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7章 但愿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7章 但愿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调教大宋盛世医香盛世芳华吃在首尔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两个人谁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似乎在一瞬间,两个人就变得没有话可说,哪怕两个人都在拼命的找话题,也熟络不起来。

    很多时候的很多事儿,谁都始料未及,舒蔓和姚文莉两个人谁也想不到有一天关系会变得这么紧张,变得没有聊下去的话题。

    舒蔓没有提那天在医院的事情,姚文莉也没有提及。

    随着话题的转移,能看得出来两个人谁也不想再提起那天的不愉快。

    电话保持通话了差不多五分钟,五分钟后,姚文莉率先提出来的挂电话。

    “时候不早了,你怀着孩子,早点休息吧,别总玩手机!”

    姚文莉还在以目前的姿态,一如既往的关系舒蔓,听在舒蔓的耳朵里,有淡淡的暖意。

    “那妈,您也早点休息!”

    “好,我会的!”

    做最后的告别,要挂电话的时候,姚文莉又突然叫住了舒蔓。

    “蔓蔓……”

    舒蔓:“……”

    舒蔓本来准备挂电话,自己母亲唤自己,她顿住要挂电话的动作。

    姚文莉知道舒蔓没有挂断电话,就保持安静的状态有一会儿,差不多过去了五秒钟,她才开腔——

    “蔓蔓……你要照顾好你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我……”姚文莉有些欲言又止,但是抿了抿唇后,还是郑重其事——

    “妈妈之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知道这挽回不了什么,但是……妈妈真的希望你能过得快乐!”

    姚文莉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尤其是经历舒泽接二连三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姚芊芊伤害的事情,她的心头堵塞的难受。

    舒蔓不是她的孩子,是外形人,她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不要让她受到伤害,她已经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

    舒蔓听姚文莉的话,心头有些苦涩,再怎样说,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母亲之前对自己做的林林总总,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再抓住之前的事情不放,那样,她活得也累。

    “……妈,都过去了!”

    她用很简短的话,总结了之前说的话,就这样让曾经发生的不愉快,随风消逝。

    “以后,我们都好好的!”

    舒蔓原谅自己的话听在自己的耳朵里,姚文莉心头动容。

    说来,做出来这不公平一切的人是自己,但是舒蔓能如此大度的放下心结,于她来说,真的是弥足珍贵。

    姚文莉落泪,不住的点头。

    “嗯,我们以后都要好好的!”

    ——————————————————————————————————————————————————————

    舒蔓挂断了电话,厉祎铭从浴室里出来,发现她的眼眶微红,走过去圈住她的肩。

    舒蔓没有隐瞒自己打电话给自己母亲的时候,她缩在厉祎铭的怀中,紧紧的抱着她。

    “华佗,我还是原谅了她!”

    舒蔓一直以来都是外表强势,内心很脆弱的小女人。

    她习惯感情用事,尤其是在亲情的问题上,格外感性。

    厉祎铭有料到舒蔓会原谅姚文莉,用湛清的下颌抵着舒蔓的头顶。

    “她是你母亲,养了你这么多年,就像你犯错误,哪怕是再大的错误,你的亲人也会原谅你,同样的道理,你自然也会原谅你母亲的所作所为。”

    厉祎铭如此开导自己,舒蔓把头埋的更紧。

    “我只希望她以后不会再让我失望!”

    厉祎铭静静地听舒蔓咕哝,偶尔在她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会开腔说上一两句话。

    两个人相互依偎了有一会儿,厉祎铭见舒蔓情绪差不多了,让她去洗脸。

    舒蔓别别扭扭的说自己没有哭,厉祎铭也没有拆穿她,就是让她去洗脸,然后准备睡觉。

    没有再和厉祎铭掰扯,舒蔓乖乖的去洗漱间洗了脸。

    ——————————————————————————————————————————————————————

    第二天舒蔓又被厉祎铭送去了老宅那边。

    他也顾不上舒蔓会不会嫌弃自己母亲烦,中途,他有提议把舒蔓送去乔慕晚那边,但是被舒蔓被拒绝了。

    “我去伯母那边就好,伯父平时和邻居下棋钓鱼,没有空陪伯父,我去陪伯母吧!”

    其实不然,她去乔慕晚那边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想到厉祁深可能会回去,自己的存在会打扰到他和自己好闺蜜的好事儿,还是尽可能的规避。

    “对了,伊颂的事儿……有没有进展?”

    虽然事情可以确定和她没有关系,但是她还是很关系关于白伊颂出事儿的事情,进展怎样!

    “厉烁那边没有和我联系,不过应该可以确定伊颂的事儿,是在她离开医院,去其他地方发生的。”

    厉祎铭兀自说念着,“其实我很想知道,伊颂那天打电话给你,还那么急着要找你,到底是什么事儿!”

    舒蔓听厉祎铭那么说,也陷入了沉思。

    “其实我也想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当时情况发生的太突然,她只说了一些零星的话,根本就辨别不出来她具体想要表达的意思!”

    厉祎铭将手握成拳头抵着唇际,半晌,缓缓出声——

    “我虽然不确定,但是我觉得,应该和你母亲有关系!”

    白伊颂出事儿那天,因为脑震荡住医院的姚文莉不在,就包括后来,她也不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应该是在舒蔓被检查出来怀孕,并且从昏迷中醒过来以后,要到晚上八点钟才出现。

    厉祎铭有问过护工,没有任何证据能解释姚文莉去了哪里。

    而恰巧事情还赶在白伊颂出事儿离开,不得不让人怀疑,她和事件之间存在的关联性。

    “我母亲?”

    舒蔓皱眉看向厉祎铭,声线不确定的问。

    “嗯!”

    厉祎铭重重的点头,“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警方应该很快就会给出来答案!”

    舒蔓本不愿意怀疑自己的母亲,但是姚文莉之前做的事情,始终是她心里的一块疙瘩。

    再加上她昨晚说得匪夷所思的话,让她也不得不有所怀疑。

    将头靠进车座里,她眼神空洞,喃喃道——

    “但愿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

    厉祎铭把舒蔓送去自己母亲那边,临下车前,舒蔓吻了厉祎铭的脸颊,说了句“路上注意安全”后,红着脸进了老宅。

    被舒蔓吻了脸颊,厉祎铭心情不错,到了医院打卡后,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本不是八卦的人,路过医护站的时候,有听到里面的医护在议论,而她们医护议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姚芊芊。

    原来,昨天晚上,姚芊芊住了医院,原因是和别人打架。

    姚芊芊昨天来医院这边找舒泽,意欲拿他的血样,与自己的血样做dna对比,不料被厉祎铭发现不说,还险些暴露了自己来取样的目的。

    姚文莉知道这个事儿以后,更是找上自己,信誓旦旦的不让自己再去伤害舒泽,说舒泽是自己的弟弟。

    姚芊芊无法接受自己的生命力,突然出现这样两个人,心情复杂,就到市中心的酒吧,兀自一个人买醉。

    她本就是不胜酒力的人,喝酒喝多了,就变得云里雾里起来,再加上酒吧本就是鱼龙混杂之地,不消一会儿,就有男人上来搭讪。

    姚芊芊心里难受,对于那些恶心男人的触碰,格外反感,就抡起酒瓶打了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带了女伴过来,就这样,她对对方大打出手,最后闹得全都进了医院的地步。

    厉祎铭听说了这件事儿,没有急着回办公室。

    他一直都觉得姚芊芊是个阴狠聪明的女人,从她曾经帮藤雪针对乔慕晚,他就有所知晓,不出意外,一切就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姚芊芊真的不是许秋和姚军的孩子,她……其实是姚文莉的孩子。

    她会去酒吧,不出意外,就是借酒消愁,用醉酒的方式来逃避现实。

    厉祎铭得到了姚芊芊病房号,去了住院部那边。

    他找到姚芊芊的病房里,姚芊芊正在里面和护工乱发脾气。

    姚军家今天忙生意,再加上前几天都在帮忙白伊颂的事情,他和许秋暂时都抽不出来时间,就暂且雇佣了一个护工照顾姚芊芊,等他们两个人有时间,再来看她。

    “滚出去!”

    姚芊芊还是不接受自己母亲是姚文莉这个事实,把护工拿来的保温杯,砸碎在地,并且撵她出去。

    护工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从乡下来,让她照顾这样一个大小姐,她一再的迁就,可是根本就劝不住姚芊芊。

    厉祎铭倚在门口的墙壁那里,看姚芊芊发脾气。

    姚芊芊还在闹,注意到门口那里有人影,怔了一下。

    定睛一看是厉祎铭,立刻横下来了脸。

    “你来干什么?”

    她问着,语气很不好。

    厉祎铭盯着头上缠着纱布的姚芊芊看,见她脸色都那么差了,还耍脾气,漫不经心的掀动眼皮。

    迈开步他走上前,走到g尾处,对护工道——

    “把这里收拾一下!”

    “是是是!”

    护工连连点头,转身出了病房。

    姚芊芊见厉祎铭差遣护工,嘴角冷冷的掀动——

    “啧,我们家拿钱雇佣的护工,你倒是好意思使唤她!”

    厉祎铭没有在意姚芊芊的酸言酸语,将手环胸。

    “听说,你和别人打架了,还是在酒吧?”

    “要你管我!”

    对舒蔓没有好感,再加上这个男人帮着舒泽甩过自己的耳光,姚芊芊更是恨得牙痒痒,连带说话,也没有好的态度。

    厉祎铭轻笑了下,“怎么说你都是蔓蔓的表姐,和伊颂一样,算我替蔓蔓关心你吧!”

    姚芊芊:“……”

    厉祎铭听到白伊颂这个让她心头犯膈应的名字,只觉得想皱起来了眉头。

    厉祎铭注意到姚芊芊皱眉,但是没做多想,继续道——

    “就算是要失了千金小-姐的头衔,也不至于酒吧买醉,做这种傻事儿,可不是聪明人该有的举措!”

    “……”

    姚芊芊抬头,瞪大眼去看厉祎铭,嘴巴微张,很显然诧异厉祎铭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姚军和许秋的孩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隐忍心虚感,抬起眸,尽可能冷静的质问厉祎铭。

    厉祎铭笑,“你那么聪明,会不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

    “你不是都已经去小泽那边采集血样,怎么,还需要我把话说得更明白?”

    厉祎铭这话一说出口,姚芊芊傻眼了。

    “你……你都知道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