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6章:赖上你了,你甩不掉我的!(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6章:赖上你了,你甩不掉我的!(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位面破坏神盛世芳华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6章:赖上你了,你甩不掉我的!(6千字)    “华佗,我们走吧!”

    这颗许愿树哪里是对爱情美好的希冀啊,在这颗象征着爱情的许愿树里,竟然有个这样凄美的爱情故事,舒蔓真心受不了。

    天知道她听完老婆婆把这个美丽的故事告诉自己以后,自己心里有多难受吗?

    她从小到大,无论是看小说,还是看电视剧,电影,最受不了那种悲情的戏码。

    她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内心真的很细腻,情感很充沛、感性……

    碰到这样凄凉的爱情故事,自己还要留下许愿,她觉得自己做不来,用别人爱情的凄凉来衬托自己的幸福圆满,不管怎样,她都做不来。

    厉祎铭有些搞不懂舒蔓怎么突然就想走了,微皱了下眉。

    “蔓蔓,你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

    对于厉祎铭的关心,她也不好再一再搪塞,抿了抿唇,坦诚——

    “我有些难受!”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理所当然的,厉祎铭觉得舒蔓是水土不服,或者是长期不锻炼的关系,冷不丁的登山,她受不了。

    “不是!是我心里有些难受,刚刚阿婆说得那个故事……我听了难受!”

    舒蔓闷闷的说着话,说到最后,越说,她的语气越是轻不可闻的厉害。

    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太过强烈,以至于她下意识的往厉祎铭的怀中埋着身体。

    想不到舒蔓还有这样感性的一面,厉祎铭微微怔忡了下。

    随即,他淡淡的笑了。

    “不过是个传说而已,你这么敏-感做什么?”

    伸出手去抚舒蔓的头,厉祎铭一下接着一下,心里有说不清的情感在流溢。

    “不是……”

    舒蔓依旧闷声否定,“我就是……就是听了以后心里难受!”

    舒蔓否定,不过在厉祎铭看来,都是一个意思。

    她会因为一个传说就难受,不是敏-感是什么?

    旁边的老婆婆看到舒蔓的情绪有些不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还以为他们两个年轻人刚刚发生了什么不愉快,或者是这个小姑娘在和她男朋友撒娇。

    “姑娘啊,你看你男朋友对你多好,你别动不动就和你男朋友生气啊!”

    老婆婆上了年纪的关系,她耳朵不是很好用,再加上舒蔓的声音闷闷的,根本就没有听出来舒蔓说了些什么。

    “阿婆,我女朋友有些不舒服,不碍事儿的。”

    厉祎铭对老婆婆回以微笑,继续用手揉着舒蔓头顶的头发。

    “不舒服啊,那赶紧过来坐啊!”

    老婆婆心地善良,听厉祎铭这么说,赶忙让出来一旁藤条编织的椅子给舒蔓。

    舒蔓知道老婆婆给自己让位置,她不好意思,赶忙摆手。

    “阿婆,不麻烦了,我没有什么事儿的。”

    其实事情也没有什么的,不过就是有些感性,再加上和厉祎铭在一起的缘故,她有些小女孩心思的要腻着他。

    老婆婆见舒蔓摆手,说自己没有事儿,老婆婆笑了。

    “我就说你是在和你男朋友撒娇啊,现在的小姑娘啊,都这样,你不用害-臊啊!”

    老婆婆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舒蔓还真就是不自然了起来。

    厉祎铭垂眸,见舒蔓因为老婆婆的话变得脸颊微红,笑着问——

    “你真的在和我撒娇么?”

    “我哪有?”

    舒蔓否定,目光却有些闪躲。

    “小伙子啊,你的女朋友就是害羞了,我啊,和我家老头子也是从这会儿过来的,我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老婆婆看着他们这对实在是登对的小情侣,就忍不住想要和他们多絮叨几句。

    舒蔓本来打算和厉祎铭离开的,但是这位老婆婆和自己一再攀谈着,她不好打断,就忘了离开这件事儿。

    “老婆子,我说你这在说什么呢?”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伯伯出来,见自家的老婆子和舒蔓、厉祎铭说她年轻时候的事情,白了自家这个碎碎叨叨的老婆子。

    一看自家的老伴儿拿小摆件出来,赶忙拉着自家的老头子,笑着给厉祎铭和舒蔓介绍。

    “这一有人,你就张罗着介绍,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显摆的?”

    对于自家老伴儿动不动就把自己摆出来,老伯伯佯装不悦,心里却止不住的甜着,虽然是上了年纪,但是老夫妻两个人相爱了一辈子,还是止不住喜欢在年轻人的面前炫耀他们多恩爱。

    “老伯好!”

    厉祎铭和舒蔓主动和老伯伯打招呼,因为他们老了还这么和煦的打-情骂-俏,两个人都笑了。

    看着这样的老夫妻,厉祎铭想到了自家的父母亲。

    说来,比较这对老婆婆和老伯伯,自己那个母亲才真就是炫夫狂魔,时不时的就拉着自己的父亲照相,然后发个朋友圈,可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到了这个年纪还要激情燃烧的岁月。

    老伯伯见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打招呼,也主动和他们说话。

    “你们两个年轻人别介意,我家老婆子就是上了年纪,喜欢碎碎叨叨的。”

    “不会,阿婆很可爱!”

    舒蔓笑着回答老伯伯,说来,如果自己到老了,和厉祎铭能想他们两个人这样,不知道要有多幸福。

    又闲聊了一些,舒蔓暂时忘了关于阿炳和拂女的故事,拉过红色的布条,在上面写下自己和厉祎铭的名字。

    看舒蔓没有在介意刚刚关于传说那件事儿,笑了,而后在红色的布条上,写下镌刻的字。

    舒蔓拿过厉祎铭手里的红色布条,把他们两个人的布条系在一起。

    厉祎铭看自己手里的布条被舒蔓夺去,还把两个人手里的布条系在一起,他不解的挑眉。

    “你系在一起做什么?”

    这里的人都是兀自把自己写下自己名字的布条挂在树上,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要舒蔓被夺过去,还另类的系在一起?

    “不干什么。”

    舒蔓漫不经心的回着话,“我就是想,把这两个写着我们名字的布条系在一起,我们就不会有分开的一天,就算是有一天被风吹走了,也是一起吹走!”

    她自顾自的说着话,用两个手,在两个布条的交叠处,死死的系了一个大大的死结儿。

    厉祎铭看舒蔓的动作,嘴角含着温润的笑。

    “我刚刚想了一下,你说,我们两个到老了,能不能像阿婆和阿伯他们那样,然后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就算老的哪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儿’?”

    厉祎铭挑了下眉梢,“没想到你还想的挺远?”

    “当然了,要是我和你以后结婚了,我成了黄脸婆那一天,我得知道你会不会嫌弃我,这样我才知道,自己要不要嫁给你啊?”

    她才不想自己有一天容颜迟暮,厉祎铭看都不稀罕看自己一眼,如果真的有那样一天发生,她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厉祎铭看舒蔓和自己翻白眼,把话说得像模像样,无语挽了挽嘴角。

    “不会,相比较而言,我倒是担心,我老了以后,你会嫌弃我成了糟老头!”

    实在是满意厉祎铭对自己的回答,舒蔓抿着嘴角笑,越掩盖不住明灿的笑意。

    “你长得这么帅到老了都成糟老头,那其他的男人不是更逊了么?”

    “我不和别人对比,你不嫌弃我就好!”

    “嗯……你要是不虐待我的话,按正常来说,我是不会嫌弃你的,不过你要是对我不好,我们就另当别论了。”

    “我对你不好?”

    厉祎铭都恨不得把他力所能及的一切都给这个小女人,她居然还能觉得自己对她不好。

    “现在不代表以后啊,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见异思迁,毕竟喜欢你的人那么多!”

    舒蔓把话说得酸溜溜的,一想到一群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样的女人往厉祎铭的身上前赴后继,她就恨不得变成张牙舞爪的豹子,把这些个女人,统统赶离厉祎铭,让她们离厉祎铭远远的。

    不止一次被舒蔓拿其他女人追求自己的事情做说辞,厉祎铭无奈。

    “她们喜欢我是她们的事儿,我就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无论自己多么佯装不悦,因为这个男人的三言两语就能把自己哄得眉开眼笑,舒蔓真真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出息,怎么就败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变得什么骄傲的个性都没有了呢?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不和你扯了!”

    掩盖不住嘴角得意的笑意,舒蔓转身,笑的开怀,去了许愿树那里。

    站在槐树前,望着没有槐花的槐树,她把红色的缎带绕在合十的指尖儿处,虔诚的闭上乌眸。

    虽然她刚刚受了阿炳和拂女的影响,心情挺难受的,但是她看到刚刚的老婆婆和老伯伯,倒是释然了。

    阿炳和拂女的故事固然凄美,但是现实中,不还是有纯纯的、不加任何虚幻,相互扶持的爱怜吗?

    受了老婆婆和老伯伯的影响,舒蔓心想,自己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到老了,能像他们一样,和厉祎铭两个人相互扶持,吵吵闹闹不假,却永远也不会有分开的那一天。

    她要的很简单,不贪婪,不攀比……

    像模像样的祷告完,她回头儿看了眼背着个背包,长身而立的厉祎铭,抿着嘴角淡笑,而后把手里的缎带的两端各缠着一块小石子,向空中一抛……

    红色的缎带稳稳的落在了树枝的枝桠上,不偏不倚,位置不显眼,却因为舒蔓在缎带的两端各绑了一个小石子而显得格外特别。

    厉祎铭走过来,顺着舒蔓的目光去看,看到属于他和舒蔓的红缎带被挂在这颗象征爱情的槐树上,嘴角扬起王子般温润的笑。

    “诶!”

    舒蔓用手肘怼了厉祎铭一下,“我和你说啊,我们两个人已经绑在一起了,我也在阿炳和拂女的面前立誓了,你要是对我不好,他们会来找你的。”

    舒蔓神经大条的一再强调要厉祎铭要对她好,还拿阿炳和拂女来威胁他,弄得厉祎铭哭笑不得。

    “我觉得,阿炳和拂女不应该担心我对你不好,倒是应该担心你会不会对我好?”

    舒蔓挑眉,“我哪里有对你不好?我怎么不知……”

    “别动不动就和我罢工,你喂不饱我,就是对我不好!”

    舒蔓:“……”

    不等舒蔓把话说完,厉祎铭就接了过来,把舒蔓直接怼的没有了和自己反驳的勇气。

    好一会儿,舒蔓反应过来,抡起粉拳打厉祎铭。

    “你将就吧,我要是对你不好,压根就不给你,你别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对厉祎铭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她拢了拢鬓角垂落的头发,往外面走。

    厉祎铭看舒蔓的背影,嘴角的笑意一直延长……

    几个箭步追了上去,他牵过舒蔓的手,握在掌心里。

    “想丢下我,你一个人走?”

    “……”

    “你不是说绑在一起了么?知不知道,赖上你了,你甩不掉我的!”

    厉祎铭冷不丁用温润的嗓音说了情话,舒蔓反应过来后,和他呶唇笑。

    “真是败给你这个男人了!”

    用小女孩的口吻说话,舒蔓埋首,直往厉祎铭的怀里钻。

    两个人抱在一起腻歪着,舒蔓忽的抬头。

    “对了,你刚刚在寺庙里,对佛许什么了啊?”

    “没什么,不过是祈福罢了。”

    “那你有没有提到我?”

    “有!”

    厉祎铭对这种事儿没有隐瞒,很坦然的回答了舒蔓。

    “那你提到我,关于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让你以后少给我惹点事儿,别动不动就动手打架!”

    “嘁!”

    厉祎铭拿自己动不动就打架的事情说自己,舒蔓不满意的哼唧一声。

    “我会打架,还不是因为你!”

    赌气的咕哝着,说到底,舒蔓还真是觉得自己冤枉极了。

    自己第一次在烧烤店那里打架,是因为有人和自己要厉祎铭的微-信号,她当时头昏脑涨动了手;第二次虽然说她不清楚是韩佳佳杰作的关系,但是她后来想了想,自己和那个白晓含素昧平生,她会找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不出意外,就是这个男人的杰作,不然她一个不惹祸的人,哪里来的那么多仇人!

    舒蔓随意嘟囔,厉祎铭却否定不了这个事实。

    确实,这个小女人打架都是因为自己!

    “允许你因为我动手打架,但是别挨欺负了!”

    “那你还说别让我动不动就打架?”

    “我是怕你吃亏!”

    舒蔓的身手几斤几两,他实在是清楚,她碰上那些跋扈,没有真本事儿的还好,但是她碰到那种身手敏捷,是跆拳道黑带的女人,她岂不是要吃大亏了。

    舒蔓知道厉祎铭是为了自己好,哼了哼声。

    “有你在,谁敢欺负我啊?”

    厉祎铭:“……”

    厉祎铭发怔了下,随即痞痞的笑了,“我听你的话的意思是,我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舒蔓:“……”

    反应过来厉祎铭的话,舒蔓去拧他的耳朵。

    “我长这么大,还真就是只有你把我当成是面团一样欺负!”

    两个人打闹着,厉祎铭把背包突然卸了下来,让舒蔓拿着背包,而后,他将舒蔓带着背包一起给背了起来。

    脚下突然腾空,舒蔓惊呼了一声,赶忙搂住厉祎铭的脖子。

    平复了以后,她用似乎怨怼的声音开腔。

    “你想吓死我啊?”

    “这就吓到了?”

    用好听的嗓音问着,厉祎铭架着舒蔓的腿弯,原地转了几个圈,惊得舒蔓把他抱的更紧。

    待厉祎铭不再折腾自己以后,舒蔓翻出来自己的手机,划开拍摄键。

    “喂,华佗,看镜头啊!”

    厉祎铭本能的抬眼去看,见舒蔓有意拍照,他配合舒蔓,摆出来搞怪的表情。

    接连拍了许多的照片,还录了两个小视频后,厉祎铭把舒蔓放了下来,两个人准备走出去。

    刚走开几步,刚刚那个和他们两个人聊天的老婆婆,追了过来。

    “等会,年轻人啊,你们两个人等会儿。”

    听到身后声音,两个人回头儿,看到是他们两个人刚刚在小店铺那里买了红缎带的老婆婆,顿住了脚步。

    “阿婆,怎么了?”

    舒蔓走上前,问着老婆婆。

    “没啥,就是我和我家老头子和你们两个年轻人投缘,我就从我家箱子底下翻出来一对银戒指,送给你们两个人!”

    说着话,老婆婆就拿出来一个用红色布帛包着的小盒子,打开。

    立刻,盒子里,银饰金属的色泽,在日光的折射下,反射而出。

    明白老婆婆的话是什么意思,舒蔓和厉祎铭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俄而,舒蔓笑着上前握住老婆婆的手。

    “阿婆,这实在是太贵重了,谢谢您和阿伯了,你们两位老人的心意,我们心领了。”

    见舒蔓有意拒绝,老婆婆故意虎着脸。

    “诶,贵重什么啊,我也是看着和你们两个人投缘才送给你们两个人的,其他人,我还没有送呢!”

    老婆婆这么一说,舒蔓挺难为情的。

    她看的出来,老婆婆和老伯伯和他们两个人是挺投缘的,也能感受到他们两位老人对自己和厉祎铭喜欢。

    只不过……她还是觉得不妥。

    “来,收下吧,我看你们两个人能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老婆婆笑的合不拢嘴,弄得舒蔓脸颊有些泛红。

    倒是一旁的厉祎铭,见老婆婆实在是好意,就让舒蔓收下。

    “蔓蔓,收下吧!”

    厉祎铭让舒蔓收下,而后看向老婆婆,温润浅笑。

    “阿婆,谢谢您和阿伯了。”

    “嗳,你这个年轻人太客气了,好好对你女朋友啊。”

    “我会的!”

    ————————————————————————————————————————————————————

    舒蔓虽然觉得收下老婆婆送给自己的银戒指不妥,但是真正握在自己的手里,感觉还不错。

    坐在车上,厉祎铭开着车,舒蔓则是拿着银饰金属的戒指,左看看、右看看。

    说来,这对银戒指不是很矜贵,做工也不是很精致,仅仅是两个薄薄的银环,但是造型很小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