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5章:想要你的人,给么?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5章:想要你的人,给么?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位面破坏神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脸颊越发的滚烫,烧红了耳根子,舒蔓莫名口干舌燥的同时,实在是忘了自己当初怎么会鬼使神差的买了情-趣-内-衣。

    暂且把这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东西放在了衣柜里,舒蔓用眼角的余光,往买回来的男士皮带和领带那里看去。

    心里有一些动容,她抬手勾了勾鬓角的发丝以后,拨了厉祎铭的电话过去。

    厉祎铭周末放假在家,接到舒蔓打来的电话时正在给枕头添狗粮。

    看到舒蔓打来的电话,厉祎铭以为她让自己去接她,就问:“完事儿了?”

    “嗯……”

    舒蔓点头儿,问:“你干什么呢?”

    舒蔓问这话的时候,厉祎铭已经捏着手机回了房间,从衣柜里拿衬衫。

    “准备去接你!”

    低沉嗓音的话传来,舒蔓笑了,笑的格外甜美。

    “那你来我公寓这边接我吧。”

    “在暖心阁?”

    “嗯,回来这边有点事儿!”

    厉祎铭沉寂了一下,“我马上过去那边。”

    “好!”

    准备挂电话,舒蔓突然想起来点什么事儿,又开腔,“对了,你想吃什么?”

    舒蔓这么问,厉祎铭挑眉。

    “你做还是我做?亦或者说……叫外卖?”

    一听这话,舒蔓就不愿意了。

    “我做,我突然想害你,准备在饭菜里下药!”

    厉祎铭低低的笑了,“说吧,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去你那边给你做。”

    “不用!”

    舒蔓敲定了今天要给厉祎铭做晚饭,直接拒绝了他。

    “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今天我做!”

    厉祎铭实在是觉得舒蔓下厨,不靠谱的厉害,无奈的问了一句,“你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

    笃定的回了话,舒蔓又问了一遍,“说啊,你想吃什么啊?”

    “随意,你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吧,做熟了就行!”

    厉祎铭轻描淡写的话,听得舒蔓鼓着腮。

    “不熟你也给我将就着吃!”

    挂断了电话以后,舒蔓拿着钱夹和钥匙下楼。

    再回来的时候,她买回来了鲜鱼,还有牛肉、青菜一些叮叮咚咚的东西。

    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她换上一件宽松的薄款长t恤。

    像模像样的把围裙围在腰上,她开始鼓捣手上的东西。

    厉祎铭到了的时候,舒蔓刚把买回来的青菜洗好。

    “你来了?”

    舒蔓往玄关那里看,问着他。

    “嗯!”

    厉祎铭抬头,看舒蔓像那么一回事儿的在厨房里忙着,问:“今天怎么心血来潮要做菜?”

    “没有啊,我早就想做来着,不过你不让我下厨,我没有办法儿大展身手啊!”

    厉祎铭:“……”

    舒蔓把责任归咎到厉祎铭的身上,厉祎铭要多无语就有多无语,天知道,这个嘴馋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疯丫头要是能做饭菜,哪里还需要他一个大男人动手做饭。

    想到之前因为自己母亲在,她把厉祎铭的拖鞋和洗漱用具都收了起来,就说拖鞋在鞋柜的下层那里,让他自己拿。

    厉祎铭换了拖鞋进屋,看着整洁的屋子,明显打扫过,他微微笑了一下。

    厉祎铭把袖口挽起来,露出一小节精瘦的手臂,去了厨房。

    “在弄什么?我帮你!”

    说着,厉祎铭就去捞水池里放着的鲜鱼。

    “嗳!”

    见厉祎铭拿起鱼,舒蔓赶紧打断他。

    “我都说了今天我要下厨,你这个男人怎么非得动手啊?”

    不满意的白了厉祎铭一眼,舒蔓打开他的手。

    “你出去啊,今天不用你!”

    就着微湿的手,舒蔓推厉祎铭出去。

    “真不用我?”

    “真的不用,你去看病历啊,我不是说让你把病历带来么,去看病历啊!”

    实在是拗不过这个疯丫头,再加上厉祎铭还真就是想知道舒蔓能把饭菜做成什么德行,就没有再说什么,走了出去。

    去洗漱间洗手,厉祎铭洗好了手,见洗漱间里没有自己的毛巾,刚准备问舒蔓把毛巾放哪里了,厨房里恰巧出来舒蔓“啊!”的一声尖叫,与之而来的是金属磕碰到地砖的声音。

    厉祎铭听到这声音,就知道疯丫头又惹出事儿了。

    他还记得这个小女人上次打翻了碗,被烫伤的事情。

    果然,这个疯丫头只适合闯祸,根本就不适于做其他的事情。

    厉祎铭第一时间赶去厨房那里,看到在地砖上蹦的鲜鱼,和扔在地砖上面的刮鳞器,他一阵无语。

    “又惹麻烦了是不是?”

    对舒蔓这个神经大条的女朋友,厉祎铭真就是无可奈何。

    明明每次她下厨都状况百出,偏偏还不肯服输,非得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找麻烦。

    舒蔓看着地上活蹦乱跳的鲜鱼,鼓了鼓腮帮子。

    “这鱼怎么这么滑啊?麟也这么难刮,搞不懂吃个鱼怎么这么麻烦!”

    “那是你!”

    就着刚刚洗好的手,厉祎铭半蹲下身子,拿起掉在地上的鲜鱼。

    重新拿回到砧板上,他才发现,舒蔓竟然顺着鱼鳞刮鱼鳞,他真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到底多没有常识。

    “鱼鳞要逆着鱼鳞的方向刮,没常识不知道问么?”

    舒蔓被厉祎铭说得格外委屈,瘪了瘪嘴。

    “我哪里知道啊!”

    她觉得刮鱼鳞这种事情,怎么刮都一样啊,反正能把鱼鳞刮下来就行了呗。

    厉祎铭见舒蔓强词夺理,睇了她一眼。

    “过来看,然后学着点儿!”

    舒蔓慢吞吞的走上前,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盯着砧板看。

    “看着,先把鱼头固定,然后拿刮鳞器,逆着鱼鳞刮!”

    厉祎铭耐着心思,一步一步的教舒蔓,每教一步就问舒蔓一句“学懂了么?”

    舒蔓看明白了,在厉祎铭把鱼鳞处理好以后,她又跃跃欲试,准备把鱼下锅。

    “你出去看电视剧去吧!”

    厉祎铭实在是信不过舒蔓了,事不过三,已经有了之前的两回事儿,他哪里还敢让这个小女人下厨,指不定再让她下厨,下一步,她能把厨房点着火了。

    舒蔓不依,“都说了今天我下厨的,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个样子啊?”

    “我怕你把这个家点着火了!去拿拖布,把地砖擦了!”

    厉祎铭用下巴指着尽是水渍的地面,命令着。

    舒蔓心想厉祎铭说的话也在理,她再怎么不情愿,最后还是把拖布拿来了。

    舒蔓办事儿不在行,最后还是厉祎铭简单做了红烧鱼和青菜肉丸汤等简单的几样菜。

    两个人酒足饭饱之后,厉祎铭问舒蔓是不是回他公寓那边,舒蔓否了他的话。

    “我好久没有在这边住了,我准备在这里住两天!”

    对于舒蔓的话,厉祎铭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儿,反正自己也把病历带来了这边,也无所谓在哪里住。

    厉祎铭在看病历,舒蔓也不闲着,把公司的工作也带回来家里。

    本来好好的一个周末,最后演变成了两个人的办公时间。

    厉祎铭快要看完手头上几个重要紧急的病历,那边,舒蔓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

    厉祎铭处理完文件,看了眼左手腕上的钢表,见时间不早了,准备去卫浴间洗澡。

    他刚站起身,还没有看清楚怎么一回事儿,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小身影,紧接着,自己的脖颈被一条领带缠住。

    舒蔓踮着脚,把领带打开,从厉祎铭的后颈处,缠绕到前面。

    带厉祎铭反应过来,垂眸看了眼自己脖颈上面的蓝色领带。

    “哪里来的领带?”

    “抢来的!”

    舒蔓略带俏皮的开口,然后檀口悠悠道:“听说,送男人领带,意味着要把这个男人拴住,是这样吗?”

    她问着,清幽目光的眸,透着漫天星光般灿烂的的璀璨,对视厉祎铭深邃如海般温润的黑眸。

    天花板上,亮着精致的水晶灯,灯光落在舒蔓那张清秀的小脸上,胜似新月,象牙白的肌肤,美得似乎有熠熠生辉的星子一般。

    厉祎铭盯着舒蔓的脸,眼底不禁折射出淡淡的柔光。

    “要是不是,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再给你来一道锁呗!”

    说着,舒蔓又把买给厉祎铭的皮带拿出来。

    “拿领带拴住你,拿皮带缠住你,我还不信你能从我的手掌心里跑了。”

    闻言,厉祎铭笑的迷人。

    也不知道这个小女人从哪里搞来这些稀奇古怪的言论,还挺有趣。

    “今天买的?”

    都是新的,还是男款的,厉祎铭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是舒蔓买给自己的。

    舒蔓没有否定,厉祎铭笑的更是温润。

    “怎么想着给我买领带和皮带?”

    “没有啊!”

    舒蔓漫不经心的否定,“我就是想拴住你,仅此而已。”

    她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儿,最后啐了句,“你太招风了!”

    厉祎铭不语,依旧笑着。

    抬起手,他仅用拇指和食指钳住舒蔓的下颌。

    “不准备和我要点儿报酬?”

    舒蔓买的领带和皮带都是大牌,虽然两件东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市价绝对超过三千块了。

    “要你的人,给么?”

    “给,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嘁!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

    这个男人冷不丁的变得油嘴滑舌,还让舒蔓挺诧异的,不过,她真的很喜欢这个男人的甜言蜜语,让自己心里暖暖的。

    “你看一下这个领带你喜欢吗?还有这款皮带,你要是不喜欢,我明天去换!”

    “不用,挺好的。”

    厉祎铭把面料柔和的领带捏在掌心里,指腹在上面缓慢的磨蹭,好像……在抚摸舒蔓的身体一般。

    舒蔓脸颊微微发烫,贝齿咬了一下下唇,“你喜欢就好!”

    ————————————————————————————————————————————————————

    洗过了澡,两个人连卧室的灯都没有开,就一起倒在了g上。

    室内没有光亮的光线,室外,却有忽明忽暗的光线,顺着窗棂洒下,透过没有完全遮掩好的窗帘,绰绰约约的投射进来,映衬在旖旎缠-绵的两个人的身上。

    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忘我的亲吻在一起,不消一会儿,舒蔓就气若游丝,身上的火红色的吊带睡裙,肩带在两个人的缠-绵间,也不自觉的顺着圆润的香肩滑落,让舒蔓泛着点点莹润光泽的肌肤,美得就像是一层镀上了象牙白的雕塑。

    有流溢的光线打下,厉祎铭湛黑的眸,明显看到舒蔓白-皙的肌肤,美得像是撒下一层珠粉,在自己的眼中,绽放极致的性-感,要命的让他的身体一再的起着反应。

    舒蔓被厉祎铭被动的虚压在身下,她澄澈的目光中,呈现出男人在光线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每一处都刀裁般凌厉的轮廓,俊绝的让她忍不住顺着他的眉骨往下,一寸、一寸沿着他的倨傲脸部线条,轻柔的抚-摸着。

    她真心觉得厉祎铭长得太英俊了,明明不是很阴柔的长相,却让她这个做女人的都会自愧不如。

    #已屏蔽#

    ————————————————————————————————————————————————————

    翌日,晨光还没有完全投射进来,还没有睡醒的舒蔓,隐约感受到了,一只忽的横过来的手臂,捏在了她的纤腰。

    微微一用力,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身子便倒在了一个结实力量的臂弯中。

    “嗯……”

    昨晚的运动,让舒蔓身体像是脱了筋一样疼痛,重新跌回到厉祎铭的怀中,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来了昨晚让人面红耳赤的场景。

    悠悠的张开眼,舒蔓红着脸,一眼看去,厉祎铭一张深刻五官的俊容,不着一丝瑕疵的落在了自己的眼中,她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

    想到厉祎铭昨晚在自己身体里纵横,那种感觉,强烈的让她下意识的合并自己腿。

    厉祎铭均匀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额头上,舒蔓脸红的更甚,小身子下意识的蜷缩起来。

    皱着好看的细眉,她盯着厉祎铭的脸,不知道他到底是睡着呢,还是装睡!

    反正他捏着自己腰肢的动作,让她直觉性的认为这个男人压根就没有睡。

    轻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厉祎铭扣住她小身子的力道蓦地加重。

    “别动,安静的让我抱会儿!”

    没有睁开眼,厉祎铭就那样堂而皇之,一脸从容的抱着她。

    做不到像这个男人这样坦然,尤其是他抵在自己股间的热度,让她觉得很是窘迫。

    “时间不早了,我该起来了!”

    她动着小手推了推厉祎铭赤luo的胸膛。

    微微起伏的胸口,跳动着强劲儿的心跳,直接就烙烫了她的两个小手,那温度,和昨晚自己握住他的温度,如同一辙,好像这会儿跳动的心跳,是他昨晚物什上跳动的有力脉搏。

    “时间还早,再睡会儿!”

    挣脱不开自己的身子,舒蔓又用上了自己无力的小腿。

    刚踢动一下,碰到了男人腿部上性-感的毛发时,她直觉的脚心处一阵痒痒的感觉,电流一样的蹿过,直接通过神经传到了她的心尖儿处那里。

    “唔……”

    在舒蔓的一声颤抖下,厉祎铭力量强劲儿的抵住了她,连带着他原本拥着她腰肢的手,也顺着平坦的小腹向下……

    意识到厉祎铭的手触及到了那里,舒蔓“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耳根子。

    两个人就这样赤身luo体的抱在一起,她感受到了厉祎铭带给自己和昨晚一样让自己*的气息。

    “你抱得太紧了,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从头到脚,舒蔓全身上下都泛红的推搡着眼前的男人。

    昨晚太疯狂,她竟然情到深处时,第一次用了嘴巴,现在想想,自己的嘴巴还有残留的麝香、雄性味道。

    听舒蔓说自己抱她抱得太紧了,厉祎铭微微放开了她一些。

    只不过,他还是在以抱着舒蔓的姿势圈住她的腰肢,没有放开的意思。

    少了厉祎铭那个滚烫的物什烙着自己的肌肤,她也就没有了之前的不适应。

    微微适应了一下,觉得自己能适应了厉祎铭身躯上面的温度,舒蔓抿了抿小巧的唇瓣以后,自己主动贴近了他。

    伸出自己的两个小手,她去抱他。

    厉祎铭平时有健身的习惯,八块腹肌壁垒分明,劲瘦的腰肢不着一丝赘肉,让她圈住以后,就感受到了男人有力的躯干,带着让自己心跳加速的感觉。

    厉祎铭被舒蔓软软的小手抚摸着壁垒分明的腹部,隐约间,有毛发落在了舒蔓的掌心里,让厉祎铭根本就无法继续入睡。

    索性,他抓住舒蔓的手,翻起身,自己居高临下,虚压在她的身上。

    舒蔓没有料想到厉祎铭这会儿竟然醒了,异常的诧异,反应过来后,双眸瞪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你怎么醒了?”

    “你把我吵醒了!”

    舒蔓:“……”

    舒蔓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这个男人吵醒了,她不过是抱了他而已。

    舒蔓怔忡间,厉祎铭抓住她的手腕,顺着自己的胸膛往下,游弋过壁垒分明的腹部,划过毛发,落在了。

    “你……”

    突然滚烫的热度,让舒蔓含糊一声,一双眸,透着莫名的惶恐,对视厉祎铭。

    “把它也吵醒了。”

    舒蔓:“……”

    #已屏蔽#

    ————————————————————————————————————————————————————

    周末没有事儿,两个人睡到快中午的时候,舒蔓起g,和厉祎铭说要去看小泽。

    厉祎铭没有疑议,起g,洗漱,穿衣。

    带穿戴整齐以后,拿着车钥匙和钱夹下楼。

    舒蔓随厉祎铭下了楼,两个人没有吃饭,准备买午餐带去医院那边,和舒泽一起吃午饭。

    坐在去医院的路上,舒蔓闲来无事,想到了枕头,就说:“华佗啊,把枕头一起带去医院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