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4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3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4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3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位面破坏神盛世芳华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4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3千字)    “对了,你和我出来,你把枕头它自己扔在家里,你不会担心吗?”

    “枕头很乖的,我不在家,它不会闹,就算是它饿了,它也会想办法从狗粮袋里弄出来狗粮来吃,再者说了,我家里每天都会有老宅那边的佣人来打扫,我根本就不担心枕头会因为饿,或者因为我不在而闹。”

    以前自己出差,枕头就自己个在家也没有出事儿,相比较而言,枕头是个有灵性的狗,会很多技巧,其他狗会的,它会做,其他狗不会做的,它还会做,根本就没有任何让自己担心的地方。

    对于枕头,舒蔓不是不相信厉祎铭的话,她曾经见枕头英勇护着自己,这样通人性的狗,她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此一举。

    “回去以后,我要把枕头接过来和我住啊!”

    “好!”

    厉祎铭点头应允,“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当然包括枕头!”

    舒蔓得意一笑,不羁姿态的挑起了厉祎铭的下颌。

    “我发现你越来越会哄我开心了!”

    “这就能让你开心?你也太好糊弄了!”

    厉祎铭抓住舒蔓的手握在手心里,勾着她小巧的琼鼻,笑了。

    “是啊,我本来也不是矫情的人,就是有时候得理不饶人罢了!”

    对于自己是什么本性的人,舒蔓还是挺清楚的。

    能遇到像厉祎铭这么迁就自己的人,也算是她足够走运。

    厉祎铭依旧淡笑着,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后,就牵着她的手,沿着台阶,往上走。

    凤凰山这边的风光还不错,周围树林荫翳,竹林丰茂,石阶青石铺就而成的小路有些潮湿,石阶的缝隙间涨了一些青绿石的苔藓。

    来往的人不多,环境很是清净、安逸,不远处传来寺庙的里的钟声,让人走在这样的小路上,忍不住有种“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之感。

    山路走过来一半多,舒蔓闻见寺庙里诵经声,和木鱼敲打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四下寻找寺庙的位置。

    在荫翳一片的竹林深处,她顺着一天蜿蜒的小路,看到了不远处的红墙一角。

    许是因为好奇心理驱使,舒蔓就像是发现了新奇的东西似的,拉着厉祎铭的手,就扯着他和自己顺着这条羊肠小道就往寺庙那里走去。

    意识到舒蔓想去寺庙那里,厉祎铭拉住抬脚要走的她。

    “诶,那边有路!”

    厉祎铭手指着不远处的路,舒蔓瞧见了,抡起粉拳,佯装声音打了他一下。

    “既然你看到了路,还不和我说!”

    “谁知道你的眼睛根本就不是用来看路,而是装饰的!”

    “你的眼睛才是装饰的呢!”

    不满意厉祎铭说自己白长了眼睛,哼了他一声,抬脚就像是小孩子发现了新奇的事物似的,往寺院那里走去。

    两个早早就往凤凰山这边赶,这会儿正值上午时分,赶上寺院里的僧侣诵经。

    虽然来往的路上没有什么人,但是前来祈福的人却不再少数。

    看有人在烧香,有的人在捐香油钱,舒蔓也像模像样的买了香过来,让厉祎铭替自己点燃。

    看舒蔓有意拜拜佛,就拿着香,去白蜡那里点燃,然后交给舒蔓。

    舒蔓捏着香,跪拜在莲花店上,向佛像颌首三次,然后把香交给周围的僧侣,跟着双手合十,虔诚的祷告。

    舒蔓拜了寺庙里佛像最大的八座佛像,厉祎铭见状,也跪拜在莲花垫上,像模像样的学着舒蔓祈福。

    两个人拜完佛像,舒蔓见旁边能掷签,就又过去说自己要求一签。

    “阿弥陀佛,施主想求什么签?”

    一僧侣,老者姿态,看了舒蔓一会儿,问舒蔓。

    舒蔓自知求签这种东西不能求多,不然就不灵了,她想了想,说自己要为家人求签!

    从竹筒里取了签,舒蔓把取过的签来了一眼,是五十八签,而后交给僧侣。

    “师父,麻烦您帮我看一下这签是何意?”

    老者取过舒蔓的签,看了眼签,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又看了看舒蔓,微拧起了眉头儿。

    有些不解僧侣拧眉是什么意思,舒蔓心想不好,莫不是下下签?

    “……那个师父,是下签吗?”

    “不是下签,是上上签,只是……”

    替舒蔓解签的僧侣微微顿了下,然后还是坦诚相告。

    “施主,你命格虽然不好,却命中会得到贵人相助,让你日后的日子无灾无害,至于你的亲人……怕是会拖累了你!”

    僧侣这么说,舒蔓就不解了。

    这不是上上签吗?而且自己求得是自己亲人的签,这个老和尚怎么还说自己的亲人会拖累了自己?

    对于僧侣这样自相矛盾的话,舒蔓实在是无语,不禁在心里腹诽他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

    “我弟弟是先天性脑瘫儿,你说的会拖累我,应该是指他吧?”

    “非也!”

    老和尚否定,“是其他人,是你的其他亲人!”

    自己的其他亲人?

    除了自己的弟弟,就剩下自己的母亲了,听这个老和尚的意思,会拖累自己的人,那就是自己的母亲了。

    想到自己的母亲,舒蔓忽的一笑。

    她母亲先前赌博,败了很多的钱,这些事情还用得着他分析吗?她自己个都知道。

    “我还有一个母亲,如果您说不是我弟弟的话,那就是我的母亲了!不过,我实在是不解,你说我这签明明是上上签,怎么又闹出来我母亲会是拖累我的人?说来,我还真就是想知道您会如何自圆其说,把这个签,解释成上上签。”

    听舒蔓对自己不甚在意的话,老和尚笑了。

    “施主,贫僧说得上上签,是您其他方面,您是大富大贵之相,贵不可言,不过命中不足的地方就是你会被至亲的人拖累、伤害,切忌要提防啊!”

    舒蔓:“……”

    这是要自己提防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会害了自己?

    舒蔓讥诮一笑,越发的觉得这个老和尚是在荒谬的胡说八道。

    果然,这些迷信的东西不可信!

    “这签多少钱?”

    舒蔓懒得再继续听这个老和尚的下文,也不想再问其他,只想离开,和这样一个胡说八道的老和尚说话,实在是牵扯自己的精力。

    厉祎铭在一旁也听不惯这个老和尚的胡说八道,他的话意思明显就是在告诉舒蔓,你会被你母亲给坑了。

    听来,这些话还真就是荒谬!

    只不过不同于舒蔓藏不住脾气的个性,拉住舒蔓。

    “蔓蔓,我们去捐香油钱!”

    厉祎铭一开腔,老和尚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不由得眼前一亮。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你可是富贵相,也是这位女施主的命中的贵人啊!”

    舒蔓在一旁听这个老和尚胡诌,不免觉得好笑的厉害。

    厉祎铭是自己的贵人,还需要他来说吗?要知道,自己做得这么多事儿,要是没有这个男人的存在,自己指不定惹出来多少麻烦。

    厉祎铭除了对舒蔓以外,在其他人的面前都是谦谦君子、温润的形象,他做不出舒蔓听不惯你说话就有怼你的姿态,就对老和尚淡淡颌首。

    占卜掷签这种事情,本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厉祎铭自认为既然不愿意听,不听就好,没有必要留下来呛这个老和尚的必要,就拉着舒蔓要离开。

    老和尚见舒蔓如此对他,也不恼,连带着两个人离开,他还不忘嘱咐一句——

    “施主,你切记要好生待女施主,只有你可以帮助她化解今后的麻烦,你若不善待她,女施主将会有无穷的麻烦!阿弥陀佛!”

    “谢谢!”

    厉祎铭对老和尚报以和煦的笑,没有多说什么,保护舒蔓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这个老和尚不说,他身为男人,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

    在功德箱里捐了钱,舒蔓出从寺庙飞檐宫角的佛殿出来的时候,挺不顺气的。

    说来,她今天一整天心情还很不错,但是因为老和尚的话,她真的挺看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