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8章 :我本来就是你的帮凶(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8章 :我本来就是你的帮凶(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近身特工大修真时代1.0     看舒蔓进了车里,厉祎铭用含着笑的赞许目光看舒蔓的同时,问——

    “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舒蔓去扯安全带,语气依旧漫不经心。

    “不去哪里,我饿了,你先带我去吃饭啊!”

    事情已经部署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只要等鱼儿上钩,她坐收渔翁之利就好。

    “好,想吃什么?”

    “嗯……吃毛血旺吧,你知道我的,无辣不欢,不吃辣的,我浑身难受!”

    对于舒蔓这个任性还有些野蛮的小丫头,厉祎铭实在是没辙的厉害,真就想不通这个小丫头怎么对辣的情有独钟,不吃辣的,就好像要她命似的。

    “一顿不吃辣的,你就受不了,你就没有考虑过你的胃能受得住么?”

    “还好吧!”

    舒蔓敷衍的应付,她这么不知道节制的吃辣,确实会经常胃疼,只是她这个人就是属于狗改不了吃屎那伙儿的,明知道自己吃辣的胃受不了,还是没出息的喜欢吃辣的。

    “看来,我不能总这么惯着你,不然,你的胃会落下病!”

    舒蔓:“……”

    意识到厉祎铭的话是不打算让自己吃辣的,舒蔓立刻掀-竿-起-义。

    “不行!”

    她反驳,“你不能不让我吃辣的,就像是你不能不让我喝水一样,不然,我活不下去的。”

    能把吃辣做到舒蔓这个份儿上,也算是让人无语。

    “之前几次没让你吃辣,你不是也活过来了么?”

    “那性质不一样!”

    舒蔓胡乱的反驳,但是想到厉祎铭负责自己日常的饮食,她想了想,还是抿着嘴角,用商量的口吻和厉祎铭说话。

    “我就这么怪癖的爱好,你也要限制吗?”

    实在是该死,依赖这种东西真的是害人不浅。

    自己的胃之前没有依赖上厉祎铭为自己做得饭菜也就那么过来了,但是自己吃了他做得饭菜之后,整个人变得无比挑剔,外面那些大厨做得东西根本就不合她的口味,整的她除了厉祎铭做的饭菜,其他人做的饭菜,她一口都不想吃。

    “我是为了你好。”

    厉祎铭淡淡的扯动嘴角,“你忘了你上次洗胃的事情?你的胃真的存在一些问题,我可以纵容你,但是分事情,难不成这种事情,你也准备让我纵容你?”

    他不是胃肠科方面的专家,但是也知晓舒蔓这种体制的人经常碰辣的,上火不说,确确实实伤胃。

    现在想到她那次吃避-孕-药过敏,闹得洗胃,他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厉祎铭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舒蔓自然是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

    不然她吃辣,她确实不得劲儿,只不过……吃辣伤害自己的胃,她也不得不权衡来看。

    “那我三天吃一次辣好不好?”

    一日三餐,三天就是九顿饭,自己九顿饭,只有一顿吃辣,已经是她最大的限度了。

    “一周一次!”

    “不行,三天一次,已经是我最大的限度了!”

    “我能接受的最大限度就是一周一次,如果你不想,我可以一周都不给你做辣的。”

    “你……”

    舒蔓被抓到软肋,气得去瞪厉祎铭,却看到厉祎铭不像是开玩笑似的神情,她负气的撅着小嘴巴。

    一再和厉祎铭置气的抱着双臂,思忖再三,最后,她捏紧手指,妥协。

    “一周一次就一周一次吧,你不能再超过这个限度了。”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

    “那我现在就想吃辣的!”

    “可以,接下来一周,你都不能再吃辣!”

    舒蔓:“……”

    ————————————————————————————————————————————————————

    舒蔓畅快的吃了毛血旺,想到一周不能碰辣的,她恨不得把接下来一周的辣的都吃了。

    出了餐馆,夜色渐晚。

    已经是晚上七点时分,华灯初上,五彩的霓虹灯闪烁,逐渐点亮整座城市……

    舒蔓餍足的吃了毛血旺,脸颊微红,映衬在昏黄的灯光下,像是被镀上了一层珠粉似的,带了几分小女孩的娇羞。

    回去了车里,厉祎铭问舒蔓打算去哪里。

    “当然去银河宾馆啊,你刚刚不是在网上订了15楼27号的房间么?走,我请你去看好戏啊!”

    意识到舒蔓说得事情是指什么,厉祎铭无奈的笑了笑。

    “你对粟涵这么狠,我都有点儿怕你了!”

    “哦……”

    舒蔓漫不经心的应了声。

    “要的就是让你怕我,省的你以后会做出来对不起我的事情!”

    厉祎铭:“……”

    “其实说到底,粟涵会针对我,还有你的关系呢!”

    “我?”

    厉祎铭被扯上关系,他觉得自己无辜极了,他连谁是粟涵他都不认识,和他怎么会有关系?

    “当然啊,你不知道,那个粟涵喜欢你!”

    厉祎铭:“……”

    “我都不认识她,她喜欢我?这是听过关于我的传说吗?”

    厉祎铭笑,他觉得舒蔓的言论,好笑极了。

    “你笑什么呢?我说的是真事儿!你不认识她,还不许她认识你了啊?”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想到粟涵说自己傍-上厉祎铭时那种不屑又嫉妒的神情,她凭借女孩子的第六感,用脚丫子想也知道粟涵对厉祎铭有好感。

    “所以你是打算告诉我,因为粟涵见过我,喜欢上我,然后就针对你么?”

    “可以这么说,毕竟有一大部分是因为你!”

    相比较自己小时候被自己大哥抹黑,厉祎铭觉得,自己这次被舒蔓抹黑比自己大哥来的要凶猛十倍……

    “你是打算让我背这个黑锅?”

    自己在医院,对自己投桃报李的异性不在少数,他没见哪个女人对舒蔓有这么深的敌意,自己就这样被舒蔓说成粟涵针对她是因为自己,他真真无语的厉害。

    这个黑锅,他实在是不想背!

    “就算是不让你背这个黑锅,至少,你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你打算让我负什么责任?”

    “也不打算让你负什么责任,就是如果我设计这件事儿没办妥,你得和我一起承担!”

    厉祎铭:“……”

    见舒蔓大有一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拉一个垫背的架势,他微怔后,淡笑。

    “我本来就是你的帮凶!”

    自己又是帮她找mei-药,又是陪她下药,还让厉烁那边一个不留神儿把那四个打手给放了……

    如此一系列的事情,他就算是想脱身都不现实。

    舒蔓贼兮兮的笑了,自己犯事儿拉了这个男人下水,她就不信自己要是没有办妥儿这件事儿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算你还有点儿良心,不过话说回来,以后你能不能少露面,你长得这样让女人合-不拢-腿,给我树敌那么多,让我怎么应对?”

    厉祎铭:“……”

    “一个两个我还能应付,多了,我真觉得我会吃不消,指不定我早晚被你那些疯狂的爱慕者给弄死!”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想到厉祎铭所到之处,都是女人歆慕的眼神儿,她就无比嫌弃。

    说来说去,厉祎铭见舒蔓还是在计较自己长了一张让女人疯狂的脸,惹了那些女人的芳心,他嘴角处挽着的笑意更加深邃起来……

    拉过舒蔓扯着安全带的小手,他收拢在掌心里,握紧。

    “你手段这么阴狠,就算是有人要针对你,也不是你的对手,你担心什么?再者说了,我会露面,你也不想想是因为什么?没有你这个麻烦的女人惹事儿,我至于露面给你收拾烂摊子吗?”

    舒蔓知道这个男人的面子值钱,在盐城,谁都会卖厉家人一个面子,但是因为出面替自己处理事情而惹了那些疯狂女人来找自己麻烦,她还是觉得得不偿失。

    “以后你再替我处理事情,出门记得戴口罩!”

    厉祎铭:“……”

    ————————————————————————————————————————————————————

    酒店交班的关系,厉祎铭和舒蔓去酒店的时候,换了其他的前台服务人员。

    说来,厉祎铭真是觉得自己尴尬的不行,自己和舒蔓来酒店这边开-房,居然还要拿别人的身份证,整的两个人像是偷-qing似的。

    去了15楼27号房间,舒蔓让厉祎铭盯着粟涵和王总什么时候来,她自己个跑去浴室,冲凉去了。

    对于舒蔓这个疯丫头真就是没辙的厉害,厉祎铭无奈之余,见鬼的答应了下来。

    舒蔓进去洗澡,没一会儿,粟涵就先到了酒店。

    拿了房卡,粟涵先去了和王总约定的房间。

    舒蔓冲凉出来,粟涵正好进门。

    “有个女的去了旁边的房间。”

    舒蔓还在擦头发,一听厉祎铭说有女人去了旁边的房间,她赶忙跑到门口,拉开门,顺着门缝看去。

    瞧见确实是粟涵进了房间,舒蔓狡黠一笑。

    而后划开自己的手机拍摄键,拍了一张粟涵的照片到自己的手机里。

    心想,粟涵来了这里,计划就算是成功了一般。

    接下来,她只需要等王总来就好了。

    到时候,别说粟涵不会用自己下了药的牙刷刷牙,只要她和王总搞在一起,自己就能给王总的夫人和女儿打电话,让她们来酒店捉-jian!

    从手机里翻出来自己从小孙那里得到的王总夫人的手机号,她笑着盯着那一排数字。

    粟涵进去房间里差不多十五分钟,王总四下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也鬼鬼祟祟的来了这里。

    舒蔓一见王总和粟涵两个当事人都聚在了一起,赶紧用手机记录下这样珍贵的一刻,而后,关了房门,去了chuang边,慵懒的坐下。

    玩味儿的把玩手里的手机,她狡黠的乌眸转了一圈后,拨了王总夫人的电话号……

    ————————————————————————————————————————————————————

    粟涵进去了房间,想到自己解决掉了舒蔓那个惹人厌的家伙,她就无比畅快。

    目光流连在房间里的餐车上,看着香槟酒和酒杯,她笑着勾着红艳的唇,自己一会儿可得好好的犒劳犒劳王总,能把舒蔓收拾的服服帖帖,王总也算是功不可没。

    粟涵先兀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酒,以此来庆祝自己在舒蔓面前扬眉吐气,而后放下手里的香槟杯,脱了衣服,赤-着精-光的身体,去了浴室。

    粟涵洗好澡,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王总也鬼鬼祟祟的进了房间。

    瞧见粟涵洗好了澡,披散着发丝,一副在等自己的姿态坐在chuang边擦头发,王总当即就受不了这个小女人这样娇-媚的姿态,搓着双手,逼近她——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真是想死我了啊!”

    相比较家里的那位肥婆,对比粟涵,王总真的觉得自己算是捡到宝了。

    见王总向自己扑来,粟涵虽然厌恶,却还不好表现出来对他的排斥,只得任由他肥肥的爪子抱住自己。

    “来,宝贝,亲一个。”

    说着话,王总肥厚的嘴巴就准备向粟涵的唇凑近。

    粟涵自知自己不应该拒绝王总,只是,自己被他又是搂,又是准备亲的,心里真的挺排斥的。

    “诶呀王总,你先去洗澡嘛!”

    这个老男人嘴巴里的味道,实在是让自己生厌的厉害,他要是刷了牙,自己还能接受,要是他不刷牙就亲自己,她怕自己会吐出来。

    “先亲一下嘛!”

    “你先去洗澡了啦,我一会儿给你亲啊!你不是说想吃鲍-鱼嘛,我还等你吃我的鲍-鱼呢,快去洗澡啦!”

    粟涵这么一说,王总笑的更加色。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你坏哦!”

    “那也只和你坏啊!”

    粟涵应付王总,见王总还有意要缠着自己,目光触及到餐车上面的香槟,她赶忙跳下chuang。

    “王总,服务生送了香槟过来,你先喝一杯啊!”

    说着话,粟涵让王总转移注意力,倒了香槟给王总。

    接过粟涵送过来的香槟,盯着香槟杯杯沿处有一圈红色的口红印,他笑。

    “你还真是会撩人啊!”

    说着话,王总顺着粟涵口红印那里,饮了香槟下肚。

    ————————————————————————————————————————————————————

    王总去浴室洗澡,粟涵合着浴袍,在chuang边玩手机。

    没一会儿,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像是出现了一团火一般,莫名的往自己的下-fu处窜去……

    惊异于自己身体怎么会起了反应,她下意识的就去拉自己的浴袍,试图把自己的肌肤暴露出来。

    只是,她把浴袍往下拉了一些,根本就抵抗不住源源不断的热源,像是着火了一样,向自己席卷而来。

    “嗯……”

    从嗓子里发出了难耐的声音,粟涵呜咽一声,跟着,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棉花一样软了下来。

    身体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软在chuang铺里,粟涵眉目含chun的同时,眼神虚飘,不自觉的往浴室的门那里看去。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会让她渴望有男人可以进-ru到自己的身体里。

    她不知道王总到底在磨蹭些什么,心里越发火烧火燎的厉害。

    更加难耐的声音,艰涩的从喉咙里发出。

    她想要去找水喝,下了chuang,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接了水给自己。

    只是自己接连喝了两杯水都没有纾解自己身体里燠热的感觉。

    实在是承受不了,她要自己立刻、马上和男人结合在一起,似乎只有这样,自己身体里空-虚的感觉才可以被填补……

    哽咽着咽了咽唾液,粟涵隐忍脚下发虚,往浴室那里走去。

    不等她走到浴室门口那里,房间的门,突然被叩响。

    粟涵还迷惘于水深火热之间,叩门声根本就没有拉回她已经虚无缥缈的思绪。

    想不到是谁这个时候会来敲门,但是粟涵莫名的觉得叩门的人是个男人,一个能填补自己身体空-虚,能让自己身体不再这么难受的男人……

    顾不上去找王总,被叩门声扰乱思绪,粟涵想也不想,直奔门口那里去。

    房门被打开,粟涵的眼中却是出现了男人的身影,她想也不想,直接就扑了进去,跟着去扯男人的衣服,把自己的嘴巴,往男人的衣服里拱去……

    四个打手见房门被打开,还没有摸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被一个软软的身体撞了满怀,一怔。

    但是看到冲-撞-进自己怀里的人是个女人,还是一个衣衫不整,前襟大开,露出浑-圆xiong脯的女人,他们的眼神儿当即变了色,流露出来色-眯-眯的光……

    他们本就是背着罪名的逃亡之徒,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碰到美女送怀,他们算是赚到了。

    四个打手相互对视一眼,立刻由眼底蔓延出来了yin-hui的目光……

    “砰!”的一声关上门,四个打手见找他们几个过来的粟涵,是准备报答他们几个人,让他们shuang一下子,他们毫不客气的无耻大笑……

    把粟涵的身体推到chuang铺上,他们扯掉粟涵身体上的浴袍的同时,也脱落了他们身上的衣服,把他们自己个肮脏的东西,一并暴-露在空气中……

    粟涵受了药效的关系,根本就没有了什么所谓的理智可言,抓住一个男人的,就塞-jin了自己的嘴巴里……

    顷刻间,房间里,糜-烂一片……

    ————————————————————————————————————————————————————

    粟涵大张开自己,卖-弄自己。

    此刻的她,思绪涣散,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剩下一个肮脏又羞-耻的念头儿,希望男人用力的gan自己……

    粟涵和几个男人肮脏成一片,浴室的移门突然被王总打开,跟着,王总赤着个身体,没了理智的冲到chuang铺上,抓住粟涵的嘴巴,就是一顿猛-cha……

    #已屏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