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书名: 影帝联盟 第六十章 作者:massive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褚云清想问萧皓然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否还喜欢他,可每逢见到萧皓然的时候,这种平时最喜欢冒出的话语,连想起都觉得羞愧。

    是的,他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萧皓然身边。

    萧皓然是那么的受人喜爱,而他,则是被人厌弃的,只会靠*上位的戏子。

    萧皓然的前途无量,而他的前途…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片黯淡。

    心痛的无以复加,然而他却不知道谁能将他带领出这个深渊,褚云清跌坐在地,泪模糊了一脸,然而却没有人再为他抹泪,拥他入怀。

    就像是全世界,就剩下他一个。

    秦真流的话却直接让萧皓然无言以对,是的,毕竟他盲目的追逐秦真流以及以前的叶咏言,秦真流却是那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及想要便会去做的人。

    他忍不住躲开秦真流的眼,呵了一声,“那我也告诉你,我也有我想做的事。”

    秦真流仅是笑,“我的话从不说第二遍。”他的笑的确好看,如墨的双眼微弯,只听他低声道:“我的东西,从来都不允许别人碰。”

    “那褚云清呢?”萧皓然忍不住露出扯高气扬的笑。

    秦真流微愣,他倒是没有想到萧皓然会突然提及这么一个人,又见他笑容之中带着的那种意味,以及语气之中的那种嘚瑟,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萧皓然想的什么。

    果然,萧皓然又道:“别说的那么有把握,要是你能把上褚云清,你还会对叶咏言下手?”

    秦真流倒是笑了,“你觉得他们两个有可比性?”

    在萧皓然诧异的目光下,秦真流抓住他的下巴,“你是不是眼瞎?”他说,“就那张脸,那傻逼的脸能甩你家□□十条街。”

    萧皓然嘴微张,欲要反击,然而下秒的确缄默。

    是的。

    萧皓然并不否认叶咏言一直都长得好看的事实,但他一直都讨厌叶咏言。

    叶咏言身上那种歧视同性恋的气息太重,而且男女私生活甚至可以说的上是靡乱,与他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他才会将目光放在与他性向近乎一致的秦真流身上,与他攀比。

    如果说秦真流给他的感觉就是一朵带刺的毒玫瑰,吸引人靠近的同时,却身覆□□,令人不可撼动的话,那么昨天的叶咏言就像新生的花朵,身上散发的便是花蜜般诱人的气息。

    是的,在昨天阔别许久见到叶咏言的时候,萧皓然在叶咏言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从来都没有在叶咏言身上感受到过的,那种吸引他犯罪的感觉。

    真是见鬼了——

    萧皓然一瞬间就想到眼前的秦真流,只见秦真流就这样似笑非笑的抓着他下巴,看着他。

    秦真流拿捏着他的下巴,“还有,你最好管好你家的崽子。”秦真流直白,“你应该管管他想靠屁股发家的举动。”

    这句话让萧皓然的脸瞬间变紫,他拍开秦真流的手,“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哪想到秦真流只是微微歪头,对他道:“是吗?”

    心猛地失衡了一拍,等萧皓然回过神,秦真流已经不知消失到哪去。

    叶咏言的事端的确是多,秦真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这个主世界的主角的关系,毕竟所有主角还是存在,但是都被揉捏到了这个现实世界,什么末日,什么种田,什么古穿今,一切都在这个都市剧本的世界底下进行。

    然而别人是主角,叶咏言也是主角,可叶咏言身上的事儿似乎跟失控的过山车一样,不可控制。

    接到夏红棉电话的时候秦真流还想说就这点小事和他说做什么,然而一听到对面那人一句为什么要和他说?秦真流还是决定回去一趟。

    毕竟膈应某人,是他现在,暂时来说,最喜欢的事情。

    叶咏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丢*边的东西了,已经是连续几个月都在丢点小物件。

    叶咏言无语,虽然他身边的东西一直丢失,但是他也没多大在意,可如今夏红棉都帮他抓到罪魁祸首了,眼见女孩慌张的目光,他叹了一口气,“算了吧,红棉姐。”

    夏红棉挑眉,“这怎么可以?她这算是监守自盗了吧?”

    “应该只是误会。”

    刚抓包萧皓然回来的秦真流只能说叶咏言真的长了一张好脸,原本以为换了一个地方,这个剧情不会出现,可如今这么一来,剧情还是重复了。

    他被痴女缠上了。

    秦真流低笑了一声,怎么这种好事他就摊不上呢?他内心这么想着,却完全忽略了那个千方百计装作偶遇遇见他想和他说上话的林菲菲。

    “可不见得是误会哦,咏言。”夏红棉往前,拿起了桌面上放置的东西,一本画册上面贴满了叶咏言的照片,不止桌面上,只见女孩的宿舍里的墙壁,近乎贴满了叶咏言每一个角度的相片,有吃饭,有与人交谈的,有片场躺在椅子上不小心睡着的,更有与叶咏言真人所差无几、等身缩小的精致手办。

    更加恐怖的是,叶咏言丢失的东西,都被丢在了柔软的白色床褥上。

    这到底是钟爱叶咏言到一个什么地步?

    秦真流的视线扫了一圈整间房间,似笑非笑,“魅力倒是挺大的。”

    叶咏言脸都黑了一半,幸亏温柔还是个女的,若是男的,他还不得非得恶心死。

    不对,他想什么?

    他立马看向那边抖索的躲在一边的温柔,原本那张因惶恐就已经煞白了的脸再见到他望她更加的毫无血色,她颤抖着唇,狠狠地低下头。

    真是的…

    要是以前或许他会趁着这个机会把上温柔,然而,如今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这个女孩有些可怜,他耸肩,“知道东西去哪里,就没问题了。”

    这话显然就是想这件事就此结束,夏红棉对此却非常不满,她皱起眉,“咏言,我先和你说,这事要是就那么轻而易举的了结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叶咏言直接打断她,“当年也不是没有人抱着白雪的海报睡觉。”

    夏红棉看了一眼秦真流,发现秦真流依旧饶有兴致的看着女孩收集的事物,便知道这事秦真流看样子是不想插手,而且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只见她扭头,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绝对不能轻饶。”

    温柔忍不住抖了一下身体,那张脸更白了。

    “先不说这是她的*,而且也没有影响我。”叶咏言看着女孩诧异抬起的脸,缓缓地走近她,低头看着她,他的表情很柔和,“谢谢你那么喜欢我。”

    是的,有多少女人因为那隐藏在叶咏言俊美的眉间的那抹忧郁丢了魂。

    也有多少人被他软化的神色融化了心。

    秦真流就这样看着叶咏言天生自带的满分撩妹技能自动触发,那变得更为柔和的侧脸,眼珠一转,也不知在想什么。

    温柔双眼瞬间溢满泪水,她摇着头,想表达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不过,下次你还是不要再随便拿我的东西了。”叶咏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双纯黑之中间夹着猩红的眼染上了苦恼,“这会让我很烦恼的。”

    温柔忙不迭的点头。

    “这事就这么算了吧,红棉姐。”叶咏言回头望向夏红棉。

    夏红棉脸都黑了,“随便你,反正这事儿和我也没关系。”她呵了一声,“反正到时候你的助手不要来和我说你的东西总会迷之消失就好。”

    哪想到秦真流这个时候会开口,“但是偷窃到底还是不对吧。”

    叶咏言皱着眉,看向一直就和个边缘人一样,此刻却开口阻拦他的秦真流,秦真流的身份毕竟还放在那里,叶咏言憋了一口气,也只能叫道:“秦总…”

    “惩罚还是得有的,”秦真流笑了起来,“半年奖金扣下来吧。”

    叶咏言一愣,只见秦真流就这样看着他,什么话都瞬间被打回肚子里。

    夏红棉虽然还有它意,但秦真流这话说出来,就等于温柔的工作也被保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瞄了一眼秦真流,又看了一眼叶咏言,了然的神色闪过。

    让叶咏言跟着自己离开的秦真流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祸害。”

    叶咏言扯了扯嘴角,“怪我咯?”

    “不怪你,怪我?”秦真流停住脚步,出乎意料的直接被从后方跟着的叶咏言直接撞个满背,他一挑眉,转过身,“想做什么?学褚云清投怀送抱?”

    直接鼻子撞到对方后脑勺的叶咏言一瞬间捂住鼻子,他皱紧眉头,“你脑子有病?”然而下一秒,他微微移开视线,“谢谢。”

    那微带别扭的样子让秦真流忍不住抬起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刘海,“你就不能少惹点事?”

    叶咏言想说你老发什么神经,可秦真流的脸实在靠的太近了,他瞪大眼,甚至还没来得及眨眼,就看着秦真流再次朝他伸出另一只手。

    他眼皮一跳,不知为何突然想到那个吻。

    可下一瞬间他就已经被秦真流一手抓着刘海一手摁着脑袋,像摇拨浪鼓一样摇摆着。

    “卧槽,你干嘛?!”本能的反抗秦真流的双手,可他那是秦真流的对手,只能被秦真流就这样抓着他脑袋,像摇椰子一样摆动着。

    秦真流就这样看着他略带扭曲却怎么看还是好看的脸,说,“脑子里面进水了?”他又摇了摇叶咏言的脑袋,声音略带愉悦,“来,说多次谢谢。”

    “我谢你妈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影帝联盟相邻的书: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