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9章 :我的第三条腿长在你身上(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9章 :我的第三条腿长在你身上(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位面破坏神近身特工     粟涵和几个男人肮脏成一片,浴室的移门突然被王总打开,跟着,王总赤着个身体,没了理智的冲到chuang铺上,抓住粟涵的嘴巴……

    #已屏蔽#

    肮脏的场景,让人作呕,黝黑一片的肉-体中,一个白花花的身体,不断的被男人当成是皮球一样揉-捏,变化形状……

    粟涵*着,似惊恐,又似舒服……很复杂,让人分不清她这会儿是身处云端,还是地狱……

    #已屏蔽#

    mi-乱的场景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在几个人此起彼伏的声音中,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

    “都别动!”

    ————————————————————————————————————————————————————

    舒蔓见四个打手随粟涵进了房间,嘴角挽起。

    刚刚粟涵给四个打手开门的时候,她隐约听到隔壁房间那里传来女人的shen-吟声,心想,鱼儿,马上就上钩了……

    “华佗,我们该报警了!”

    舒蔓从今天早上就开始计划这件事儿,这会儿,事情总算要到了她预想的一幕发生,厉祎铭也勾唇,笑了。

    知道舒蔓等这一刻等急了,厉祎铭拿手机拨了厉烁的电话过去,说畏罪潜逃的那四个打手,这会儿在银河酒店15楼28号房间,他们赶忙派警力出动。

    警方出动,舒蔓瞧见厉烁带着人上来,笑的和个偷吃了果子的小鼹鼠似的。

    “华佗,好戏的一幕到了啊!”

    ……

    厉烁带人踹开房门,举着枪进去,房间里的一群人,吓得立刻找衣服蔽体。

    房间里的一幕,实在是太辣眼睛,在场的警察都觉得羞耻无比……

    粟涵这会儿正是qing-yu上头的时候,四个还算有理智的打手见警察破门而入,赶忙找衣服穿上,但是粟涵和王总两个人却因为受了药效的关系,顾不上其他,还在忘我的搞在一起……

    警察见这样的一幕,觉得非常恶寒,正准备找女警来拉开粟涵,门外,传来一道暴躁的女音——

    “王大忠,你个死王-八-蛋!”

    王夫人粗暴的声音加进来,让本就刺激的扫-黄行动,变得更加精彩绝伦……

    ……

    十分钟后,在yu-望边沿挣扎的粟涵,被女警搀扶,拉出了房间。

    王总也在被王夫人甩了十个大耳光后,理智渐渐清晰了过来。

    舒蔓贼兮兮的扒着门缝看王总和粟涵两个人被警察带走,心情畅快极了。

    让四个对舒泽下手的打手伏法,让沆瀣一气的粟涵和王总两个人尝一尝被完虐的滋味如何,舒蔓从来没有觉得会有任何一刻比现在让自己觉得兴奋……

    “不要拉我啊,我要……我还要啊……”

    粟涵药效没过,还在像dang-妇似的寻求男人的帮助。

    “真是恬不知耻!”

    一个女警见粟涵真就是不要脸,都已经被抓了还想着那档子羞耻的事情,身为女同胞,她不耻极了!

    粟涵被带走,舒蔓看完了好戏后,把门关上,然后撺-掇厉祎铭,让他打电话给厉烁,说一定要让伤害舒泽的人伏法,然后为了达到警示世人的目的,她让厉祎铭和厉烁说,让他们警局那边的人开一期法制节目,就以粟涵买凶打自己弟弟这件事儿为蓝本,把关于残障人士的保护,上升到一个被社会关注的地步。

    对于舒蔓的提议,厉祎铭深知,虽然名义上是做一期有意义的法制节目,往深-处去想,这很显然是为了达到让粟涵身败名裂的地步……

    没有什么犹疑,厉祎铭点了点头儿以后,拨了厉烁的电话过去。

    把舒蔓要求的事情大致说给厉烁听,厉烁无奈的揉了揉额心。

    其实,从自己堂哥打电话给自己说让自己对那四个打手欲擒故纵,他就知道自己的那个准嫂子,准备好好的玩一番,只是没有想到,她这么一玩,玩的这么大,竟然还准备登报纸、上电视,以做一期法制节目为借口,达到让粟涵身败名裂的地步……

    “怎么不说话?”

    厉祎铭把事情和厉烁说了,见厉烁有所犹豫,厉祎铭挑着眉梢,质问不说话的他。

    “哥,这件事儿……你和准嫂子再好好斟酌一下!”

    说真的,自己堂哥和准嫂子那边已经得到了便宜,他们都已经把对方搞得身败名裂了,如果还让对方登上电视,被公之于众,等同于说让他们无法再抬起头做人了,这未免也太狠了点儿!

    尤其是那个当事人粟涵,如果她做的这些事情被公开,她估计连自杀的心都有!

    他们做警察的虽然不会徇-私-枉-法,但是把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小姑娘搞得身败名裂,在盐城活不下去,还是有欠妥当……

    听厉烁用商量的口吻和自己说话,厉祎铭当即不悦——

    “你的意思是准备告诉我和你嫂子,让我们把这件事儿闹得更大,不单单是上个法制节目而已,还要上新-闻-联-播?”

    厉烁:“……”

    “哥,你这明显就是在曲解我的意思,我是想……”

    “既然你有更好的意见,,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一周之内,我要看到法制节目,还是新闻联播,对舒泽这件事儿持续跟踪,争相报道!”

    厉烁:“……”

    ————————————————————————————————————————————————————

    在关于舒泽的事情上,厉祎铭对舒泽的关系不比舒蔓少。

    就拿舒蔓针对粟涵这件事儿来说,如果舒蔓不准备好好的针对粟涵,他也打算让粟涵受到一定的教训。

    毕竟,他的女人,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舒蔓见厉祎铭对于自己的提议这么支持,还见鬼的搞出来让新-闻-联-播都报道这件事儿,把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她更是笑得像是小狐狸一样狡黠。

    “华佗,其实你比我还会搞事情啊!突然觉得,还是你老谋深算!”

    闻言,厉祎铭把手机丢进口袋里的同时,抬起手,在舒蔓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大板栗。

    “比你大五岁呢,吃的饭都比你多五年,花样自然要你多!”

    舒蔓默许厉祎铭的话,点了点头儿,然后有深意的回话——

    “是,你比我大五岁,吃的饭都比我多五年,至于你说得‘花样’多,唔……我承认,在那方面,你确实挺有花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久经战场的老手儿!”

    娴熟的“开车”技术,把自己都要折腾散架了,要不是知道这个男人洁身自好,真会怀疑他之前长枪乱战。

    见舒蔓和自己开黄-腔,厉祎铭笑。

    抬起手,他把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柔的抚上舒蔓的青丝间,一边爱怜的抚摸她的秀发,一边把自己倨傲的俊逸容颜欺近舒蔓,一字一句——

    “你也不差,身轻体软易扑-倒,最重要的是……你的水——真的很多!”

    舒蔓:“……”

    厉祎铭的话在舒蔓的耳边萦绕,尤其是他呼吸间的热气喷洒而下,搞得舒蔓耳部一片酥-麻,连带着耳根子都跟着红了起来……

    这个男人表面一副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形象,怎么一说到那种事情,说出口的话就变得那么不堪。

    真是无语的厉害!

    捏了捏手指,舒蔓再把自己咬住的唇松开,对厉祎铭忽的展颜一笑,唇红齿白,明媚而娇纵……

    “怎么,你不喜欢水多吗?”

    厉祎铭:“……”

    “你要是不喜欢水多,就换个女人啊,本小-姐还不奉陪你了呢!”

    他都已经从自己这里得到了莫大的便宜,竟然还会嫌弃自己水多,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种了这么恶劣的劣根儿……

    见舒蔓环胸,一副像是和自己生气的样子,厉祎铭笑着揉她的头发儿。

    “你舍得把我推给别的女人?”

    他可是没有忘这个女人当时和自己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再沾花惹草!”

    “腿长在你自己的身上,你想跑路,我不舍得也没有办法儿啊!”

    舒蔓嘴巴上,把话说得无所谓,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她哪里肯把他推给其他的女人啊,因为他不在自己身边,自己现在连睡觉都睡不好了!

    要是少了他,她真的觉得自己的世界会千疮百孔,一片狼藉……

    “我的第三条腿长在你的身上,我想跑路,得连带你一起跑!”

    舒蔓:“……”

    厉祎铭不咸不淡,似乎还带着chong溺的嗓音在自己的头顶上扬起,舒蔓听出来是什么意思以后,瞪他。

    “你还真就是开荤,停不下来了啊?”

    恶狠狠的瞪着厉祎铭,抡起粉拳,她就去打他。

    感受软绵绵的小拳头,像是没有力气的棉花一样打在自己的身上,厉祎铭笑着抓过她的小拳头,握在掌心里。

    “没有不喜欢你水多,你不知道男人其实都很喜欢水多的女人吗?”

    舒蔓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厉祎铭偏偏挨着自己的耳朵,不断的说这样的事情,她真的很羞……

    如果可以,她真的可以没有形象的和他扯黄段子。

    不过,自己终究是个女孩子,有点儿欲拒还迎的娇羞感,男人才会喜欢!

    “你其实就是喜欢我!”

    舒蔓看厉祎铭,和厉祎铭娇纵的开口。

    没有否认,厉祎铭笑着抚摸她如玉般纤细小巧的手指的骨节。

    “是,我就是喜欢你,所以,你有没有水,我都喜欢你!”

    “……”

    ————————————————————————————————————————————————————

    审讯室里,退了药效的粟涵,懵了。

    她不知道自己平白无故怎么闹到了警局这里。

    只不过嘴角处还存在的酥-麻,以及黏糊糊的感觉,还有胸口处和下面,如积水一般涨呼呼的感觉,让她意识到自己在这儿之前,自己一定是和男人,发生了很剧烈的xing-jiao!

    “叫什么名字?”

    女审讯员见粟涵这会儿也清醒了,开始就卖-yin一事儿进行审讯。

    粟涵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一番,因为女审讯员的询问,她惊颤的对视上女审讯员的目光,然后梗着脖子,一脸不解的张开黏糊糊感觉、带着腥-sao味的嘴巴。

    “……我能不能问问你们,我……到底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

    女审讯员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反问一句。

    “你不清楚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吗?”

    为了达到群-p的完美效果,嗑-xing-药,然后进行肮脏的jiao-配,除了狗,她还真就不知道原来人也可以这么不要脸的进行这么恶心的jiao-huan。

    “……我、我当然不清楚了!”

    粟涵找回自己的理智,尽可能让自己有底气的回着审讯员的话。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话的时候,莫名的没有底气。

    女审讯员冷笑,都搞出来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情,竟然还能拿出来一副无辜的嘴脸,身为女性,她都替她感到悲哀。

    “先回答我的基础问题!叫什么名字!”

    粟涵虽然不解,但是被审讯员这么正规的质问自己,她还是犟着性子,不情不愿的把关于自己个人的基础信息告诉了女审讯员。

    女审讯员得到了关于粟涵的基本信息以后,把关于自己接到群众举报,去现场抓捕卖-yin一事儿说给了粟涵听。

    “什么?我卖-yin?”

    粟涵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冷笑的反问女审讯员。

    对于粟涵的矢口否认,女审讯员只当她是在给自己洗脱罪名。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你涉嫌在酒店卖-yin,已经严重危害社会,我们会对你依法进行拘-禁!”

    一听这话,粟涵毛了。

    “我没有卖-yin!”

    她实在是记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不过,她和王总两个人你情我愿的搞在一起,怎么就成了卖-yin?

    “你可以选择对我们不坦诚,但是我们赶到现场,把你们卖-yin现场抓了一个现行,你觉得你否定的了吗?”

    粟涵:“……”

    “我们这边已经对该事件的另外五个当事人王大忠、何峰、李勋、王孟阳、孟凡胜进行了审讯,等那边审讯结果出来,容不得你狡辩!”

    何峰、李勋、王孟阳、孟凡胜……

    这四个人不是自己雇来用来找舒蔓母亲和弟弟麻烦的打手吗?他们怎么也搀和进来了?

    粟涵懵了,她想不通,自己明明就和王总,怎么还搞出来了他们四个人……难道说……

    “我没有卖-yin!”

    反应过来的粟涵,对女审讯员大喊着。

    王总算是自己的qing人,这四个打手是自己的亲近的人,这和自己卖-yin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自己和其他人搞在一起还好,但是这些个人是自己亲密的人,何来的卖-yin一说。

    “我认识这几个人,他们都是我……都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卖-yin!”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免费上-的你?”

    听了粟涵的话,女审讯员办案多年,第一次用这样轻-浮的口吻说话。

    说来,她们也算是长了见识。

    都聚众卖-yin了,还整出来一个免费的罪名,真就是不知道自爱!

    粟涵没有应对过这些女审讯员,听她们状似讥诮的话语,整个人都懵的分不清方向了。

    自己被扣上卖-yin的罪名,还和自己雇的四个打手扯在一起,莫不是……

    乍想到自己可能是和包括王总在内的五个人,来了群-p,她当即就傻了。

    见粟涵大有一副被点醒的样子,女审讯员也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

    “审问就到这里吧,收-监!”

    说着,女审讯员就让门外的两个女警进来把粟涵拉走。

    粟涵傻了,一pi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的脸,煞白一片……

    她想不懂,那四个打手怎么会来了自己和王总所在的酒店,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啊!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舒蔓的名字突然蹦出来自己的脑海,让粟涵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事情似的去挣脱女警员的手。

    “放开我,有人陷害我,有人陷害我,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被人陷害的!”

    粟涵疯狂的嘶喊着,她才不相信一向都不会暴-lu行踪的自己,会被那四个打手找上门来呢,归根到底儿,一定是有人陷害自己。

    能做到玩这种欲擒故纵,又把自己套里面的连环计谋的人,除了舒蔓那个恶毒的女人,她想不到第二个人。

    警员自是不会理会这个疯女人,就这样为自己开脱罪名的涉事儿者,她们见多了,粟涵这么大闹,她们只当她是跳梁小丑。

    自己被扣着手铐,见两个女警员还是要拉自己走,粟涵挣扎的更是厉害。

    “放开我啊,我说了有人陷害我,你们就是要抓,也是去抓舒蔓,而不是我!”

    粟涵顾不上其他,一心想的就是替自己开罪。

    “你们去抓舒蔓啊,是那个女人设计我,不然平白无故,我怎么会做出来这种事情,”

    粟涵一想到自己可能是和五个男人玩了群-p,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来关系自己吃男人东西的零零星星片段。

    这一想不要紧,她觉得自己的记忆全部都变得清晰了起来,连带着自己整个和男人摆-弄姿势,她隐约都有了印象……

    女审讯员看粟涵闹,当即就怒骂她。

    不想,粟涵根本就不听,还跑过去抓她的手,说自己是冤枉的。

    因为粟涵的话,女审讯员直皱眉。

    不见黄河不死心的人,她见得多了,但是这么胡搅蛮缠,还往别的女人的身上泼脏水的疯女人,她还真就是为所未闻。

    “你闹什么闹?你不知道你卖-yin案里有四个男人是畏罪潜逃的嫌疑犯吗?”

    粟涵:“……”

    “我看你还真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等其他审讯员那边的审讯记录下来,我让你看个明明白白,看看你到底是被冤枉的,还是你咎由自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