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0章:你看不出来我准备睡了你这只高级鸭吗?(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0章:你看不出来我准备睡了你这只高级鸭吗?(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活色生枭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80章:你看不出来我准备睡了你这只高级鸭吗?(6千字)    “我看你还真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等其他审讯员那边的审讯记录下来,我让你看个明明白白,看看你到底是被冤枉的,还是你咎由自取。”

    因为女审讯员的话,粟涵懵了。

    那四个男人是畏罪潜逃的嫌疑犯?

    这么说,警方已经知道他们身上背着案子了?抓到他们了?

    乍想到这四个嫌疑犯已经伏法了,她惊颤的瞪大眼。

    如果这四个人被抓住,自己派他们去找舒蔓母亲和弟弟麻烦的事情,不就公之于众了么?

    粟涵懵了之际,外面有警员过来这边,问女审讯员审讯出来结果没。

    “嗯,我这边查的差不多了,万队那边呢,有结果了吗?”

    “万队那边也有了结果!”

    说着,警员把关于那个涉事儿男性的笔录的副本,拿给女审讯员看。

    女审讯员因为粟涵身为女人,实在是给她们女同胞丢脸,还闹得这般不知道轻重,心里想得就是把万队那边拿到的笔录副本拿给粟涵看。

    女审讯员在笔录上扫了一圈,大致浏览过后,把里面几条重点的笔录信息,拿给粟涵看。

    “这是笔录副本,你自己好好看看!”

    说着,女审讯员把副本拿给粟涵看——

    “上面白纸黑字,字字清晰的写着你为了感激他们替你办了一件故意伤害他人的事情,你特意找他们去酒店,用这样的方式偿还他们,他们还有你发给他们的消息记录作为证据,他们都已经承认这件事儿,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吗?”

    粟涵看着上面的字字句句,整个人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找这四个打手去群殴舒蔓母亲和弟弟不假,但是自己给他们发消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了,自己都已经给了他们钱,怎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让他们来找上自己?

    越想事情越是不对劲儿的厉害,尤其是自己涉嫌卖-yin一事儿,来得太过蹊跷了,她对王总,虽然不能否认和他上chuang,但是自己意识完全不清晰的情况下,和他们五个男人发生了这样荒唐的事情,除了自己被下药了,她想不到自己还会因为什么变得这么不理智。

    “我是被冤枉的!”

    粟涵越发敢肯定自己是被人设计的,事情发生的这么匪夷所思,自己一定是中了谁的圈套。

    而不出意外,她猜的出来自己中了谁的圈套。

    除了舒蔓,没有谁会把事情弄得这么周密而滴水不漏,还这么狠毒,很显然,就是舒蔓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设计了自己,让自己中了她一环套一环的圈套。

    “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没有给他们几个人发过信息,更不会见鬼的答谢他们几个,这是舒蔓陷害我,是她,她是为了让我身败名裂,所以搞出来了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

    “你们去把那几个男人找来,我要和他们对峙,我没有发消息给他们,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被人下了药的!”

    乍想到自己之前喝了香槟,她赶忙为自己开脱。

    “对,是香槟,是香槟有问题,你们的笔录上不是说王总也吃了xing药吗?是有人在香槟里投药啊!”

    她和王总都喝过香槟,然后就出了事儿,可想而知,一定有人在香槟里下了药。

    女审讯员见粟涵真就是无药可救了,恨不得甩她两个大耳光打醒她。

    刚刚王总知道自己被下药,所以在意-乱-情-迷之下和她发生了xing-jiao,到后续,被警察和自己的妻女捉jian,他坚信,这一切都是粟涵做出来的好事儿,为的就是让自己妻女知道自己在外面找了小-三,让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离婚。

    把这一切都想明白了,王总认准了粟涵就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女人,所以就把全部的事情都说了出去,也顾不上粟涵会面对什么样的惩罚,只求自己可以和这件事儿撇开关系。

    “这是王大忠的笔录,他承认你有喂他喝香槟,然后他后面出现思绪混乱现象,都归咎于是你下药给他!”

    “我没有!”

    她粟涵又不傻,怎么可能下药给自己,让自己制造出来这些闹剧。

    “我没有在香槟里下药,我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

    粟涵替自己极力辩解,女审讯员只当她为了替自己开罪,已经到了走过入魔的地步!

    不想再听粟涵这些胡言乱语,女审讯员摆了摆手,让手下的两个女警员给粟涵收监!

    ————————————————————————————————————————————————————

    舒蔓要赶去康宁县,证明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连夜就让厉祎铭开车送自己去康宁县。

    对这个说风就是雨的疯丫头实在是没有辙的厉害,厉祎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舒蔓用央求的口吻和自己开腔,他都没有多做一秒钟的迟疑,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后来厉祎铭才意识自己这是脑子被门板夹了,不然怎么能做到三更半夜,陪这个小女人横跨几个城市的疯!

    厉祎铭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虽然一路开绿灯,超速行驶,到达康宁县的时候,还是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

    康宁县只是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县城里的居民没有夜-生-活,不是很畅通的县城里,两旁零零散散有一些路灯,昏黄的光影,照耀在路上,为车辆行进,指明方向。

    舒蔓用网络上的地图找了好一会儿,才找了她事先预定的酒店。

    一开始,舒蔓在网上订的是单人房间,因为厉祎铭的到来,她没有选择忸怩的开两个房间,准备和厉祎铭分开睡,而是用自己的现金,又要了一间大chuang房。

    自己都和厉祎铭已经这样了,要是分开睡,实在是不成样子,索性,今天晚上就和厉祎铭同chuang共枕好了。

    拿着房卡去了房间,开了灯,舒蔓一进房间,甩下鞋,就蹦到了她想念已久的大chuang上。

    五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她真的太想chuang了,天知道,她多希望自己可以和chuang缠缠-绵绵到天荒地老。

    厉祎铭看舒蔓像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似的,和在盐城那个“复仇女王”判若两人,无奈的笑了笑。

    他把房门上了锁,一边解着自己白衬衫的袖口,往舒蔓身边走去。

    “为什么还要再订一个房间?你不是已经订了房间么?”

    舒蔓本来已经订了房间,这会儿她却又开了一个房间准备和自己同chuang共枕,厉祎铭只感觉舒蔓就是想和自己在一个chuang上谁!

    “没有为什么啊?我之前预定的那个房间,不过是为了能走公司的出差差-旅-费,反正有公司给我报-销,无所谓再开一个房间了!”

    “就算是再开一个房间,那你为什么不订标准间?你不知道这里只有一张chuang吗?”

    “我当然知道这个房间只有一张chuang了,你想表达些什么啊?”

    舒蔓有些发懵,这个男人说话还真就是模棱两可。

    厉祎铭目光睨看舒蔓,因为她一副不解姿态的询问,把目光顺着她光洁的小脸向下……落在了她的胸-脯上,而后,目光重新定定的对视舒蔓。

    “你是在邀请我和你同chuang共枕?”

    舒蔓:“……”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话,微微红了脸颊,但是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惯了,羞赧了一小下之后,就抓过一个枕头,向他丢去。

    “废话,你看不出来本小-姐准备睡了你这只高级-鸭吗?”

    厉祎铭微怔,反应过来舒蔓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迷人的挽着笑。

    “不是你赶我走,让我连夜回盐城那会儿了?”

    刚刚在车上,两个人闲来无事,就一顿侃大山。

    厉祎铭不怕死,舒蔓也不怕死,两个人你强我更强,遇强则强,说着不找边际的话。

    后来舒蔓有点扯不过厉祎铭,就负气的说让他把自己成功送到康宁县以后,就让他连夜赶回去盐城。

    舒蔓:“……”

    “你要是想走就走啊?反正你这个男人精-力那么充足,来来回回的折腾,也碍不到你什么事儿。”

    真就是没有见到过这样不知道好歹的男人,自己让他留下来,他倒是和自己推三阻四,自己不然他留下,你倒是和自己死皮赖脸的说要留下来。

    男人做到他这么矛盾的地步,也算是有本事!

    厉祎铭见舒蔓不断和自己翻着白眼,笑的更加风情。

    “你说的没有错,我确实精力充足,不过,我不打算走,我打算把我的精力……放在某些消耗精力的事情上!”

    厉祎铭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字一句,大有几分从齿缝间挤出来话的意思,连带着原本湛黑眸色的瞳仁,也变了色……

    舒蔓还不等回味过来厉祎铭的话是什么意思,就突然被他压下的身躯,遮挡住了自己眼前的一切。

    跟着,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厉祎铭以极快的速度封住了唇……

    #已屏蔽#

    舒蔓本来排斥厉祎铭,却在两个人来来往往几下过后,就主动的去回应厉祎铭。

    #已屏蔽#

    擦枪走火之际,舒蔓抽回到游离状态的思绪,倏地抓住厉祎铭的手。

    “你都开了五个小时的车,还有精力?”

    “你觉得我有精力么?”

    厉祎铭反问舒蔓一句,染上qing-yu的眸,对视舒蔓小白兔一样变得无辜又澄澈的眸,不自觉的翻出别样的色彩!

    “……应该有,不过,我没有精力了,我真的好累!”

    舒蔓说得是实话,自己和他刚刚亲了几下子,就有昏昏欲-睡的趋势,要不是他用牙齿把自己唇瓣咬的让自己太疼,她刚刚真的可能在他的亲吻中睡过去。

    舒蔓和厉祎铭撒娇,璀璨的乌眸里,是少女一般少见的娇羞,让厉祎铭一阵心悸。

    却在瞧见她眉目间染上的一抹疲倦,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折腾她。

    天知道,他因为被她撩的关系,多想折腾她,让她这一晚上都不得休息,却想了想,自己要是这么折腾她,也太没有点人情味了。

    今天这一天也是把这个小女人累的不行。

    “你不是有洁-癖么?先洗澡?嗯?”

    难得见厉祎铭竟然这么通情达理的放过自己,舒蔓微微提高自己的上半身,把双手绕到厉祎铭的脖颈上,主动吻上了他……

    轻盈的一吻落下,舒蔓用含糊的声音,近乎呓语般低喃——

    “不洗了,你都亲了我,反正和你睡,你也不嫌弃我。”

    厉祎铭:“……”

    厉祎铭听舒蔓低声的话,有些诧异,这还是当初那个任性到不然她洗澡,她就寻死上吊的舒蔓了吗?

    “真的不洗了?”

    “嗯!”

    舒蔓半阖着眼睛,迷离的哼声。

    “你嫌弃我吗?”

    “不嫌弃!”

    “那我不洗了,行不行?或者你心肠好,你替我洗,好不好?”

    “确定让我给你洗?”

    厉祎铭有些不确定这个小女人到底是不是要睡了,竟然囫囵的说这样又是让自己给她洗澡,又是不打算洗澡的话。

    “怎么,你不想给我洗澡?”

    “没有!”

    “哦……”

    舒蔓长长的“哦”了一声,带着呓语般的娇憨。

    “既然你没有不想替我洗澡,那我就不洗了!”

    厉祎铭:“……”

    这是什么逻辑?

    ————————————————————————————————————————————————————

    舒蔓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

    这一觉,她睡得无比舒心。

    昨晚,她困的太厉害的关系,到最后连衣服都是厉祎铭替她换的。

    说来,舒蔓这个疯丫头穿的睡裙,还真就是xing-感、暴-露的不行,厉祎铭昨天晚上替她换睡裙的时候,整个人身体都是紧绷的僵硬状态。

    要不是不想在这个小女人的疲惫下乘人之危,厉祎铭发誓,他昨天晚上一定办了她!

    迷迷瞪瞪的翻了个身,舒蔓睡得还是雨里雾里,没有要醒的意思。

    把自己嫩白的手臂攀附到厉祎铭的精瘦的胸膛上,她下意识的搂紧,然后连带着自己的腿,都一并搭了过去,整个人以树袋熊的姿势,把厉祎铭在自己的夹攻下,缠的严严实实。

    厉祎铭不像舒蔓睡得和个小懒猪似的,他已经醒了好久。

    没有带换洗衣物的关系,他昨天晚上赤着个身体,全身上下只着了一个短裤,就进了被子里睡觉。

    舒蔓哼哼唧唧的动着嘴角,好像在说些什么,都好像做梦梦到了些什么,样子着实可爱。

    厉祎铭的目光落在舒蔓的脸上,望着青丝披散的她,映着雪白的羽被和她精致小巧的五官,整个人美得像是一个落进了凡尘的精灵一般,他的目光,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放柔开来……

    抬起手指,厉祎铭把自己雅致骨节的手指,搭在舒蔓的小巧的琼鼻上,点了点,而后,移开,落在她绯红的唇瓣上。

    这个小女人的五官生的真的很好,眉眼清澈又不失妩-媚的风情,让人都分不清她到底是古灵精怪的精灵,还是祸害人的妖精。

    薄厚适中的唇,绯色却不削薄,不需要任何人工口红的点缀和修饰,也色泽夺目,尤其是坏笑的时候,唇红齿白,带着几分小女人的俏皮劲儿。

    “磨人精,还睡啊?”

    已经上午十点钟了,这个小女人的睡眠战斗力指数还真就是高。

    “嗯……”

    舒蔓不情愿的嘤咛一声,抬起手就去拨厉祎铭放到自己唇瓣上面的手指。

    鼻头儿上痒痒的,好像有羽毛扫过似的,让舒蔓揉了揉。

    随着她再翻身的动作,睡裙窄窄的肩带滑落,露出来舒蔓大片凝白、香滑的肌肤。

    尤其是无处藏匿的美好,简直就像是一对白鸽,安静的让厉祎铭想要伸手托起!

    舒蔓翻身而过,一大片的雪背正对厉祎铭。

    瞧着万千青丝,顺着雪白的脊背滑落,就好像是泼墨到了宣纸上,美得不可思议,厉祎铭的呼吸,不自觉的变得粗重了起来。

    对这个小女人,他真的就是没有抵抗力,曾一度,他怀疑自己的自控力出了问题,竟然看她的唇,都会有xing冲动!

    捏了捏手指,他滑动了几下喉咙以后,伸出手去揽舒蔓的身体。

    不管舒蔓是睡着了也好,还是醒了也罢,他很享受伸手去拥抱她的感觉。

    厉祎铭的手抓住舒蔓的藕臂,圈着她的肩头儿,把她控制在自己的臂弯中。

    自己笔挺的身躯蹭上去,直接贴到了舒蔓莹白肌肤的脊背。

    见舒蔓不打算醒,自己早上醒的也太早,索性,他闭上黑眸,拥着舒蔓,随着她,再继续睡好了。

    ————————————————————————————————————————————————————

    舒蔓睡得云里雾里,不断的做梦,但都是很甜美的梦。

    突然感觉到不是自己身体温度的一堵墙靠近自己,她只感觉自己的后脊背,挨着一个近乎要把自己肌肤烤化的烙铁,她本能的想后退。

    这还未完,她试图在梦中避开这么滚烫的烙铁,却因为一个滚烫的热杵抵-在自己的,她下意识的跑,却不管自己怎么跑,都摆脱不了自己就像是孙悟空在如来佛祖的五指山里……

    这觉实在是没有法儿睡了,舒蔓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然后翻身。

    看到厉祎铭一张五官如铸,棱角分明的脸,线条倨傲且深邃,如同能工巧匠精心打磨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她有些怔愣。

    “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是说你早上要回盐城上班的吗?”

    厉祎铭睡得本来就不实,舒蔓突然炸了毛一样的声音传来,厉祎铭辗转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舒蔓已经醒了,他支起来身体。

    “不回去了,我和医院那边请假了,等陪你在这里出差结束,我再回去上班!”

    舒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