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书名: 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 第18章 作者:异雀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莱拉姑妈穿的这件黑色长裙应该是某种动物蛋白制成的,几乎是刚刚沾染上酸液,就像是被热水泼过的雪一样,大片大片地溶解了。

    “快脱掉……快!”

    米恩把手里的艾伦宝宝拿得远远地,想要进去帮着莱拉姑妈脱掉沾染了酸液的衣服。

    这样会伤到皮肤的!

    莱拉姑妈的动作却比米恩还要快,就在被酸液溅到的同时,她已经迅速地从里面跑了出来,一把把米恩拉了出来,用力地关上了画室的门。

    她依然没急着去脱掉那件黑色的真丝长裙,而是迅速地打开画室门口旁边的一个盒子样的东西,在里面飞快地按着几个按钮。

    从长裙被溶解掉的地方,米恩能看出这位莱拉姑妈里面严格地穿了衬衫和衬裙,可是杀手树的酸液并不是一层衬裙就能抵挡的呀!

    而弗兰克先生和兰斯特却都没有上前劝阻这位莱拉姑妈。两人虽然都皱着眉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多少有点无奈。

    米恩顾不上这么多了,他把艾伦宝宝一把塞进了兰斯特的怀里,上手开始撕莱拉姑妈的裙子!

    =口=

    莱拉姑妈和弗兰克先生有着共同的杀手树植人父亲,不过弗兰克先生的另一位家长是名人类男性,莱拉姑妈的家长则是一名人类女性。

    在莱拉姑妈还不到三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去世了,因此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

    ……不过,也就仅仅是一起长大罢了。

    莱拉姑妈在一种从银河系传来的水墨画上十分有天赋,不过,可能是因为守恒定律,在其他事情上莱拉姑妈几乎没有任何热情。

    从衣食住行到与人交流,莱拉姑妈对一切事情都是冷冰冰的,真正能让她在意的只有绘画。

    这种水墨画最正宗的颜料都要从几乎快12光年外的银河系运送过来,因此每一管颜料、每一幅画都十分珍贵。莱拉姑妈这间画室内的温度湿度都是恒定的,刚刚被酸液喷溅了之后,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怕这些酸液散发出的物质会影响到颜料。

    因此,顾不上酸液可能会侵蚀到皮肤,莱拉姑妈赶紧跑了出来调整室内的调节系统。

    但是她却没想到,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胆大包天的小子,居然敢直接上来撕掉她的裙子!

    莱拉姑妈呆住了。

    弗兰克先生呆住了。

    ……连兰斯特也呆住了。

    米恩的下手十分敏捷,几乎几下子就把莱拉姑妈的及地长裙变成了超短裙。里面的衬裙上也已经被侵蚀出了大洞,幸亏棉质的衬裙吸收了大部分酸液,不然恐怕现在莱拉姨妈的双腿已经被腐蚀了。

    他赶紧下手撕那衬裙,可是棉质的衬裙却并不像是真丝长裙那样好撕,米恩掏出了随身的小剪刀!

    作为一个前·小学教师,米恩已经习惯了随身携带各种各样的东西。比方说可以把损坏的衣服天衣无缝地贴在一起的胶带、比方说可以方便省力剪断任何材质的剪刀、再比方说创可贴消毒水之类的东西。

    小剪刀寒光一闪,莱拉姑妈的棉质衬裙变成了超短的蛋糕蓬蓬裙。

    米恩这才觉得自己有点失礼,不过,如果真的任由莱拉姑妈做完事情的话,就来不及了。

    他有点讷讷地收起小剪刀,准备向从修女变成了哥特少女的莱拉姑妈道歉。人还没等站起来,就看见一个黑影突然倒了下来……

    莱拉姑妈晕过去了。

    幸好这里有足够的仆人,莱拉姑妈刚刚有倒下来的征兆的时候,就有两名中年女仆迅速地架住了她,训练有素的男仆也迅速地抬了担架过来,几人把莱拉姑妈一路送上了三楼。

    刚刚来到弗兰克先生的家里就闯祸了,米恩有点尴尬。而且,因为这件事情,似乎艾伦宝宝的教育问题也该迅速提上日程了。

    现在还只是腐蚀掉了爷爷的头发和奶奶的裙子,但是如果有一天喷溅到别人的眼睛里去怎么办?

    “对不起……弗兰克先生……”

    他看着被在兰斯特怀里已经变成了抱枕试图卖萌的艾伦宝宝:“我会让艾伦把这个毛病改过来的。”

    事实上,艾伦宝宝也觉得好像做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不然爸爸怎么会把他塞进了另一个爸爸怀里?而且两个爸爸的情绪好像都有点不对劲呢……

    不过,他还没把自己喷射酸液和爸爸不高兴联系起来,只是敏感地感受着外界的变化。

    “这个……”

    弗兰克先生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怪我忘记和你说了,莱拉的画室是严禁外人入内的。她别的事情都不在乎,可是对这方面的事情却非常严格……”

    “而且,莱拉她平时比较重视自己的仪表……”

    米恩的头垂得更低了……

    弗兰克先生拍了拍他:“没关系,这不怪你啊,刚刚要不是你剪掉了莱拉的裙子,说不定她就会被灼伤了。”

    他犹豫着给了米恩一条建议:“等她清醒过来之后,你去道个歉,不管她说什么都别放在心上。我给你和艾伦调换个房间,以后互相看不见就好了。”

    互相看不见?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米恩觉得弗兰克先生似乎也对莱拉姑妈不是很亲近。不过,他毕竟只是这里的客人。

    米恩点了点头,接受了弗兰克先生的安排,他的房间也被从二层的客房换到了四层兰斯特房间的旁边。

    (弗兰克先生:其实我并不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其实四层的房间条件也很好,当初是弗兰克先生特地为自己未来的儿子建造的,特别适合杀手树宝宝居住。

    对于米恩来说全天阳光直射有些刺眼,不过幸好天花板的光学玻璃是可以调整折射率的。他兴致勃勃地玩了一会儿之后,把阳光调整到了一个自己觉得舒适的程度。

    艾伦宝宝已经被兰斯特抱了过去,米恩把手腕上的通讯器取了下来,躺在床上开始一个一个人地通知。

    福斯特女士如今似乎已经和医生同居了,视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米恩甚至还看见医生走过来柔情蜜意地给了福斯特女士一个吻。

    “宝宝呀,妈妈有点事情,就不继续跟你说了!你在弗兰克先生家好好住着,过段时间妈妈会去看你和我们家小艾伦的!”

    通讯切断了,米恩觉得有点空虚。想了想,他又给凯文拨了过去。

    不过,出乎米恩意料的是,凯文这次居然是自己接听的通讯器!

    “米恩?”

    看着凯文熟悉的笑容,米恩有点紧张:“我之前找你的时候,你的研究生说你在做实验,现在是研究结束了吗?”

    凯文摇摇头,不过脸上的笑容却还是压抑不住:“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束?我的研究估计还要至少一两年才能真正出结果,而且还在征集志愿者……”

    他突然停了一下:“你现在是在外面吗?我还以为你在家里,那我去接你,我们出来吃个饭吧?”

    凯伦脸上有点尴尬的感觉:“之前在伊甸园的时候我实在是太匆忙了,因为当时整个理论都被记在我的脑子里,也不敢和你多说什么。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介意才对。”

    “我自然不介意……”米恩犹豫了一下,这才鼓起勇气说道:“我现在在兰斯特的家里。”

    他本来还想解释一句是因为安全问题所以才搬过来的,不过说到一半,他就停住了。

    现在再去解释这个,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凯文呆了一下,嘴巴张了两下,过了几秒钟这才说道:“那……那就祝福你们了……”

    他低下头想了想,又抬起头来:“其实你也不必太过介意,之前那位先生对我做的事情我……我不会起诉他的。”

    凯文说完这一句,通讯就中断了。米恩呆呆地坐在原地,觉得心里像是憋了什么东西一样。

    如今他已经有了艾伦宝宝,说要和凯文回到从前,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可是……

    “父亲,您在做什么?”

    门外,抱着艾伦宝宝正准备过来找米恩的兰斯特有些惊讶地看着弗兰克先生正小心翼翼地把一个迷你监听设备从房门上拆下来。

    “嘘!”

    弗兰克先生板起脸制止了兰斯特的声音:“你进去和米恩说吧,就说莱拉姑妈已经醒过来了,他可以过去了。”

    顿了顿,他又严肃地训诫道:“你温柔体贴一点!”

    看着养子一脸茫然的样子,弗兰克先生得意地扬起下巴,朝着楼下走了过去。

    今天他特地致电帝国理工大学,向研究植人与植物之间联系的实验室捐赠了大批仪器,不然凯文最起码要到明年才做完实验呢!如果事情拖到那个时候的话,兰斯特怎么趁虚而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相邻的书: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影帝联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轻语荒漠大领主倾世小萌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