”

    “我在外面拦着。”

    米恩扶起福斯特女士跟着往出走,兰斯特也已经从楼上把莱拉姑妈强行拉了下来:“妈妈你也进地窖去,我在外面拦着点。”

    被兰斯特强行拉下来的莱拉姑妈尖叫着:“我的画!我的画还在楼上呢!”

    莱拉姑妈虽然已经八十五岁了,可是力气仍然不小,兰斯特一个没注意,就被她挣脱了手。

    “姑妈!”

    弗兰克先生额头上几乎爆出了青筋:“让她去拿!我们先去地窖!”

    地窖就在房子的后面背阴处,在堆成山的干草堆下面。这干草堆还是这几天兰斯特和米恩两个人堆起来的,毕竟两人都没有在农场工作过,干草堆并不是太整齐。

    费力地移开干草,米恩要扶着母亲下去,可是却被福斯特女士反手推了下去。

    “你别担心,妈妈不管怎么说也在这个农场住了几十年了,难道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当初这些农场谁家没求你继父修理过东西?”

    福斯特女士把兰斯特和弗兰克先生一个一个地推了下去,才要关上地窖的门,突然想起来,莱拉姑妈还没来呢!

    “她怎么还不过来?要画不要命了吗?”

    虽然其他农场离这里很远,可是开着悬浮车也是一会儿就到的!

    “我回去找她。”

    兰斯特也焦急地要爬上来,可是这地窖又深又陡,一时间也爬不上。福斯特女士回头看见米恩也跃跃欲试地想爬上来,一着急索性把梯子蹬开了。

    “你们别添乱!我是人类不怕!”

    她暂时把地窖的门费力地盖上,这才转身要去寻莱拉姑妈。刚走出几步,就看见莱拉姑妈吃力地抱着几幅画朝着这边跑过来。

    福斯特女士抱怨地走过去,刚想要说几句什么,却看见远方的悬浮车开了过来!那些从车上下来的人们手中,居然拿着火把!

    “别拿画了!快过来!”

    虽然这么喊着,可是福斯特一时间也觉得心中充满着绝望。

    这些人居然是拿着火把过来……

    看见她惊恐的神情,莱拉姑妈回头看了一眼,几乎是愣在了原地。

    不过,只是愣在了原地片刻,她随即更快地朝着这边跑过来。手上却完全没放开那些画。

    福斯特女士心中一沉,可是一时间却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就算是片刻之前刚刚和莱拉姑妈发生争执,她也完全不想看见植人们在自己面前被活活烧死!

    这些天来,她知道其他地方已经有植人被发疯的人类处死,可是却完全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在自己眼前!

    她迅速地掀开了地窖的门,准备让莱拉姑妈跳进去。等下她就躺在这地窖的门上,她就不信这些人能够对她怎么样!

    下面是她的儿子、她的孙子,她打死也不会让这些人伤到孙子一点点的!

    “快!跳下去!”

    莱拉姑妈飞快地跑到了地窖前面,先是把画扔了下去,然后扶住了地窖的门。

    “莱拉你快下……”

    福斯特女士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人推下了地窖。

    然后……那扇沉重的木门,迅速地隔离了外面的阳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相邻的书: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