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0章:看清楚(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0章:看清楚(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位面破坏神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0章:看清楚(6千字)    被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带回去厉家老宅的厉淘淘,虽然离开了乔慕晚,他心里不舍的厉害,但是从此有了自己爷爷奶奶给自己撑腰,小家伙还是神气的不行。

    知道自己的金孙受了委屈,厉老太太生怕小家伙心里会别扭,让小家伙把东西放下以后,就赶忙张罗家里的司机,让司机载自己和自己的金孙去买烤串。

    厉淘淘虽然谈不上和厉乖乖一样是个十足的小吃货,但是碰上自己喜欢吃的烤串,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一大半。

    “奶奶,我还想喝珍珠奶茶!”

    平时,乔慕晚严格控制厉乖乖和厉淘淘吃有添加剂类的食品,难得这次自己奶奶对自己吃什么都不多说一句话,厉淘淘一边-撸-着肉串子,一边小嘴巴不停,鼓囊鼓囊的说着话。

    “好,要什么口味的啊?奶奶给你买去!”

    厉老太太笑嘻嘻的笑着,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嗯……”

    小家伙歪着个小脑袋,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俄而道——

    “要香芋的吧,如果没有香芋的,就要哈密瓜味的!”

    “行,奶奶把两个口味的都给你买回来!”

    “真的啊?奶奶,你太好了!”

    小家伙兴奋的不行,两个油乎乎的小爪子作势就要去抱厉老太太,但是想到自己的手太脏,就僵硬到了空中,没再动。

    尴尬的笑了两声,他甜甜的对厉老太太笑着。

    “奶奶,淘淘手脏,等淘淘洗手了,我要抱你!”

    厉老太太本就chong自己的孙子,他这会儿说话这么甜,老太太更是高兴的眉开眼笑。

    “淘淘还想吃点什么不?”

    “嗯……再来一份花甲粉好了,我想吃里面的粉丝了!”

    “好好好,奶奶给你去买!”

    “嗯!奶奶,你最好了!”

    在厉淘淘甜甜的讨好话语中,厉老太太去商铺口买东西了。

    厉老太太回来的时候,厉淘淘正吃得满嘴冒油沫子。

    今天的他,吃得实在是太知足了,小肚子都圆鼓鼓了起来。

    “淘淘,来,奶茶,加了冰的!”

    接过厉老太太递上来的奶茶,厉淘淘咕噜咕噜的喝下了大半瓶。

    喝得差不多了,小家伙喳吧喳吧了嘴。

    “奶奶,下次还是要草莓的吧,这个哈密瓜的味道不是很好!”

    奶茶本就是热的好喝,不过是因为夏日的原因,厉老太太要了凉了的奶茶,哪成想,小家伙还摆谱了。

    “不好喝啊?那这个呢?”

    说着话,厉老太太又把另一杯香芋奶茶送上前去。

    厉淘淘大口shun-吸了一口,也摇了摇头。

    “这个也不好喝!”

    他之前喝的奶茶都很好喝,凉的奶茶,怎么喝都没有浓郁的味道,他不喜欢的很。

    “那我再去给你买草莓味的奶茶去!”

    说着话,厉老太太作势又要去买草莓味奶茶。

    “奶奶,别去了!”

    见自己的奶奶又要去买奶茶,小家伙也知道懂事的跳下座椅,去拉自己的奶奶。

    “奶奶,我不喝了,我们走吧,我吃饱了!”

    “吃饱了啊?那……那花甲粉怎么办?”

    厉老太太刚才还有给厉淘淘点了花甲粉,这会儿见小家伙不吃了,要走,本能的出声。

    “不怎么办啊,打包吧,带回去给乖乖!”

    本来厉淘淘也想着带东西回去给乖乖,正好可以把花甲粉带回去给她,省的自己去给她买其他吃的了。

    “乖乖喜欢吃花甲粉吗?要不,我再去给她买点别的吃的吧!”

    “不用!”

    厉淘淘摆手,拉住了自己的奶奶。

    “乖乖说她减肥呢,不吃!”

    其实不然,厉淘淘是因为蟋蟀拆穿自己小秘密的事情,至今心里都在别扭着呢,就不想让自己的奶奶给她买好吃的。

    但是厉老太太不知道厉淘淘打的如意算盘,被他这么一说,老太太就信了。

    没有再张罗去买其他的东西,厉老太太带着厉淘淘,以及打包好的花甲粉回去厉家老宅了。

    ————————————————————————————————————————————————————

    不同于厉淘淘,厉老太太说要带厉乖乖出去吃好吃的时候,一向以吃为生命中心的她,白了自己哥哥一眼以后,选择留在家里陪自己的爷爷。

    待厉老太太和厉淘淘走了以后,厉乖乖没有按捺住心里对自己哥哥的不满,把他今天一整天做得荒唐事儿都告诉了自己的爷爷。

    从自己哥哥小小年纪就喜欢女孩子以及欺骗自己老爸,还恶人先告状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去。

    “爷爷,这件事儿,真的就不能怪老爸,老爸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很清楚啊,老爸他最不能容许别人骗他了,淘淘欺骗他,和他说谎,这不是在挑战老爸的底线吗?老爸会把他丢出去,完全是咎由自取,爷爷,您不能因为这件事儿迁就老爸,你就算是要迁就老爸,也得知道事情真相以后,再迁就老爸啊!”

    厉乖乖对厉淘淘的种种行径,心里不满的厉害,倒不是说她刻意要抹黑自己的哥哥,只是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哥哥太过分了,欠收拾。

    尤其对自己一向底限不容被挑战的老爸,他更是过分,没有礼貌。

    如果说厉锦弘之前对自己的孙子还心疼的不行,这会儿因为自己孙女的话,他陷入到了沉思了。

    他之前并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自己的儿子把自己的孙子丢出了家门,不和自己解释不说,还是小时候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对他,他当时就来了气。

    所以,也就没有管事情追根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直接发了脾气。

    这会儿听了自己孙女,他虽然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儿过分,但是也并无道理,毕竟自己儿子小时候惹事儿那会儿,他也恨不得把他丢出家门。

    “爷爷,您怎么了啊?您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看着自己爷爷一副陷入到沉思中,不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厉乖乖歪着个小脑袋,问着他。

    “啊……”

    厉锦弘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但随即就恢复了原状态。

    “没,爷爷有听你说话!”

    “那您对关于老爸和哥哥之间这件事儿,是不是有了另一番的看法儿和意见?”

    被小家伙问着,厉锦弘不好当着孩子的面儿说些什么,毕竟他在商场纵横多年,早已经是讳莫如深的姿态,对自五岁大的孙女,能表现出来些什么呢。

    “乖乖,这件事儿,爷爷自有处理的办法儿,你不用担心,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在这边待着,等爷爷明天没有什么事儿了,就和你奶奶去找你爸爸问一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好!”

    厉乖乖奶声奶气的回了话,再准备开口对自己的爷爷说些什么的时候,自己的奶奶和哥哥,赶巧带着买回来的花甲粉回来。

    “乖乖,我买吃的给你了!”

    一进门,厉淘淘就脆生生的开口唤着厉乖乖。

    对于自己哥哥买了好吃的给自己,厉乖乖丝毫不为所动,好像他怎么讨好自己,自己都不吃他的那一套。

    白了一眼蹦蹦哒哒进门的哥哥,厉乖乖哼了一声以后,就没有再看他,直接抬脚就上了楼。

    “乖……”

    厉淘淘还想唤着厉乖乖来吃好吃的,这会儿见她视自己如空气,不由得一怔。

    他……应该是没有惹到她才对啊?

    厉淘淘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厉老太太走了过来。

    把刚刚厉乖乖对厉淘淘爱搭不理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她凑上前,干笑两声。

    “淘淘,你先把东西送去厨房,奶奶去喊你妹妹!”

    理所当然的,厉老太太认为是自己带着自己的孙子出去买好吃的,没有带她出去,这会儿小家伙正别别扭扭着呢。

    “哦!”

    厉淘淘应了一声,拎着手里的餐盒,往厨房那里“噔噔噔”的跑去。

    看自己孙子离开了,厉老太太叹息一声,上了楼。

    ————————————————————————————————————————————————————

    厉淘淘放好手里的餐盒再折回客厅里的时候,被厉锦弘给叫了过去。

    小家伙因为自己爷爷对自己的维护,这会儿对自己爷爷崇拜的不行,他唤着自己,小家伙立刻就蹦蹦跳跳的去了。

    “爷爷!”

    他甜甜的唤着厉锦弘,肉呼呼、圆滚滚的小身子,一下子就扑到了厉锦弘的怀中。

    和之前相比,小家伙在厉家老宅这边被自己的爷爷奶奶惯着,小家伙胖了很多,尤其是肚子那里,都有小肚腩了。

    厉锦弘一向对自己的孙子,都视若珍宝,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捧在手心里。

    虽然知道小家伙淘气,顽皮了些,但是他一直都觉得小孩子天性使然,闹一些,顽皮一些都正常。

    他看惯了岁月沧桑,这些事儿,他都不会在意,但是知道小家伙学会了撒谎,还和厉祁深玩起来了欺骗,他心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厉祁深小时候也顽皮,也淘气,但是从来都不会撒谎,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孩子会撒谎的话,他也一样会把自己的孩子丢出家门。

    厉锦弘接受不了自己孙子才五岁大就谎话连篇,诳他老爸,和他们两个老人卖乖,想想,他就觉得荒唐。

    “爷爷!”

    见到自己爷爷有些走神,厉淘淘仰着个小下巴,抬头去看他。

    “爷爷,你怎么了啊?怎么不说话啊?”

    “啊……没,没怎么!”

    厉锦弘被自己的孙子拉回了思绪,不自然的笑了下,而后,把扑到自己怀里的孙子,放到了一旁。

    突然从自己爷爷的怀中离开,看到他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小家伙撅了撅小嘴巴。

    爷爷这是不喜欢自己了?所以才会把自己从怀中抽离开?

    “淘淘,爷爷问你,你和你爸之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倒是要看看自己的孙子,和自己是坦诚,还是继续撒谎,如果确定他还在继续和自己撒谎,他自然是会想一定办法儿制-服这个混小子的,不然事情照这么发展下去,铁定会惹出来事儿的。

    被自己爷爷质问着,小家伙不自觉的把放在身前的双手,绞紧到了一起。

    对于自己的爷爷,他是打从心底里喜欢的,也知道自己爷爷是真的喜欢自己,所以他很清楚,自己要是受了任何的委屈,他都会毫无保留的偏袒自己的。

    只不过自己习惯了自己爷爷平时对自己一副慈祥和蔼的样子,这会儿自己爷爷的表情这么严肃,他有些摸不清自己爷爷到底为什么要问自己关于自己和自己老爸之间的问题,也不清楚自己爷爷为什么突然间对自己板正了一个脸。

    不过他不清楚自己爷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归不清楚,要知道小家伙人小鬼大,虽然他是五岁的年龄,却有着一颗不亚于成年人一样成熟的心。

    暗暗思忖了一下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自己蓦地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爷爷为什么突然问了自己关于自己和自己老爸之间的事情。

    不出意外,因为是乖乖和他说了些什么。

    乍想到这里,他耷拉着小脑袋,不住的绞着手指,在脑海中组织语言,试图和自己的爷爷解释。

    迟迟不见自己孙子给自己关于他和他爸之间的事情做出来一个解释,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儿。

    正准备再问他一遍,小家伙语言组织的差不多了,兀自抬起了头。

    厉淘淘乌黑澄亮的眸子看向自己的爷爷,小嘴巴,撅起着。

    “爷爷……其实关于我和我爸爸之间的事情,说来话长!”

    小家伙像那么一回事儿的开了口。

    随着他说话的样子,眉头儿都皱了起来。

    “爷爷,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总觉得其实做错了很多的事儿,不然我老爸也不会把我赶出家门!”

    “你做错了很多事儿,你觉得你都做错了什么事儿啊?”

    “我……也不好说!”

    小家伙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样子。

    关于他和他老爸之间的事情,他真的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才能做到自己既和自己爷爷坦白真相,还能显示自己的无辜。

    “就是我今天和乖乖不是打算来你这边嘛,不过我没有告诉老爸和妈咪,被老爸抓到的时候,我说我要去找蟋蟀,没说来找你,老爸就生气了,把我丢出了家门!”

    小家伙尽可能的不把自己的主观因素加入进去,用真诚的口吻,陈述事实真相。

    听自己的大孙子这么说,和自己孙女说的话,没有太大的偏差,他心里最初的疑虑,稍稍消散了些,但就是这样,他还是皱着眉,一副思忖的样子。

    “爷爷,我今天和妈咪出门吃冰激凌的时候,我惹了事儿,和一个小朋友差点打起来,我妈咪因为这件事和我很生气,然后我老爸也和我发了脾气,我当时很怕,就心想着找了你和奶奶做避风港,想要让你们保护我,我很怕我老爸,怕他揍我!”

    小家伙摇头晃尾的说着话,说到最后,她又把头耷拉了下去。

    其实他真的很怕厉祁深,很多时候,他打从心底里是敬佩自己的老爸,觉得他一个人能管那么大的公司,管理那么多的人,真的是炫酷极了。

    但是更多的,他怕他,打从心底里怕他,这种畏惧感,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了。

    那会儿只要他给自己一个眼神儿,他就怕的不行。

    但是就是因为自己怕他,他心底总是有一个不同于怕自己老爸的声音不停的唆使他的行为,让他硬着头皮胡诌,然后再一副乖巧姿态的扮乖。

    只是从本质上讲,他没想真正的挑战自己老爸,不过是偶然间,他做的事儿,自认为没有什么的,却总是不小心就触碰到了他的雷区,让自己的老爸生气了。

    他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自己的老爸不买账,总觉得他做得事情不应该是一个五岁孩子该做的事情,就用一副恨不得把自己弄死的姿态对自己。

    就拿今天他被赶出家门这件事儿来说,他想要离开家里,去爷爷奶奶那里找避风的港湾,他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可就是因为自己撒谎说去蟋蟀家,而没有坦诚告诉他自己要去自己爷爷奶奶家,他就生气了,还把自己丢出了家门。

    这件事儿,小家伙打从心底里,委屈的不行。

    所以当自己爷爷奶奶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想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告诉了他们两个人,自己被丢出了家门的事情。

    他本来只是想诉苦的,说自己老爸的行径有多恶劣,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会来了这边,替自己打抱不平。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儿,他知道自己的老爸会更多和自己不满,指不定,自己以后真的回不去水榭那边的家了。

    “爷爷,我没想太多,只想来找你和奶奶,但是就因为我要和乖乖来找你这件事儿,我老爸生气了,把我赶出了家门。今天的事情,我心里真的很委屈,但是我知道我今天做得事情也不对,我不应该瞒着老爸,不和他说实话,也不应该把他把我丢出家门的事情告诉你和奶奶!”

    小家伙因为这件事儿还挺发愁的,要知道,他当时这么做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没想到又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给自己捅了篓子。

    “不过,爷爷,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和奶奶会替我伸冤,我当时就是想和你们两个人诉苦,哪知道你能喝奶奶找上门啊!”

    “你这话说的啊,你当时哭得那个厉害,说你爸不要你了,把你赶出家门,我和你奶奶能不担心吗?”

    厉淘淘和厉锦弘、厉老太太通电话那会儿,他加了很多的主观因素在里面。

    那会儿他因为太过委屈,很愤怒自己老爸的行为,就冲动的夸大其词,后来,也没有发觉自己的做法儿就是在耸人听闻。

    “哪有啊?”

    厉淘淘这会儿不认账,他不承认自己小题大做,更不承认自己当时抱屈的口吻有多委屈难受。

    “还说没有,你要是不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我和你奶至于去你爸那边找堵添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