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1章:我很生气,所以,你乖一点!(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1章:我很生气,所以,你乖一点!(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位面破坏神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1章:我很生气,所以,你乖一点!(6千字)    “不回去了,我和医院那边请假了,等陪你在这里出差结束,我再回去上班!”

    舒蔓:“……”

    舒蔓不知道厉祎铭早上七点钟的时候就醒了,醒了以后,他看着睡得酣畅的舒蔓,下chuang,给医院那边打电话请假。

    用狐疑的眼神盯着厉祎铭,见他掀开被子下chuang,赤着上半身,穿上长裤,舒蔓挑眉——

    “你真不回去了啊?”

    厉祎铭穿上西裤,回头看舒蔓,而后将双手撑在chuang上,微微挑着嘴角。

    “我像要回去的样子吗?”

    “不像!”

    舒蔓微微摇头回答,这个男人的动作这么不紧不慢,哪里是要回去,很显然,他是打算留下啊。

    厉祎铭笑,抬手勾了勾舒蔓的鼻头。

    “穿衣服,我带你去吃饭!”

    “哦……”

    舒蔓应了声,然后下chuang,趿着拖鞋去了洗漱间。

    ————————————————————————————————————————————————————

    舒蔓穿戴好,从洗漱间里出来的时候,厉祎铭正坐在chuang边摆弄手机。

    “在干吗?”

    走过去,看厉祎铭在地图里找些什么,她问。

    “找商场,我昨天来这边,什么都没有带,一会儿去商场买东西!”

    “嗷嗷!”

    说来,这件事儿还真就是怪舒蔓,她着急赶来这边,用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就催厉祎铭赶紧送自己来这边,也不给他回家拿换洗衣裤的机会。

    知道这件事儿是自己办的不妥,舒蔓将手搭在厉祎铭的肩头上,道:“吃完饭,我陪你去啊!”

    厉祎铭见舒蔓还算有良心,用黑眸看她,笑了。

    “你知道我要买什么么,你就要陪我去?”

    “你能买什么?反正我在这里,你还准备去买充-气-娃-娃不成?”

    厉祎铭:“……”

    厉祎铭没想到舒蔓和自己说话这么开放,抬手拧她的小鼻子。

    “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

    舒蔓被厉祎铭拧着鼻子,抬手去打他。

    “我用得着暗示你么?我这个人这么正大光明,倒是你,和我,你还装什么装!”

    因为舒蔓的话,厉祎铭倒是觉得自己没理了似的。

    “不和你装,你也睡足了,养精蓄锐够了,你说,你欠我的,我们是时候算账了?”

    作势,厉祎铭就拿出来一副坏坏的样子欺近舒蔓。

    眼见着厉祎铭捏着自己下颌,凑着他的俊脸就准备亲下来,舒蔓微微瞪大眼,而后迅速反应过来,先他一步,在厉祎铭猝不及防下,咬住了他的唇。

    “嗯……”

    厉祎铭的唇被舒蔓用牙齿咬住,当即疼的皱眉,连带着用两指捏着舒蔓下颌的力道,都放松了下来。

    舒蔓见厉祎铭的力道放缓下来,当即就用手推开他,然后跳下chuang。

    活像个恶搞了同学的小家伙,舒蔓把自己的身体闪躲到一旁,双手抱臂,贼兮兮的笑了。

    “算账是吗?怎么样,你还满意我对你的惩罚?”

    扬着下巴,舒蔓一副挑衅样儿,痞痞的像是个小-太-妹一样睨着厉祎铭。

    厉祎铭被咬的薄唇泛疼,他抬眼去看舒蔓,见她眼底含着讥诮的笑看自己,厉祎铭抿着蠢。

    “欠、干、的、女、人!”

    从齿缝间一字一句的挤出话,厉祎铭赶忙下chuang,一副要收拾舒蔓的架势。

    舒蔓见厉祎铭要找自己报复,赶忙往门口跑去。

    只是,她的小步子终究抵不过男人的大步流星。

    厉祎铭迈了两步,长臂一伸,就把舒蔓整个人抵在了门板上。

    舒蔓只感觉自己头上落下一道身影,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她本能的抬起头去看。

    见厉祎铭抿着唇,用黑眸盯着自己,她忽的狡黠一笑。

    抬起手,绕到厉祎铭的脖颈上,一改刚刚的娇纵,讨好的抱住他——

    “华佗……”

    用酥-酥的嗓音唤着厉祎铭,和刚刚那个一副离经叛道姿态的小女人简直就是两个人。

    说来,欲-擒-故纵这种把戏儿,舒蔓玩得虽然不算是如火纯青,但是对付厉祎铭还算是绰绰有余。

    反正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和这个男人闹,他都会包容自己,不会和自己计较那么多的,也无外乎自己怎么戏-弄他了。

    “别和我扯没用的!”

    厉祎铭不想自己没骨气的在舒蔓的几声轻唤下就忘了她刚刚戏-弄自己的事情,就拿出来一副黑脸的架势,抿唇瞪着舒蔓。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惯着你了,所以你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说好的算账,明明是自己和她讨债,这最后倒是成了这个小女人和自己讨债。

    “华佗……你生气了?”

    厉祎铭黑着脸,舒蔓一时间有些分不清他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就微皱着眉头,继续讨好他。

    “你看不出来吗?”

    厉祎铭伸手,在舒蔓纤细皮肉的腰身上,狠狠的抓了一把。

    “嗯……”

    柳腰上传来一痛,让舒蔓皱眉。

    “你干嘛?”

    舒蔓伸手要去抓厉祎铭放在自己柳腰上面的手,却被厉祎铭拦住,让她原本吊在自己脖颈上面的手,继续圈着自己。

    “我很生气,所以,你最好乖一点儿!”

    舒蔓:“……”

    耳边充溢厉祎铭的话,舒蔓不自然了脸色。

    他让自己乖一点儿,自己要怎么乖?让他为所欲-为?

    “我不乖吗?”

    “你乖吗?”

    舒蔓:“……”

    “你要是乖,会倒打一耙,嗯?”

    厉祎铭用磁性又好听的嗓音问着,而后用手,下移,在舒蔓的翘-尖儿上,又狠狠的抓了一把。

    翘-尖儿处一直都是舒蔓的min-感处,厉祎铭这么一捏,她当即就绷紧了身体。

    “你说,到底是你和我算账,还是我和你算账,嗯?”

    被厉祎铭质问着,舒蔓挺没有底气的。

    说来,当初说给厉祎铭好处的人是自己,现如今自己说话不算话,确实挺不地道的,还反过来咬了他一口,指不定这个男人这会儿在心里骂自己是咬人的小狗!

    隐忍翘-尖儿上海存在的酥-麻感,舒蔓呶着红唇。

    “算是你和我算账还不行吗?”

    “什么叫算是?嗯?”

    厉祎铭实在是佩服这个小女人颠倒是非的能力。

    “你这么说,倒是显得都是我的错了啊?”

    “不然你觉得你做的对吗?咬我,你是属狗的么?”

    “我说过我是狗改不了吃屎,所以我属不属狗,你不清楚吗?”

    说来,舒蔓自认为自己最厉害的两点儿莫过于颠倒是非,再有就是自黑。

    厉祎铭因为舒蔓的话,险些被气笑了。

    用手讨好的去抚摸厉祎铭的薄唇,感受凉凉的气息附在自己的指尖儿上,舒蔓呶着红唇,就凑了上去。

    “咬你是我的不对,我亲亲你,算是给你赔罪了,行不行?”

    说着,舒蔓就主动去吻厉祎铭。

    不像刚刚那般下死手的咬厉祎铭,这次,她很正经的吻着厉祎铭。

    在厉祎铭的带领下,舒蔓一向自认为还不是很娴熟的吻技,变得越发的熟练,连带着在不知不觉间加重了两个人的亲吻都没有意识……

    #已屏蔽#

    厉祎铭承受舒蔓的亲吻,旖旎而美妙,弄得厉祎铭一再固执的不想给舒蔓回应,却抵不过自己想要狠狠shun-xi她的念头儿。

    终究是没有忍受住自己要把舒蔓拆穿入腹般的感觉,厉祎铭在舒蔓的几下牵扯下,化被动为主动……

    #已屏蔽#

    两个人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眼见着两个人都在往崩溃边缘走,厉祎铭竭力隐忍,松开了她。

    “真想把你给吞了!”

    这里没有避-孕-套,这个小女人吃事后避-孕-药还有副作用,他可不想自己万一一个意-乱-情-迷没有控制住,惹出来了麻烦。

    能听出来厉祎铭出口的话有多咬牙切齿,舒蔓喘着凌乱的气息,用粉红色的舌尖儿,舔了舔自己的唇。

    “等吃完了饭,我陪你逛完商场,今天,我吞了你!”

    ————————————————————————————————————————————————————

    两个人在附近的餐馆简单的吃了饭,对这里不是很熟悉的关系,两个人全程开导航。

    县城这里不算很发达的关系,两个人找了县城里最大的商场,都不如盐城那边的一家小商场。

    不过没有办法儿,只得将就一下。

    好在厉祎铭不是那种嫌东嫌西的人,舒蔓更是喜欢简单的人,她平时买衣服什么的就来这样的平价商场,谈不上对这里有多不适应。

    厉祎铭选了一件白衬衫,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他又在舒蔓的挑选下,买了白色的休闲t恤和一件西裤。

    付款的时候,舒蔓争着和厉祎铭付款。

    厉祎铭身为男人,实在是没有让女人替自己付款的习惯。

    可是舒蔓偏偏不肯。

    “本就是我把你弄来这边的,就算是你买东西,也应该是我买给你!”

    说着,舒蔓就去付款。

    说来,这三件衣裤真就不贵,加在一起才四百多,相比较厉祎铭买的一件白衬衣而言,只是他买衣服价格的五分之一。

    收款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着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争着抢着付款,她笑。

    “我说年轻人,你女朋友替你付款,你就接受呗,你要是实在觉得不妥,就给你女朋友选两件衣服,这样你们就持平了啊!”

    厉祎铭听收银员这么说,当即就准备让收银员拿他们店铺里最后的女装给自己看。

    倒是舒蔓,在厉祎铭开口之前,拒绝了收银员的提议。

    “不用,我不缺衣服。”

    交给收银员伍佰元现金,“就这些了,找零吧!”

    ————————————————————————————————————————————————————

    两个人买好了衣服,厉祎铭无奈的看舒蔓。

    “为什么不让我给你买衣服?”

    “没有为什么啊,那个收银员很明显就是想挣我们的钱啊,我才不想她们这种无歼不商的商贩挣钱呢,再者说了,我又不缺衣服啊!”

    舒蔓如是说,其实她就是不想再欠厉祎铭人情。

    自己把他连夜弄来这边就已经够过分的了,自然是不会再让他买衣服给自己。

    厉祎铭无奈,按理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让男朋友买新衣服才是,不想,这个小妖精还真就是特别,不和自己要衣服不说,还主动付款买衣服给自己。

    厉祎铭正走神儿,舒蔓用手肘怼了怼他——

    “对了,你还要买什么?”

    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厉祎铭薄唇掀动——

    “内-裤!”

    舒蔓:“……”

    ————————————————————————————————————————————————————

    舒蔓和厉祎铭回到酒店,让厉祎铭把他买回来的内-裤先洗了。

    说来,刚刚自己和厉祎铭去买内-裤,等同于说没有带脸。

    厉祎铭一本正经的说了自己要买内-裤,舒蔓虽然那会儿僵硬了一下表情,但后来还是选择陪他去买内-裤。

    再怎样说,厉祎铭是自己的男朋友,自己陪他去买任何东西都没有不妥的地方。

    只是舒蔓到了店铺里,就后悔了。

    自己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近卖男士内-裤的店铺,如果是自选还好,偏偏里面还有男导购。

    真就是想不到这种关于人性隐私方面的商铺,怎么会见鬼的有导购?

    厉祎铭对选东西这种事儿倒是不管价格,只管质量好不好。

    偏偏舒蔓和他不同,舒蔓再追求质量的同时,还得看经济与否。

    虽然她知道厉祎铭不差钱,但是同等质量和布料,要不是大牌,她觉得还是选便宜一点儿好,虽然只是省下了几块钱!

    男导购见舒蔓主导替厉祎铭选内-裤,微怔了下以后,对舒蔓笑,向她介绍内-裤。

    “小姐,你是打算给你男朋友选什么样的内-裤呢?我们这里不仅仅有普通的子-弹-裤,还有四角短裤,还有男士情-趣-内-裤!”

    舒蔓:“……”

    “小姐,方便说一下你男朋友的尺寸吗?我可以给你更细致的介绍一下!”

    舒蔓:“……”

    导购员接连说了两个让自己难为情的问题,舒蔓真的窘迫极了。

    内-裤向来不都是均码的吗?怎么还会有不同的尺寸?

    实在是心里有说不出的羞,舒蔓一再抿着唇,把导购员介绍给自己的子弹-裤,抓起来,就往厉祎铭的身上抛去。

    “你自己选吧,我出去等你!”

    就这样,厉祎铭最后还得自己选了内-裤。

    厉祎铭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到门口,去换鞋。

    翻出来内-裤,他刚准备进去浴室,把买回来的新-内-裤洗了,舒蔓忽然开腔了。

    “喂,华佗,我怎么不知道买内-裤还要告诉售货员尺寸?”

    这个尺寸,说来有多种含义,舒蔓实在是不知道导购员是在问自己厉祎铭的尺寸,还是他腰围的尺寸……

    厉祎铭被舒蔓说得一怔,反应过来后,他淡淡的解释。

    “可是是在问我腰围的尺寸,不过我的身材,买均码就可以,不用买小码或者加码的内-裤!”

    听厉祎铭这么解释,舒蔓更是在心里怒骂导购员。

    这厉祎铭都跟着自己来了,明显是自己的男朋友,这个男人的身材这么好,他不知道厉祎铭买内-裤是均码吗?竟然还问了自己这样一个让自己觉得在影射其他话题的白痴问题。

    “那个导购员真就是个神经病啊!”

    想到自己那么丢脸,舒蔓又羞又怒。

    见舒蔓生气,厉祎铭大致也知道原因,就勾唇,笑了下。

    “你以为他在问我那个的尺寸?”

    舒蔓:“……”

    厉祎铭这么没有任何遮掩的问自己这样的问题,舒蔓本就泛红的脸颊,这会儿更是烧红了耳根子。

    没错,她确实是觉得那个导购员,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舒蔓还没有消化厉祎铭的这句话,厉祎铭接下来的话,更是让舒蔓无语的恨不得拿抱枕丢厉祎铭。

    “那个导购员,可能是觉得我还准备买避-孕-套,就顺嘴问了一句!”

    舒蔓:“……”

    ————————————————————————————————————————————————————

    厉祎铭在浴室里,洗了内-裤以后,又洗了个澡,舒蔓则是站在窗边,一边看群山环绕着的小县城风光,一边打电话给姚文莉。

    昨天舒蔓有把自己要出差的事情告诉姚文莉,知道这件事儿的姚文莉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叮嘱她一个女孩子在外要注意安全,小泽这边,不用她担心。

    舒蔓虽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舒泽被打这件事儿真的是吓到她了,让她至今都心有余悸,就算是舒泽这会儿不再有什么危险,她也寻思打电话看看自己弟弟的情况如何。

    接了舒蔓的电话,姚文莉让舒蔓和舒泽通了电话。

    舒泽虽然不懂什么叫出差,但是知道舒蔓最近忙,不能去看他,他还是表示理解,还告诉舒蔓,不用担心他,他会乖乖听妈妈的话。

    见自己弟弟这么乖巧,舒蔓眼眶微微湿润。

    如果说自己的弟弟没有智力问题该有多好!

    “对了,姐,祎铭哥哥今天怎么没有来看我啊?”

    舒蔓不来看自己,厉祎铭也没有来看自己,心思单纯的舒泽,有些无趣,就抓着头发,问舒蔓。

    提及到厉祎铭,舒蔓僵硬了一下自己的脸部肌肉。

    厉祎铭和自己在一起呢,他都没有去上班,哪里会去看他啊?

    “……他、可能在忙!小泽想他了吗?”

    “嗯!我喜欢祎铭哥哥啊,他不来看小泽,小泽很想他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