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书名: 影帝联盟 第二十四章 作者:massive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木瞳瞳就这样愣愣地看着秦真流,然后又望向被他禁锢在怀中的叶咏言,叶咏言那张能被称为上帝杰作的脸已经没了笑容,可叶咏言那盯着秦真流那近乎要杀人的眼光,却被木瞳瞳视为情人间亲昵的埋怨。

    她咬牙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道:“你是开玩笑的吧?”

    “并不是开玩笑。”秦真流收敛了些笑意,自然而然的将叶咏言往自己怀中带的更紧,他认真道:“木小姐,我并不希望耽误你的人生。”他笑了,“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一定会遇上比我更好的。”

    比他更好的?

    木瞳瞳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要知道还没成年的时候她一直没有与男人交往的这个想法,更别谈成婚,被爷爷告之自己是有未婚夫的,她还一阵错愕,可错愕之后她就各种幻想她的未婚夫长得怎么样,直到见到秦真流,才发现这个未婚夫比自己想象中更高大、更英俊。

    可如今怎么来着?

    这个文质彬彬的未婚夫,竟然和她说,他不喜欢女的?

    瞬间难以置信,倒退一步的木瞳瞳,再次听到秦真流抱歉的话语,不由得慌乱转身离去。

    这边木瞳瞳推开应急楼梯的门跑下去,也不等叶咏言推开他,秦真流已经爽快的放开他,没有一丝留恋到甚至让叶咏言以为自己有什么会传染的绝症。

    看着这样的秦真流,叶咏言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演技。

    他忍不住道:“你该不会是为了躲避这些破事,才装作是同性恋?”

    这倒是有趣了。

    “怎么?”未曾想到叶咏言会这么想的秦真流低笑,“不可以吗?还是说……”他略微拖长音节,“难道你希望我是?”

    叶咏言又不傻,自然明白秦真流是给了个坑给他踩,虽然这个坑是他自己挖的,他淡然一笑,“没,只是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能难住你秦大少的事呢。”

    “这样啊。”秦真流似乎恍然大悟,“下次说清楚点,不然我以为你……”

    他似笑非笑望了一眼叶咏言,随即缄默。

    虽然秦真流话没说完,可叶咏言怎么能不知晓他要表达什么,“……”只能怪自己嘴贱的叶咏言一扯唇角,抚了抚自己的手臂,“老板,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也不等秦真流说话,直接便离开。

    这边叶咏言前脚就走,秦真流也刚想离去,却被关天问叫住。

    关天问虽然没有兴趣去偷听秦真流的事,不过前脚刚刚踏上门口、就比叶咏言晚上那么一步的他,自然也算是全程目睹这场戏,他略带同感道:“没有想到秦总你也会有这种麻烦事啊……”

    “可不是吗?”秦真流无所谓的耸肩,也知晓关天问来找自己肯定会有原因,便问:“有事?”

    瞬间被戳中心思的关天问脸微微一红,他点头。

    “那去我办公室吧。”说罢,秦真流便往公司走回去。

    关天问其实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他来得也不算晚,可如今,每一个人都有事情做,就他一个人还在坚持着训练,这么下来,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找下秦真流。

    他的顾虑秦真流自然看在眼中,不由失笑,“你说你又不是没工资拿,那么着急干什么?”

    关天问抓了抓头发,有些无奈,“可是大家都有事……”

    看他这苦恼的样子,秦真流暗赞关天问的确是个实在人,也的确被他逗乐,“别可是了,”他也发现关天问的口头禅,直言,“过几日,白雪会帮你安排的。”

    “…啊?”关天问原本还憋着一票话儿想说,可秦真流如此爽快的样子让他诧异地瞪大眼,张开嘴看他。

    “行了,别啊了。”秦真流摇了摇手,“回去吧。”

    关天问只能抱着就这样就解决了的呆滞心情离去。

    秦真流自然有他的打算。

    “触发自由任务——艺人的自我证明。”

    “因工作环境与其他同事有些许差别,触发艺人的自我证明。”

    “奖励,三星自信加成卡一张。”

    “是否接受任务?”

    这任务秦真流肯定选择接受,毕竟又是白送的奖励。

    “自信点,天问。”秦真流望着关天问的背影,“你并不是不可以,只是题材没有找对而已。”

    “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眼光?”

    关天问脚步微微一顿,“我知道了,秦总。”

    而新手礼包里面的那张自信加成卡,直接被秦真流甩到关天问身上。

    木瞳瞳别提多难受了,爷爷去世之时唯一的意愿就是让她嫁给秦真流,可当她千辛万苦的从林村出来,到了金陵找到了秦真流,却被秦真流告之,他喜欢的是男人?不能耽误自己?

    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以喜欢男人?

    又想到那只是一面之缘、被秦真流揽在自己的怀中男人。

    那张不能用漂亮去形容却足够好看的脸,那双纯黑之中带着些能引人落入深渊的猩红,她愤恨地一咬牙,肯定是这家伙用了不知道什么办法骗了秦真流。

    她埋头苦冲,似乎体内的愤怒都能在疾走之中得到泄愤。

    ——身负‘恐女症’,接触到任何女性都会恶心到接近晕厥的胡启渊才刚刚出门,也没想到迎面一团恶俗红就朝自己奔来,直接冲到自己的怀中。

    胡启渊暗骂一声糟了!

    可却愣了。

    如今看到冲到自己怀中的木瞳瞳,胡启渊一怔,本能接住她腰肢的手依旧安稳如初。

    不对啊……这明明是女的啊?

    这边才来一个未婚妻,另一边,这个世界的便宜父亲和他说老爷子生日了,让他好好准备。

    秦真流细想了一下,要知道那个世界里面的老爷子早就死了,也不知道如今这还存在的老爷子喜欢什么,便将这事全程交付给薛滕明。

    论公事,夏红棉或许比薛滕明好用,但是论私事,十个夏红棉都比不上薛滕明好用。

    秦真流似乎有点明白那张a级招募卡应该用在那里了。

    有了新曲,蓝佑自然是满足的。

    苦得是对这些玩意压根没有兴趣的杨帆,然而看着秦真流,他还是暗叹一声,这大腿是得抱紧的,毕竟他取消宵禁,还是因为他和他妈说了,他来秦真流公司打手下,权当增长点社会经验,而获取的特权。

    顾宁面色还带着苍白,可比之前已经好很多,也托这次的福,这部青春偶像剧已经被炒了起来,还没有播出,就已经掀起了一阵风潮。

    白雪这边自然对风华报以歉意,风华又怎么舍得责怪她,直接把锅都甩给秦真流,他迟疑了一下,“音瑶,你还有和老赵联系吗?”

    就算有,白雪也会说没有,更何况是没有,她低声道:“我只和你联系了。”

    风华迟疑了一会儿,下秒开口的嗓显然带上了喜悦,“要是唱歌不行,不如去试试拍电影?”他提议着,“我相信音瑶妹妹的儿子,肯定也不会查到哪里去的。”

    而另一边,方嘉铭签约艺人经纪公司的事情不知被谁捅爆,在电竞圈直接掀起一阵风暴。

    方嘉铭虽然和盛世谈崩了,可他还是被称为‘本座’的男人,要知道‘本座’是对一段时间内具有统治力选手的称呼,只有最顶级的职业选手才能获得,加之方嘉铭的颜在电竞圈这个糟糕的圈子里面,算得上出众,不谈单纯喜好他风格、崇拜他技术的玩家,就女粉就能撑起半边天了。

    “明明能靠脸吃饭,为什么要来打游戏!”这是方嘉铭女粉嘴中最喜欢的话语。

    当然也少不了挖苦,诸如,“大神这是老了,改行做直播吗?”

    要知道一旦年龄到了,意识操作跟不上,退役下来的职业选手,也就只能另谋出路,像是方嘉铭这种人气较高的一般都是选择当游戏主播。

    方嘉铭看到这些评论显然是愤怒的,他这个人你说他什么都可以,可你就是不能说他玩游戏不好!

    要知道差点饿死的他,就是因为一盘游戏,而获得人生第一桶金——半碗泡面。

    什么都能说,就是不能说他玩游戏不好!

    直接登录某战网的他,说什么也要虐人一番。

    进入竞技之后,而晚点进来的人显然观战模式,一溜烟的发出聊天,“方本…虐菜不公平!”

    “方本,你真得要改行出道吗??”

    “老公!你终于出现了!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吗?发生什么了?”

    看到这些评论,方嘉铭一下子就萎了。

    说实话,要他心中最爱的——固然还是游戏,就算哪天他的操作跟不上意识,他还是那么的深爱。

    “玩得很开心啊。”

    哪想到在他压制到对方基地门口的时候,后面突然响起这么一把声音。

    这声音虽然听得不多,然而方嘉铭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秦真流的声音并不大,可却吓了方嘉铭一跳,游戏也顾不上了,直接双手离开键盘,“老板?”和秦真流对上眼的他表情有点尴尬,毕竟他这的确算是在工作时间摸鱼玩游戏。

    “方本卡了吗?怎么不动?”

    “大神??”

    秦真流瞄到那些聊天记录,扬眉,“你不玩吗?”

    “啊?”显然没反应过来的方嘉铭,直接被秦真流一拉起来。

    然后在方嘉铭诧异的眼神中,秦真流上阵了。

    风格全变的打法显然让观战的观众目瞪口呆了一把,在刷屏的‘大神你怎么了’‘大神你在挑战新风格吗?’秦真流淡定的说,“没怎么玩过虫族。”

    方嘉铭嘴微张,听到秦真流这么说才反应过来,“没事啊,啊。”

    啊之后应该说什么?方嘉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真流也不管他啊什么,只是将心思放在游戏上。

    毕竟不是主角,一盘下来,虽然没输,可大多还是依靠方嘉铭打下的前局优势,过了一把手瘾的秦真流这个时候才悠悠然的扭头看向方嘉铭,“看不出你玩游戏这么厉害。”

    不然呢?

    可这种发展显然已经出乎方嘉铭意料,他张唇合唇几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挠头,“也就这点本事了…”在秦真流直视他的眼中,他尴尬的笑道:“哈哈。”

    就算是主角,也还是人啊。

    除了光环比较强烈,再怎么说,方嘉铭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青年,秦真流淡定的收回目光,“改天,看看能不能拿下某些单机游戏的影视权。”他勾起唇,“你喜欢哪个游戏?”

    方嘉铭被这个问题hold住了。

    秦老爷子的生日也到了,拿着薛滕明备好的礼物,秦真流如期赴约,但秦真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了他的‘情敌’——萧皓然。

    秦慕颜笔下的攻方、或者主角的好兄弟一般都会有一个了不起的身份,秦真流自然不记得萧皓然到底有什么出彩的身份,而如今在自家老爷子上的生日宴会上面看到了萧皓然,他才恍然,还真的是不一般啊,毕竟能出现在老爷子生日宴会上面的,起码也是有头有脸的。

    这估计就是为什么萧皓然纵横娱乐圈那么久,反而没有被潜规则的原因了,后台够硬,谁还敢碰他?

    虽然秦真流也是仅仅在荧屏上见过他,但萧皓然已经走上前和他打招呼,“真流,好久不见。”

    秦真流勾着唇笑,嗯了一声。

    也暗叹了一声萧皓然的卖相的确好,与褚云清带着些阴柔的外表不同,他的俊朗是显而易见的,仿佛一个自带热能的太阳,吸引人注目。

    可秦真流这态度却让萧皓然有些把握不住,如果当初他和秦真流还有点矛盾,那绝对是因为褚云清,可如今秦真流显然有了新欢,这态度又是怎么回事?

    秦真流的态度自然怪,毕竟对方很熟悉他,可他却没对方的记忆,能不怪吗?

    然而这些也绝对不是事,秦真流自然知道找什么话题,“你和褚云清还好?”

    这也是他们之间唯一能谈的上的话题。

    突然被秦真流提及这茬,萧皓然显然也没意料到,他沉默了会,才笑道:“能有什么?”他转口道:“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真流你竟然也会踏足娱乐圈啊。”

    秦真流抬起红酒杯,轻抿一口,“但好像还是没你混得好啊。”

    “哪里的事。”萧皓然耸肩,“还不是自己给自己砸上去的。”他看着秦真流,似乎想说些什么,但随后他还是忍不住问,“你是因为我才放弃褚云清的?”

    这倒是给他张脸了。

    秦真流听到就忍不住一笑,“想太多,他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当初为什么?”

    当初可不是他。

    秦真流只是耸肩道:“玩玩而已。”

    “可是……”然而也没有等到萧皓然说出口,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他连忙说了一句抱歉,便往落地窗那边的阳台走去。

    萧皓然在阳台接了个电话,便神色匆匆的与秦城,也就是这次生日宴会的主角祝福一番,然后半路退场。

    秦真流也不在意萧皓然要取做什么,毕竟那边还屯着个老爷子要应对,看吧,老爷子已经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并且招手让他过去。

    “见到老木他们家的丫头了?”

    秦城一开口就是这句话,秦真流也不意外,点头,“见到了。”

    “怎么样?”

    “不喜欢。”

    秦真流一向这样,不喜欢就直接拒绝,从不委屈自己,以免勉强接受之后还要惹一身不愉快。

    秦城也不诧异,只是就这样沉默了下来。

    老爷子的确也不喜欢木瞳瞳,可他更不喜欢秦真流那些满天飞的流言,特别是在老战友哪里听到‘你孙子性向不对,今天和这个一起,明天又和另一个在一起,什么什么样的时候’就特别烦躁。

    “真流。”

    “在。”

    “你也老大不小的,找什么样的人我不理你。”

    秦城抬手,秦真流识趣的抬起手,让他抓住自己的手腕。

    秦城也不看他的眼,只是目视前方,“稳定就好,别今天这个、明天那个的。”

    也没有料想到秦城会这样说的秦真流显然有些错愕。

    “别以为老爷子我不知道你那些事。”这个时候秦城才望向秦真流,“男的女的我不理,最主要是定下那个人。”

    这么开明?

    原本以为会得到一顿狂训,将秦城定位成难缠且不开明的小老头的秦真流有些反应不过来,但随后他还是笑了,“谢谢爷爷,我知道了。”

    秦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自己玩去吧。”

    “是。”

    实话说,秦城会那么开明并非没有理由。

    秦城并非不知道这些事,只不过那个时候还年轻的他权当这些是兄弟友谊而已。

    当然,秦真流也没兴趣知道。

    至于告别秦老爷子的生日宴会的秦真流到最后还是再次被秦城叫住,“不管到底喜欢不喜欢,她还是老木的孙女,真流,能照顾她,就照顾她一点吧。”

    秦真流自然应是。

    然而秦真流也没想过第二次见到木瞳瞳会变成这样。

    只见原本穿着恶俗红棉袄的少女如今全身换上了一身名牌,一样是大红的连衣裙,却将她青涩之中却带着些成熟的凹凸身材展露得恰到好处。

    脸上也打上了淡妆,发型也经过了收拾。

    “秦…真流。”踩着高跟的她似乎装作与秦真流巧遇,尽管走路有些别扭,见到秦真流略带诧异的目光,她还是扬起自得的笑容,“好久不见。”

    一瞬间的似笑非笑被掩盖下去,秦真流第一次决定该将某个人随时随地都栓在自己身边。

    当然,人家都指名点姓的和他打招呼了,秦真流自然不会不回,他只是微笑,“原来是木小姐。”

    他说,“看来你适应了这边的生活,那我就放心了。”

    没有赞美。

    木瞳瞳神色一暗,就算自己改变了,这男人却还依旧视自己若无物,原本还故意摆弄自己秀发的手垂了下去,她哈哈了一声,“那当然。”

    就在这尴尬得不行的情况下,如同天神解救般的男人出现了,他疑惑的道:“瞳瞳,你在这里做什么?”

    眼见胡启渊的出现,她略带高傲的抬起下巴,“启渊,你来了?”

    秦真流倒是略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向他们走来的男人,男人的身高并没有他高,脸上也带着一股阴柔的美,简单说,并不是秦真流喜欢的型,但却是最年下在少女间吃得开的类型。

    胡启渊顺其自然的揽住木瞳瞳的腰,毕竟…这是他首次触碰女人而不会恶心作呕。

    可那刹那木瞳瞳是尴尬的,然而见秦真流的视线落在胡启渊的手上,她便亲密地朝胡启渊贴近,“我来介绍一下吧,这是启渊,姓胡。”然后她看向秦真流,“这是真流,姓秦。”

    然后他瞬间看到胡启渊眼中的敌意,然而……秦真流巴不得有人接手木瞳瞳,所以他保持着微笑,“木小姐一个人离开家乡来到这里也不容易,胡先生,就麻烦你多多照顾木小姐了。”

    “不用你说。”胡启渊的声音显然很硬。

    这让木瞳瞳有些尴尬。

    然而秦真流也没有和他们继续纠缠下去的想法,知道了木瞳瞳如今过得不错,也算是完成老爷子任务的他自然找了一个借口离去。

    只不过这个借口,却也不是借口。

    秦真流挑眉问,“不见了?弄丢了?”

    保镖显然也很无措,“抱歉,我已经找人在找了。”

    早在出现了顾宁那种事,为了防范于未然,秦真流让薛滕明给旗下每一位艺人都在暗中配备了保镖,而如今其中一位竟然在保镖视线之中走丢了?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秦真流又想到酒吧那件事,眉头微皱,“在哪里走丢的?”

    外包的安保团队果然不靠谱,原本想用招募卡招募代理自己位置的管理人员的秦真流首先歼灭了这个心思,而是选择将安保给补上。

    一边和保镖谈话,一边秦真流使用了那张a级指定招募卡。

    “成功使用a级指定招募卡一张,指定‘安保’人员成功。”

    得知叶咏言失联的地方,秦真流立马开车赶叶咏言丢失的地方,秦真流紧皱眉头,和保镖交接了一下,便安排他们继续找下去,而自己也往地下停车场下走去。

    “那个…那个…”

    就在秦真流在地下停车场搜索的时候,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的少女犹豫道:“那个……”她戴着黑框眼镜,“那个,你是在找人吗?”她抬起手机,“这个人?”

    秦真流紧皱的眉头松开,因为她看到女孩手机上的照片。

    难道说,叶咏言命中的贵人,永远都是女的吗?

    跟随着女孩往事发地点赶,为了以防这女孩也是个诱饵,秦真流给保镖打了个电话,才跟随女孩。

    叶咏言那方面没事,可全身上下近乎挂彩,秦真流赶到的时候,他正全身沐血,与那些人厮打在一起,倒了已经有三个,剩余的两个显然在和叶咏言玩猫抓老鼠的戏码。

    那张漂亮的脸一块青、一块黑。

    秦真流给保镖再次打了一通电话,顺便发了个地址定位,然后让那带路的少女赶紧去一边躲起来,自己抄起一旁放置在地的生锈扳手,藏在身后,就往那边赶去。

    眼见秦真流过来,那两人其中一人威胁道:“小子,要想不被左明堂找麻烦,就赶紧滚!”

    叶咏言却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而注意到叶咏言的表情的另一人立马道:“傻子,别傻了,他们两个认识!”

    然而还是迟了那么一步,只见秦真流长腿一迈,藏在身后的扳手直接往那人的身上敲去,秦真流自然与叶咏言不同,直接找准对方弱点的秦真流专攻某处,没几下就将这人弄倒。

    另一人暗骂了一声托大,想着都要被放倒,还不如先弄残叶咏言。

    可他才刚刚操着匕首往叶咏言的脸上戳去,直接将扳手甩到对方后脑勺的秦真流淡定的给予对方最后一脚,然后在叶咏言要朝他跪下来的时候,一把将他捞起,“别那么着急跪我啊。”

    原本放松下来的心情再次被秦真流点燃,“谁要跪你。”他喘着粗气,咬牙,抹开自己脸上的血,就要挣扎开来,“别想我感谢你。”

    然而秦真流半揽着他的腰的那只手仿佛石膏一般牢固。

    “我也没让你感谢。”秦真流看着姗姗来迟的保镖,吩咐道:“先别报警,把是谁指使的问出来。”

    然后直接不顾叶咏言意愿,就这样将他抗在肩上,便往车库赶。

    那少女还是跟在他们身后,双手趴在秦真流背部,忍受着翻江倒海的恶心感的叶咏言显然也注意到了少女,等到稍微好一些,他才沙哑着嗓问,“你跟着我们干嘛?”

    秦真流自然注意到了,“是她带我来的。”

    “你们惹了…左明堂,会有麻烦的。”少女有些担忧,“真的没事吗?”

    忍不住咧嘴笑的叶咏言吃痛的闷哼了一声,“管他是谁。”怎么都无法从秦真流肩膀上下来的叶咏言闷声道:“反正我们秦大少一定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秦真流捏了捏他的腰,让他闭嘴的同时也停住脚步往身后转去,“这次谢谢你了。”

    少女显然没想到秦真流会和她道谢,呆滞了一下,才脸红道:“没有的事…”她说,“还是赶快把他…送到医院吧。”

    叶咏言被袭击的事情倒是被秦真流压了下去,不过这一个月来他估计都不能见大众了,直接被当成重病病人抗进医院的叶咏言别提多无力了,尽管他真的双腿都已经迈不动。

    同一公司的艺人受伤,自然来探望。

    关天问是第一个到的,毕竟如今除了他之外,各个人都有要事在身,他看着叶咏言被纱布包裹的整张脸,有些迟疑道:“没事吧你?”

    “死不了,放心吧。”

    叶咏言虽然是这样说,然而关天问他看着穿着病服的叶咏言,尽管身材修长,可到底是没多结实的躯体,还是提议道:“…有空和我去练练吧。”他挥了挥拳,“下次遇见这种事也不会那么糟糕了。”

    叶咏言看着关天问好一会儿,才无奈道:“到时候再说吧。”

    “那好…那你记得吃水果。”放下了水果篮,关天问说。

    至于南高四人,除去日常训练,学业自然也没荒废,中午休息时间直接霸占了整个演讲厅的南高四少,蓝佑罕见的发声,加上其余三人的配乐,让不小心倾听到的女生们心跳砰砰,顿时在校园网里面刷开。

    已经熟悉她们热情的四人很淡定,只是将几首首发曲唱了一次。

    再怎么说,在专辑发售之前,也要先拉到一票粉丝吧?

    随后完成夏红棉安排下来的事情的他们,就直接往医院赶。

    不过显然……

    杨帆一看到如此凄惨的叶咏言就乐了,“哎哟喂,这不是叶大公子吗?”

    叶咏言沉着脸。

    是的,当他老爸还在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的时候,他和杨帆是有仇的。

    林楠显然也笑了。

    顾宁拉了拉杨帆的手臂,示意他别闹,然后将水果篮放在一旁,“吃水果,对身体有益。”

    蓝佑则是送上一饼陈年熟普,“茶能养生。”

    这能叫探病吗?

    雁煌被赵九州带来医院探望叶咏言的时候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医院的味道的,不过唯一让他觉得舒服点的是他并没有看到秦真流的身影,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咏言,皱着眉头就说,“注意身体,快点好起来。”

    叶咏言有些无语,毕竟和雁煌说话的时候,总有一种上下级的感觉。

    赵九州擦了擦不存在的汗,打了个哈哈,“那么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然后同样将水果篮放下的他拉着雁煌就走。

    叶咏言就这么呆滞的看着面前放满的水果篮,回想今天见到的‘同事’,暗骂了一声果然秦真流手下都没有一个正常人,除了他之外。

    看着除却他之外就空无一人的病房,他艰难地翻身,从旁边的抽屉取出被他藏起的香烟。

    当那种熟悉的尼古丁味充斥在胸腔时,那种难言的感觉才被歼灭一些。

    不就是一个人。

    再次来到医院,是被林菲菲缠着的,林菲菲双手绕在他的手臂间,亲昵的往前。

    招募卡生效的时间总是说不准,秦真流也没在意,左明堂的事情也弄清楚了,幕后黑手果然是赵志明,秦真流嘴角挂起似笑非笑的笑容,让刚刚踏入他办公室的林菲菲毛骨悚然了一下。

    “…我说真流哥,你怎么笑成那样?”又问,“都那么晚了,还不走吗?”

    “待会儿就走,还有,你笑得也不差。”秦真流当然也没漏看她春风得意的笑容,“什么事让你那么高兴?”

    “自然是…嘻嘻。”她怪笑了两声,露出饕餮满足食欲后的贪婪,“小西西嘻嘻嘻。”

    吴西可以说是崩溃的,好不容易让那个胖子离自己远一点,这边又遇上一个大美人,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幸运的,毕竟这个美人说自己也是男人变的,而且也是无缘无故就变成男人的那种,然而让他没想到的的是,这个大美人并没有和自己的苦恼,反而……

    反而在她耳边低笑一声,说‘蠢,那是你没试过当女人的快乐’,就这样的将‘她’给办了。

    是的,就这样夺去了这躯变成女性之后的躯体的第一次。

    秦真流瞟了她一眼,“我先和你说,我死党喜欢她。”

    林菲菲听了这话也不恼,只是嗲了一眼他,“那你死党就更要感谢我了。”她嘻嘻的笑着,“毕竟,是我让西西,懂得了什么是做女人的快乐啊。”

    秦真流看了一眼怡然自得的林菲菲,“有什么事吗?”

    “你不说这个我还差点忘了,”林菲菲一笑,略带打趣,“我听红棉说,叶咏言被赵志强找人打了?”随后她调侃,“只是打了而已?没那啥?”

    她挤眉弄眼的表情着实搞怪,可秦真流却没心情和她打趣,“只是打了而已,没死。”

    然而一直盯着秦真流脸看的林菲菲,却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她笑道:“反正你也没事,我也不知道医院在哪,带我去看看他吧,毕竟我算是股东,对吧?”

    等林菲菲买好了白粥,以及一些附带品,到了医院已经接近凌晨了。

    然而一推开房门秦真流却皱眉了,尽管他并不排斥这种味道,一闻烟味的林菲菲立马冲进去将窗打开,而罪魁祸首则是坐在地上,身边净是烟头。

    林菲菲披头就是一阵骂,“我说你,病都没好,抽那么多烟,不要命?”

    叶咏言的刘海低垂,他沙哑着嗓,“要你管。”随后抬头的他不出意外看到站在门口的秦真流,他干咳了一声,“反正死不了。”

    林菲菲还想说你这人怎么说话的,然而已经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影帝联盟相邻的书: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