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7章 :占便宜没有够的男人(4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7章 :占便宜没有够的男人(4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大修真时代1.0     见舒蔓嘟嘟囔囔的说话,厉祎铭挑着眉梢,不解的问:“怪你?怪你会下手不狠吗?”

    舒蔓:“……”

    把厉祎铭的话进行翻译,他这俨然是在告诉自己,你要是下手不狠,我会瞧不起你的。

    真就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对自己还真就是惯得无法无天了,连自己要去伤害人,他都这么纵容自己。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要是下手不狠,实在是对不住你,你放心,作为你厉祎铭的女人,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舒蔓给自己挂上自己女人的标签,厉祎铭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挽出一抹淡笑。

    抬手去掐舒蔓的脸颊,“敢给我丢脸,看我不收拾你的!”

    ————————————————————————————————————————————————————

    公司既然派自己去出差,舒蔓自知自己要是不去,实在是说不过去,就假模假样的收拾了几件衣服,拿着个小行李箱,去公司,把和王总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

    王总见舒蔓真的这么听话的准备走,他笑的无比谄媚。

    对于王总这副恶心的嘴脸,舒蔓也不甘示弱。

    “王总,说好的给我加薪啊,等我回来,你可要履行你的话啊。”

    “放心,这个是自然的。”

    舒蔓又打太极似的和王总又说了几句话,而后,拿着行李箱,找了小孙见上一面后,像是真的离开了似的,出了公司。

    舒蔓坐在计程车上,手里拿着小孙刚刚给自己的关于王总今晚在酒店开-房的酒店地址和房间号的小卡片,嘴角勾出一抹小狐狸般狡诈的笑。

    把小卡片收在衣兜里,她翻出来自己今天在康宁县那边订着酒店的电话,拨了过去。

    “你好,我今天订你家酒店,可能会晚点到,麻烦你给我留着房间,订金我一会儿转账过去。”

    交待好了一切,她让计程车往车站赶去。

    做好了掩人耳目的准备,舒蔓和计程车司机要了报-销的发-票,而后像那么回事儿的进了车站。

    在车站里绕了一圈,舒蔓去了车票后,就提着个行李箱,去停车场那里找厉祎铭。

    为了制造自己已经离开的假象,开了一些必要的报-销发-票,她就不信,有这些票据做证据,公司那边还会怀疑自己没有离开盐城。

    舒蔓把行李箱交给厉祎铭,自顾自的进了副驾驶那里。

    厉祎铭把行李箱放在了后备箱里,然后问舒蔓去哪里。

    “去银河酒店,对了,我让你准备的药,准备好了吗?”

    “嗯!”

    厉祎铭点头儿,然后把一个粉状的小瓶子,递给了舒蔓。

    “按照你说的,烈-女沾了这个药,也能瞬间变成dang-妇!”

    闻言,舒蔓挽着嘴角,笑的狡黠,“我就知道你对这种事情在行,找你果然没错。”

    “敢情我就是一个给你找媚-药的下手了?”

    “你觉得是就是吧,不过,你对我好,我都记得呢,我这个人懂得知恩图报,你还担心从我这里得不到好处吗?”

    舒蔓这么一说,厉祎铭当即就懂了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我就等着从你这里得到好处!”

    见厉祎铭和自己这就是不客气,舒蔓撇了撇嘴角。

    “你这个男人还真就是占-便-宜没够啊?”

    厉祎铭笑,“当然,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嘛!再者说了,我和你要好处,不算占-便-宜,是履行义务。”

    厉祎铭把话说得理所当然,听得舒蔓皮肤上面直起鸡皮疙瘩。

    “谁和你履行义务啊?开你的车吧你!”

    ————————————————————————————————————————————————————

    两个人到了银河酒店,舒蔓说自己昨天住在他们酒店这里,丢了一个铂-金耳钉到他们的酒店的15楼28号房间,想去找一下。

    前台工作人员警惕性的盯着舒蔓,见舒蔓和厉祎铭两个人是那种有身份的人,就说了句“我找房嫂问问,看看有没有拾到您的耳钉。”

    “我觉得房嫂可能不知道我丢的那个耳钉的样子,那可是我先生送给我的限量款,全球就一对。”

    说着话,舒蔓把自己拎包里、从淘-宝上淘来的九块九一对、还包-邮的耳钉,拿了一个出来。

    “这样的耳钉,又是镶嵌碎钻,又是铂金镀身,价值不菲,你觉得,你们的房嫂捡到了耳钉,会交给我吗?”

    前台服务人员见舒蔓这么说,皱了下眉。

    “女士,我们酒店的房嫂不是那种会私-吞顾客私-人物品的……”

    “怎么?你们酒店这边是心虚了吗?连让我去找耳钉都不敢,我可能会信你们这里的人不会私-吞顾客的私-人物品吗?”

    舒蔓先前台服务人员一步开了腔,把前台服务人员堵得哑口无言。

    不敢前台服务人员也是经过训练的,定了定神儿后,客气的说道——

    “那麻烦女士说一下您的身份证号,我们会对您的身份证号和昨天住房登记记录进行核实,如果吻合的话,我们酒店这边,准许你去房间里找耳钉,您看可以吗?”

    妈-蛋,这里的人还真就是聪明!

    不过好在舒蔓也不笨,她知道昨天晚上在15楼28号房间入住的人是王总和粟涵,就事先让厉祎铭得到了王总的身份证号,以防不测。

    不想,自己提前做的准备,还真就是得到了用处。

    说了王总的身份证号码,前台服务人员见舒蔓说得号码,和昨天晚上开-房的人的身份证号吻合,就不再有任何的疑议。

    只不过,那个住房的王大忠,和陪舒蔓来的这个男人,也不吻合啊……

    舒蔓见前台服务员的目光,往厉祎铭的身上打量,她发觉出对方可能是在怀疑自己和王总之间的关系,就尖锐的出声——

    “看什么,我的一个保-镖有什么好看的啊?”

    保镖?

    听舒蔓这么说,前台服务人员也就了然了,敢情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是做二-奶的啊,怪不得会这般趾高气扬!

    前台服务人员眼底带着一抹嫌弃,把房卡交给了舒蔓。

    然后舒蔓见前台服务人员虚伪的笑,白了她一眼,而后,抓住厉祎铭的手腕,就往楼上走去。

    ————————————————————————————————————————————————————

    舒蔓和厉祎铭进了楼上15楼28号房间,一进门,舒蔓直奔浴室。

    找到了洗漱台上面的牙刷,她取过,撕开口,从外包装里面取出来牙刷,然后把自己事先让厉祎铭准备好的媚-药,将里面的粉色状粉末,加到毛刷里,而后,放好了mei-药,她又用胶水,把那个撕开的小口给粘合上。

    用如此办法,如法炮制,她又在另一只牙刷上面下了药。

    厉祎铭半倚着身体到门口边,看舒蔓做这些事情,莫名所以的,他觉得有些刺激。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没有让自己父母cao过心,理所当然的,这种旁门左道的事情,他一次都没有做过。

    相比较舒蔓而言,他真的觉得自己low爆了。

    “你下药给他们,亏得你想的出来。”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漫不经心道:“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不过是把粟涵应受的还给她罢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想再找点儿男人来,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王总那个糟老头子哪里能满足她!”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找其他男人一起来骑她啊?”

    厉祎铭:“……”

    “你这是打算制造出粟涵酒店卖-yin吗?”

    “别说的那么难听,明明是她找刺激,玩n-p,和卖-yin有什么关系啊?”

    厉祎铭笑,都这么一女多男聚众打-炮了,还不算卖-yin吗?

    “那你打算去哪里找其他男人啊?”

    “我觉得粟涵之前找的那四个打手就不错!”

    厉祎铭:“……”

    闻言,厉祎铭对舒蔓手段,不由得又有了一番新的定义。

    那四个人对舒泽下狠手,粟涵是主谋,她这么折腾一番,把那四个打手,还有王总,再加上粟涵搅在一起,如此一箭三雕,把他们这些个人以卖-yin罪,还有行凶罪,都一网打尽,罪上加罪,可是要多判好些年的啊,这个小女人的手段,还真就是够阴损!

    不出意外,这次粟涵算是可以身败名裂了。

    舒蔓洗了手,把药瓶收到拎包里,看悠哉悠哉倚在门边的男人。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啊?你倒是给你堂弟打电话啊,告诉你堂弟,让堂弟那边,让他一个不留神儿,把那四个人放了啊!”

    “你这是打算再给那四个打手加个畏罪潜逃的罪名?”

    “算是吧,反正他们受到的惩罚越多,我越开心!”

    舒蔓把话说得极度漫不经心,看的厉祎铭哭笑不得,这个小祖宗,还真就是得罪不起,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

    把事情都做好了以后,舒蔓就拉着厉祎铭下了楼。

    然后在前台服务人员的不屑目光下,把房卡丢给她。

    舒蔓回了车里,她一边拉着安全带,一边不忘嘱咐厉祎铭。

    “去手机营业厅啊!”

    “去手机营业厅?干嘛?”

    “你管我要干嘛啊,让你去,你就去啊!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见舒蔓用眼神白自己一眼,厉祎铭无奈,“行吧!”

    厉祎铭载着舒蔓去了手机营业厅那里,在黑行市场的手机营业厅,舒蔓办了一张没有实名认证的黑卡。

    把手机卡塞-进手机里,舒蔓发了短信到那四个打手的手机上。

    “我是粟涵,因为现在是敏-感时期,我换了手机号给你发消息,你们出了事儿,我这边知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出事儿,这样,你们晚上八点钟到银河酒店15楼28号房间,我给你一笔钱,再给你把我托关系办理的护-照交给你们几个人,你们几个人今天晚上找了我以后,我就让你远走高飞,不会和这件事儿扯上任何的关系!”

    舒蔓把短信编辑好,发了出去以后,她把手机卡从手机里取了出来,跟着折断成两截,丢进了垃圾桶里。

    厉祎铭全程冷眼看舒蔓的举措,觉得手段狠戾又好笑。

    真就是“最毒妇人心”,这句话一点儿都没有错,她们女人耍起狠,基本就没有男人什么事儿了。

    看舒蔓进了车里,厉祎铭用含着笑的赞许目光看舒蔓的同时,问——

    “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不去哪里,我饿了,你先带我去吃饭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