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1章:痛定思痛(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1章:痛定思痛(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位面破坏神不死佣兵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1章:痛定思痛(6千字)    “还说没有,你要是不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我和你奶至于去你爸那边找堵添吗?”

    “我不知道,可能是我觉得自己太委屈,当时哭昏了头吧!”

    小家伙心虚的为自己辩解着,他双手绞着手指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的心理表现。

    厉锦弘懒得拆穿自己孙子这点儿小伎俩,不管小家伙如何不和自己承认他当时一副诉苦的样儿,他能把事情的大致过程和自己坦诚,和乖乖说的话没有什么误差,可见他还不至于到烂泥扶不上墙的地步。

    吁了一口气,他看向厉淘淘,问。

    “那你现在还委屈吗?”

    “不是很委屈了!”

    厉淘淘埋着头,闷闷的出声。

    小孩子虽然小,却有小孩子年纪小的好处,什么事儿都不会过分的放在心上,被自己的奶奶带出去又是吃,又是玩的,心里真的就没有那么憋屈了。

    “你再给我说说你今天和你同学打架是怎么一回事儿?好端端的,你怎么和你同学要动手打架了?”

    “没……没什么!”

    厉淘淘挠了挠头,不愿意多谈的否定着。

    关于他喜欢小桃子的事情,他真的不想再让更多的人知道了,现在已经闹得自己身边人都知道了,如果有一天闹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他不用再去上学了。

    “没什么你动手打什么人?”

    “还不是……”小家伙亢奋状态的想要开腔,但意识到自己要说出口的话有不打自招的嫌疑,赶忙又闭上了嘴巴,随即埋低头,咕哝出声——

    “还不是蟋蟀刻意抹黑我,说我和其他的女孩子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厉锦弘:“……”

    “爷爷,你不知道,那个蟋蟀喜欢乖乖,因为我把他喜欢乖乖的事情,告诉了乖乖,然后我妈咪知道了,蟋蟀就故意开腔,刻意抹黑我?”

    “有人喜欢你妹妹?”

    厉锦弘诧异极了,他只知道自己的孙子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不曾想,自己的孙女,也有人追求了。

    原来自己的那个孙子也有小秘密,没有和自己坦诚。

    看自己爷爷不知道情况的诧异样儿,厉淘淘点着头儿。

    “是啊,就是蟋蟀,我老爸他那个朋友家的孩子!”

    厉淘淘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厉锦弘越发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跟不上他们现在这一代孩子的潮流了。

    “爷爷,你不知道乖乖房间里,有个一米多高的大娃娃吗?就是蟋蟀买给乖乖的。”

    厉锦弘:“……”

    ————————————————————————————————————————————————————

    简单收拾了一番,乔慕晚去了厉家老宅那边。

    自己和厉祁深把事情都说开了,厉祁深不用淘淘给他道歉,以后别再惹他就没事儿,这对她来说,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乔慕晚到厉家老宅那会儿,厉淘淘和厉乖乖两个人去补课班补习功课去了。

    厉老太太招呼家里的帮佣切了乔慕晚最爱吃的柳橙过来。

    “你爸和隔壁老王头儿下棋呢,一会儿就回来!”

    “没关系,妈,我不急!”

    她今天过来这边就是和两位长辈商量着要如何教育两个孩子。

    在教育孩子方面上,她一直自认为自己有她的一套,可是经历了近来这么多事儿以后,她发现自己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存在很大问题,就心想着,从自己公公婆婆这里取经。

    他们两位老人能养育出来厉祁深他们兄妹三人,而且他们兄妹三人都非常成功,可想而知,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有他们独特,且方式优良的教育方式。

    厉老太太也知晓乔慕晚来这边的目的,在厉锦弘没有回来之前,就和她谈了起来。

    “慕晚啊,其实你的教育方式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是对淘淘,你不适合用这样的办法儿。”

    当年,厉老太太教育孩子的时候,也是和乔慕晚如出一辙的教育方式,只不过后来发生种种事情表明,自己的教育方式对自己的孩子并不适用,尤其是对厉祁深。

    因此,她就换了教育的方式。

    不过可能是自己儿子的劣根儿太严重,她再怎么教育都不是很受用,倒是自己的丈夫,对厉祁深一律严格管教,再很大程度上束缚了厉祁深。

    “这淘淘啊,就和当年的祁深一样,所以啊,你拿和我当年对付祁深那一套对付淘淘,不受用!”

    说着话,厉老太太就把关于厉祁深当年如何“出息”的事情都告诉了乔慕晚。

    听了自己婆婆的话,乔慕晚完全能想到厉祁深当年做法儿有多过分。

    “后来啊,还是你爸来了脾气,一顿棍棒鞭策,他才服软了下来!这淘淘啊,还真就是随了他爸当年的性格,从骨子里到外,都是顽皮的个性,我昨天听你爸说了事情大致是怎么一回事儿以后,还真就是觉得当初给他起了淘淘这个小名算是起对了。”

    厉老太太笑了一声,脸上尽是慈祥的褶子。

    听自己婆婆这么说,乔慕晚舔了舔唇。

    “妈,我一直都觉得孩子还太小,动手打会影响到孩子的身心成长,所以我一直都不主张动手打孩子,就包括淘淘之前有几次闹的过头了,我都没舍得动手打他,但是最近的事儿,小家伙做得实在是有些过了,再加上祁深还是犟脾气,我夹在他们父子之间,实在是难做。”

    “慕晚,你这当年和我很像啊,我当年也是护-犊-子,舍不得打,就包括你公公要打,我都不愿意,因为祁深的事儿,没少和他生气,但是后来啊,祁深惹了实在是多的事儿,不打不行啊,没办法了,我就让你爸管着,反正是他的儿子,不至于打死,就让他管了,所以慕晚啊,这孩子是打不得,但是必要时候也是可以打的,只是这样恩威并施,他不敢再继续造次啊!”

    有自己的婆婆给自己答疑解惑,乔慕晚渐渐疏通了一些。

    “等你爸回来,你再和你爸好好说说,他昨天晚上和淘淘谈了很久,小家伙似乎想明白了很多事儿,你问问他当年是怎么管孩子的吧,对你能有帮助。”

    “好!”

    ————————————————————————————————————————————————————

    厉锦弘回来以后,又给乔慕晚上了一大节的课。

    不像厉老太太说话委婉,厉锦弘也不管这个那个,对乔慕这个儿媳一点儿也不客气的说着她的不是。

    “孩子撒谎你还寻思对他客客气气,那赶明,他骑你头上去了,你是不是还得扶着他?”

    厉锦弘想到自己孙子那么小,就满口谎言,有说不出的气,不管怎样说,一个孩子,是不应该说谎的,有什么委屈,他可以控诉,但是绝对不能说谎。

    “还有祁深也是的,这件事儿也不能全怪你,他工作忙,让你管两个孩子,你也可能照顾不周,这样,以后淘淘那个混小子,再有什么不良行为的时候,你就管他,要是打骂不舍得,就把孩子送我这来,我来教育!”

    厉锦弘不管那些,自己的孙子,他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孙子有什么不良的作风的。

    被自己公公训斥着,乔慕晚没有做出反驳,很虚心的接受教诲。

    “以后别再公司上班了,孩子现在有很严重的问题,才五岁大,就知道早恋了,必须好好给他们两个人上课,避免一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

    乔慕晚上班以后,孩子都是在老宅这边被自己和自己的老伴儿教育着,现在孩子有了这么严重的问题,厉锦弘要面子,自然是不会承认是自己教育不周。

    “我知道了,爸!”

    “光知道也不行,明天,你就去学校一趟,和他们老师好好谈一谈,看看到底还能不能有解决的办法儿,如果不行,就让他们两个人降级,再处理不好早恋这件事儿,就让他们两个转学!我厉锦弘要脸,不可能让孩子这么小就谈恋爱!”

    厉锦弘给乔慕晚下了通牒,不管怎样,他都不能让邻里街坊说出来自己教育不周,自己的孙子五岁大就知道谈恋爱的话。

    不然,大家伙都会觉得是他们家本身家风不正,不然怎么可能会惹出来那么多事儿。

    “嗯!”

    乔慕晚中肯的点了点头儿,其实就算是不用自己公公说,她也绝对去公司找老师一趟,就孩子的教育问题,好好谈一谈。

    “既然你都明白了,一会儿两个小不点儿补课回来,你就把他们两个接回去吧,然后好生教育者,等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没有问题了,你再考虑回公司上班的事情,不然,你就一直在家里管他们两个。”

    “嗯嗯,我知道了,爸!”

    ————————————————————————————————————————————————————

    乔慕晚再把两个小不点儿接回家的时候,因为厉淘淘昨天被厉锦弘恩威并施的说了一顿以后,学乖了不少。

    “妈咪,老爸在家呢吗?还是去上班了?”

    跟在乔慕晚的身边,厉淘淘背着小书包,抬起头儿,问着她。

    “你爸爸去见客户了,要晚点儿回来,怎么了?”

    看出来了小家伙一副犹疑的样子,乔慕晚隐约能感觉出来他还是挺不愿意面对厉祁深的。

    “没怎么,我就是……”

    小家伙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自己主动开口说要和厉祁深道歉的话,打从心底里,他还是有些小别扭,总觉得自己要是主动开口说找自己老爸是打算道歉,面子上挂不住。

    “妈咪,我们去趟超市吧?”

    乔慕晚:“……”

    乔慕晚本来还是一本正经样子的看着厉淘淘,这会儿听他转了话锋,说了其他的事情,有些诧异。

    “妈咪,我想吃好吃的了,我们去超市买食材,你给我做啊!”

    对于小家伙的合理要求,乔慕晚从来不会不答应。

    点了点头儿,她应允,然后一手牵着一个小家伙,去了超市。

    本来乔慕晚只是打算问厉淘淘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给他吃,哪成想小家伙竟然一口气买了那么多的吃的。

    “淘淘,差不多了,你还想买什么啊?”

    看着购物车里琳琅满目的东西,乔慕晚微微拧起眉头儿。

    “还不够,再买点吧,我最近有点儿能吃,可能是长身体,多买些吧!”

    说着话,他又伸手拿了一些食材。

    待购物车都要买了,小家伙才知道收手。

    结算账单的时候,看着两个购物袋的东西,她越发的搞不懂小家伙要搞些什么。

    “妈咪,我来拿东西吧!”

    厉淘淘从乔慕晚的手里拿过来购物袋,笨拙迈开步子,往外面拎着去。

    到了家以后,厉淘淘把东西该放到冰箱里的就放在冰箱里,该做的东西就拿去厨房那里。

    “妈咪,我放在厨房里的食材,你都做了啊!”

    厉淘淘把油麦菜用水泡上了以后,就收回两个肉呼呼的小爪子,拿毛巾擦了擦。

    “妈咪,我先去把衣服都放好,你记得把东西都做了啊!”

    小家伙今天的积极性,让乔慕晚有些瞠目结舌,这小家伙是怎么个情况?被自己公公训斥以后,学乖了?

    厉淘淘说完话,对乔慕晚憨憨一笑,而后背着书包上楼了。

    难得见小家伙这么乖,乔慕晚失笑了下,但愿小家伙这次是真正的改邪归正了。

    转过身,乔慕晚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刚洗好手里的油麦菜,厉祁深从外面回来了。

    本来,乔慕晚以为厉祁深出去见客户,今天应该在外面吃饭,没有想到,他今天竟然回来了。

    “回来了?”

    乔慕晚暂且放下手里的工作,去了玄关那里拿了拖鞋给厉祁深。

    厉祁深淡淡的应了一声,而后,似乎察觉到空气中隐约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感觉,他目光四下扫了一圈。

    “在看什么?”

    乔慕晚抬手挽了挽鬓角的发丝,闻到。

    “没什么!”

    没有看到什么异样,厉祁深俊脸重拾淡然,回了乔慕晚。

    换好拖鞋,他刚把修长的腿迈进门,只听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从楼梯扶手那里传来——

    “爸爸!”

    几乎是在听到那声脆生生,带着几分讨好意味的声音以后,厉祁深没有抬起头儿,就已经皱起来了眉头。

    怪不得他刚刚决定空气中隐隐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感觉,原来是家里回来了这个混小子。

    厉淘淘见厉祁深回来,虽然忌惮着他,但还是一副讨好他的姿态,蹦蹦哒哒的往玄关那里跑去。

    伸出两个肉呼呼的手,厉淘淘想给自己老爸一个“爱”的抱抱的时候,厉祁深理都不理他,直接迈开步,视他如空气一样略过,上了楼。

    厉淘淘僵硬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在半空中,因为自己老爸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他都怔愣住了。

    一旁,乔慕晚把厉淘淘和厉祁深打招呼,厉祁深却不理他的全过程都看在眼里,她贝齿紧咬了几下唇瓣。

    “妈咪,老爸……是不是还在和我生气啊?”

    厉淘淘再收回手以后,咕哝的发出声音,整个人略带失望。

    把厉祁深对孩子不予理睬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乔慕晚心里挺不高兴的。

    他昨天明明和自己说不会再计较淘淘做得那些荒唐事儿,这会儿却依旧拿出来一副别人欠他几千万的样子,她不住腹诽厉祁深的小肚鸡肠。

    “淘淘,你爸爸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和他打招呼,你没有错,是他不识抬举,你别在意太多!”

    “哦!”

    厉淘淘闷闷的应了声,能看出来,他幼小的心灵很受打击。

    “你不是一直嚷着要看《哆啦a梦》吗?去喊你妹妹下楼一起去看动画片吧!”

    “嗯!”

    小家伙继续闷闷的样子,搅了搅手指以后,上了楼。

    ————————————————————————————————————————————————————

    厉淘淘去找厉乖乖的时候,乔慕晚随后也上了楼,进了房间。

    乔慕晚进房间的时候,厉祁深正在脱白衬衫。

    没有规避自己不应该看到这样的场景,她面色如常的把门房带上,走了上去。

    “你不是答应我不再就之前的事儿和淘淘揪着不放了么?那你刚刚是什么态度?你这个人还能不能讲点信用?”

    “我怎么不讲信用了?不想和那个混小子说话就是不讲信用了?”

    厉祁深语气平淡,问着乔慕晚。

    看厉祁深明明有错,却还是拽的和二五八万似的态度,乔慕晚白了他一眼。

    “怪不得爸在你小时候没少打你,就你这样的人,永远都欠揍!”

    “你说什么呢?”

    乔慕晚的话刚说完,厉祁深就抬起头看他,脸色顷刻间如风暴席卷般,阴沉了下来。

    “你耳朵又不聋,有必要让我再说一遍吗?”

    她不屑的呛声,跟着,也不再理会厉祁深,转了身,拉开门,出了房间。

    临出门之前,她留下话——

    “一会儿吃饭,你再继续这副态度,我和你没完!”

    ————————————————————————————————————————————————————

    乔慕晚做好了饭菜以后,招呼两个小家伙来吃饭。

    板板正正的坐在座椅上,待乔慕晚把最后的汤端上桌以后,对两个小家伙淡笑。

    “淘淘,按你的要求,八个菜,一个汤,还满意?”

    “满意满意,妈咪做得饭菜,我当然满意啊!”

    小家伙甜甜的说着话,就差跳下座椅去吻乔慕晚一个了。

    “妈咪,老爸怎么还不下楼呢?”

    见饭菜都齐了,一家人也只剩下自己老爸不在了,厉乖乖出了声,问到。

    被自己的妹妹这么一提醒,厉淘淘注意到了自己的老爸没有下楼,不由得心里有点小失落。

    把自己儿子眼底的那一抹失落都看在眼里,乔慕晚心里不悦了起来。

    这厉祁深还这就是越来越出息,和自己越来越说话不算话了。

    “不用管他了,我们先吃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