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6章:人狗大战(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6章:人狗大战(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位面破坏神不死佣兵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

    舒蔓随厉祎铭下了楼,两个人没有吃饭,准备买午餐带去医院那边,和舒泽一起吃午饭。

    坐在去医院的路上,舒蔓闲来无事,想到了枕头,就说:“华佗啊,把枕头一起带去医院啊?”

    舒蔓一直有让枕头去陪舒泽的打算,之前没有提,今天没有什么话题可聊,就问了厉祎铭。

    “医院不让养狗!”

    “不让枕头上楼啊,就是让枕头陪着小泽,我准备让小泽出病房,总在病房里待着太闷了,和护工,小泽也没有话说,倒不如让枕头陪着他。”

    厉祎铭了然情况,“准备什么时候去接枕头?”

    “现在吧,等我们吃完午饭,我就准备推小泽下楼,到时候让枕头陪着他。”

    厉祎铭淡淡的颌首,在前面路口那里转了个弯,往公寓那边行驶。

    “等下!”

    舒蔓没有着急让厉祎铭回去公寓那边,在chong物商店那里让厉祎铭停了车。

    舒蔓下车,在chong物商店里买了狗粮还有鱼干,还有一些叮叮咚咚的东西。

    再回去车里的时候,她把东西放到后车座那里,告诉厉祎铭可以开车回去了。

    厉祎铭眼角的余光瞥到车后座那里放着的东西,不自觉的勾起嘴角,笑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女人前两天还说要拔了枕头的毛,现在可好,主动买东西讨好枕头。

    都说女人是善变的,厉祎铭现在算上深有体会!

    不过,舒蔓这变的也太快了些!

    舒蔓重新回到车上,见厉祎铭嘴角挽着笑,挑眉。

    “你笑什么?”

    “没什么!”

    厉祎铭没有说明自己笑的这么有深意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眉目间的阑珊意味,更加的明显了。

    舒蔓见厉祎铭一副不说理由,还笑着这般风情,撇了撇嘴角。

    “神经病啊!”

    ————————————————————————————————————————————————————

    回家去取枕头。

    对于舒蔓,枕头一副爱搭不理的姿态,它可是没有忘了这个智障主人把沐浴液弄进自己的眼睛了。

    再怎样说,枕头也是一头格外有尊严的金毛犬,不管舒蔓如何拿鱼干逗它,它都表现出来没有看到的姿态。

    “枕头,鱼干,新鲜的啊!”

    舒蔓耐着心思的哄着枕头,想到上次自己把它的毛绞进到风筒离,弄下来了那么一大撮的毛,也就没有了底气,讨好的围着小家伙转。

    看枕头不搭理自己,舒蔓又倒了狗粮到它的碗里。

    “吃狗粮啊枕头!”

    枕头依旧高傲的不搭理舒蔓,任由她怎么讨好自己,它都视而不见。

    舒蔓讨好了枕头好一会儿,到最后,她都气馁了。

    和枕头没招,舒蔓大喊一声——

    “厉祎铭,你给我过来!”

    厉祎铭正在卫浴间里洗手,听到舒蔓大喊,微挑了下眉梢,从里面出来。

    “又怎么了?”

    “你这养得什么狗啊,这么记仇!”

    能做到像枕头这么记仇的金毛犬,她还真就是第一次见,她都放下身段的去讨好它了,它倒是好,不吃狗粮和鱼干就算了,对自己还爱搭不理,这股子傲娇劲儿,也不知道遗传了谁!

    一时间想到了那一句“打狗看主人!”,她想,一定是厉祎铭的原因,所以他养的狗才会这么娇纵,不然一条狗,怎么拽的恨不得上天。

    舒蔓和厉祎铭抱怨,厉祎铭觉得自己特别的无辜。

    怎么说枕头都是有自己想法儿的金毛犬,哪里是他想管就能管教的啊?

    拗不过舒蔓的说辞,厉祎铭无奈,只得半曲着身体,去讨好枕头。

    “小家伙怎么了?不想搭理你妈咪?”

    对厉祎铭,枕头倒还亲近,不去看舒蔓,它搭着自己原本在地上的手,落在了厉祎铭的手上,一副和他撒娇的姿态。

    厉祎铭看枕头憨态可掬的样子,笑着去揉它脑门的毛发。

    拿了鱼干给枕头,枕头立刻伸过去嘴巴衔住。

    舒蔓在一旁把枕头去厉祎铭的顺从都看在眼里,气得鼓着腮。

    “真就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你们这对人模狗样的主仆还真就是最佳cp啊!”

    厉祎铭听得出来舒蔓口中酸溜溜的意思,不恼,抬头笑着看她。

    “你要是还准备让枕头去医院陪小泽,你这会儿应该讨好这个记仇的小家伙,不是吗?”

    听厉祎铭的话,舒蔓也觉得在理,只是,她才不想讨好这个小混蛋,她那么低三下四的去讨好这个小家伙了,这个小家伙倒是好,对自己不予理睬,还反过来对厉祎铭示好气自己,她才不要再继续讨好这个惯会气自己的小混蛋。

    “我不讨好它,它也得给我去医院陪小泽。”

    舒蔓赌气的开腔,说着,上前一步抓过枕头的两个大爪子,跟着用臂弯撑住枕头的身子,气势汹汹的往外面抱枕头。

    枕头不依,舒蔓就威胁它。

    “你这个小混蛋,给你台阶下,你不从我,非得让我对你动粗!”

    舒蔓拉着枕头往外面走去,枕头这一年来被厉祎铭养的格外好的关系,小家伙很胖,身体被舒蔓支起来,都到她肩膀处了。

    舒蔓长得是那种身材娇小的人,她支撑枕头圆鼓鼓的身体,有些吃力,偏偏还要不肯服输的继续往外面拉着枕头。

    “你把我买的东西拿下去,我就不信我还制-服不了这个小混蛋了!”

    ……

    最后,枕头被舒蔓,以绝对强势的姿态,拉到了楼下,塞-进了车后座那里。

    舒蔓气喘吁吁的把厉祎铭拿下来的狗粮和鱼干一并扔到后车座那里,然后回去了副驾驶那里。

    “好了,走吧!”

    厉祎铭看舒蔓和枕头斗气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

    这个小女人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吧?怎么较真起来,和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呢!

    枕头被舒蔓强行塞-进车里,心里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不禁,抗议的叫了两声——

    “汪汪汪……”

    那声音好像在说,“妈-的,智障!”

    舒蔓一听枕头叫嚣似的和自己叫,气势汹汹的转过身。

    “欠打了,是不是?”

    厉祎铭见几乎都没有听到狗叫声的枕头,回归它还是一条狗的本质冲舒蔓笑,嘴角处笑的更是深邃。

    “我以为枕头被我养得已经没有了狗的本性!”

    舒蔓收回目光,挑眉,“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枕头这条金毛犬很有意思,一般心情好才会叫,看来,被你抱,它心情很好。”

    舒蔓:“……”

    ————————————————————————————————————————————————————

    舒蔓买了舒泽还吃的熘里脊肉和糖醋排骨,还有两样素菜去了医院。

    枕头被舒蔓圈在车里,她下车之前还递了一个不屑的眼神儿给枕头。

    舒泽一看是厉祎铭和舒蔓来了,兴奋的和他们两个人打招呼。

    这段时间,舒泽实在是闷坏了。

    姚文莉回了城南那边,找了一份零时工的工作,偶尔休假才会过来看舒泽。

    病房里虽然有很多玩具,也有很多好吃的,但是他和护工说不上话,偶尔白伊颂过来这边,他才会和她聊上几句。

    看自己弟弟看到自己这么兴奋,舒蔓心里不免难受。

    说来,相比较照顾自己的弟弟,这几天,她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工作上面。

    管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公司,实在是累人,根本就容不得她有过多的时间在这边陪自己的弟弟打唠。

    舒蔓揉了揉舒泽的头发,问了下他最近的情况,把餐盒打开。

    舒泽一看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胃里的小馋虫一下子就被勾-引了出来。

    舒蔓莞尔,递了米饭和筷子给舒泽。

    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坐下,相比较看舒泽吃午饭,他们两个人吃的不多,尤其是厉祎铭,只动了一下筷子,剩下的时候都拿一次性纸杯喝清水。

    舒蔓夹菜到舒泽的碗里,生怕自己的弟弟吃不饱。

    “姐姐,你不用一直给小泽夹菜啊,你也吃!”

    说着,舒泽夹了排骨到舒蔓的碗里。

    一边吃着碗里的米粒,舒泽一边和舒蔓说自己最近的情况。

    “伊颂姐姐今天早上来看我了,还拿了芒果给我吃。”

    对比白伊颂这个旁支的姐姐,舒蔓自愧不如。

    虽然说白伊颂在医院工作,还刚刚好是骨科专业,比较方便看舒泽,但是自己才是他的亲姐姐,对比而言,自己是够差劲儿的了。

    情绪不免有些低落,但是舒蔓尽可能顺着舒泽的话题谈。

    “对了,小泽,你伊颂姐姐,有没有说你能不能下楼啊?”

    “今天和护工阿姨提了一下,说是让我下楼晒一晒太阳,说是好像能促进钙的吸收,对我的伤有好吃。”

    舒泽不大懂白伊颂说得学术用语,只能模仿个大概给舒蔓听。

    虽然舒泽说得不是很专业,但是舒蔓听得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再加上厉祎铭也在这里。

    “那小泽,等我们吃完饭,姐姐带你下楼好不好?”

    一听这话,舒泽立刻说好。

    天知道,他天天在病房里待,真的觉得自己要发霉了。

    不过好在现在自己的姐姐要带自己下楼了。

    舒蔓莞尔,“姐姐还带了金毛犬过来给你做伴!”

    “金毛犬?就是那种金色长毛,很温顺,很听话的大型狗狗吗?”

    如果说之前枕头是温顺、听话类型的金毛犬,舒蔓还觉得这个评价靠谱,不过经历了枕头对自己不配合这件事儿,她觉得自己对枕头要重新定义一番了。

    “对,就是那种很‘温顺’、很‘听话’的狗狗!”

    舒蔓考虑到舒泽的感受,就没有说其他不应该说的话,理所当然的应下了他的话。

    “好耶,姐姐,你之前就养过狗狗啊!”

    舒泽提到之前自己养的雪瑞纳,舒蔓不免心伤。

    那是她养的第一只狗,承载了她太多的感情在里面。

    没有过多的再去谈及之前的雪瑞纳,舒蔓岔开了话题。

    吃过了午饭,舒蔓去找白伊颂,从白伊颂口中确定了舒泽可以下楼,她才选择带舒泽下楼去。

    厉祎铭推着抡起,舒蔓则是拿着水喝薄毯在手里。

    到了一处阳光充裕又暖绒的地方,舒蔓把东西放下,和厉祎铭要了车钥匙。

    “把车钥匙给我啊,我去接枕头过来。”

    想到枕头对舒蔓的排斥,厉祎铭没有把钥匙给她。

    “一起过去吧!”

    枕头对舒蔓那么排斥,指不定自己让舒蔓去把枕头接过来,那个小家伙会和舒蔓撂挑子,想来,还是一起去,有他在,保险一些。

    舒蔓刚想说不用,那边,舒泽激动的开了口。

    “好啊,小泽和姐姐,还有祎铭哥哥一起去看金毛犬啊!”

    舒泽都这么说了,舒蔓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厉祎铭把车停在了医院的露天停车场,离花园这边不远,几个人就一起过去了。

    厉祎铭把车钥匙给了舒蔓,让舒蔓去开车门。

    舒蔓点头应声,没有多想什么,就走了过去。

    她这一开门不要紧,顺着车门往里面看,看到了不可描述的狼藉场面……

    ————————————————————————————————————————————————————

    舒蔓和厉祎铭上楼去陪枕头吃饭的时候,一直都一脸正气的枕头,气不过舒蔓对它的欺凌,把舒蔓丢到后车座上面的狗粮啊,鱼干啊,还有一些其他chong物吃的食物,都从袋子里翻了出来。

    这还未完,它弄得后车座那里全部都是,一片邋遢状儿……

    正在连吃带祸害的枕头,听到有车门被打开的声音,回头去看,瞧见是对自己凶神恶煞的舒蔓,它赶忙用自己肉呼呼的身体,连带着两个厚厚的大爪子,尽可能遮掩住一片狼藉……

    舒蔓看枕头犯了错误,还一副和自己遮掩的姿态,气得直磨牙。

    这个小混蛋,就是故意在报复自己。

    这还真就是一条通人性的金毛犬,这么记仇!

    “混蛋!”

    舒蔓大叫一声,气恼的就准备把枕头拉出来。

    舒泽听到了舒蔓那一声大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就着急了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啊?是被狗咬了吗?”

    厉祎铭见舒泽有意从轮椅上面站起身,厉祎铭拦住了他。

    “小泽,你不用担心你姐!”

    厉祎铭笑着,嘴角的纹路格外迷人,还透着风情之意。

    舒泽不解厉祎铭的话是什么意思,刚准备问厉祎铭,他恰巧嘴角缓缓掀动——

    “你姐最近喜欢玩-人狗大战!”

    “……”

    ————————————————————————————————————————————————————

    枕头被舒蔓扯出来了车里,枕头自知自己惹火了舒蔓。

    也不敢再造次,下意识的躲在厉祎铭的身后,有意让厉祎铭保护自己。

    舒蔓在处理车里的一片狼藉,边收拾,边骂枕头这个吃里扒外的小混蛋。

    她可是没有忘记自己讨好这个小混蛋的时候,它多么有骨气,根本就不屑于自己给它的鱼干诱-惑,现在倒是好了,自己主动把口袋里的东西,连吃带祸害,到最后,还有自己帮它出来。

    舒蔓把车里的东西都清理好,抬起眸瞪厉祎铭。

    “小混蛋把你的真皮坐垫划的都是爪印子。”

    “嗯……正好哪天去车体饰品店把坐垫给换了。”

    厉祎铭轻描淡写的样儿,显然是有意纵容枕头,舒蔓听了,都要气懵了。

    怪不得一条金毛犬都能这么神气,敢情厉祎铭替它这么撑腰,它不神气就怪了。

    枕头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还被舒蔓抓了一个现形,它一声不吭,没有任何抗议和反抗的待在一旁。

    厉祎铭看得出枕头这会儿的样子明显是知道自己惹了祸,就招呼它过来,在舒蔓离开去处理手上的垃圾时,和它说——

    “不想让你妈咪生气,你就学乖点儿,看到你的舅舅没?”

    厉祎铭指着一旁的舒泽,对枕头继续道:“你把他哄开心了,你妈咪就不会再责备你了!”

    枕头听明白了厉祎铭的话,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

    舒蔓扔了东西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枕头竟然围着舒泽转,而舒泽也格外喜欢枕头的摸着它的毛发,她看着这样和谐的场景,一时间竟然生不起来气了。

    厉祎铭陪着舒蔓和舒泽在楼下待了一会儿,放在裤兜里的手机传来震动,他拿出来手机一看,是自己大哥打来的电话。

    舒蔓安静的看着枕头和舒泽在一起玩,她嘴角处漾着柔美的笑靥,是发自内心的笑,很甜美,和刚刚那个险些和枕头发飙的舒蔓彷若两人。

    厉祎铭手机里进来电话的时候她知道,这会儿见厉祎铭微蹙眉头,问——

    “怎么了?谁来的电话?”

    “没怎么,打电话过来的是我哥,说我妈脚崴了,让我过去一趟。”

    “哦,这样啊,那你快过去吧,伯母上了年纪,别含糊了。”

    “嗯……”

    厉祎铭淡淡的点头儿,准备抬脚走的时候,半侧过俊脸,问——

    “你不和我一起过去?”

    舒蔓:“……”

    厉祎铭这句话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是什么意思,舒蔓再清楚不过。

    她还没太做好见厉老太太的准备,厉祎铭这么唐突的要带自己过去,有些脸颊发烫。

    舔舐了下唇瓣,淡淡道——

    “下次吧,我这会儿还要看着小泽。”

    给自己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不过这个理由,还挺站得住脚,厉祎铭应该不会反过来质问自己。

    厉祎铭能看的出来舒蔓还是没有做好准备,就没有多说。

    “小泽这边要是有什么情况,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

    ————————————————————————————————————————————————————

    厉祎铭回了办公室那边,替厉老太太看崴伤脚踝的人是白伊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