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书名: 影帝联盟 第二章 作者:massive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褚云清终于明白秦真流为什么让薛滕明对他表达让他自己好好保护自己的含义,他原以为的一切原来都是他自己认为的错觉。

    秦真流对他的爱慕导致他被大肆报道成同性恋,可他却没有丧失星途,虽说还是有些小麻烦,但却一点都不影响他的发展,反而因为这篇报道越发越红,然而如今一旦失去了秦真流对他的保护层,褚云清才终于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的黑暗。

    这些日子仗着秦真流对他的好,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也曾是一个在底层挣扎的龙套,那个时候的萧皓然已经是同期最闪耀的新星。

    他去到了片场,才发现新剧他的男一角色已经被不声不响的换下来,接替他的是年轻他四岁的小鲜肉林夙。

    褚云清的愤怒不可置疑,穆之言的电话打不通,他想上前质问诺导,却被保安拉出片场,狼狈的姿态显露无疑。

    他被架出片场,却与刚刚走进片场,穿着他半月前定妆剧服的林夙相碰。

    林夙对他说:“大叔,你走错片场了吧?”

    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却让他一身冰凉。

    狗仔队手中所拿的摄影机闪光灯聚起。

    褚云清挣开保安的束缚,狼狈逃离。

    甩开狗仔,褚云清立在疏散通道中,发白的手指紧紧地抓着口袋中的手机,这一刻他是多么的想萧皓然,想听他的声音,想拥抱他——

    “真的换成林夙了呀?”不合时的声音响起,“诺导竟然会换人……”

    “呵呵,你难道没有听说吗?”

    “听说什么?”

    “听说那家伙故作清高将秦大公子推下楼梯,进了医院,”那人就像现场见到这画面一般,描绘的有声有色,“多少人巴不得攀上这根大树,呵呵,如今玩脱了吧?”

    “不是吧?”听者一惊,“那怎么没报道?”

    “你以为秦真流是谁?哪家报社敢和秦家作对?”那个人毫不留情的笑话道:“如果不是秦真流,你还真的以为那个家伙能和萧皓然相提并论?”

    如果上述的话对褚云清都没什么打击的话,这一句话却直接让褚云清被拉至地狱,那人说道:“不过就是靠着卖屁股的本事,仗着秦真流罢了,他还真当自己很厉害?”

    他指的是谁,褚云清心知肚明。

    那人又道:“而且长得也不怎么样,也不知道那秦大公子怎么就眼瞎看中他,如果真的要我选,我定然选萧皓然。”

    其实秦真流真心没有让褚云清跪舔的想法,毕竟感情这种事情你情我愿,也不是说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你就是个渣,我喜欢你你也一定要喜欢我,更何况,让秦真流动心的人——

    真心从来没有出现过。

    或许他还是秦慕颜笔下那个秦真流,他会抱着褚云清,像是要将他融入骨肉之中的拥抱,让他感觉他的世界就是因为他而存在,可他毕竟不是秦慕颜笔下那个秦真流,所以——

    只能抱歉了。

    对于找上门来的褚云清,秦真流压根没有任何情感,只是平淡对他说:“萧皓然才是你应该找的那个人。”

    可是没了秦真流的资助,褚云清还有什么资格可以和萧皓然并肩而行?

    尽管在曾经的秦真流的眼中他是多么的闪耀,可毕竟那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事实上,褚云清只是长得清秀,虽说他有一双动人的双眼,但那在镜头前能表达出多少?

    褚云清并不知道那种感觉该怎么形容,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呢?他似乎要开口说些什么,然而秦真流依旧无动于衷。

    然后他被薛滕明请了出去。

    尽管褚云清是活的,但知道这是秦慕颜脑洞出来的世界,秦真流从来都没有将他们的地位放在与自己相同的地位上。

    虽说看起来很薄情,事实上也是如此,再说,他欠褚云清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欠。

    秦真流无愧于心。

    而且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处理。

    让薛滕明小规模收购并且打包转运的粮食已经被藏于地下室,对物流公司也谎称是家具,他可没有空间储物的能力,只能如此而为。

    薛滕明曾疑惑的问秦真流,秦真流只是笑笑说,薛叔只管做便是。

    秦真流这么说,薛滕明只可将疑惑吞下。

    虽说薛滕明心内真的千百个疑惑,毕竟秦真流近期转变实在太大,可联想到秦真流鬼门关口转了一圈,薛滕明又觉得秦真流的转变理所当然起来,甚至连秦真流让他请剑道高手来当私人教练,以及让他找人铸冷兵器也不去考虑缘由,毕竟如今在薛滕明眼中看来,只要秦真流不再去惦记着褚云清,他绝对是无条件服从秦真流的指令的。

    星空璀璨,秦真流并不记得清楚末日到底是哪日到来,他的双手有些颤抖着点上了一根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就是止不住手指的余颤。

    那是长期练剑导致的疲劳过度。

    可他的双眼是明亮的,明显对未来充满着一种期待。

    大不了就是死而已……

    秦真流是这样想。

    当然,他也不想那么轻而易举或者不明不白的死去,这个世界有他上个世界不曾接触过的东西,可他毕竟了解它,所以并没有敬畏和害怕——

    只有一种蠢蠢欲动的,难以语言的激动。

    至于为何会选择着练剑?为何为那么笃定末日的到来?

    这是他让薛滕明找的剑道馆,原本听着剑道馆名字就觉得有些相熟,秦真流一时也没多想,随后也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次,得益于良好的外表,才刚刚踏入道场,便有人朝向他打招呼,随意回了两句之后秦真流便进了更衣室直接换上剑道服。

    尽管没到瓶颈期,但是秦真流还是觉得得找杜明练练手,虽说杜明年纪不小了,但他的经验毕竟摆在那里,可以看出自己到底哪方面还有不足。

    秦真流这么想着,却被守门小童告知杜明今日有事。

    秦真流也不做多想,回身就往道场走回去。

    哪想到秦真流这才前脚一走,后面就响起了一磁性的声线,“杜叔在吗?”

    “天问哥!你来了啊!”

    原本打算离去的秦真流脚步一顿,嘴角忍不住一抽,瞬间往身后看去,却只来得及见刚刚说话的那人西装革履,笔挺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秦真流终于明白那股熟络到底从何而来了。

    莫问剑道馆,杜明,天问哥——!

    秦真流握了握腰间的竹剑剑柄,似笑非笑,然而内心却只差没有将秦慕颜给撕成碎片,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日后秦慕颜写的正统末日文的男主会出现在这篇黑历史*文里面?!

    然而一想到那*文也是以末日结尾,秦真流只能以这两篇文可能是联动关系,所以才会突然这般出现为由敷衍自己。

    唯一庆幸的是他有所谓的‘先知’?

    日后的世界如若末日真的到来,便不是热武器主打的世界,而且也不可能随身携带热武器,毕竟热武器总有一刻会用完,只有自己真正掌握的,才有可能救到自己。

    他都来到这个世界了,已经让这个世界产生偏差了,谁知道还会不会和谐掉他这具身体应有的能力?

    如果他真的没死,又得到那异能,那真的算是挂逼闯天下了。

    微讽自己的秦真流拿起手边的剑,在那刹那,他颤抖的指尖不再颤抖,凝神向前砍去,一次,两次,三次……

    期间褚云清再也未曾主动联系他,而秦真流也早已将褚云清这个人给抛之脑后。

    他不欠他,问心无悔!

    褚云清没有来找秦真流,但不代表他过得很好。

    他已经看透了这个娱乐圈,也做出了自己的改变,只为与那个男人平起平坐。

    酒店之内,身穿白色浴衣的女人艳妆下一股靡荡之气,正将衬衫纽扣一颗颗扣起的褚云清面无表情,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恶心感,开口道:“胡姐,希望你能履行你说的话。”

    看他一副即便我与你交融可还是自带清高的模样,胡姓女子启唇:“你以为我看上你?”

    胡姓女子的绣眉挑起,带着一股玩味,“我只是想试试迷了秦真流那么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味而已,”点起的烟烟雾升起,她说:“毕竟是他用过的东西。”

    随后,她有些失望,“可惜,差强人意。”

    褚云清拳头握起,良久,才僵硬的放下。

    没有任何一夜,在褚云清心中比今晚更加难熬。

    第二日一早,一甩车尾停下车的秦真流在下车的时候给薛滕明打了一个电话,他说:“薛叔,有空帮我收购几辆实用性强点的摩托。”

    “是的,少爷。”薛滕明应道。

    毕竟如果末日真的到来,尽管吵得可能会吸引那些生物,但不否认摩托反而会成为很好的代步工具,不过为了让薛滕明不至于想太多,秦真流也没说清楚,只是说了一句:“尽快。”就将电话给挂了。

    拿着手机的薛滕明听着忙音线,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褚云清之后,他们家少爷似乎就将兴趣的重心投入在冒险运动之中?

    至于对于褚云清到底在经历什么,秦真流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他现在一张俊脸阴沉,试想谁飙车飙到一半,脑袋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名为‘明星志愿’的系统,谁特么脸色会好?

    “系统开启,欢迎玩家进入游戏,培养方向请确定,经纪人/明星?”

    妈的,说好的末日呢?这又是什么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影帝联盟相邻的书: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非典型民国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