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4章 喂他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4章 喂他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调教大宋盛世医香盛世芳华吃在首尔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给舒泽包扎了伤口,厉祎铭在这期间,责备了护工一番。

    辛亏他今天撞见了姚芊芊去病房里找舒泽,如果不是被他撞见,他真的难以想象后果如何。

    没有再去管姚芊芊,他责备完护工,去看舒泽。

    舒泽被纱布包上了左脸颊的位置。

    说来,舒泽长得还真就是一个很秀气的男孩子,要不是智障,在他这个年纪,一定会有很多的女孩子喜欢。

    偏偏弄得伤了脸,处理不好,怕是要留下疤痕。

    没有外人在,厉祎铭郑重其事的看向舒泽,问——

    “小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祎铭到现在还在怀疑,如果说姚芊芊要去伤害舒泽,怎么能拿刀片?这太荒谬了,也太不可能了!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能说明白,她拿刀片去找舒泽,根本就不是为了伤害他,而是另有其他原因。

    舒泽被姚芊芊吓得不轻,不断的搓着衣角。

    在厉祎铭的询问下,喃喃出声——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我,我就听她说什么要血样,所以才要我的血!”

    “血样?”

    厉祎铭喃喃这两个字,蹙眉。

    “小泽,你是说,她要你的血样?”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明白过来些什么似的。

    姚芊芊来要舒泽的血样,昨天姚文莉还情绪那么亢奋的去找姚芊芊……

    突然放大瞳仁,厉祎铭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说……姚芊芊是姚文莉的孩子,姚芊芊之所以回来找舒泽,是想得到舒泽的血样,证明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

    他要被自己自己这个猜测吓到。

    他怀疑舒蔓和姚文莉之间不是亲生母女就足够离经叛道,现在冒出来姚芊芊,他有了更大胆的猜想。

    “是,她说她要血样,不过我觉得她是要杀我!”

    舒泽哆哆嗦嗦的说话,尤其是想到前不久她下黑手打自己,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至今都在痛。

    “小泽!”

    姚文莉听说舒泽出事儿,赶忙赶来医院这边,突然加入,让厉祎铭连带着思绪都被打断。

    “妈妈……”

    舒泽听到姚文莉的声音,抬起头去看,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他跳下g,就去抱姚文莉。

    姚文莉怀中抱着身体发颤的舒泽,眼泪瓣就那样掉下来了。

    自己这个儿子这一生太过命苦,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思及此,她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愧疚。

    “小泽,我可怜的孩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姚文莉也顾不上舒泽在,情绪流露,抱着舒泽,就像是抱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拥住他。

    厉祎铭在一旁看他们母子儿子,思绪重重。

    如果自己当初仅仅是怀疑舒蔓不是姚文莉的孩子的话,那么现在,他不得不对这其中可能存在的更大疑团存在怀疑。

    姚文莉向厉祎铭问了事情到底是怎么一会儿,她一知道又是姚芊芊搞出来的事情,心头已经不是疼痛能形容的了。

    自作孽,不可活!

    这句话的意思,她已然有了深刻的体会!

    “阿姨,我还有事情要忙,您先照顾小泽,我晚点再过来!”

    姚文莉点头,看着厉祎铭离开的背影,思绪万千。

    待厉祎铭要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的开腔——

    “祎铭,你等一下!”

    听到姚文莉唤自己,厉祎铭顿住脚下的步子,侧过身体去看。

    目光对视上姚文莉的眸,他眉波淡淡,平静的扯动嘴角,问——

    “阿姨还有其他事情?”

    姚文莉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厉祎铭说话,手指捏着衣角,神态略显急促。

    酝酿了有好一会儿,才开腔——

    “祎铭……答应我,照顾……照顾好蔓蔓!”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姚芊芊现在变得疯狂,她接二连三的针对舒泽,之前就和舒蔓发生过不愉快,她不确定姚芊芊知道她的真实身世以后,会不会走极端?

    她已经对不起舒蔓了,现在舒蔓还有了孩子,她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少做点儿孽,让厉祎铭保护好舒蔓,别再让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出事儿。

    厉祎铭用湛黑的眼神儿看姚文莉,看她眼底类似于央求的目光,缓缓点头——

    “放心,她是我的妻子,我会照顾好她的!”

    姚文莉眼眶泪花闪烁,不住的点头,“谢谢你,祎铭!”

    ——————————————————————————————————————————————————————

    厉祎铭从病房了出来,思绪飘忽。

    姚文莉让自己照顾好舒蔓,这句话太有针对性了,冥冥之中,好像在提醒自己些什么,预示些什么,但是他还有些参悟不投。

    思绪有些乱,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想到自己还要去找李医生,就平静下来,走向李医生的办公室那边。

    把沾染舒蔓血液的纸巾交给李医生,厉祎铭回去了自己办公室那边,

    他不忘叮嘱派去跟踪姚文莉和姚芊芊的手下继续跟进,而后,开始工作。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接到了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

    说是让他回老宅那边吃饭。

    舒蔓近来几天都在自己母亲那边,自己就算是不在那边吃饭,也得过去接她。

    思量再三,点头。

    “我下班就过去!”

    “行,我再给你大哥和你妹妹打电话,让你哥带你嫂子,还有晓诺都回来吃饭!”

    “嗯!”厉祎铭依旧点头。

    而后想到舒蔓,问了句——

    “妈,蔓蔓……怎么样?”

    厉老太太被问得一怔,随即就变了脸。

    “我说你个浑-犊-子,问这话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怕我和你爸欺负你媳妇啊?”

    厉祎铭:“……”

    “你个浑-犊-子真是欠打了,那蔓蔓是我的儿媳妇,肚子里还有了我的孩子,我还能欺负她了啊?”

    厉祎铭觉得自己辩解不过这个无厘头的母亲,干脆投降——

    “当我什么也没问!”

    厉老太太满意自己儿子不再问东问西,这才作罢。

    “怕你媳妇被欺负,就早点回来!”

    老太太哼哼唧唧的说话,末了,“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

    要到下班时间,厉祎铭先去病房看了舒泽,而后拿过车钥匙和钱夹,去取车。

    在舒泽病房那里的时候,姚文莉有向他问舒蔓的情况如何,不过厉祎铭没有过于和姚文莉说舒蔓怎么样,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还好!”

    倒是舒泽问了怎么最近看不到姐姐,厉祎铭才多说了两句,说舒蔓现在肚子里有小孩子在孕育,不方便来看他。

    舒泽虽然不知道什么舒蔓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在孕育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说了不方便来看他,他也就没有多难为,就说自己愿意等舒蔓有时间再来看他。

    厉祎铭开车回老宅,路上路过店铺,有下车去买糖炒栗子。

    舒蔓之前没有事情的时候,最喜欢边看电视剧边吃东西,这其中就有糖炒栗子。

    碍于她身体现在不适宜吃冰激凌,薯片什么的,就打算买些糖炒栗子给她。

    厉祎铭见柜台上还有卖蜜饯,又和老板要了西梅。

    待店主把东西都包装好,他启动引擎,往老宅那边去。

    厉祎铭停好车,刚开车门,就听到屋里传来自己姑母嬉笑的声音。

    说来,他的这些个近亲,除了二婶娘之外,自己的母亲,姑母,还有三婶娘,都是大大咧咧,喜欢逗乐子的人,想到自己姑妈在,他丝毫不担心舒蔓会过得无聊。

    拿着买的东西进了屋,他还不等换鞋,有帮佣说二少爷回来了,厉敏立刻过来迎接。

    “祎铭回来了啊!”

    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帮佣,厉祎铭淡淡颔首,“姑妈!”

    “嗳!”

    厉敏点头,“刚刚我和你妈,蔓蔓他们说你,你这就回来了!”

    厉祎铭笑了下,“刚刚路过干果店,买了点东西,耽误了!”

    “没事没事,快进来吧,就差你大哥和你嫂子了,你妹妹也回来了!”

    厉祎铭换了鞋,随自己的姑母进了屋。

    在客厅那里,他看到了都谁在。

    逐一和长辈问好,末了,把目光落在舒蔓的身上。

    几乎是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间,他的目光就变得格外温柔。

    舒蔓被厉祎铭的目光看得耳光发热,下意识的颤抖了几下睫毛。

    “哥!”

    厉晓诺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厉祎铭了,在老宅这边见到他,主动吱声。

    厉祎铭收回目光,看向厉晓诺那边,嘴角微微上翘——

    “我们的大状也回来了?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家那位没跟来?”

    厉晓诺:“……”

    厉晓诺被厉祎铭的话问得耳根子发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

    说来,自己的这两个哥哥一点儿都没有做哥哥的样子,动不动就拿韩靳城的事情,变相埋汰自己。

    厉祎铭收到厉晓诺递过来的嫌弃目光,无所谓的轻嗤。

    说来,因为自己经常是被欺负的那一个,自己和自己那个臭-屁的大哥不是很合得来,但是在针对韩靳城的事情上,他们两个人完全站在统一战线。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韩靳城因为和厉老太太那边有一定的关系在,他们两个人要叫韩靳城一声“舅舅。”

    现在摇身一变,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妹夫,他们两个人自然是要找机会损一损韩靳城,看他还敢不敢以长辈自居。

    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早先就有听说厉晓诺有了交往的对象,听厉祎铭这么一说,赶忙询问她情况。

    厉晓诺被问得局促,不知道怎么回答,尽可能的岔开话语。

    偏偏她有意岔开话题,厉祎铭就和她作对,把话题重新扯回来。

    拗不过自己这个二哥也变得和自己大哥那么臭屁,她岔开话题到舒蔓的身上——

    “二嫂子,我听说你怀孕了,怎么样?饮食上有没有变得挑剔?”

    厉晓诺突然抛了问题给自己,舒蔓一怔,考虑到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害喜的现象,就微笑了下——

    “还好,暂时口味还没有变!”

    “那估计过一些日子就会变了,到时候让我妈给你请个营养师,专门调配你的饮食。”

    厉晓诺就这么把话题给岔过去,还把问题都落在舒蔓的头上,厉祎铭不屑,冷冷的呛声——

    “想知道怀孕是什么感觉,你自己怀一个不就行了!”

    说着,他故意让自己的妹妹出丑,探着身子,在她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缓缓道——

    “据我所知,韩靳城那方面应该没问题,这样,他要是那方面不行,你让我找我,我给他开几服药!”

    厉晓诺:“……”

    “你作为我的亲妹妹,总不能让你过得不‘性’福!”

    厉祎铭的话,说得厉晓诺耳根子滚烫,眼神变得嗔怨的去看他。

    看自己妹妹的眼神儿,厉祎铭无所谓的站起来身体。

    “你要是不服,让你家那位来,反正他不叫我一声哥,别指望把你娶到手!”

    厉老太太和其他几位婶婶看得云里雾里,目光诧异的看向互动的兄妹。

    “祎铭啊,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都是要做爸爸的人了,怎么还欺负你妹妹啊!”

    说这话的是老三家的媳妇徐雯华,她瞧着这厉晓诺的耳根子泛红,主动打圆场。

    “是啊,都要做爸爸了,还欺负你妹妹!”

    在法庭上,厉晓诺是雷厉风行的金牌律师,偏偏对自己的大哥、二哥,自己每次和他们说话,都像是斗败的公鸡,战斗力是最弱的那一个。

    厉祎铭无所谓厉晓诺怎么添油加醋。

    “谁让你家那位不懂礼貌?他要是叫我一声哥,我至于难为他吗?”

    厉祎铭这么说,在座的几位长辈更是云里雾里,着实想知道厉晓诺到底是交往了怎么一位男朋友。

    舒蔓在一旁看厉祎铭把厉晓诺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去扯厉祎铭的手腕。

    “你今天吃枪药了啊?”

    有了白伊颂的事情,舒蔓性格发生了很多变化。

    以往,她多言,动不动就一件小事就喜欢叽里呱啦的说一堆话,但是现在的她,喜静,多数情况下,都默默的状态,很少发表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虽然她知道白伊颂的事情,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件事的冲击对她不小,再加上怀孕,她性情真的变了很多。

    “晓诺是你妹妹,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就不知道让着点你的妹妹?”

    “是啊,嫂子,二哥太气人了!”

    厉晓诺一见舒蔓替自己说话,赶忙往她身边坐,伸手去抱她的手臂。

    说来,有自己这个嫂子在,她还不信没有人能收拾自己这个哥哥了。

    果然,舒蔓一说话,厉祎铭就乖乖闭嘴了。

    厉晓诺看厉祎铭也会怕人,得意的笑,顺便咕哝了一句“妻管严!”

    在诸多长辈的面前,舒蔓不好不给厉祎铭台阶下,就目光柔柔的看向他——

    “你刚刚给我发微信,不是说给我买零嘴了吗?在哪里?”

    厉祎铭见舒蔓胳膊肘往外拐,掀了掀眼皮。

    能看得出来厉祎铭不满意自己偏帮厉晓诺,让他这个做男人的挺没有面子,舒蔓也顾不上在长辈的面前,伸出手去扯他的手腕,撒娇道——

    “在哪里啊?我现在就馋了,你拿给我啊?”

    拗不过舒蔓变得乖巧的这股子劲儿,厉祎铭无奈,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让帮佣把买的糖炒栗子和蜜饯拿来。

    帮佣把东西拿上来,还没有开饭,大家伙就伸出手去拿这些零嘴打打牙祭。

    厉祎铭买的是盐城这边品牌果品店的东西,口味大众化,老少皆宜,很符合这些人的口味。

    舒蔓先礼让了长辈,然后又拿了栗子给厉晓诺,才开始自己吃。

    将一颗蜜饯丢到嘴巴里,她抬起头去看厉祎铭,眼底是藏匿不住的璀璨笑意,能看得出来,她心里有多甜蜜。

    站起身,拿了一颗西梅送去厉祎铭那里。

    “这个很好吃,你也吃一颗?”

    舒蔓把西梅送去了厉祎铭的嘴边,讨好的姿态,不言而喻。

    厉祎铭垂下眼皮子,盯着眼前的西梅,没有动。

    他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准确的说是没吃过这类东西,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些糖炒栗子,蜜饯啊,都是女孩子爱吃的东西,他身为一个大男人,不应该碰这些东西。

    “干嘛看着我?你尝一尝啊?”

    舒蔓见厉祎铭盯着自己看,没有吃蜜饯的意思,挑了下眉梢。

    “这个真的很好吃,你尝一尝啊?”

    她又问了一遍,语气很温和,少了以往的娇纵。

    “那你喂我!”

    舒蔓:“……”

    厉祎铭的这个要求,让舒蔓脸颊有些发热。

    再怎样说,在这么多长辈的面前,自己亲手喂厉祎铭吃东西,她有些放不开。

    见舒蔓没有行动,厉祎铭垂眸看她泛红的耳根子,眼底是藏匿不住的笑意。

    “你到底要不要喂我?”

    “你自己吃!”

    舒蔓把蜜饯送向他的手那里,神情羞赧。

    “你要是不喂我,我就不吃了!”

    厉祎铭一个反手,把手背到身后,神情悻然。

    舒蔓被厉祎铭的话搞得手心发热,逐渐冒着汗。

    僵持不下,也不好再把东西拿回去,硬着头皮,有意避开长辈,她把蜜饯重新举高。

    “张嘴!”

    这次厉祎铭没有再和舒蔓唱反调,薄唇挽着笑,张开了嘴巴。

    舒蔓把蜜饯放去厉祎铭的嘴巴里。

    虽然她已经刻意避开长辈的目光,但还是被厉敏抓了一个现形。

    “大嫂,三嫂啊,你们看他们小两口多幸福啊,这蔓蔓还喂祎铭吃东西!”

    厉敏这么一说,众人纷纷抬头看去。

    被长辈用阑珊之意的目光打量,舒蔓耳根子更是滚烫。

    倒是厉祎铭,一脸无所谓的揽住舒蔓的肩。

    厉晓诺见自己二哥神情得意,有点小狡黠心理的想要恶搞他,就动了动眼珠,开腔——

    “哥,嫂子怀孕呢,应该是你喂嫂子,怎么能欺负嫂子呢?”

    厉晓诺这么一说,厉祎铭当即就睇了一个眼神儿过去,那样子像是在说,你不吱声,我不会拿你当哑巴。

    “就你话多,又不老实了是不是?”

    厉晓诺:“……”

    “你打算让我找你家那位谈谈,嗯?”

    厉晓诺意识到厉祎铭要拿自己开涮,赶忙闭嘴。

    只是她对自己这个二哥服软,却改变不了姗姗来迟的大哥,也对自己放枪——

    “老二,你什么时候去找?提前打电话通知我一声,我也去!”

    “……”

    ——————————————————————————————————————————————————————

    厉祁深和乔慕晚过来老宅这边,算是最后到的两位。

    大家伙听到声音,往玄关那里看,瞧见厉祎铭和乔慕晚两个人登对的出现,厉敏走了过去。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才过来?”

    乔慕晚对厉敏颌首,礼貌的打招呼,然后解释:“这会儿下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塞车。”

    其实不然,本来两个准备好好的要来老宅这边,偏偏某个种-马附身的男人,要弄一下子,撩得她没有办法儿,最后服软的搞了一下子,而后才急急忙忙的过来这边。

    厉祁深在一旁垂眸,看乔慕晚颤抖睫毛,努力镇定的解释,嘴角微勾一抹弧度。

    “要不是慕晚说有近路,估计还得一会儿还能到!”

    厉祁深说这话颇有深意。

    碍于两个人做的时候,他很难释放,乔慕晚不想过去的太晚,最后用了嘴。

    就这样,厉祁深用另一种说话方式,道出了一个让人尴尬的事实。

    耳根子热的厉害,乔慕晚忍不住捏了厉祁深的手指,跟着睇过去一个嗔怨的眼神儿。

    厉祁深无所谓,问了厉老太太,自己的父亲在哪里。

    而后看到厉祎铭和舒蔓,他笑,“带回来了?”

    厉祎铭看自己大哥似笑非笑的眼神儿,摊开双手——

    “你都把嫂子领回家了,我作为弟弟,也不能太差劲儿,不是吗?”

    厉祁深依旧笑,目光带着深邃的看向舒蔓。

    “来,先叫声哥,我听听!”

    舒蔓:“……”

    ——————————————————————————————————————————————————————

    自知自己大哥是什么臭屁的个性,厉祎铭想护着舒蔓,偏偏还看到自己大哥阒黑的鹰眸,头皮发麻。

    最后还是乔慕晚出来解围,问厉祁深,“你带红包了吗?就让蔓蔓叫你大哥啊?”

    见乔慕晚胳膊肘往外拐,厉祁深沉下来脸,附在她的耳边,用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问——

    “欠收拾了,是不是?”

    乔慕晚被问得羞赧,但还是鼓起腮,表示抗议。

    “蔓蔓是我的好闺蜜,你欺负我就算了,怎么还欺负她?”

    厉祁深冷笑,“那你这话的意思,我欺负她那份儿,你受着?”

    乔慕晚:“……”

    意识到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瞪他。

    无视乔慕晚怎么看自己,厉祁深捏了捏她葱白的手指。

    “等回去再找你算账!”

    留下话,考虑到还有一些公司的业务要找自己父亲商榷,厉祁深没有再过多的在客厅这边逗留,让厉祎铭跟着自己一起上楼。

    客厅这边又恢复了安静,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舒蔓了,再加上就白伊颂的事情,乔慕晚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就趁着厉晓诺陪长辈聊天的时候,把舒蔓拉去客房那边,问问她近来的情况。

    舒蔓和乔慕晚一向无话不谈,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把事情都如实说了。

    就包括自己母亲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事情,她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说来,乔慕晚对姚文莉的印象一直都还不错,对于她的变化,她着实震惊了一番。

    “我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

    乔慕晚近来也过得烦躁,就她自己身世一事儿,每天也是浑浑噩噩的状态,不过她觉得自己比舒蔓好很多,哪怕乔家的父母亲是自己的养父母,除了当初让自己嫁给年南辰之外,再也没有要求自己做什么不情愿的事情。

    舒蔓这段时间尽力在平静自己的思绪,但是和乔慕晚说了这么多话以后,还是落下了眼泪。

    她现在倒不是对白伊颂的死心存愧疚,而是对自己的母亲,她真的已经耗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

    能看得出来舒蔓过得累,乔慕晚用手抱住她。

    不太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安慰舒蔓,最后酝酿良久,才轻轻发声——

    “伯母最近可能遇上了什么麻烦,给她点时间,蔓蔓,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母亲不爱她的孩子的!”

    因为没有感受过亲生父母给自己的感情,乔慕晚格外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亲情,所以舒蔓和她母亲之前有了隔阂,想的就是让舒蔓放宽心,用理解和包容的心态去看待这件事儿。

    有了乔慕晚的安慰,舒蔓情绪好了很多,不住的点头。

    “我知道了,我找时间会和她沟通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